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苍天体的恐惧!

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苍天体的恐惧!

    苏炎在心中叹了口气,虽然,他很想告知梁雅安自己的身份,可担心对她不利!

    苏炎只能强行压制心中的情绪波动,对着丹天渊郑重道:“并非晚辈对前辈不敬,在下得罪的势力是不少,此役冒险而来,就是为了大元金丹,前辈若是执意帮助天竹一脉守护此丹,那么晚辈也只能无礼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他就是在天庭废墟出手的少年魔王!”

    炎雀的颜容微变,在心中惊骇道:“难道他也是天庭的血脉传人?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丹天渊被苏炎的话,也气得怒笑:“你可真是......不知死活,不过我也不得不说,后生可畏,多少年了,胆敢这样和我对话后生,你是第一个!”

    “小子的话是有些唐突。”苏炎单臂持着金色剑胎,语气低沉道:“可是这东西,我必须要得到,还望前辈想让!”

    整个场面顿时沉寂下来,隐隐有肃杀之气弥漫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虽然狂妄,可也不好惹, 他兴许是天庭一脉的强者,虽说天庭一脉覆灭,可是通缉犯中的几位,可不是那么好惹的。”

    丹雪峰在心中暗语,目光看了看丹天渊,很想知道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丹天渊突然传音道:“帮我杀一个人,大元金丹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?”

    苏炎惊讶,没想到丹天渊会提出这种要求,他并不惧怕丹天渊,对方的元神是极为强横,但是炼制大元金丹,这对丹天渊的亏损也很严重,现在处于虚弱期!

    巨竹说他可以全力出手,制衡一二!

    只要他的元神之力不影响自己,苏炎有办法对付丹天渊,但是他是梁雅安的师尊,苏炎可不想对他出手!

    这时间,竹程教的画像传给了苏炎,丹天渊想让他死,永远闭嘴,虽然竹瑶他们知道了梁雅安的身份,可是竹程教也必须要死!

    他很重视梁雅安,视作亲传弟子,所以不想让任何危险因素,影响到梁雅安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看来是因为雅安了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中冷光四射,苏炎岂能忘记竹程教,不用他丹天渊说,苏炎也会出手将其斩杀。

    现如今,竹程教已经逃走了,但是他跑不了多远,苏炎还能感应到他的气机,对于苏炎来说,这里的人谁都能饶了,可是竹程教必须要死!

    “晚辈心里有数,前辈大可放心,这份情晚辈会铭记于心!”

    苏炎点头答应,丹天渊倒也果断,直接将大元金丹交给了苏炎!

    这一幕,让竹元日气得肺都在颤抖,竭斯底里的低吼:“丹天渊,你想要干什么?你也想和我天竹一脉为敌吗?这大元金丹我族老祖千辛万苦才凑齐的药材啊,你就这样交出来,你可真的是.......”

    天竹一脉的长老气坏了,寻常的丹药,即便是其他九品丹药,都可以付出。

    可是大元金丹不同,对竹瑶太过重要!

    “放肆,你也有资格和老夫对话?”

    丹天渊的神情冷漠,喝道:“我只负责炼丹,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管,也没有理由帮你们保管大元金丹,这里的事情已经了了!”

    “竖子,你给我留下大元金丹......”

    整个火龙城还回荡着竹元日愤怒的嘶吼声,回荡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但是苏炎已经走了,头也不回的离去,速度非常快。

    火龙城中的居民都发呆,这就走了?夺走了大元金丹,暴打了竹瑶一顿,甚至全身而退!

    自始至终,没人可以留得住苏炎。

    毕竟天竹一脉的强者,都被炎皇组织的人马被困住了。

    城内的修士狠狠喘了口气,也有人发毛道:“等着吧,要变天了,前些日子有人在天庭废墟,干掉了仙族十杰之一的仙天和,今日又有凶人走出,暴打了天竹一脉的明珠,夺走了九品丹药,这事情太大了!”

    偌大的火龙城持续持续轰动,炎皇组织的人马也撤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半天之后,火龙城中,天竹一脉大批强者杀来。

    竹瑶眼神溃散,如若行尸走肉,失去了精气神,让该族来的强者狂怒,怎么又是竹瑶?

    “瞒不住了!”

    竹元日苦笑,他很清楚竹瑶接连两次发生意外,天竹法相种子的事情,怕是很快会被家族得知!

    距离火龙城一个极为遥远的地带,竹程教躲在一个野兽洞中,喘了几口粗气。

    竹程教被吓住了,恨不得这辈子都躲藏在这暗无天日的野兽洞中,不管是炎皇组织还是少年魔王,对他的冲击力太大,觉得在跟着竹瑶,小命都难保。

     “到底是谁?怎么觉得有些眼熟?”

    竹程教心绪难平,脑海中不少闪现出少年魔王的身影,他的第六感在告诉自己,这个人曾经见过!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来杀我!”

    竹程教越想越是惊慌,总觉得有一双眼睛,在暗中窥伺这自己,对方似乎更想要斩杀自己!

    “假的,都是假的,我不能胡思乱想!”

    竹程教深吸口气,强行镇定下来,说道:“我在不朽天域可没有招惹任何人,估计现在的竹瑶已经死了,没想到我竹程教,曾经玄黄宇宙赫赫有名的年轻霸主,现如今沦落到了,无家可归的地步,真够可笑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现在还活着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竹程教突然怒笑一声:“连苏炎这个狠人都死了,但是我竹程教还活的好好的,这就是命,经历一些坎坷没什么,未来迟早也有我崛起的时机!”

    一个曾经在玄黄宇宙,叱咤风云的苍天体,岂能甘心沦为平凡人,也是野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我这些年,一直给竹瑶当牛做马,如若她真的死了,我以苍天体的身份回归家族,也能得到一定的地位和待遇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走的时候,带走了整个家族的宝库,甚至还有镇族至宝,若是拿出去卖掉,可以换取巨额财富,足有支撑我修行到不朽境巅峰,甚至仙道境!”

    竹程教心中的恐惧缓缓散去,他在自我调解,幻想未来美好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竹程教并不知道,苏炎距离他已经越来越近了......

    天竹大能也被苏炎带走,破掉了他眉心的元神奴印。

    此役,虽然没有得到天竹法相种子,可是也得到了竹月失去的道果神力,很快竹月可以恢复,可以恢复到她的巅峰岁月,虽然失去了,可未来苏炎可以给她争取到更强的资源!

    苏炎觉得整个人都很轻松,心中一直压着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,像是撕裂了枷锁,可以自由自在在天地间翱翔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在河山中冲刺,他不由得长啸一声,声势震天,万木簌簌摇动,无边乱叶狂飞!

    群山万壑中都回荡着苏炎的长吟,地动山摇的画面,惊走了不少飞禽走兽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 跟了那么久,你不累吗?”

    这时间,苏炎驻足在一座灵山之上,强大的气息压制了灵山的统御妖兽,一双深邃的瞳孔,望着前方!

    声音回荡,但是迟迟没有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苏炎皱眉,抬起手掌,欲要打向前方一片时空!

    “行行,你本事大行了吧,能不能别一言不合就出手吓唬我?我炎雀可不是被吓大的。”

    无奈的声音袭来,穿着一身黑色长裙的女子走出,她莲步生姿,步履轻灵,走在时空中,使得时空都幻灭不定!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你到底是如何发现我的?”

    炎雀红唇鲜艳,肤若凝脂,她的相貌很美,宛若一朵雪白的莲花在盛开,眉心有一道金色火焰印记,闪烁出妖异的光芒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步法很强大!”

    苏炎认真道:“怕是真仙都极难发现你的踪迹,不过在我面前, 你这点小把戏还是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,让我很难堪。”炎雀耸了耸肩,有些无语,模样倒是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皮那么厚,怎么会难堪。”

    苏炎更为无语,挥手道:“我说,虽然也算是合作过,可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?难道还想杀人越货?”

    “咯咯......”

    炎雀笑的花枝乱颤,不太注意自己的形象,美眸盯着苏炎道:“你可真能想,你身上有什么宝贝,值得我杀人越货?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苏炎瞪眼,觉得被一个通缉犯惦记着,不是什么好事,虽然自己也是通缉犯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炎雀走到苏炎近前,带着一抹醉人的体香,笑吟吟道:“我相中你了,你以后是我的人了!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的脸皮真的比城墙还厚。”苏炎结结巴巴道:“你该不会想要和我洞房吧?你可别乱来!”

    “喷!”

    炎雀狠狠碎了一口,脸颊有些泛红,瞪着苏炎道:“语病,我觉得你很强,想邀请你加入我炎皇组织,保证你的待遇不逊色仙门道统的传承弟子,甚至若是你有足够强的潜能,说不定可以被炎皇大人青睐!”

    炎皇是什么存在?让仙门道统都头疼的强者,十大通缉犯中排名前五的超级强者,在整个不朽天域,都凶名赫赫!

    “你的胆子很大,连我都敢招?”苏炎惊愕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大家都是通缉犯,都被仙门道统追杀,我们不应该联合吗?”炎雀循循善诱,背着雪白的双手,纤细的身躯雪白晶莹,笑道:“我的一些部下,可有不少美的放光的丽人,都可以介绍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诱惑力很大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放光,让炎雀蠢蠢欲动,但是后者道出的一句话,让她如同泄气的皮球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不感兴趣,况且我的麻烦很大,担心被你的组织抛弃。”苏炎回应道:“当然最重要的是,在下独来独往惯了,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,我先走了。“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炎雀蹙眉,说道:“你和竹瑶有什么仇?”

    “看她不爽,打一顿而已。”苏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说道:“到此为止了,我先行一步,别再跟着我了,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苏炎离开了。

    炎雀一脸的愤懑,这小子也太难伺候了!

    “不过。”

    炎雀的神情收敛, 气息隐约有些恐怖,让这座灵山的统治妖兽都在颤抖,觉得要熔炼成劫灰,它像是看到一位真仙在这里觉醒!

    “大人,俺愿意追随!”

    这座灵山的统治者,一脸的献媚。

    炎雀选择了无视,她的眉心的火焰印记流淌着焚烧诸天的金色烈焰,隐约间要和她进行交融,喃喃自语:“会是天庭一脉的人吗?或者说,和羿袁一样,一个极为特殊的人?”

    走了很远的苏炎,隐约扑捉道炎雀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惊异,这女人不简单,他估计是一位虚仙,不过隐藏了势力!

    其实他想一想也是,如果被通缉他们的势力知道,最大的几个通缉犯门下,走出一位虚仙,多半要想尽办法除掉!

    苏炎上路,追击竹程教!

    竹程教已经离开了野兽洞,他还是不安,想要尽快远离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他越走,越是不安!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他的心神颤栗,总觉得被盯上了,浑身衣衫都被汗水给打湿了!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很快,竹程教吓的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了一个人,降临在他的面前!

    当漫天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的瞬间,竹程教惊骇道;“是你,你为难我干什么?我只不过是一个奴仆而已!”

    但是紧接着,竹程教战战兢兢的,他不仅仅看到了出手的凶人,还看到了天竹大能!

    “你.....你到底是谁,是谁!”

    竹程教越发的恐惧了,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,让他的头皮都炸开了, 在几十年前那个人就是他心中的噩梦,逼迫的他根本不敢外出,不敢露面,像是一条丧家之犬!

    曾经他在帝路阻截苏炎,以苏狠人的性格,怎能饶了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已经死了,永远也回不来了!

    而他追随竹瑶,,命运发生了惊天的转折,可是现如今,他觉得那个死去的人又回来了,就站在他的面前,在俯视着自己!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竹程教都要疯掉,头皮发麻,难道那个疯子真的活下来了!

    “不孝子!”

    天竹大能抬起手,捏住了竹程教的喉咙,凄厉道:“我族,差点因为你,而覆灭,你真的该死啊,真的该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(这是一个大章,晚上还有!

    兄弟们,早上在公众号更新了一篇,炎雀的美照,极为相似,大家记得观看。

    没有关注的微信公众号,可是搜索一叶青天关注,查看更新的内容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