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禁忌杀剑

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禁忌杀剑

    黑暗,冰冷,枯寂......

    世界安静到让人窒息,忍不住地要沉眠,彻底归于寂静中。

    一道残魂,飘浮在黑暗中,漫无目的游荡,似乎这里就是黄泉路,在这举世茫茫黑暗当中,这一道残魂,在寻找自己的归宿,要彻底安眠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道残魂,始终难以彻底归于沉寂,一直在这黑暗中游荡,似乎想要找到光明,看到黎明......

    “我是谁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道残魂在发问,他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谁,遗忘了很多,想要去回忆,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忘记什么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呢喃着,可是绞尽脑汁回忆,也想不起来到底忘记了什么,他始终很难沉眠,这天地间,似乎还有事情等着他,要去完成,要去了却遗憾。

    可是他想不起来了,随着岁月流逝,他遗忘的很多,觉得要彻底沉眠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,特别的冰冷,当这一道残魂将要陷入最终沉眠时刻,他却感觉到了,从未感觉到的温暖,虽然这温暖很虚弱,可是让他即将溃散的残魂,隐隐凝实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是谁,在呼唤我?”

    残魂在低语,他像是听到了声音,听到了有人在呼唤自己,牵挂自己,不想让自己离开世间,想让他好好活下去,重新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苏炎有些迷茫,他忘记了太多东西,但是心中有一种执念,在告知自己,活下去,还有事情没有完成。

    灰暗的房间中,烛光摇曳,一盏灵魂灯,在暗淡中即将熄灭!

    有人在哭泣,想让苏炎在坚持坚持,九转还魂丹已经开始炼制了,如果苏炎的灵魂灯彻底熄灭, 那么即便是炼制出来九转还魂丹,也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事情超出了夏侯他们的预料,苏炎的伤势太严重了,灵魂也遭遇了重创,他的残魂快要消失在人世间,一旦事情到了这一步,谁也救不了,一个死去的人!

    “苏炎,我不想你死去.......”

    灰暗的房间中,回荡着女子嘶哑的声音,温柔如水的梁雅安,眼角中不断落下泪珠,她在哭泣,看到了即将熄灭的元神灯,呼喊道:“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苏炎。”

    梁雅安颤声道:“曾经,在宇宙中,听到了不少你死亡的消息,可是你一次接着一次站起来,从死亡炼狱中回归,重新以新的姿态,站在了世人的眼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伤势虽然很严重,可是没什么大事的,九转还神丹已经开始炼制了,很快会成功,你很快就能好起来,这点伤势算不上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灰暗的房间中,女子哭的泣不成声,喃喃自语:“你还记得当年在药谷中吗?你险些死亡,是我把你救活的,当年的你还是天神境,被一位堪比大能的韩家老宗师针对,可是你还是活下来了,来到了药谷.......”

    “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,你还不叫苏炎,你叫夏昆仑。”

    梁雅安哭的梨花带雨的脸颊上,涌动出一些笑容,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多么久远的事情了,我还记忆犹新,当年的你还比较弱小,可是当年的你,同样遭遇了太多太多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生,只是活在厮杀中,可是你怎能因为征伐而殒落,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苏炎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在双极星中,你几乎必死无疑,没人觉得你可以活着出来!”

    “薛冠还不够强吗?可还是被你斩杀了,甚至阴冥一族的阴贤,祖殿古祖的后代,不都是被你斩杀了,他从双极星中杀出来,遭遇的敌人都很强,可是你还是活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自从你从药谷离开,来到了仙葬地,遭遇的敌人更强,神霄教的闪电王被你打的不敢出山门半步,连葬神山这死亡绝地都闯出来了,甚至妖域的北妖,祖殿的祖天,道殿的镇天战神,他们都很强,可还是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是,混沌谷当年的三子,又能怎样,不还是殒落在你的手里。”梁雅安心绪激荡,说道:“天地间最强的年轻天骄又如何,他们可是神话中的神话,没人认为你可以一直无敌下去,终究要遇到对手!”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的你,已经在帝路无敌,原本你举世皆敌,可现在你举世无敌,这才几十年而已,你已经叱咤天下!”

    “苏炎,你的路还很长,你一路杀到神王境,区区一些大能在你身躯上留下的伤害,这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等着你,未来成就大能,甚至成就禁忌,我在远处看着你,希望你可以用实力证实自己,你可别让我瞧不起你,你一定要站起来!”

    梁雅安一直在这里自言自语,说的时间太长了,一天接着一天。

    且有神药层次的神魂秘药,在苏炎身躯中流淌,希望可以让你坚持一些时间,希望可以让他的残魂保留住,决不能熄灭,要不然功亏一篑!

    “我叫苏炎!”

    女子的哭泣,穿透力很强,触及了苏炎的残魂!

    他猛地想起来了,自己叫苏炎,来自于葬域一族, 从地球冲出,来到了神魔文明的修炼界,一路闯荡,纵横宇宙几十载,最终他无敌天下!

    他想起了很多,想到了很多往事,可还有些事情相对于模糊,快要彻底遗忘!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要遗忘最重要的东西,苏炎的残魂挣扎,他不想忘记,他觉得自己现在不能死,还有人在牵挂自己,有人在为自己哭泣,现在还不能死!

    “我要活下去!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救,我的生命还没有走到终点,我还有希望站起来!”

    原本苏炎觉得自身殒落,活不了了,现在他在绝境中,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他想要活下去,重新站起来!

    猛然之间,苏炎觉得黑暗崩塌了,冰冷的气息,席间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仿若一只大手,攥住了苏炎的灵魂,让他更为绝望了,自己要死了,残魂都在崩灭,生命走到了终点。

    “我再也回不来了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哭了,他觉得自己走到了极限,真的回不来了,要去死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情他遗忘了,他想不起来,最终他哭泣,他的残魂在不断溃散,最终开始破碎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尖叫声,回荡在灰暗的房间中,梁雅安都要疯魔,一双秋水眸子,都流淌出血泪。

    因为苏炎的灵魂灯熄灭了,她的一双凄美的眼睛,死死盯着苏炎熄灭的元神灯,发出绝望的嘶吼。

    她觉得心很痛,痛的要命。

    痛的让她窒息,恨不得立刻死去,陪伴着苏炎一同上路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偌大的道殿,恐怖气息弥漫,一位接着一位大能复苏,站在了鼎盛时代,宛若五大烘炉在燃烧,释放出恐怖无边的生命精华,直欲裂开整个苍穹!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

    广袤的道殿占据的地盘,都开始簌簌颤抖,真的要崩裂。

    五位大能怒火冲霄汉,气血滚滚,如五大恐怖神魔觉醒,散发出最为可怕的力量,刹那间席间向了,正在针对苏炎的一个模糊身影!

    那个身影在笑,站在苏炎面前,对着苏炎的残躯,发动了毁灭的力量,以强大的元神力量,彻底震散了苏炎的灵智,且让元神灯彻底熄灭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五重大能力量,席间而来,打向这个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是他整个身躯,密布璀璨符号,朦胧着不朽之光,仿若一位禁忌强者,散发出可怕的时空能量,都逆转了五重大能的战力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这个身影还在笑,整体涌动的不朽气息,硬生生割开了一条时空路,他朝着时空路横渡,要远行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夏侯他们竭斯底里的怒啸,有人混进来,闯入了苏炎住所,过程中他们没有任何发现,因为这是禁忌的手段,隔绝了他们的探查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一缕浩大波动,涌动而来,挤满了亿万里河山,震动了整个道殿!

    远方天地,一道身影走来,伟岸的都挤满了整个宇宙,抬起一只大手,一下子崩开了时空路,向着逃离的强者铺天盖地的打来!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孔贤也被激怒,站在一座太古大岳之上,挥动拳头,古铜色肌体当中,无量精血爆发,横击闯入道殿的神秘强者!

    两位绝颠大能强盛出手,打向了逃离的强者。

    甚至道殿当中,有无上底蕴复活,隐约间,人们看到剑芒激荡,不朽气息喷发,一口紫色剑胎,从一片紫竹林当中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同天外飞剑,被两位绝颠大能阻挡的神秘强者在颤抖,根本没想到道殿的禁忌至宝复活,一下子劈斩而来,割裂了大宇宙!

    “我是混沌第二子!”

    来的人嘶吼,道出了身份,想要保命。

    可是这宗紫色剑胎,锋芒外泄,划破了苍宇,割掉了混沌第二子的头颅!

    “好一个道殿!”

    第一个阻止混沌第二子的强者,跨越到道殿当中,天竹大能惊叹,混沌第二子触怒了禁忌,杀剑自主出窍,斩落了混沌第二子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