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雄心壮志!

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雄心壮志!

    苏炎快临近九鼎山,发现残鼎发出细微的波动!

    他惊异,九鼎山毕竟是九州天鼎的孕育之地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的残鼎真的是九州天鼎?

    这可是伴随着九鼎洲孕育而成的最强至宝, 说不定可以在它的孕育之地,当真可以收获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苏炎对接下来行程格外期待,当然,他未曾急于靠近九鼎山。

    他在这壮阔的河山之内,选择了一座山岳。

    已经是夜间,满天繁星闪现,苏炎盘坐在大岳之巅,身躯绽放神辉,吸收漫天星辉月华。

    他的血肉璀璨,无暇无垢,仿若天生天养的仙道天胎,灿烂夺目。

    自从地府种魔被破解,苏炎发现他的身躯,日益都在发生细微的变化,这是感觉,就像是自身在和世界融合,他就像是属于世界的一份子!

    他浑身毛孔发光,宛若仙胎在夺取天地造化,囊括于肉身的能量,经过多番淬炼,飞出大片的废气,余下的皆是精华物质,洗礼苏炎的肉壳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......

    天地宁静,日月争辉!

    大岳之巅,苏炎忽隐忽现,他仿佛在消失,仿佛跳出了三界五行,不在轮回之内。

    但是紧接着,他又开始显圣,很不凡,身影宏伟,宛若和世界交融!

    恍然间,苏炎的肌体发光,无穷伟岸,他要进行某种壮大,某种飞跃!

    因为苏炎扑捉到了一种力量,若是可以把握住,必然可以踏入一条全新的道路之上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瞬间,苏炎扑捉到了,宏伟的登仙路!

    就像是在和另一个宇宙沟通,在和另一个时空交融,即将冲刺到仙道路之上的时刻,宛若遭遇了亿万雷霆压身,遭遇了无尽秩序碾压,在对他的生命本质, 进行一种考验!

    甚至苏炎发觉,他越强,遭遇的考验也就越是离谱......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最终,苏炎体内的气血不稳,元神乱颤。

    他惊骇,无比的动容,仔细思忖,最终咋舌道:“刚才我感应到的,是仙道路,怎么觉得仙道路,不在不朽天域,而是在另一个极为遥远的时空?”

    他有些茫然,仙道是什么?是天地大道吗?

    他迷失了,如若一个小婴儿,在抗争天地,可他很弱小,一瞬间有无与伦比的力量袭来,轰在苏炎的心灵之上,让他险些道心失守。

    “仙道路,果真不简单!”

    苏炎惊叹,暗道:“不朽的生命进化路,走的越远,未来仙道路考验也就越强,看来未来我突破不是那么容易的,不过据说帝路的万族战场,更加接近路仙道路,不知道在那里感悟出的仙道路,又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苏炎现在的不朽路,还没有走到尽头,目前不是思考仙道路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推算我!”

    恍然间,苏炎的脸色微沉,发现开天笔荡漾出少许的涟漪,惊醒了苏炎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微冷,难道是奇天宗?

    他身上有开天笔,别说奇天宗了,即便奇天宗的始祖来了,带来了御天笔,也锁定不了自己的目的地,要不然开天笔早就被奇天宗取走了,不是吗?

    “倒是可以好好做局,说不定可以干掉一些大人物!”

    苏炎心中有不安分的因素,眸子有些冷,在思忖未来一些事情!

    在距离九鼎山极为遥远的九鼎城当中,一座宏伟的殿堂中,混沌仙雾中,一群大人物盘踞在当中。

    “找不到!”

    仙长河的脸色阴沉,他的亲子被毙掉,这可是他最得意的亲子啊,恨不得将少年魔王挫骨扬灰,可是根本找不到他任何只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仙长河为了找到凶手,请来了奇天宗一位推演大师,可惜失败了!

    “怎么会找不到!”

    仙长河恼怒道:“即便是身上有至宝护体,又能如何?少年魔王一定要挖出来,他很可能是天庭一脉的传人,这可是一位虚仙,未来若是崛起,又是一个超级通缉犯!”

    谈论超级通缉犯,仙长河都头疼,真的很担心未来不朽天域又诞生一个恐怖头子,所以必须要斩草除根,将苏炎扼杀在摇篮当中。

    毕竟少年魔王不同,他是一位虚仙!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这样吧!”

    奇天宗的推演大师站起来,冰冷道:“我回去一趟,带来家族的御天笔进行推演,总之如若真的是天庭一脉的传人,必须要斩杀!”

    当年仙族联合地府和奇天宗,屠灭了天庭分部。

    如若未来天庭一脉有传人强势崛起,这对奇天宗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仙族一群大人物惊喜交加,看来距离抓铺少年魔王的时间,已经很近了。

    在距离此地遥远的大岳之巅,苏炎满脸期待,紧接着走向时空秘府里面。

    整个秘府鸟语花香,景色秀丽,有灵山大岳,有小溪流水,虽然仅有百里方圆,但是时空秘府中,像是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天竹大能满脸欣慰,苏炎成为强者了,已经可以为竹月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环境越来越美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伸了个懒腰,这些日子他从外界搬运灵山,听从竹月调派,移植了不少花草树木,最终将时空秘府的一方乾坤,改造完毕。

    中心地带,有一个碧水天蓝的大湖,鱼群在当中游走,湖面时而荡漾涟漪。

    苏炎走在一片片荷叶之上,来到了湖中心的木屋中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巨竹忙活了十天,最终将竹月遗失的道果梳理完毕,一座大鼎内部,云蒸霞蔚,大道法则流淌,就仿佛浓缩的星海,神力极为精粹

    这可是竹月苦修的神力之源,巨竹将其层层梳理,以确保竹月完美吸收。

    “苏炎。”竹月的芊芊玉手,落在苏炎的臂膀上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没事,苦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能解决最大的问题了!”苏炎笑道:“去吧,巨竹前辈说时间上,要接近一二个月,你要耐心。”

    竹月点头,也不再迟疑,进入了大鼎内部。

    “大元金丹什么时候使用?”

    苏炎满怀期待,毕竟是九品金丹,一旦竹月吸收炼化,那么她的根基比以往会更为扎实。

    “苏炎,大元金丹,药香太惊人。”巨竹说道:“等待竹月恢复一部分神力,在以大元金丹滋养她的体魄,相信到时候竹月会更加强大!”

    苏炎觉得整个人都非常轻松,总算是不容使命。

    至于法相种子,他们已经不在乎了,将来要谋划的是天竹始祖的殒落之地,竹月还能再一次汇聚新的法相种子。

    苏炎走出了木屋,期待几个月后,竹月的新面貌。

    “苏炎,我想离开,去外面闯一闯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,天竹大能的精神面貌也好了许多,恢复了以往的神情,道:“此次浩劫,经历太多,也体悟太多,想出去看一看,寻找我的不朽路!”

    “可是前辈,九鼎洲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皱眉,一般来说,不朽之下的修士,不会在繁华大洲闯荡,几乎都在普通大洲,或者是一些特殊的秘境宇宙中成长。

    他担心天竹大能遇到危险,不过天竹大能根本不在乎,摇头笑道:“已经死过一次,你不用多说,我心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前路坎坷,您可要保重。”

    苏炎不再坚持,送给了天竹大能一些仙道石,甚至暗中在他身上,留下了强大的印记,只要不遭遇仙道境强者,足以护他周全。

    “相信宝财他们都在隐忍,暗中壮大自己!”

    “相信未来的一天,他们都会被你召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可是你们也不是星星之火!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,去寻找我的路,照顾好竹月。”

    天竹大能离去,背影逐渐消失在苏炎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苏炎仰头,望着逐步方亮的天地,像是少去了一层解锁,不再被束缚!

    天下地大,任他飞翔!

    “接下来,该干一些我自己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中冷光四射,有些仇,压在心中,很想释放!

    “仙族,地府,奇天宗,还有其他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血债,会一笔笔找你们清算。”

    他满头披散的长发乱舞,强大气息外泄,直冲霄汉。

    “我苏炎命不该绝,从死亡之地爬出来,未来当要无敌天下,让天庭,重聚辉煌!”

    “有朝一日,我会堂堂正正站在天地之间!”

    他的精气神越发的浓郁,最终都形成了精血贯穿霄汉的画面,景象怖人,撕裂了成片虚空,酿成了星空轰鸣的汹涌画面。

    苏炎整个人都不同了,流淌出璀璨杀光,照亮了整片黑暗,天地之间都传递着,金戈铁马之音,奔腾呼啸!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如同彗星拔地而起,轰隆一下子撕裂了虚空,冲向了九鼎山!

    他刚离开没多久,一艘豪华撵车横渡而来。

     “好强的气息,不知道是谁路过!”

    撵车中,盘坐一位气质尊贵青年,乃是九鼎洲强族传承族人,九鼎洲毕竟是巅峰大洲,任何一个强族门下杰出弟子,都是了不得的奇才!

    “难道也是去参加九鼎山小聚?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旁边的老仆低声道:“少主,九鼎山小聚,是仙族的仙宏深号召的,他是什么身份?高高在上的仙族十杰之一啊,更是一位虚仙,定要好好结交才行,据说他要邀请了不少同道中人,来头都非同小可,定然是难得盛会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走,九鼎山小聚,听说来了不少绝色丽人,可以一睹芳容。”

    撵车中的男子大笑,向着目的地赶路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