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风暴!

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风暴!

    竹立辉可是大罗真仙,见惯了大风大浪, 什么场面没有见识过,什么危险没有经历过,他的寿元都有百万年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,竹立辉心惊肉跳,他有一种立刻切断天机台,不想在深究下去,甚至想要召集缉拿无上凶人的族人,让他们立刻回归家族。

    他很想让此事,就此终结,不要在追究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竹立辉都有一种荒谬的想法,或许少年魔王所说的他代表上苍惩戒天竹一脉,是真实的,并非凭空捏造的身份。

    总之,天机台显化出的画面,给了竹立辉天大的冲击,让他极为惶恐,呼吸都沉重。

    即使是天竹一脉其他的强者也都发傻,无上地势排列的模糊画面,不朽物质如汪洋在蒸腾,这是传说中的神话净土吗?

    甚至他们想要挖出跟脚的年轻人,似乎沉眠在中心地带,再被无上三十三重天地势滋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一缕缕恐怖波动弥漫,源自于史前的威压,仿若一部厚重的古史,轰隆一下子碾压而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大批强者颤抖,大口咳血,双眼发黑,他们根本承受不住天机台渗透而来的史前气息,肉身都要炸开。

    这是无上的史前气息碾压而来,沉重的如同古史,横压而来,谁能匹敌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竹立辉惊呼,发现天机台在摇动,要塌裂,进行自我毁灭。

    这可是始祖之物,天竹一脉的镇族至宝,自古传承,珍贵无比,但是现如今的天机台,有炸开的趋势,竟然难以承载画面压盖而来的能量波动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瞬间,祖庭当中睁开了冷漠的瞳孔,俯视宇宙苍生,强大绝伦,眼睛中诸天大世幻灭,苍茫大宇宙运转,散发出来的少许气息,宛若天域崩塌!

    这些人物太恐怖,身躯藏身于祖庭中,稍稍的复苏, 让天竹一脉上下巨颤,数不清的族人顶礼膜拜,高呼老祖!

    祖庭,是仙门道统神话般强者修养之地,仿若存在于另一个时空,当中探出来一只古老的大手,冲向了天机台。

    都要炸开的天机台被稳住了,紧接着大手洒落下来至高无上的法则,宛若至尊皇主,蒸腾亿万缕气血之光,震天动地!

    “至尊老祖!”

    一群真仙惊喜,他们被庇护住了,要不然天机台波及出来的能量波动,真的会碾死他们。

    苍老的大手,抵住了天机台,绽放至高无上的规则秩序,稳住了颤抖的天机台!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!”

    古老的声音划破了长空,听起来很平静,却宛若亿万惊雷,炸响在竹立辉他们的耳中。

    竹立辉的脸色惨白,少年魔王到底是什么来头,天机台根本没有资格探究他的跟脚,想一想他都觉得难以置信,这简直就是一个灾星,仙门道统根本不想招惹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天机台在一次转动,一缕缕可怕的史前气息随风漂流,溃散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天机台跨越了这段身份研究,只不过当天机台再一次绽放,映照飘散在天机台之上,苏炎留下的杀机之刻。

    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,要逐步开始清晰,但是天机台很难映照出他的具体画面。

    “看不透,怎么会看不透?”

    一群真仙都头大,天机台连他的本来面貌都洞察不了吗?此人的来头究竟有多大?

     “老祖,能不能查一查他的位置。”竹立辉心中还有期待,想要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 “看不透,他身上有至宝护体。”

    当天机台再一次转动,却模糊一片,看不清任何的虚实,这是残鼎守护苏炎,隔绝了探查!

    “此子很不简单,和帝路终极之地,有莫大的牵扯。”

    沉眠在祖庭中的至尊老祖,道出的话语宛若黄钟大吕,这让竹立辉感到惊恐,终极之地有关?要知道百万年前,终极之地爆发了血战,传闻终极之地都被打爆了!

    从此以后,世间留下一句话,天下无帝。

    那件事的影响力太大了,即便是百万年过去,各大仙门道统的老古董依旧谈之变色,因为所有的参与者,应该都殒落了,这也连同玄黄天域蜕化。

    这件尘封的往事,被列为禁忌事件,各大仙门道统也不敢探究。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,他们发现一条线索,一个人和终极之地,有重大的牵扯!

    这让竹立辉又惊又喜,这对于群族来说,到底是好是坏?

    “难道这个人和天庭有关!”

    祖庭的老祖呢喃着,让竹立辉下意识一颤,毕竟终极一战也是天庭的天帝在谋划什么,而引发一连串的灭世之战,那么这个人或许真的和天庭有关。

    “天庭,玄黄宇宙?竹瑶?黑暗物质.....”

    “难道......”

    竹立辉的呼吸突然沉重,这些线索组合在一起,他联想到了一个人!

    这个人是一个殒落的玄黄宇宙年轻一代最强者,整个玄黄宇宙,唯有苏炎才具备这等战力!

    当年,帝路战台的交锋,竹立辉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仙族的年轻霸主,十杰之一的仙鸿德被苏炎给毙掉,可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就相对于离谱了,强大的仙惠宇被苏炎给干掉了,即使是仙族老祖仙泰然,他的身外化身覆灭,遭遇了重创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苏炎,还是道极仙金,都一同葬送在魔鬼雾喷发的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竹立辉的脸色不正常,青山洲之变,一切都是因为竹瑶因此的,彼此绝对有血海深仇,他很清楚那个可怜女子竹月和苏炎的关系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这个人真的是殒落的苏炎,那么有些事也可以解释的通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苏炎没有那么强......”

    竹立辉摇头,这就解释不通了,他承认苏炎强大,可是想要在短时间重创竹瑶,苏炎绝对做不到,甚至这些日子他将青山洲和青云洲搞的鸡飞狗跳,单凭苏炎真的可以做到?

    远在青山城中,苏炎盘坐的房间内,他的眸子倏地睁开。

    “这天机台,果真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苏炎有些心悸了,残鼎多次震荡,抵挡住神秘叵测的推演力量。

    他盘坐的小天地,始终如一,未曾被看破。

    苏炎的呼吸沉重,这里毕竟是不朽天域,推演自己的是仙门道统,会不会看出一些什么?

    当然,身份泄露,苏炎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他在意的是,天竹一脉看穿更多,这问题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苏炎几乎足不出户,但是整个城主府没有什么秘密,都在他的神念笼罩过程中。

    三日后,有重大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据说家族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抓住少年魔王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家族有数位老祖远走其他大洲,准备封锁周边几十大洲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这少年魔王到底什么来历,竟然让家族花费这么多心血。”

    许多人被惊住了,这一次天竹一脉真的动真格了,老祖级别存在亲自出面,控制可以跨越大洲的传送大阵,严格审查来历不明的修士。

    虽然,这么做也等于·大海捞针,可群族既然这么做了,闹出的动静就大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片广袤的地界,风云激荡!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来历多半不简单,激怒了这头古老的雄狮。”

    一些仙门道统心惊,天竹一脉的动静越大,事情的影响越发的惊人。

    虽说不朽天域极为浩瀚,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,少年魔王的名号也逐步具备了凶威!

    一夜之间,重磅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大消息,天竹一脉开价一万斤仙道石,悬赏少年魔王的踪迹!”

    惊天巨变,引起无数人热议。

    “了不得了,这是要跻身于不朽天域十大通缉犯吗?”

    “前些年,仙族悬赏一批人,拿出的仙道石还不到一万斤,已经吸引不少恐怖头子出手了,现如今天竹一脉直接开出天大的价码,必然会有老强者会为之疯狂!”

    几十个大洲,虽然疆域广阔,可真的以重金诱惑,必然会吸引一些手段高深的凶人,前来满世界搜捕苏炎的踪迹。

    外界越来越乱了,苏炎也暗自庆幸有残鼎镇守己身,不过他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虽然天竹一脉悬赏自己,但是这一族太安静了,让苏炎都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在暗处,他们在明处,想要找到你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苏炎逐步冷静下来,盘坐在房间中,道:“灯下黑,如若我去了天竹一脉,怕是打死他们都想不到,我就在他们的祖地当中,幸亏之前去了白家,有了一层掩护身份。”

    他仔细思忖,身份方便没有漏洞,相对来说,天衣无缝!

    这一日,门口有随从前来,告知苏炎,该启程了!

    “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笑容灿烂,终于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巨竹也期待,收敛了一切精神波动,也留下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苏炎,到了天竹一脉在唤醒我。”

    苏炎越发的期待,巨竹乃是天竹始祖坐下弟子,以巨竹的身份,说不定可以打开某些造化地,可以获取一些稀世至宝。

    总之苏炎有预感,这一行多半要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肯定会比较精彩,新的环境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和白云溪汇合,前往一座时空巨阵,他们要借助时空巨阵回归群族。

    甚至苏炎得知,这是接下来一段时间,周边几十大洲,都会被天竹一脉监管,不允许任何跨越大洲的大阵开启!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天竹一脉这头古老的雄狮,能量当真惊世!

    当然他们这一族,也花费了不小的代价,毕竟许多大洲的掌控者,是仙门道统,自然要付出一些什么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