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剑意世界!

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剑意世界!

    “三年时间,悟出剑意!”

    苏炎的心神猛的一沉,如若失败,身死道消!

    这是一场赌博吗?

    “前辈。”苏炎微微皱眉,沉声道:“我若是真的失败,也可以出去为您找到一个合适的弟子,可是失败之后却身死道消,这也......”

    单凭这三株草演化的剑意,岂能是轻易可以参悟出来的,三年的时间太短了。

    散落在破烂道台之上的骸骨,散发出威严的声音,道:“你也可以放弃,离开这里,斩掉记忆,忘掉这里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冷漠,不容商量。

    “斩掉记忆,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倏地紧握,他的呼吸有些急促,虽说有得也有失吧,可失败付出的代价太大了。

    苏炎的目光望着骸骨,又看了看三株草演化的大道。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最终炽盛起来,这是一个机会,虽然要面临死亡,可值得搏一搏!

    “搏一搏,我现在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吗?如此造化,如若不把握住,注定要遗憾终生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透出坚定,之前骸骨以一株草演化的剑意,用来考验自己,足以说明他传给自己的神通,很可能是他不甘就此沉寂的绝学神通!

    这是可怕的机遇,苏炎觉得若是执掌,或许不逊色史上最强的大神通?

    虽然说,苏炎得到的一气化三清和初始拳。

    一气化三清是分身秘术,而初始拳之力则是可以增强一系列秘术的威能。

    两大秘术,说起来都是铺助类型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炎太渴望,得到一门至强的杀伐秘术!

    虽说失败要面临死亡,可一旦未来仙族强者打上门来,单靠自己现在的状态,真的可以敌得过他们吗? 

    三株草,演化出无比惊人的奥义,苏炎真的渴望尽快拥有!

    苏炎沉醉到当中,宛若进入了无尽的剑之世界,这当中在演化着至高无上的剑道传承!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得到!”

    时间只有三年,苏炎不会浪费任何宝贵时间,全心全意沉寂在三株草演化的无上奥义当中。

    世界平静下来了,骸骨也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,转眼间一年光阴流逝。

    时间说长也不长,说短也不短......

    经历战火洗礼的玄黄宇宙,日益蜕变,宇宙环境也彻底回归。

    现在天宽地广,虽说是残缺的大宇宙,但是现在的玄黄宇宙,天地精气浓郁,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宇宙少了许多战乱,各族和平共处,几乎所有的大能都在探索不朽大道。

    可是依靠自身突破岂能那么轻易,现在年轻一辈的,现在极少有进军绝颠大能领域的强者,更别说不朽境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日,广袤的宇宙中,浩荡着不朽天威,震惊了天下群族!

    任谁都能看到,在宇宙深处,一位身材魁梧的巨汉爆发,他逆天冲天,破入了不朽境,这一幕举世皆惊!

    “不朽,第二位不朽诞生了!”

    满世界沸腾了,新的时代,苏炎是第一位不朽境的强者,现在铁匠成为了第二位不朽境的强者!

    那么未来,必然有第三位,甚至第四位......

    “不朽,可以突破,即便是不和不朽境争锋,也能探索到不朽的奥义,但是要经历生与死般的残酷磨炼!”

    许多年轻人发愤图强,渴望不朽,渴望修炼到这一关!

    这是生命本质的蜕变,完全不是两个层次的生灵,一个研究的是大道,而另一个探究的是仙道!

    各大教大批强者前来见礼,现在苏炎神龙见首不见尾,而他们渴望得到一些不朽突破的经验,可是铁匠苦笑,除了依靠自身探索生命本质,其他的路他们根本做不到,即便是苏炎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苏炎没来,他到底跑哪去了?还在探索混沌废墟的宝藏吗?希望他有收获吧。”

    铁匠惊异,已经一年多没有看到苏炎了,心中有些担心,他知道苏炎在混沌废墟挖掘宝藏,真的担心会出现一些意外。

    虽说,苏炎掌握一气化三清,可是他的分身若是殒落在宇宙秘境,本体自然元气大损,这对宇宙来说也是重大的损失!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,对苏炎来说,不过是弹指之间!

    整整一年,他沉寂在三株草演化的剑道奥义当中,自身的精神意志,就仿佛坠入了一个剑域世界!

    漫天都是剑光,无穷无尽,根本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。

    这当中也涌动着各种可怕的意念,这不是人的意念,而是剑的意念!

    这是剑意,人有精神意志,可若是剑爆发精神意志,这将会是极为可怕的,特别是人,想要领悟剑意,更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当年老村长一刀斩仙,是何等的惊艳。

    那是老村长领悟出来的刀意,霸道绝伦,同样招式也无比刚烈,差点搭上了自身的性命,甚至老村长的刀也毁掉了。

    苏炎不精通剑道,未曾涉及这一系列。

    想要领悟出剑意更难,他走的可不是剑之大道的路子,但是苏炎的初始经,包罗万象,囊括一切大道,即使是剑之大道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领悟大道不难,但是想要领悟到精髓,演化出剑意很难。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,苏炎并没有太大的收获, 虽说整日再被剑意熏陶,但是他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!

    “怎么入道?”

    苏炎呢喃着,时间仅有三年,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。

    过程中, 骸骨根本没有指点苏炎,全凭他自己走出自己的剑道路,想要修炼他的绝学,可不是嘴上说一说就能修成的。

    这一天,苏炎猛地一个激灵,思绪从三株草剑意中回过神,回想起之前骸骨对自己的考验,一株草演化的剑意,险些劈死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以身为剑!”

    苏炎抓住了重点,他不断回想起一年前遭遇的一剑,仔细品味和探索,曾经苏炎的灵魂遭遇重创,虽然被抹平了剑之伤,但是现如今认真探索,他能够扑捉到,这一剑蕴含的锋芒和绝世!

    三日后,一缕恐怖剑芒横空!

    这是苏炎的灵魂在涌动气息,是一道接着一道剑芒,涌动而出!

    苏炎整个人,无形中气势暴涨,他像是化作一口剑胎,直插苍穹,蕴含着宁折不弯的气势,锋芒外泄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剑!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中暗语,找到了一条可以领悟剑意的路。

    他未曾喜悦,心神镇定,取出了宇宙兵。

    当年苏炎将宇宙兵,锤炼成杀伐重器,现在自身已经是不朽境,苏炎准备开始养剑,只要时间足够,宇宙兵进化到不朽系列至宝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“虽然宇宙兵的潜能足够,可是缺少锋芒,我即使是将宇宙兵养成不朽至宝,但是也缺少剑魂!”

    “什么才是剑!”

    苏炎扣心自问,引动三株草的剑意,贯穿肉身,甚至贯穿到了宇宙兵当中!

    冰冷,刺骨,以至于灵魂都要碎裂!

    这就是剑意,直刺人的灵魂,甚至斩动人的道心,当真称得上杀伐大术!

    苏炎现在虽然是不朽境,完成生命本质的蜕变,可是三株草的剑意,却在斩不朽,如同在斩时空,斩岁月!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苏炎开始演化属于自己的剑域世界,体如宇宙,尊的本就是自身,他以体成道,也可以演化天下无穷大道。

    现如今,苏炎引到三株草剑意入体,整个人的气势都在变,有时候锋芒外泄,有时候浑厚如渊,有时候霸道绝伦......

    剑意,分为很多种,这也取决于人的心境。

    苏炎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剑意路,这时间也匆匆飞逝,转眼间,又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三年之约,已经过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苏炎心思镇定,没有任何着急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距离成功很近了,这三株草演化的剑意固然说高深莫测, 极难领悟出所有的玄奥。

    但是初始经夺天地造化,包罗万象,苏炎可以在当中探寻自己的剑道,挖掘出更为适合自己的道路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传承极难,若非我掌握初始经,别说三年,即便是三年又三年,也极难悟出三株草中的剑意,这三株草包含无穷的剑意呀,这得需要多强的天赋,才能快速整理出属于自身的剑道!”

    苏炎的面孔涌出一缕笑容,成功已经很近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个月后,苏炎沉寂在剑道世界中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可是他听到了一声奇异的波动,虽然谈不上猛烈,但是落在苏炎的心中,却犹如亿万雷霆炸响了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额骨,自主显化出一道印记,这是玄黄印记在自主觉醒,流淌宇宙之光。

    印记和宇宙息息相关,现如今印记自主震鸣,传递出示警之音,让沉寂在剑道中的苏炎,猛然之间觉醒。

    “坏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猛的睁开,体内有丝丝缕缕的寒气在弥漫,一双瞳孔也犀利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难道,他们来了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拳紧握,他能够扑捉到,宇宙之外的封印在震动,这是一种将要被撕裂的征兆,现在印记示警,也代表宇宙危局来临了。

    仙族的人绝对打上门来了,之前铩羽而归,损失惨重,他们怎能轻易放弃,而今前来必然准备充足,说不定可以快速打开天帝战旗布置下来的封印!

    域外时空,仙族来了大批强者,盘踞玄黄宇宙之外!

    这片虚无时空的黑暗物质,也几乎溃散的一干二净,对他们已经没有多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他们尝试破开封印,但是初步尝试,以失败告终!

    仙惠宇冷冽道:“不着急,慢慢来,总会找到阵法当中的漏洞的,只要送我族几位不朽境强者进入玄黄宇宙,断然可以将苏炎抓回仙族!”

    一个刚踏入不朽境还不到数年的苏炎,他能有多强?

    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仙族还是调派了一批不朽强者,只要他们可以顺利降临玄黄宇宙,必然可以横扫天下!

    “难度有些大,如若强攻,动静会很大,现在可有不少道统在虚无时空探索玄黄宇宙,一旦此地动静过大,会很麻烦!”

    仙族来了不少精通阵道的大宗师,在不朽天域都声名显赫,不过此刻神情严肃,整个玄黄宇宙的封印,以天帝战旗为主导,尝试破阵时刻,光战旗法则流动的恐怖杀念,让这群阵道大宗师都心肝欲裂,难以静下心研读玄黄封印。

    “尽力尝试!”

    仙惠宇的面色微沉,仙族可不想让这里的秘密,和其余道统的人分享!

    甚至即使是成功,希望也并非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如若不行。”

    仙惠宇突然开口道:“以你们的手段,也应该可以激活帝路当中的战台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?”一位阵道宗师的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仙惠宇冷笑道:“只要这战台可以开启,我族年轻强者应该可以顺利进入战台当中,若是他苏炎胆敢出来接战,直接镇压将其扔出来,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