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极致中蜕变!

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极致中蜕变!

    封天霸主的手掌太巨大了,难以探究有多么广袤,似乎从域外伸展而下的,窥伺不到源头。

    这一只手,足以破灭一切,就这样镇压下来,镇住了天地山川,压制了一切物质,对着苏炎开始爆发出,毁灭一击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个染血的身影,虽然在封天霸主的手掌下, 显得弱小,可是他散发的精神意志太恐怖,从而导致苏炎的身影,雄壮无边!

    他爆发了,竭尽所能复活,释放出最强大的力量,整个拳头流淌出万物初始之光,勾勒出一片宇宙时空,释放出万物初始拳!

    “此战必胜,必胜!”

    苏炎怒啸,散发出最狂野的战力,抵挡从天而降的手掌!

    拳掌轰击,引起了宇宙飙风,席间天地时空,酿成时空崩坏的画面!

    整个混沌废墟的生灵都看着这一幕,看到苏炎化作一位不屈的战神,固然显得弱小,可散发的力量很可怕,抵挡住了封天霸主的手掌!

    他在搏命,倾尽一切,自断后路,只为了一战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着,激荡着人体最强的力量,燃烧一切底蕴,只为了一战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巨掌都在轻轻摇动,有一种被苏炎给掀翻的趋势,这一幕让封天霸主真的感到了羞辱,他古老的大手,最终绽放了不朽之力!

    其实,封天霸主并不想过多使用不朽能量针对一个蝼蚁,毕竟他的亏损太严重,不朽能量用一些就少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局面,让他不得不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封天霸主的巨手沉重一大截,天都崩碎了,苍穹之上的星斗,全面爆裂!

    什么能阻止他的手掌?这不是一个层次的,也不是一个生命等级的,苏炎整个身躯都要炸裂,承受了难以匹敌的冲击力,战体真的要四分五裂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大口咳血,不得不在承受被镇压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苏炎痛苦低吼,脊梁都要压塌了,整个人摔倒在地上,伤体流淌出血液,染红了泥土,挥洒热血,可是他依旧散发出狂野的斗志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战只能赢,不能输。

    苏炎放弃了一切,只为了在战斗中突破,唯有承受不朽者接连的镇压,他才能快速挖掘出人体中最强的宝藏,跻身于不朽霸主行列!

    “苏炎!”

    梁雅安痛哭,为何要去承受,苏炎为何要去封天霸主对决。

    这不应该是他去承受的战斗,这一战太苦了,苏炎体内的骨头接连被打爆,肉身承受巨大的痛苦,换做其余的绝颠大能,早就被打爆了战体!

    可为何,苏炎要去承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其实,紫衣女子极其清楚,若非苏炎这些年疯狂的尝试,从而导致他在绝颠大能领域的实力接连飙升,现在的苏炎真的等同于一个怪物,要不然他早就战死了。

    和不朽者交战太难了,一路被碾压,紫衣女子都有些怀疑,真的可以通过不朽者一战,逼出人体最强的宝藏吗?

    既然苏炎还在继续,或许,真的可以吧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接下来,封天霸主狂怒了,因为苏炎再一次爬起来了!

    他血泊中站起来,擦着嘴角的血液,发出狂笑声:“什么不朽者,力量太弱了,我还没有感觉到疼痛,你这条恶狗,把你最强的实力拿出来,别让我瞧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我宰了你这个小畜生!”

    封天霸主面目狰狞,整个人跨越而来,正面的接触,换做一位大能都会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光他古老身躯流淌力量,就足以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诸天万物都要在他毁灭力量之下, 崩溃瓦解!

    苏炎整个身躯都要被刺穿,感悟到了恐怖的不朽神威,向着苏炎冲击而来,要割裂他的战体,毁灭他的生命印记,将他整个人从世间抹除掉!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苏炎吼了起来,他的战体在燃烧,在和不朽者正面接触,人体中模糊的最强宝藏,都要开始喷发!

    “就是这种力量!”

    苏炎像是疯掉了,他发觉这种能量开始缓慢流动,在他肉壳中生根发芽,这应该就是紫衣女子说的,催熟肉身,生长出来不朽能量物质!

    就是这种能量,让苏炎心花怒放,真的像是一个疯子,吼道:“来啊,爷爷在此!”

    还不够!

    封天霸主的威胁,还不足以让苏炎孕育不朽能量的速度加快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挺过南关,熬下来,在最短的时间中,踏入不朽境,成败就在这些时间中了,他要顽强地活下去,才能去挖掘人体中的造化!

    “苏炎战神!”

    满世界的人也都疯了,他在干什么?他在求死吗?

    许多人不忍观看,因为封天霸主该注意了,他在折磨苏炎,屈指一点,指头按在了苏炎肩头上,直接崩出来一个血窟窿,差点削掉他整个臂膀!

    继而他抬起脚掌,踩在他苏炎的胸膛上,踩踏的他整个胸膛都在塌裂,联投肉壳要崩灭!

    这是残酷的毁灭,血腥的碾压!

    苏炎的战体伤痕累累,随时都要败亡,在痛苦中上路。

    在他血泊中挣扎,在炼狱中嘶吼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想要活下去,比谁都知道自己的重要性!

    他不能死,要活下去,刺激肉身中不朽宝藏孕育加快,他觉得距离成功已经很近了,还需要一些时间,他就可以做到!

    “老啊!”

    苏炎咆哮,抓住了重点,唯有不朽物质,才能真正刺激人体宝藏涌动!

    “你这虫子,我看你可以抗住多少次!”

    封天霸主都有些气急败坏,苏炎竟然还在挑衅自己,真的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针对绝颠大能,几乎一触即死。

    但是苏炎抗住了那么多次,他竟然还能坚持住,甚至苏炎的精神意志超出了封天霸主的意料,已经可以和任何不朽者比肩了。

    随时,封天霸主很想宰了苏炎。

    可是他真的珍惜天才,这种人物若是培养起来,未来真的了不得,说不定可以和天地间的不朽霸主去争锋,去外界浩瀚的宇宙,打下一片广阔的天地出来!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苏炎真的在临死反扑。

    他借助补天术,一次次活下来,整个肉身底蕴都燃烧了,甚至猛扑上去,袭杀封天霸主!

    “苏狠人!”

    世人的心绪都要爆炸,苏炎竟然又冲上去,他真的在求死吗?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封天霸主怒吼,猛的抬起手掌,一巴掌轰飞苏炎!

    这一击了不得,苏炎的身躯四分五裂,显得很衰老,甚至皮肉都干枯了!

    因为从战斗到现在,苏炎没有借助任何天地宝藏,唯有依靠的是肉身的底蕴,他要榨干自身的底蕴,尽可能加速催熟不朽物质!

    “孽障,你还能爬起来吗?”

    封天霸主俯视着苏炎怒道:“我真的不舍得杀你,在给你一次机会,臣服我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苏炎喷了口血水,冲着封天霸主吐口水。

    封天霸主收服苏炎的心彻底死了,这口水在他面前无声无息熄灭,他直接抬起脚掌,要将苏炎给踩碎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然而这时间,远方世界,一个个陷入沉沦中的大域当中,豁然之间爆发出一口口圣兵!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“杀了这恶狗!”

    “苏炎就算战死,也不可辱!”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与其这样坐着等死,还不如和苏狠人一同出手,痛痛快快大战一场!”

    世界乱了,情绪爆炸,很多人都在哭泣。

    太多的群族,强者,祭出群族底蕴,爆发出最强的力量,驰援苏炎!

    或许,这些力量对战场来说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也想尽一份力,不想做缩头乌龟,最强的年轻人都在拼命,他们又有什么不能去做的。

    事情进展到这一步,真的点燃了此世的疯狂,上百口圣兵打了过来,也有老强者扑死般的冲击而来!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蝼蚁,还想造反!”

    封天霸主震怒,一双瞳孔开阖间,神光爆射,不朽之力浩荡!

    他太可怖,万法不侵,任何圣兵杀到他近前,便是无声无息的熄灭,甚至他瞳孔中爆射的光芒,割裂了时空长河,朝着对他下手的强者攻伐!

    远方世界血流长河,封天霸主大怒,都抬起一只大手,冲向了极远处,要覆灭对他不敬的强者!

    他现在就是一位魔主,祸乱天下!

    大批顶尖强者惨死,一口口圣兵炸开,活下来的极少。

    封天霸主发出了极其残酷的杀音:“一帮祭品,也想翻盘,我就让你们看一看,你们的希望是如何被我屠灭的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封天霸主的识海中,激荡出不朽元神之力,袭击苏炎的精神识海,要先行覆灭他的元神。

    或许,他觉得留下苏炎的肉身,应该有不小的用处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封天霸主的元神力量,刚波及到苏炎的识海中......

    他面孔上的残酷散去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难以置信!

    苏炎识海中,盘坐一个身影,宏伟壮阔,仿若盘坐在未来,在俯视着封天霸主!

    这气象,这神威......

    且自始至终,苏炎未曾动用,任何不朽元神和封天霸主争霸!

    封天霸主的心中腾起一抹恐惧,他想起什么来了,难道这个疯子?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封天霸主瞬间否决,历代谁能如此?除非那些传承亿万年的道统培养的最强传人可以,其余的,谁能在和不朽者搏杀中,挖掘出不朽底蕴,从而踏入这一关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苏炎的额骨瞬息间燃烧出恐怖灵魂火焰,一瞬间蒸干了封天霸主的一部分元神之力!

    他整个人也要爬起来的瞬间,封天霸主已经疯狂了,决不能给苏炎一丝的机会,尽管他觉得不可能,可是也决不能给予苏炎任何机会和希望!

    “去死吧,你永远也不可能成功!”

    他的脚掌腾的一下子抬起来,要将苏炎整个人踩碎,不给他任何翻盘的希望。

    巨大的脚掌,蒸腾漫天不朽神威,这是封天霸主最强的一击,足以磨碎世间一切,这一刻苏炎都觉得自身被磨碎了,即将毁于一旦!

    “我要突破!”

    苏炎的染血的战体燃烧黄金烈火,奇痒难忍,他的血液,他的骨骼,他的皮肉,包括他发丝,统统奇痒难忍。

    这是可怕的巨变,生命进化的开端!

    (晚上还有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