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鼎府至宝!

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鼎府至宝!

    四周的围观者瞠目结舌,他们大气不敢喘,苏炎的霸气再一次镇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说起来,若非这里不是九鼎山,吴飞鹰八成小命难保,他们的实力悬殊太大了,吴飞鹰也将苏炎得罪的死死的,之前还用钱砸他。

    可惜砸错了人,踢到一个狠渣子身上,现在他被苏炎给暴打一顿,也被人同情他,都是自找的。

    不过从此以后,吴飞鹰怕是要完了,颜面扫地,在年轻一代的威望,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奇元华的脸色极为难看,没想到仙宏深帮着苏炎说话,这家伙该不会是一位虚仙吧?

    可是奇门遁法他势在必得,若是黑色石板记载的内容,真的是九盾中的任何一种,都是足够轰动群族的大事件!

    奇天宗,也掌握奇门九盾中的八种遁法,传说中九盾汇聚,就是无上杀伐大术,可比肩任何史上大神通!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八种遁法交融,也足以演化出绝世杀伐秘术,一旦引动天地格局,足以镇杀强敌!

    现如今,在这里遇到疑似九盾中的一个,奇元华岂能放弃,说不定是群族唯一缺少的一种遁法,如果真的是,这对于他们的群族来说,是天大的消息!

    “我的东西,谁也夺不走。”

    奇元华压下心中的杀念,这里毕竟是九鼎山,虽说九鼎山无人管辖,可谁都清楚,暗中掌握九鼎山的势力,是仙族,他必须要给仙宏深面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,吴飞鹰的伤势那么严重,能不能暂熄怒火。”

    这时间,吴琪丽款款走来,雪白的肌肤流光溢彩,玉腿修长,气质尊贵,巴掌大的瓜子脸上,闪现出楚楚动人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本就美丽绝色,是九鼎洲排名前三的丽人,露出这般表情,场中的男子都心跳加速,这位当真魅惑天然,怪不得能被通天少主相中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看?”

    仙宏深笑了,她知道吴琪丽, 通天少主可一想将他的女人视作禁脔,极少有人胆敢招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仙宏深道兄。”

    苏炎大笑道:“你的面子,可比不上吴琪丽小姐的面子,既然小姐都发话了,这事情就算是了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道友。”

    吴琪丽顿时容光焕发,倍感骄傲,毕竟苏炎刚才显露出的战力,足以尊定他在这里的地位,眼下给了自己这么大的面子,吴琪丽也分外得意。

    仙宏深也笑容满脸,苏炎也给足了自己面子, 毕竟他是一位年轻虚仙,不是常人可以比肩的!

    很快,吴飞鹰被他的手下搀扶起来,他又羞又怒,心中尽是怨毒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颜面扫地,都很难在同代立足,心中的恶气岂能轻易吞咽下去,甚至关键时刻,还是吴琪丽站出来说情,才让苏炎罢手,这更让他感到丢人!

    “混账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吴飞鹰在心中愤吼,双拳紧握。

    原本汇聚在吴飞鹰身边的青年才俊,少了一些,许多青年才俊走向了苏炎,甚至连一些强族的明珠都含笑走来,妙语连珠,很是动听。

    苏炎顿时成为九鼎山炙手可热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未曾急于动手,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九鼎山的情况,甚至苏炎隐晦发现,九鼎山山巅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奇元华,那东西到底是什么?惹得你大动干戈?”

    此刻,仙宏深走向了奇元华,好奇问道:“这位可是我的贵客, 甚至还是一位年轻的虚仙,你可不要乱来了!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奇元华不可能泄露关乎黑色石板的来历,不过一位年轻虚仙他也不在乎,如若可以得到黑色石板,家族必然会重赏自己,哪怕是苏炎来自仙门道统,他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奇天宗也不是一般的势力,当年和仙族联手灭掉了天庭分部,在不朽天域享有崇高地位。

    “年轻虚仙!”

    很快,这件事传出来,引起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许多强族明珠都心惊,对苏炎的态度越发的热情,一位年轻虚仙的含金量太惊人了,更多的人想要弄清楚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但是苏炎深藏不漏,未曾详细说明自己的来历。

    仙宏深也不着急,此次聚会足有三五日,有的是机会长谈。

    “仙宏深,听说仙族在九鼎山,汇聚了昔日锻造九州天鼎残余的炉火,准备熬练一宗至宝,不知道我等是否有幸一睹风景!”

    此刻,吴琪丽的秋水眼眸看向仙宏深,巴掌大的脸颊雪白晶莹,颜容如玉。

    “残余的炉火?难道是?”苏炎心中惊异。

    这里汇聚的年轻天骄,也都竖起耳朵,他们以前听到过小道消息,可是也无法去证实真假。

    这九鼎山,堪称九鼎洲第一山。

    可是九鼎山不太适合修行,甚至天地精华也谈不上太旺盛,不过根据传闻,仙族在很多年,就重新开启当年九州天鼎孕育之地,准备锻造出一宗稀世至宝!

    毕竟,这里孕育过天庭镇压气运的最强至宝,即便是残余的能量在配合天地精华滋养,八成可以锤炼成了不得的至宝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仙宏深笑道:“如若诸位感兴趣,现在就可以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陆陆续续朝着山巅靠近,九鼎山很大,山巅更是宏伟壮观,这里也修炼了不少道宫和住所,不过人员稀少,都是一些奴仆和杂役。

    一行人穿越这片道场,临近深处,许多人惊异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的天地精华格外浓郁,但是蕴含着极为沉重的压迫,就宛若金属能量在时空中流淌。

    “好神异的世界!”

    苏炎动容,奇妙之地,持续深入,金属能量越发的恐怖,宛若汪洋怒海在翻腾!

    许多人扛不住,半路上退走了。

    仅有几十人坚持住,来到了最深处,苏炎不得不感叹,太壮观了!

    奇异之地,于天域时空接轨。

    仿若踏上了星海,这天地交汇之地,形似一宗巨大的鼎,沉浮在天地之间,浑厚如渊,动辄都能压塌日月长河!

    这是罕见的鼎府,宛若一宗天然的大杀器!

    残鼎在震动,都要控制不住飞出去,砸向鼎府之内。

    苏炎心潮澎湃,难道坏掉的九州天鼎,真的可以借助这神妙之地,开始重塑吗?

    “里面有人!”

    奇元华眼力高深,洞察到洞府之内,若隐若现有气息恐怖的强者显化,因为有鼎府隔绝, 他们极难看清楚内部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道兄,该不会是仙族的老祖,在当中熬练至宝吧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仙宏深笑道:“那倒不是,九鼎山的鼎府,我仙族掌握的时间很长了,数万年前鼎府汇聚的精华足够,我族强者便是决定开炉锤炼至宝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算一算,也有三万年了,在鼎府中的长老也换了十几位。“

    他的话,对吴琪丽他们的震动很大,三万多年了,竟然还没有锤炼完毕。

    仙族到底在熬练什么层次的至宝?简直是不可思议!

    苏炎都一阵口干舌燥,三万年,这仙族该不会在锻造最强至宝吧?

    什么是最强至宝,能和帝器抗衡的无上仙珍,属于仙门道统镇压气运的超级大杀器!

    “据说,多年前炎皇组织偷袭九鼎山,欲要谋夺当中锤炼的至宝,但是失败了。”此刻,吴琪丽开口,对于一些内情,知晓的极多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仙宏深冷笑道:“就是有些可笑,这里是什么地方?虽然没有我族老祖镇守,但是九鼎山的鼎府,自成一界,岂能轻易攻破,这些天庭余孽,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!”

    “道兄,近些日子少年魔王的名头很大,不知道仙族找到他的踪迹没有?”有人在旁边追问。

    “估计应该快了!”仙宏深冷声道:“一个小杂鱼不足为虑,只会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,根本不值一提,我曾经放话就在九鼎山等着他,可惜他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道兄神威在外,谁人不知你的强大程度,如若少年魔王胆敢来九鼎山,就是来送人头的!”有人失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仙宏深也仰头大笑;“小余孽罢了,何足挂齿,即便是炎皇组织,是十大通缉犯前五的存在,又能如何?胆敢在外界光明长大行走吗?也只是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丑事罢了!”

    苏炎的心神沉寂下来,炎皇组织,是天庭一脉创造的?

    他感到难以置信, 曾经他和炎皇组织太接近了,可是他根本不知道炎皇组织的跟脚。

    这事情算不上太大的秘密,当然也没有广泛流传,一些人清楚的很,炎皇组织的开创者,就是天庭一脉的强者。

    苏炎心绪难平!

    最终,他的目光关注鼎府世界,此地的格局域场,实属强盛。

    苏炎强行压制心中的杀念,他出手的机会仅有一次,必须要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诸位道友远道而来,路途奔波,眼看时间也不早了,我为大家都安排了住所,今日先歇息,明日再聚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陆陆续续离开了.....

    本来苏炎准备斩掉仙宏深就走,可是鼎府藏宝,必须要谋划一二,他不准备立刻行动,先摸清楚这里的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苏炎前往了住所.....

    黑暗中,一双阴森的目光盯着苏炎,冷冽道:“奇门一脉的东西,可不是那么好拿走的,我倒要看一看,你这个虚仙,有几斤几两重!”

    奇元华心中杀念起伏,怎能甘心就这样放弃。

    虽说这事情足够让群族强者出面,不过这样一来,功劳可不全是他的了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