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定魂针

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定魂针

    漫天烈火滚滚,温度炽烈。

    这五位年轻修士不过是不朽境巅峰境界,岂能扛得住九天天火扇的威能,九重天火熔炼,连真仙肉壳都能活生生烧塌,更何况他们。

    “啊.....救我,元华道兄救我.....”

    五大强者凄厉惨叫,他们变成了人形火炬,在地上打滚,痛苦哀嚎,焦黑的肉身都开始塌裂,生命气息迅速干枯,很快了无生息,灵魂都被烧得粉碎!

     “你好狠,好狠......”

    吴飞鹰双腿一阵发软,他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,可是苏炎这种狠人,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这五位年轻修士也皆是来自于九鼎洲各大强族,苏炎没有顾忌他们的来历,直接以大杀器除掉。

    “别慌,给我沉住气!”

    奇元华神情冰冷,他还不至于被吓住,甚至苏炎刚出手就祭出了大杀器,反而让奇元华惊喜,说明苏炎的手段并不算的上高强,他冷笑道:“仙道宝物,你我都有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闪烁冷冽光泽,天庭废墟的惨状至今还历历在目,甚至当年若非奇天宗的奇门宗师出手,他们也很难破开天庭的域场格局。

    说其原因,若非奇天宗鼎力相助,仙族想要覆灭九鼎洲的天庭分部,这根本就不可能!

    这血海深仇,压在苏炎的心中,现如今禁不住爆发,浑身怒血都在沸涌,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还想斩掉我不成,你的宝扇虽然强,可是以你的能量,也很难长时间维持宝扇的威能!”

    奇元华的双目盯着九天天火扇,信心十足道:“想要比拼仙道秘宝,你还不够资格和我奇天宗较量!”

    “你的废话可真够多的!”

    苏炎冲向奇元华,来到了近前,浑身神光大盛,照亮了整片夜空,执掌的九天天火扇蠢蠢欲动,有炽烈火光开始喷涌!

    “看我如何镇压你,让你输掉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奇元华的大手猛的探出,掌心悬浮一宗宝鼎,三足两耳,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这宗九州天鼎的仿品,镇在这里,压制的寸寸时空都在颤栗,连同整片被阵法封印的时空都开始扭曲,要被压塌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古老的天鼎,弥漫出九重仙道之光,也如同九大模糊的宇宙星空,延伸而出,镇压整片时空!

    “镇压!”

    奇元华催动天鼎仿品,接连九重仙道之光倾覆而下,宛若九大登仙路,诞生出浩瀚的神威,一重接着一重,铺天盖地朝着苏炎进行镇压!

    强横如苏炎,这一刻都窒息!

    这天鼎的仿品当真不是一般的货色,九重仙道神力一旦打过来,一个照面他的战体都会被镇压住。

    毕竟这座鼎,可是昔日天庭一脉强者执掌的,蕴含九重仙道密纹图,层层叠加,即便是真仙强者遭遇,也极难破开天鼎仿品的压制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宝物,不愧是真仙境巅峰宝物,这可是九州天鼎的仿品,主镇压,只要将他镇压,我以定魂针灭之,定能除掉他!”

    吴飞鹰都被宝鼎散发的惊世压力,影响的肉身颤栗,像是背负万古青天,难以动弹,毕竟这只不过是鼎威的影响力而已,可想而知苏炎到底遭遇了多强的压力!

    苏炎显得格外弱小,要被这浩瀚的仙道鼎威,压爆成烂泥。

    然而,当着漫天鼎威,打向苏炎的瞬间,就如同泥牛入海,翻不出任何风浪出来。

    奇元华的身躯僵硬住了,脸色有些不正常,自从得到九州天鼎,日益祭炼,已经可以运转自如了,他确信即使是真仙遭遇,也会倍感压力,战力大损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什么情况?

    漫天浩瀚的仙道之光,骤然之间,消失的无影无踪!

    “没道理啊.....”

    奇元华的脸色阴沉,接连复活九州天鼎,要打出惊世神威,可是任由宝鼎震落下来的气息在强盛,在触碰苏炎的时刻,全部诡异的消失掉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奇元华狂怒,他根本看不到是残鼎吞掉了九州天鼎的能量物质,青铜残鼎流光溢彩,仿若一座仙鼎在发光,不断吸收它的仿品能量,去滋养自身的损耗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残鼎被苏炎祭出,看似千疮百孔的青铜残鼎,实则蕴含着恐怖破坏力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奇元华在拍卖会砸出大价钱,购买的九州天鼎仿品,直接被残鼎撞击的塌裂了,甚至鼎流淌的能量精华,也被九州天鼎吞噬的一干二净!

    虽说,残鼎没有太过惊人的进化,但是苏炎发现它涌现出一丝神力,像是干枯的大沙漠,焕发了少许的生机,有些恐怖和渗人,充满了令人惶恐的无上镇压!

    苏炎心绪激荡,它果真是九州天鼎,他果真还有希望复原!

    “我的宝鼎!”

    奇元华气得浑身乱颤,失控咆哮:“你毁了我的至宝,混账!”

    奇元华气得心肺都要炸开,这东西花费了他所有身家,甚至也少不了家族长老的支持,可是在他手上还没有焐热,就被苏炎给毁掉了!

    “看来还要多谢你,让我直接印证,残鼎的来历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底闪出喜色,他直接抬起手掌,向着奇元华打来了,招式很平静,实则蕴含惊天动地的毁灭力量!

    奇元华被惊住,不过他也不是凡人,血肉绽放神圣光泽,且有繁奥的符号在血肉中呈现而出,散发出极为凶悍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这是奇天宗的绝学,天地真身,以特殊的秘法在血肉中演化域场格局,对天地大势的掌握越深,引动的能量波动就越发的恐怖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奇元华的身躯自主呼吸,汇聚了天地神能,连同这片时空都随之燃烧了,且他的手掌都银白,打向苏炎!

    可是苏炎是何等神勇,已然是虚仙境,在加上破开地府种魔,一部分血统能量加持肉身,从而导致现在的苏炎,强大鼎身,罕有人可以与之匹敌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个手掌打在一起,一道道惊雷之音,在虚空中炸开了!

    “天地真身,助我杀敌!”

    奇元华嘶啸,肉身燃烧,符文满天,景象看起来相当惊人,囊括了滚滚能量潮汐,再一次加持银色手掌的力量,朝着苏炎铺天盖地打来!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奇元华的战力极强,银色手掌巨大,掌心流淌的能量,浩瀚的状若银河落地,毁灭力量十足。

    可是任他奇元华法力滔天,苏炎依旧力破万法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炸开,声势震动高空,苏炎的手掌金黄炽盛,流淌的气息让虚空都崩开了,再一次打过来了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神魔般的天力下沉,势如破竹,打的他的银色手掌直接崩开,甚至连同他的整个臂膀都在塌裂!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苏炎话语冰冷,杀到他近前,再一次抬起大手,要覆灭奇元华。

    奇元华披散的发丝乱舞,他倒是冷静,迅速爆退,吼道:“他不是一般的虚仙,很可能掌握惊世炼体术,肉身太强悍,立刻祭出你族的至宝,将他的元神给镇杀!”

    吴飞鹰已经吓得六神无主,只想着逃走,不想再去招惹苏炎了。

    强大的奇元华,连苏炎一掌都扛不住,如何镇压?

    可是苏炎已经杀来了,自身散发的气息都笼罩了吴飞鹰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逼我的,定魂针,给我击杀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吴飞鹰的衣袖中,飞出一道黑色定魂针。

    仅有三寸长的定魂针,却弥漫着可怕的灵魂镇杀之力,这是吴家的仙道至宝,贵重无比,专门击杀强者的元神,即使是巅峰真仙被定魂针给镇住,也会被直接洞穿!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微变,定魂针飞来的瞬间,他的额骨都要塌裂,识海中盘踞的元神遭遇致命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吼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猛的发出一声大吼,口鼻喷薄出茫茫波纹,成片成片咆哮而出,整个天地都被他吼碎了!

    漫天黄金波纹如海,汹涌奔腾,冲向吴飞鹰!

    吴飞鹰颤栗,口鼻窜血,肉身乱颤,都要被苏炎给活生生吼死。

    且他的灵魂也跟着颤抖,魂体要崩溃,主导的定魂针也失去了坐标,要跌落下来!

    “开杀阵,给我镇压!”

    奇元华倒是能沉得住气,直插在住所周边的十八战旗,骤然间化作血色,激荡出汹涌肃杀之气!

    十八口阵旗,自主舞动起来,喷涌出一道接着一道血光,直冲霄汉,宛若十八头恶龙横空,嘶啸连天,散发的凶恶气息,都要淹没整个九鼎山!

    “是谁,在九鼎山动武?”

    整个九鼎山大乱,各族青年才俊纷纷冲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十八口阵旗已经爆发到极限状态,钻出来十八龙恶龙,锁住了整个住所,且十八头恶龙冲击而来,体型巨大,围绕着苏炎转动,要将其锁住!

    “混账,奇元华你好大的狗胆!”

    仙宏深气坏了,脸色铁青,低吼道:“快去阻止他,这个疯子,敢在九鼎山动武,混账至极!”

    仙青山苦笑道:“这下麻烦了,这是恶龙阵,即便是我出手,都很难短时间镇压!“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随即,仙青山勃然大怒,说道:“大事不好,是吴家的定魂针,他们要绝杀了这位年轻虚仙,这下坏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定魂针?”

    仙宏深怒不可歇,也看到被十八头恶龙锁住的身影,在遭遇定魂针的绝杀,一旦洞穿他的额骨,苏炎的元神必然会烟消云散!

    漫天血光滚滚,恶龙嘶啸,景象滔天!

    天地都炸开了,十八口阵旗舞动血色风暴,三寸定魂针,也即将钉死苏炎的元神。

    瞬息间,苏炎怒了!

    一双瞳孔燃烧,宛若焚尽了上苍,开阖之间眸光流淌,十八头恶龙都被禁锢住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天盾之眼发光,禁锢世界,使得天地乾坤如同磨盘,在转动,在移位!

    十八头恶龙也随着苏炎转动,恶龙阵被苏炎掌控。

    苏炎的大手攥住十八头血色恶龙,神目如电,挥动臂膀,十八头恶龙嘶啸,凶恶气息滚滚,轰向了吴飞鹰!

    “啊.......”

    吴飞鹰惨叫,半截身躯都崩溃了,整个人血肉模糊,横飞出去,砸塌了一座殿堂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