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捅破天!

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捅破天!

    漫天能量狂潮激荡,横扫六合八荒!

    整个古矿区被浩瀚的气血淹没,当中矗立着一道身影,神威凛凛,如恒古不灭的人皇归来。

    当他爆发,血腥气十足,战力打穿了霄汉,又如一位无上魔王,吼动河山。

    整个古矿区都炸开了,强大气息弥漫,震天动地!

    “什么人,好凶残的气息!”

    远方世界,诸强颤栗,目视着天竹一脉的古矿区。

    他们的头皮都炸开了,什么人如此霸道,打爆了一个古矿区,这力量当真野蛮。

    “我的心脏,那可是天竹一脉的古矿区.......”

    许多人的心脏受不了,大声呼叫,引动无边波澜。

    这画面具备绝对的震撼性,太突然和离谱了,古矿区都被打爆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镇守古矿区的半步真仙愤怒,一位年纪很大的老人,威势也很是强大,他管辖古矿区数百年了,从未发生过有强敌袭击古矿区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年轻人,看起来像是一位少年,直接霸道出手,还说代表上苍。

    这位半步真仙气得肺都要炸开,但是也深知道苏炎的强大, 急速退避,想要逃出去!

    “杀你的人!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一声怒喝,恐怖莫名,逃窜的半步真仙颤抖,遭遇了可怕的生命碾压,大口喷血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位半步真仙绝望了,此子生机如海,不朽能量旺盛绝伦,就这样一路碾压而来,即便是他祭出仙道路,也被挥动拳头镇压而来的苏炎,打的肉身乱颤。

    模糊的仙道路,完全扛不住苏炎的无上战力!

    他的攻伐力绝世无匹,自主气吞十万里,凶气滚滚,举拳打的仙道路崩开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可怕的拳势轰砸在半步真仙身躯之上,一拳接着一拳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半步真仙的肉身炸开,崩成一团血光,染红了破碎的古矿区!

    苏炎满头黑色长发披散,神情冷酷,屹立在天地间,弥漫着无敌大势!

    这气息足以镇压人的灵魂,压制的星空都暗淡下来,恐怖气息四溢,十方云朵溃灭!

    “苏炎,越来越强了!”

    巨竹分出的一缕神念,伴随着苏炎,此刻他感到心惊。

    六品生命本质进化液,壮大了苏炎的生命,再加上之前不灭金身激活生命本质之变,从而导致苏炎的生机旺盛绝伦,单凭人体气血, 都淹没了天地乾坤!

    世人感到颤栗,太狂野和彪悍,少年魔主横空,所向睥睨,古矿区被彻底掀翻,没有任何一位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,苏炎在破碎的古矿区,挖出来十几个宝库,这当中储藏着大量的不朽石料,甚至还有上百斤仙道石。

    他感到惋惜,毕竟他的化身不可能一直存在,也没有打算回归

    因此,苏炎将宝库中的大批的不朽宝料,纷纷扔了出去,洒落在围观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至于仙道石他留下来,化身也需要能量去补充。

    “抢啊。”

    场面大乱,抢夺不朽石料,一些大势力的强者呆滞,这真的是太生猛,到底是什么人物?这么多不朽石料说仍就扔掉,真的是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“少年凶人离开了,要跑路吗?”

    “不,看他的目的地,并非逃跑,似乎去了云山城!”

    围观的修士纷纷胆颤心惊,云山城也是天竹一脉的地盘,在青云洲也算是繁华古城。

    现在他既然去了,难道这少年凶人,还要对云山城下手?

    其实,像是青云洲这种大洲,虽然是天竹一脉的管辖区,可是极少有真仙强者坐镇,一般而言真仙都是富饶大洲,当然即便是有真仙,现在也在青山洲搜捕苏炎的踪迹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惹出一位真仙,苏炎也不惧。

    苏炎一路上横行无忌,很快逼近了云山城!

    云山城也很大,城内人声鼎沸,人来人往的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对于各大势力来说,古城全面禁止动武,毕竟建筑一座古城,花费的代价可不小,谁也不希望自家的古城被毁掉。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,城内的修士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他们察觉到城外,有异常恐怖的生机在绽放,宛若生命烘炉,压盖了整个云山城,让城内的修士都有些发慌!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,来我云山城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云山城暴动,城主府冲出来两位半步真仙,对着一位怀着恶意前来的少年魔王,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随意前来,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苏炎盘踞在城外,语气平静道:“就是前来打个劫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直接冷场了。

    整个云山城都陷入死寂状态中,三位镇守云山城的两位半步真仙,都觉得听错了。

    打劫?跑到云山城来打劫?难道他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?还有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?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谁给你的胆子敢在天竹一脉的地头,放出此等狂言!”

    城主府走出来貌美女子,气质尊贵,乃是天竹一脉的长老子嗣,怒视着苏炎喝道:“还打劫?你真是昏头了,来人,将他直接给我镇压,打残了吊在城门口!”

    “天竹一脉的女人,脾气都那么火辣吗?不过长得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苏炎大步逼来,抬起脚掌踹向前去,这种举动让城内的修士纷纷呆滞,紧接着他们的头皮都炸开了!

    疯了!

    他们都胆寒,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。

    这位少年魔王太恐怖了,一瞬间完全不同了,抬起脚踹飞一位半步真仙,砸的城主府大门炸开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俯冲而来,身形横过大地,碾压的城门爆裂开来,且崩出一条大裂缝,都要贯穿整个云山城!

    无数人心惊肉跳,整个云山城血红一片,宛若上苍之怒降世,遮天蔽日,伴随着劫难气息茫茫无际洒落下来,镇压人的灵魂!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这位贵女尖叫,恐惧地颤抖,竹瑶都险些被打死的少年魔王,竟然离谱地跑到了青云洲。

    甚至他直接在云山城大开杀戒,劫道秘术一旦绽放,血光蔽日,流淌着茫茫大宇宙的波动,压制了整座城!

    “他真的在攻打云山城,疯了吗?敢对仙门道统雷霆下手!”

    一群赶来的围观者临近云山城,都头皮发麻,偌大的城被血光覆盖住,气势古老而又威严,千万重劫难之光垂落下来,整个城主府都塌裂了!

    “什么人?胆子那么大?”

    城内也有真仙,可并没有站出来阻截苏炎,不想惹事,毕竟敢对仙门道统下手,来头必然不小。

    当然,如若他知道天竹一脉的悬赏,多半会杀出来针对苏炎。

    城主府都被打崩了,城主府中血光滔滔,人头满天飞。

    城内的修士惊恐,一个人横推了整座城,无人能与之匹敌。

    甚至即便是城主府的守护大阵,也被苏炎以粗暴的手段,给拆掉了!

    一群守护者像是染血的稻草人,漫天飞舞,画面相当惨烈。

    苏炎攻下了整个云山城,打开了城主府的秘宝库,他心惊而又眼红,就这样置之不理,太浪费。

    因此苏炎决定,将这大批的资源封印在云山城中,等待未来再来取走。

    云山城大乱,时间仅仅一个时辰,苏炎撤走了。

    城主府还有一些活着的人惊恐,少年魔王洗劫了附属群族进贡的资源,甚至抓走了一位贵女,这真的是捅破天了。

    青云洲各大地界暴乱,少年魔王横扫各大资源矿区,引动的风暴越发惊人。

    这事情闹腾的沸沸扬扬,有人将出手的凶人,称之为上苍少年。

    “帝路第二阶段将开,有凶人要杀出绝世风采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拿天竹一脉开刀,是不是选错人了?”

    整个大洲已经暴乱,各大地界战火燃烧,血腥气滚滚,贯穿了霄汉,整个大洲再被苏炎横推,即使是有虎视眈眈的真仙,可是也不敢对苏炎下手。

    “大消息!”

    四天的时间,青山洲爆发了大震荡。

    “暴打竹瑶,震死真仙的无上凶人出手了,号称上苍少年,在青云洲一路横扫,接连覆灭十几个天竹一脉掌握的古矿区,甚至打下了三座城,掳走了大批天竹一脉的貌美女子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这个魔王,攻下了三座城?抓走了天竹一脉数位明珠?”

    “消息准确吗?是否得到证实?”

    这消息具备震撼性,无数人热议。

    毕竟天竹一脉是什么势力?是不朽天域的一霸,自古辉煌,谁敢拿他们这一族开刀!

    可是上苍少年站出来,霸裂出手,横推青云洲。

    据说有真仙出手缉拿,都被他逃走了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之前放话悬赏,缉拿苏炎的一群人气得都要疯魔,满头发丝都炸立,对着天穹嘶吼:“少年魔王,你这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他们在青山洲布置天罗地网,甚至花费沉重代价封锁大洲。

    可是那人早就离开了,而且在青云洲大开杀戒,挑了整个大洲!

    奇耻大辱,天竹一脉的人马气坏了,脸都绿了, 局势根本不在他们的掌控当中,而且少年魔王很明显在挑衅他们,他们根本不怕,要不然不会选择青云洲雷霆下手。

    虽然, 天竹一脉不在乎这些损失,可是名誉上的损失,根本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“天竹一脉大批真仙撤走了,去了青云洲,留下的真仙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仗势欺人的东西,终于走了,估计用不了几天,我们就能离开青山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封锁青山洲,这下栽跟头了,天竹一脉注定颜面大损。”

    一些人兴奋大叫,挑战仙门道统的权威,自古可没几个人敢这么敢,想一想他们都热血沸涌。

    “夏昆仑快出来,竹瑶召见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,盘坐在房间静修的苏炎,睁开了眼睛,暗道:“这是要离开了吗?我的第三化身也能量耗尽,再不走,还要花费能量在走出一个化身。”

    “在青云洲藏起来的资源,看来只能等风头过去了,再去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批资源,对于天竹一脉,自然算不上过多财富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一位修士来说,已经算得上巨额财富了,苏炎将这批资源藏在地底深处,以地势遮掩,他估摸着除非真仙寸寸搜捕,要不然被发现的几率也非常渺茫。

    苏炎推门走了出去,和白云溪一同去了竹瑶的养伤密室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