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 一千四百三十章 恐怖战力

第 一千四百三十章 恐怖战力

    守护大阵笼罩的秘府,气氛瞬间压抑。

    竹高歌和丰德愣住了,他们觉得听错了,夏昆仑在说什么?什么活不了了?

    当看到苏炎大步逼来的时刻,前来压阵的半步真仙脸色惊变,他的拳头紧握,遍体生寒,他感觉到了致命威胁,使得他呼吸沉重。

    徐邦节的老脸阴晴不定,他不是天竹一脉的强者,隶属于外门长老院, 有一层身份世人不得而知,就是他乃是竹立辉久远时代的一个奴仆。

    自从竹立辉唯一的子嗣诞生,徐邦节就成为了竹高歌的奴仆,虽然他不是真仙,但是也见惯了大风大浪,可是眼前苏炎的镇定,从容,让徐邦节的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先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徐邦节语气低沉,整体的气息也豁然之间爆发到极限状态,背后有模糊的仙道路显化,连同他整个身躯都在复活,促使着徐邦节,充满了仙道神威!

    竹高歌的脸色阴沉,徐邦节眼光毒辣,对自己忠心耿耿,他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胡言乱语,难道夏昆仑身边还有什么守护者?

    丰德被吓住了,半步真仙都很难镇定,他忙道:“大哥,我们先离开,等待解决了夏昆仑在进来!”

    “荒谬!”

    竹高歌的脸色铁青,森冷道:“难道我竹高歌,还斗不过一个野修?给我静观其变,即使是徐邦节不行,还有我!”

    丰德强行镇定下来,竹高歌可不是等闲之辈,贵为大罗真仙唯一的子嗣,他的血统超绝,根基也格外扎实,甚至很久之前也吞服过进化液,绝非一般的强者可以媲美。

    “小辈,希望我的感觉,是错误的!”

    徐邦节整体神能澎湃,交织出模糊的仙道秩序,动辄都能镇压强大生命体,即便是不朽也会被强行镇压住。。

    这里也有守护大阵压制了一切,这里面即便是闹翻天,外界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暗夜夺宝的事件。

    竹高歌当真不信,半步真仙难道压不住夏昆仑?骤然是他的生命力量在强横,也极难扛得住仙道秩序的碾压,即使不是完整的,也具备超越不朽的战力。

    “半步真仙我斩了不知道多少了,现在也不差你这一个了!”

    苏炎语出惊人,像是一道惊雷,彻响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小辈,我不信你有那么强.....”

    徐邦节预感不妙,怒吼一声,爆涌的神能倾巢而出,欲要演化一门大神通,阻截住苏炎。

    从秘府走出,逼来的身影,一步接着一步,气势完全不同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道璀璨的光绽放,炽烈刺目, 流淌出来的宏伟波动,仿若从另一个时空中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苏炎的身影有些模糊,主要是他的力量太霸道,生机如海,气血冲霄汉,充实着盖世神威!

    整个秘府世界,都被浩瀚的气息遮掩住,苏炎如破碎宇宙的人皇下界。

    面对扑杀自己的徐邦节,苏炎的做法简单而又直接,举拳向前轰杀,勇不可挡!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,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徐邦节头皮发麻,这一拳散发出不可比拟的神威,威压寰宇,什么景物都看不到,唯有一只拳头,流淌出让他们心颤的波动!

    漫天仙道秩序,直接崩开了!

    这是一位不朽?

    丰德被吓住了,战战兢兢,腿脚发软,扑通一下子软倒在地上,他感到绝望,这是一位不朽?简直像是一位真仙,霸绝时空,不可匹敌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徐邦节被打的横飞出去,胸膛四分五裂,摔倒在地上,痛苦低吼,眼睛中写满了恐惧,这是霸主至尊!

    八重天击裂半步真仙秩序能量,唯有霸主至尊才能做到!

    这位夏昆仑竟然是一位霸主至尊,整个天竹一脉这类人,一只手都数的过来!

    可是一位外门弟子,竟然拥有霸主至尊的战力,徐邦节惊惧咆哮:“少主快走,立刻通知家族,快去,这个人有大问题,赶快离开这里!“

    丰德吓的掉头就跑,竹高歌也很难镇定,也朝着守护大阵冲去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苏炎申请冷酷,抬起脚踏向前去,硬生生踩踏了徐邦节的胸膛,让他整个身躯都在塌裂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徐邦节凄厉嘶吼,临死之前还没有忘记干扰苏炎,汇聚强大的元神能量,袭击他。

    “嗡!“

    苏炎额骨绽放出灵魂之光,徐邦节的元神虽然强,可是面对苏炎的元神,如同在面对强大巨兽,他发自内心的恐惧,甚至他不明白,苏炎到底是怎么欺瞒天竹碑的。

    苏炎强横的灵魂气机撕裂了徐邦节元神,这位半步真仙被苏炎直接灭掉。

    “坏了,阵法被改写了,我们出不去了!”

    此刻,竹高歌的脸色难看无比,守护大阵他们走不出去,这阵法的运转形态已经被苏炎改写,他现在才是守护大阵的掌握者!

    “夏昆仑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丰德倒是能屈能伸, 跪在地上,恳求苏炎饶了他。

    苏炎抬起脚踹了上去,踢的丰德肉身爆裂,炸开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啊,杀了外门长老和丰德!”

    这一幕镇住了竹高歌,他难以平静,慌乱如麻。

    徐邦节和丰德在家族地位都很高,可是直接被苏炎毙掉了,甚至夏昆仑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这简直是一个杀星。

    苏炎一言不发,一拳头打了上去,快到极致,且可以碾碎一切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道惊雷在虚空中炸开, 粉碎了乾坤。

    苏炎的气势雄霸世间,绝世的拳势难以匹敌,无法改写,浩荡着无敌大势!

    “你不是夏昆仑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竹高歌惊恐,这种不可匹敌的威势,他仅仅在竹阳华身上看到过,可是一个野修怎么可能养成这种大威势,他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竹高歌倒是非常果断,打出一连串强大的不朽秘宝,想要阻挡苏炎。

    同时他疯狂破阵,想要逃出去,他很清楚敌不过苏炎,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可惜,他打出来的各式各样的秘宝,完全扛不住苏炎的拳势,被轰的全面炸开。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蒸腾着金色气血,且四溢开来,整片时空都在颤栗,这是震撼性的画面,压迫的竹高歌肉身乱颤。

    绝世危机袭来,竹高歌祭出一道古朴的符箓,这符箓发光,洒落千万重仙道秩序,守护珠竹高歌的身躯!

    这是仙道守护符箓, 价值昂贵,不朽境根本破不开防御,此物极为稀有,在天竹一脉的宝库都属于罕见之地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苏炎冷喝,举拳向前轰击,打的覆盖竹高歌的仙道之光发出轰鸣之音,能量涟漪浩瀚,汹涌绝伦,都要穿透守护大阵。

    苏炎一拳接着一拳轰击,气势也越发的怖人了,打的仙道符箓不断颤抖,但是很难溃灭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夏昆仑,你是打不碎的,这可是我父亲赐给我的防御之物。”

    竹高歌镇定下来,他冷笑道:“我已经碾碎了传讯符,家族已经知道我出事了,很快可以通过传讯符,定位到我的坐标,虽然我暗夜夺宝是重罪,可是挖出来你,肯定要立大功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,我会这么大意吗?在你们布置守护大阵的时候,我已经封印了秘府周边的世界,任何和外界沟通的路,都被我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决定出手,你就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话让竹高歌头皮发麻,慌乱道:“你少吓唬人,这仙道符箓的防御你是破不掉的,况且你即便是杀死我,以我父亲的强大,也可以找到我死亡的地点!”

    “再破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神芒无尽,气化三清!

    三大苏炎爆发,眸如闪电,且同时间演化劫道之力。

    茫茫的灾难气息,袭击仙道秩序。

    虽说,仙道守护符文足够强大, 可是劫道之力茫茫一片碾压上去,让仙道之光开始暗淡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竹高歌惊骇,劫道的气息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可是这不重要!

    气化三清他非常清楚,这可是一气化三清,传说中的史上最强大神通。

    一个野修,掌握史上最强大神通?传出去谁敢相信。

    竹高歌闪电般从时空宝物中,再一次取出一个仙道守护符箓,不管怎么说先活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符箓还没有来得及催动,强大的灵魂能量入侵了他的识海,压制住了竹高歌的元神之力!

    短暂的时光,竹高歌失去了对身躯的掌握,双手瘫痪,仙道符箓砸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元神强盛的好处,若非苏炎以元神震慑竹高歌,一旦耽误的时间过长,苏炎也担心会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当竹高歌再度掌握自身肉身,他颤栗,发现时空宝物都被夺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竹高歌满脸恐惧,道:“有话好说,我会给你很多好处,别杀我......“

    这个人隐藏身份,本身就存在天大的问题!

    现在既然竹高歌看到了他的真面目,那么自己真的可以活下来吗?

    总之竹高歌惊恐,浑身汗毛都炸立,他可是大罗真仙的子嗣,未来还有大好前程,岂能甘心就这样殒落了!

    当竹高歌的眼睛,看到三位夏昆仑,他的精神猛的一颤,像是一道惊雷炸响在他的识海中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他指着苏炎,颤抖道:“你.....你是少年魔王!”

    苏炎有些意外,没想到他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竹高歌如遭雷击,一下子瘫痪在了地上,精神溃散,意志都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身心欲裂,大口咳血,被气得疯魔。

    “你让天竹一脉上下,颜面何存!”

    竹高歌愤吼,面目狰狞的扭曲,贵为大罗真仙的子嗣,见多了大场面,可是从未见到过这种狠人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