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神勇!

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神勇!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这这这.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胖子心跳加速,心想着这黑色石板,难道真不是一般的货色,三百斤仙道石卖亏了?

    可即使是卖亏了,中年胖子也非常清楚,不可能在反悔了,要不然就坏了这里的规矩,别说苏炎饶不了他,即便是仙宏深来了,也会教训自己一顿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一个跑商会的小人物,能来九鼎山聚会的青年才俊,任何一位他都得罪不起,有些为难道:“他已经买了,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还没有付钱,我先给的钱!”

    奇元华的脸色不变,信心十足,淡淡道:“怎么,我还买不了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中年胖子急的浑身冒汗,言语艰难道:“可是这不太符合规矩,要不然你和这位道友说一说,别让小的难做!“

    “我让你难做了?”

    齐天华冷笑,俯视着中年胖子,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就这样和我对话?”

    “我我.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胖子浑身直冒冷汗,刚要辩解什么,紧接着他像是遭遇了镇压,整个人仿若坠入炼狱天罚当中,肥胖的身躯开始颤栗,继而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,大吼大叫!

    “不愧是奇天宗的奇元华, 略施手段,就震慑的一个不朽开始疯魔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动静吸引了不少青年才俊前来,他们有说有笑,对于中年胖子的遭遇,没有什么同情,嗤笑不断,一个小人物罢了, 即便是奇元华下手将其毙掉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中年胖子面目凄厉而又狰狞,痛快到极致,觉得元神都要炸开,即将魂飞魄散,他恐惧道:“大人饶命,饶命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机会只有一次!”

    奇元华神情冷傲,眸子散发出奇异的光束,投射出域场格局,笼罩了中年胖子的元神,已经开始主宰他的生与死!

    “你这是把我当做空气吗?”

    苏炎屈指一弹,一道神光溅射而出,飞入中年胖子的识海中,崩碎了镇压他元神的域场杀局,冷冽道:“强买强卖,真把九鼎山当做你的后花园了?”

    “呼呼.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胖子大口喘着粗气,整个人也瘫痪在地上,他如获新生,感激的目光看着苏炎,若非他,奇元华不能轻易放过自己,他的元神也会遭遇灭顶之灾!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要和我争夺此物?”

    奇元华神威凛凛,贵为奇天宗的天骄,威势很大,道:“再者说,东西我先付的钱,理当归我,我劝你不要惹我,要不然仙宏深的面子我也不给!”

    许多人惊讶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按理说,奇元华不会平白无故发难,难道这摊主卖的黑色石板,有些特殊性吗?

    有些人观望黑色石板,还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性。

    奇元华可一直盯着黑色石板观望,但是上头记载的内容太玄奥了,他根本看不透,可如此玄奥的奇门绝学,记载的内容绝非等闲,怕是关乎甚巨!

    他严重怀疑,石板之上记载的内容,很快可能是奇门九遁中的,无上遁法之一!

    奇天宗贵为奇门一脉的鼻祖势力,自然掌握奇门一脉至高无上的遁法!

    奇天宗珍藏的九重遁法并不完整,缺失了其中几种无上传承!

    如果这门遁法是其中之一,别说五百斤,就算是五万斤,甚至更高的价格,他都愿意付出!

    “哈哈,元华道兄息怒,息怒。”

    吴飞鹰走来,笑容满脸,说道:“一点小事而已,不值得大动肝火,大家都是同辈人,可别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位道友!”

    吴飞鹰巡视了苏炎数眼,觉得陌生的很,他估计八成是某个家族新晋的天才,皱眉道:“一点面子也不给元华道兄留下,是谁请你来的?”

    奇元华身份尊贵,吴飞鹰自然站在他这边,虽说九鼎山的聚会是仙宏深组织的, 不过也有不少走后门的进来了, 他不认为这个陌生的男子,是仙宏深邀请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?”苏炎平静回应。

    吴飞鹰皱眉,逼向前去,他的身材很是魁梧,高过苏炎一头,带着强大的压迫感,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势,道:“我说,你的脾气也不小,不知道奇元华什么身份吗?劝你别招惹他,当心惹祸上身,我看这样吧,我给你三百块仙道石,这事情了了,如何?”

    三百块仙道石,不大也不小,可为了结交奇元华,吴飞鹰也没有迟疑,直接拿出一个仙道石袋子,要扔给苏炎。

    苏炎未曾言语,抬起手,捏住了黑色石板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奇元华的瞳孔爆射寒光,动了真怒,此物他势在必得,可是苏炎倒好,直接收入囊中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吴飞鹰的脸色也怒变,这是不给自己面子了?他冷冷望着苏炎,说道:“五百斤仙道石,能不能了?”
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人热议,心想着苏炎会低头。

    他们也纯属看热闹,不嫌事大,等着看苏炎出洋相。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是吧?”苏炎的冷眸看了看吴飞鹰,失笑道:“你以为你很牛逼吗?是这里的王者?谁都要给你面子?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奇元华的双目绽放杀光,直接逼向前去。

    不过吴飞鹰更是暴怒,拦住了奇元华,说道:“元华道兄,我吴飞鹰在九鼎洲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,这小子不给你面子,就是不给我吴飞鹰面子!”

    说完,吴飞鹰大步逼向了苏炎,怒道:“小子,敬酒不吃吃罚酒,这是你自找的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九鼎山之外,凶悍气息爆发,一头体型巨大的大鹏鸟,豁然睁开犀利的瞳孔,割裂了虚空。

    鹏鸟展翅,一瞬间,开裂天地,横击而来!

    “不过你还没有资格让我动武,我的坐骑代表我,镇压了你!”

    吴飞鹰冷酷如神魔,一头大鹏鸟盘踞在了吴飞鹰的背后。

    许多人心惊,没想到吴飞鹰直接下手了。

    甚至以坐骑扑杀,很明显在无视苏炎,折辱苏炎。。
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大鹏鸟展翅,浑身金光大盛,冰冷的金色瞳孔盯着苏炎,也刹那间横击而来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虚空都被碾压的爆碎,大鹏鸟的气息极端凛冽,大爪子也跟着探下,抓裂天穹,动辄都能擒拿不朽巅峰的强者!

    “这小子要倒霉了,看起来陌生的很,不知道来自于哪一个势力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好像还没有同伴,吴飞鹰的大鹏鸟可不弱,一旦擒住了他,这小子非死即伤!”

    围观者议论纷纷,看到鹏鸟体型巨大,遮天蔽日,一双黄金爪子,已经向着苏炎擒拿而来!

    然而,一缕缕至强的气息弥漫,压盖的许多人都在颤栗!

    苏炎虽然沉寂不动,但是他的天灵盖喷出一道精血,宛若巡天的苍宇真龙,撕裂了天穹,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!

    这一道黄金气血,打穿了天地,充满了可怕的力量,动辄可以镇压诸王。

    大鹏鸟疯狂挣扎,它被气血淹没,双翅展动,身躯发光,炽盛燃烧。

    但是任由大鹏鸟再强悍,苏炎天灵盖喷薄的气血,宛若先天神精,于天地时空交融,越发的怖人了!

    最终这鹏鸟被碾压的颤栗,庞大的体型都在急速缩小,很快化作一头黄金小鸟,被气血之光镇压。

    鹏鸟哀鸣,浑身凶气溃散,折服在苏炎面前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吓傻了,一头黄金小鸟,站在苏炎的肩头之上,这....这是被降服了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火爆到极致,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诸多强族的明珠,眼绽异彩,直勾勾望着苏炎,倾慕之意,毫不掩饰,胆子很大!

    “你.....你!”

    吴飞鹰都要疯掉,指着苏炎,竭斯底里的咆哮:“你敢辱我,你敢辱我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刹那间,站在苏炎肩头上的黄金小鸟,横击吴飞鹰!

    让世人惊颤的是,大鹏鸟强盛了一大截,被赋予了无上战力,打的苍宇沸腾,日月无光!

    群雄惊叹,他们真的被镇住了。

    苏炎的手段太霸道,以吴飞鹰的坐骑,反击吴飞鹰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被苏炎收服的大鹏鸟强大绝伦,骤然是吴飞鹰战力超绝,可依旧被大鹏鸟横击的肉身乱颤,口鼻直窜血,都要进行爆裂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吴飞鹰真的要疯掉,奇耻大辱啊,他从未受到过如此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苏炎一个健步冲向前路,抬起脚,直接将其脚底下!

    苏炎是何等神勇,一个吴飞鹰算得了什么?任由他战力在强大,苏炎的脚掌宛若擎天巨柱,弥漫着踩踏诸天的精气神,直接将他踩在血泊中!

    吴飞鹰痛哀嚎,骨头都断裂了十几块,低吼道:“你 给我松开,松开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神情冰冷,脚掌用力。

    许多人发憷,心惊胆寒,这可是吴飞鹰,可是苏炎不顾后果,还在继续碾压,到底是什么来历?吴家的面子也不给?难道来自于强盛的仙门道统!

    “这是.....”

    此刻,仙宏深下山,有随从上山禀告有人在争斗,当他看到眼前的画面,脸色顿时一寒,怒道:“吴飞鹰,我的顾客你也敢招惹,你的胆子可真不小!”

    吴飞鹰心中惊恐,他真的是仙宏深邀请而来的,他的贵客绝非等闲之辈!

    “道友,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可是此次盛会,不宜动手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仙宏深又对苏炎说了一句,还瞪了一眼奇元华,事情他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此人惹我在先!”

    苏炎冷声道:“若是寻常早就是一具尸体了,不过道兄既然说话了,就饶他一命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脚掌收回,他的目光盯着凄惨的吴飞鹰,道:“算你小子走运,你现在给我赔罪,一直到我满意为止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