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二千二百三十章 天竹!

第二千二百三十章 天竹!

    大地在颤抖,漫天土石滚滚,烟尘漫天。

    当中,也伴随着血液,伴随着碎骨溅射而出,还有着一声接着一声巨响!

    一个人,肉身染着血,苏炎的肉身几乎在衰败中碎裂!

    现在的苏炎在绝境中爆发,整体浩荡出无边的凶光,撕裂了整片虚空!

    他在燃烧,热血激荡,沸涌而出!

    且一双深邃的瞳孔,透出冰冷的寒气,透出狰狞的杀念,直欲裂开这天!

    “杀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浴血而狂,抡动大能肉身,向着地面狂砸,气势太狂野和霸道了,怀着将大能摔死的决心!

    “咔嚓.......”

    地面都崩开了,大裂缝一道接着一道,蔓延了万里之遥,这可是坚硬的蛮荒大地。

    一个人,现在抡动一位大能身躯,拼命的向着地面狂砸,有人数着到底砸了多少下,可是苏炎的手臂抡动的速度太快了,且因为法力太狂霸,导致苏炎的臂膀都染红了血。

    以他的肉身,竟然因为用力而导致臂膀流血,很难想象,苏炎到底用了多强的力量,到底发泄出多少狂怒的杀念!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苏炎愤吼,抓住的臂膀都被他捏爆,狠狠地将祖阳夏摔了出去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祖阳夏一头撞塌了一座大山,大能身躯四分五裂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且因为轮回大道的入侵,让他的元神都在不断衰老,体内的魂气损耗到了极致,因为苏炎的轮回大道,主要针对他的元神

    最终血肉模糊的祖阳夏,肉身硬生生崩碎了!

    “啊,我恨啊!”

    临终前,他凄厉惨叫,在无尽不甘中肉身破碎,且被轮回大道入侵,元神在衰弱中都碎裂了,难以想象他承受了何等痛苦和绝望,最终他饮恨上路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沉默了,说不出话来!

    这可是一位大能强者,死的太屈辱了,被苏炎给活生生摔死在地上!

    “苏狠人,真的足够强了,可是他面临的敌人太多了,这一劫,根本破不掉!”

    他们也凝视着战场,三位大能强者联手,本来苏炎是必死的局面,但是有人强行插手到当中,以五色战旗这宗顶尖大能圣兵,为苏炎争取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起先,许多人认为,苏炎会借机逃走,冲出蛮荒大地。

    可是他并没有,苏炎知道他逃不出去,祖殿古祖盘踞在这里,他不可能撤出蛮荒大地,毕竟祖殿古祖是一位,无限逼近绝颠大能的强者!

    苏炎果断出手,将祖阳夏给活生生摔死了,漫天都是血液和碎骨,一位大能被活生生摔死,很难想象,苏炎到底用了多强的力量!

    “咳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在咳血,肉身的伤势恶化,都要站立不稳,且他在发抖,很虚弱,虚弱的都快爬不起来,甚至更严重的是,他的元神在暗淡,快要熬不住了。

    接连承受大能镇压,换做谁能扛得住,若非苏炎在地域殿试炼,元神在极境中突破,那么苏炎早就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祖阳夏!”

    另外两位大能,散发出恐怖的怒火,都要活剐了苏炎,这算什么?祖阳夏被苏炎给摔死了,甚至在之前,他还打死了祖星罡,接连两位大能,被苏炎给震杀了!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他们疯魔般大吼,抬起大手轰向虚弱的快站不起来的苏炎,他已经耗尽了, 不可能在战斗下去!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然而,这宗五色战旗发光,激荡出五色天光,巨大的旗面仿若垂天之云,铺天盖地涌现前方!

    “混账,这是天竹一脉的五色战旗,天竹一脉竟然胆敢插手我族大事,他们这一族想要和我祖殿开战吗?”

    “天竹一脉,你们很好,很好!”

    两位大能气急败坏,怎么也想不通,关键时刻有人插手,干预这一战,甚至还是天竹一脉的强者,这超出了他们的预料。

    竹月并不是大能强者,可是现在她执掌顶尖大道圣兵,关键时刻五色战旗觉醒道极致,为苏炎争取到了一线生机,才让苏炎打死了祖阳夏!

    仙葬地之外,群雄哗然,各路大能都纷纷倒吸凉气,变数有些大了,天竹一脉明珠站出来,出手相帮,导致祖阳夏殒落,甚至被痛苦的摔死了!

    “混账,她是怎么出来的,不是被苍天体压在了道场中吗?那可是以道场环境压制的地带,竹月怎会破关走出来!”

    竹元青怒了,不是说竹月被囚禁在了天之道场中了吗?可是为何她冲出来了,甚至在关键时刻站出来,帮助了苏狠人!

    在这个关头帮助苏炎,他们如何向祖殿交代,毕竟间接导致一位大人物殒落了!

    “竹元青,你刚才在说什么?竹月一直被压制在道场中!”

    这时间,天竹一脉几位老古董勃然大怒,竹月现在可是族运弟子,可是竹元青他们这一脉,竟然胆敢将竹月镇压,限制他成长!

    瞧见竹元青他们说不出话来,竹大海怒笑道:“你干的好事,如果竹月稍有差池,天竹大能能轻饶了你才怪!”

    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。”竹元青反驳:“她可是主动参与到当中的,如果不是早先限制竹月出关,她早就和苏炎混在一起了,到时候我族和几大巅峰群族的关系会更为糟糕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竹大海他们气得说不出话来,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苏炎在面临必死局面,竹月现在插手到当中,很可能付出自己的性命!

    竹月的眼眸大睁,她的身影,整体外泄的气息,日沉月坠,状若星海幻灭,在这生与死的轮转当中,一根璀璨滔天的巨竹,刹那间从她的背后拔地而起!

    这一刻的竹月,丰姿绝世,威压宇宙星海,仿若一位神圣大能,整个身影和巨竹交融的瞬间,气息恐怖,隐约间透出一缕缕至高无上的波动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幕让竹元青他们都吓住了,这是巨竹异象,返祖征兆,她竹月竟然血脉返祖,这对于整个群族来说,是天大的好事!

    “这帮混蛋,这种事,都敢隐瞒不上报!”竹元青的老脸都垮了,要知道对于天竹一脉来说,为何叫天竹一脉?因为这一族, 曾经因为一根巨竹而辉煌到鼎盛!

    那么竹月,是有可能让天竹一脉,重现史前辉煌的种子呀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五色战旗的威能暴涨,抵在前方,竟然短暂压制住了两位大能的攻伐,虽然有顶尖大道圣兵帮助,可是竹月的强大,刷新了他们对天竹一脉明珠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死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一只大手横空,祖殿古祖出手了,全盛状态的他,一旦爆发,恐怖绝伦!

    蛮荒大地都直欲翻转过来,一位无限逼近绝颠大能的祖殿古祖,抬起手掌轰击在五色战旗之上,打的这宗战旗摇晃!

    “苏炎,你快走啊!”

    竹月快扛不住了,三位大能联手杀来,谁能扛得住!

    五色战旗都被压制的黯淡无光,那恐怖的力量都渗透了五色战旗,席卷到了竹月身躯之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竹月咳血,脸色苍白,妙曼的身躯在颤抖,背后演化的巨竹都在暗淡中,即将溃散!

    “混账.....”

    竹大海他们愤怒,他们的群族好不容易诞生了一位天竹族人,竟然要因此而消香玉损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三重大能之力,压制住了五色战旗,那可怕的力量袭击而来,震的竹月横飞出去,背后的巨竹异象都出现了破碎。

    诸强感到心惊,天竹一脉的明珠,似乎很可怕,处于神王之巅,以禁忌秘术促使自身战力暴涨一大截,无限逼近大能境界。

    可是这也于事无补,她遭遇了重创,不可能在凝聚战力了。

    两个战力大损的年轻人,抵抗三位大能?完全是痴人说梦!

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走!”竹月气急败坏,很气恼,刚才的时间,足够苏炎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笑了笑,勉强站住脚,吞吃了许多疗伤秘药,甚至连神药精华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心中非常的清楚,以他的状态,不是短时间可以恢复的,他伤了元气,这种伤势没有个数月时间,很难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在强的人也有一个极限,苏炎的底蕴已经耗尽了,他染血的肉身弥漫着生命精气,滋养着严重的伤体,饱含深情的眼睛看着竹月,说道:“你怎么那么傻,来这里干什么?不知道有多危险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乐意,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竹月回应,绝美的颜容上,有着一缕笑容绽放,很美。

    苏炎也在笑,不过笑容充满了苦涩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都清楚,没有后路了!

    虽然摔死祖阳夏,可是这里还有三位大能,甚至还有脸色阴沉到极致的祖殿古祖!

    这一劫,根本破不掉!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!”

    祖殿古祖最终叹了口气:“我祖殿,此次来了七位大能,殒落三位,重创一位,真够可笑的!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他的眼睛中寒气爆射,低吼道:“你们,终究要为此,付出惨重的代价,不杀你们,我祖殿还有什么颜面,立教在修炼界啊!”

    (第二章,关键时刻,可不能掉链子。

    晚上还有。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