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血腥路

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血腥路

    玄黄宇宙已无大事,竹月也在他身边,苏炎也没有任何牵挂了。

    他要沿着帝路离开,去不朽天域寻找冰霜他们,更要登门天竹一脉,为竹月而战!

    一男一女,联袂冲向了帝路,帝路启程门庭虽然离开,但是帝路的影响力太深了,一条模糊的路都在虚无时空留下了很深的印记!

    帝路,像是一条贯穿浩瀚虚无时空的路,沿着它,可以通往不朽天域!

    他们渐渐远行,留下了一片足迹,消失在玄黄宇宙,已然冲向了虚无时空。

    可惜苏炎没有强大的战舟,若不然完全可以依靠战舟在虚无时空中横渡,这些日子苏炎也尝试过虚无时空的影响,特别的惊人,以他的战力都很难长时间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因此想要冲出去,帝路现在是首要选择。

    “虽然有帝路痕迹隔绝,但是虚无太惊人了!”

    竹月心惊肉跳, 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裙,将其衬托的如若月宫仙子,婀娜多姿,她的衣裙很特殊,是苏炎为她特制的。

    整个衣裙,皆有时空晶石淬炼而成,且衣裙被苏炎铭刻了亿万阵痕,这可是他呕心沥血花费了接近半年的时间才制作完毕的。

    单凭白色衣裙的防御力量,一般的不朽强者都很难短时间破开, 且一旦遭遇威胁,白色衣裙自主复活,隔绝任何威胁!

    虽然竹月现在尽是一位凡人,但是依靠白色衣裙,她足以拥有不凡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即使是有衣裙隔绝,竹月依旧隐晦扑捉到,源自于虚无的影响力!

    一条模糊的路,很大,也很宽广,从虚无时空中延伸,不知道到底延伸了多远。

    苏炎行走在模糊帝路上,他洞察到帝路痕迹坚持不了多少年,一旦被虚无时空吞噬,这一条路也永远不会在出现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并肩行走,速度说快也不快,说慢也不慢。

    模糊帝路上,时而回荡着笑声,他们像是有说不完的话,当然他们的速度也很快,横渡了整整三天三夜,依旧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苏炎都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,时间一天接着一天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有些着急了,因为并不了解,帝路战台开启,会持续多少时间,苏炎真的担心错过了,而且他对帝路的规则,了解的也实属有限!

    “看,有战台!”

    竹月的星眸亮晶晶的,望着远方虚无时空中飘浮的一座巨型战台!

    这战台和昔日苏炎毙掉仙鸿德的战台几乎一模一样,这让苏炎动容,没想到会遇到战台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们又走了几日,越发的心惊,一路上遇到了十几座战台,飘浮在虚无时空当中,强大的虚无能量,都很难吞噬战台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一条路,有许许多多的战台,承载人前去争霸,提名帝榜!”

    “可惜,玄黄天域已经蜕化,帝路的入口也不在这里,而这些战台也无人问津。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里暗语,如若有人登上战台,没有敌手岂不是尴尬, 况且即便是有敌手,能否得到帝榜映照,可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因此,他估计现在即便是虚无时空存在的大小宇宙的一些道统,也会想办法前往不朽天域,前去参战!

    这一日苏炎心惊肉跳,看到了遥远的虚无时空区域,洞察到了宇宙生命的波动,毫无疑问那他发现了一个类似玄黄宇宙的生命宇宙,存在修炼环境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距离模糊帝路有些遥远,苏炎也不会冒险前去探究,便是匆匆路过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,他们还是没有来到帝路尽头,可是苏炎的脸色微沉,模糊的帝路在变窄。

    又继续走了一日,帝路越来越窄了,当他遥望远方,便是发现帝路消失了,正前方是茫茫的虚无时空,枯寂而又冰冷,给人心灵上的震慑感。

    “苏炎,你答应过我,不要冒险。”

    竹月挽着苏炎的臂膀,生怕他乱来,轻声道:“我们也没有理由去冒险,虚无很强大,怕是仙道强者都很难长时间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况且你在我身边,我怎么舍得让你陪着我一起冒险。”苏炎笑道。

    竹月也会心一笑,闪现光泽的美眸,巡视四周,她有些惊异,指向远方,说道:“有些碎石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早就看到了,一直在观望,这些碎石很不简单,可以长时间在虚无时空漂流。

    “虚无的影响太强,我的元神能量,都艰难洞察太多!”

    苏炎犹豫一会,便是说道:“我想要过去探查,如果没路了,到时候我们可以直接回去!”

    竹月点头,已经走了这么远了,冒点险不算什么,况且他们距离碎石漂流地也不远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揽着竹月的腰肢,纵身跳跃出模糊的帝路,两人刚冲入虚无的瞬间,遭遇了可怕的碾压,遭遇了虚无的入侵,一瞬间他们有枯死的征兆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然而苏炎早有准备,在来的路上他也打造了一件虚空战甲,可以隔绝虚无的碾压。

    苏炎的速度很快,当临近碎石漂流地,他又发现远方还有许多碎石,这让苏炎心惊,持续探究,横渡了将近一个时辰,他震撼了!

    前方漆黑而又冰冷的虚无时空,出现了一条路!

    这一条路很是宽广,恢弘而又古老,散发神秘的波动,隔绝了虚无的侵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动容,踏在古路之上,一望无际,但是他嗅到了战争的气味,相当不简单。

    一条神秘的路,出现在虚无时空中, 且极为巨大和广阔。

    竹月茫然,他们一路行走,走了一天一夜,没有看到任何生灵。

    古路的气息森冷,有浓郁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沿途中发现了不少骸骨,这是一条什么样的路?通往的又是什么地界?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巨响声炸开!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微冷,扑捉到了杀气。

    他遥望前方,看到一位接着一位强大的修士,宛若神魔,气息冷漠而又无情,骑着强大的古兽坐骑!

    三大强者,骑着的坐骑嘶啸,踩踏出惊雷之音,震天动地!

    “他们怀着恶意!”

    竹月的芊芊玉手瞬间紧握,甚至她发现三强的恶意,源自于自己!

    “真够找死的。”苏炎冷笑,以竹月的貌美,吸引人的目光不奇怪,可是三强想要猎下竹月,苏炎的心中早已杀起伏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三大古兽,踏着古路冲向了竹月。

    且冲刺的路上,他们在说话,但是话语古老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很明显他们来自于其他的宇宙。

    最终,一位身材最为高大的男子,冷酷如神魔,发出大道伦音:“滚走,这女人是我的战利品!”

    三强横空,骑着的古兽嘶吼连天!

    一时间这里的气象格外惊人,三大强者气吞星空,坐骑踩踏的古路都在摇晃,猛扑而来,粉碎虚空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苏炎挥动手掌,向前劈斩。

    看似平静的手掌,其实一下子恐怖无穷,宛若一道仙剑撕裂了大宇宙,快到极致,快到人的思维都很难跟得上!

    就在其余两位强者反应过来的时刻,领头的神魔强者,被苏炎割掉了头颅!

    他们的脸色变了,很恐惧,瑟瑟发抖,这是什么人?强横的离谱,难道是不朽霸主。

    可是不朽霸主,为何会沿着这一条路通往不朽天域,没有接引者吗?

    “交代清楚你们的来历,可以保住一条命!”苏炎冷喝,眸子冰冷,强大气息铺天盖地涌向四方,震动古路。

    他的气血太旺盛,淹没了古路一条,如雄霸天下的至尊霸主。

    两强犹豫,同伴被杀,已然是血海深仇,难道还要投降?

    苏炎满头黑色长发乱舞,冷酷而又无情,直接出手了,一拳头轰出去,拳印盖世,砸塌第二位强者的胸膛,轰穿了他半截身躯!

    “我说!”

    第三位强者吓傻了,跪地磕头,这人太强了,凶气滚滚,霸气滔天,绝对是不朽霸主。

    这一条路,准确的说,是昔日玄黄天域和不朽天域连接的一条路!

    当然,并非一条。

    百万年前这些虚无古路昌盛之极,虚无中的大小宇宙也会通过这条路,往返两大天域,这也是贸易往返的重要路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玄黄天域衰败,这一条路也断了,去人掌握,也没有执法者,因此变得极其血腥和黑暗。

    毕竟许多大小宇宙的强者,都想要通过这一路,前往不朽天域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,许多不安分的强者,守在这一条路上,猎杀强者,洗劫他们身上的宝藏。

    不过像是苏炎这等战力,哪里需要闯这一条血腥路。

    毕竟,虚无时空,许多昌盛的大宇宙,都有仙门道统支持。

    一旦有霸主潜能的不朽者诞生,会有仙门道统强者前来接引,送他们进入道庭深造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竹月呢喃,不朽天域像是大国,大小宇宙像是小国,几乎都是仙门道统的附庸。

    苏炎一脚踹飞了这位修士,将他踢出了古路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活着,就看你的运气了。”苏炎的眸子凝视远方,笑道:“虽然不还走, 可是也来对了,只要闯到尽头,就能来到不朽天域!”

    一条血腥而又残酷的旅途,开启了!

    一路上,苏炎见识了不少千奇百怪的生灵,也见识了不少猎杀者阴毒的手段,也见识了古路上的佣兵团。

    很血腥和黑暗的一条路,没有任何秩序,唯有强者才能杀出去!

    整整半年的时间,苏炎都不知道击毙了多少强者,甚至也遭遇了可怕的敌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越战越强,横行无忌,没人可以挡得住苏炎前往不朽天域的步伐,伏在他脚下的强者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外面,比玄黄宇宙,还要残酷。”竹月心生寒气,这一条路也不知道殒落了多少人,毕竟没有任何秩序,仅有的只是血腥和黑暗!

    甚至连统御一个小宇宙的宇宙之王,苏炎都毙掉一位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帝路太残酷,都想去争一争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气息冷酷而又强大,威压四方,虽然绽放强大的能量,可一路上还是麻烦不多,多数人都是冲着他们身上的宝藏来的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到了尽头,不朽天域,我来了!”

    苏炎深吸口气,路已经到了尽头,可再一次遥望远方,苏炎隐约扑捉到,宏伟到极致的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他已经临近了不朽天域,来到了最强的天域时空,也是浩瀚的虚无中唯一的天域时空,不朽天域。

    这是延续了亿万载的天域,他都很想见证,这里的辉煌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