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乾坤镯!

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乾坤镯!

    四周鸦雀无声,强大的仙族虚仙,以霸天手镇压苏炎。

    但是结果呢?

    同代交手,仙宏深重创,整个臂膀都炸开了,血流了一地,几乎惨败收场。

    但是苏炎,自始至终都相当的神秘,可以说深藏不漏,谁也不知道他的极限战力,到底处于什么层次!

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仙宏深的言语阴森,并没有感到气馁,也没有任何沮丧,双目盯着苏炎,他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来九鼎山参加聚会,就是为了杀自己!

    这让仙宏深惊怒交加,他是什么存在?仙族的年轻虚仙,何惧天下同代强者!

    可是现在有人告诉他,有人盯上了自己,要将其猎杀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人,还光明正大站在九鼎山之上,这简直就是对仙宏深最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宏深难道敌不过他,难道他是一位绝顶虚仙?”

    仙青山骇然失色,瞬间就冲了过来,抬起大手打向苏炎。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然而,仙宏深抬起独臂,阻挡住了仙青山,他的身影拔地而起,冲向了天穹之巅,怒道:“不用你出手,叶青想杀我是吧?我仙宏深的命,倒要看一看,你能不能取走!”

    震怒中的仙宏深,气息完全变了!

    血脉运转的瞬间,似乎无敌者的血统在释放,绽放出璀璨仙辉,遍布仙宏深的整个肉壳,促使着他气息强盛起来!

    仙宏深的肉身变了,元神,肉壳,血脉,同时间交融,融为一体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仰天怒啸,气息无限攀登,像是化作一位真仙,炸开的手臂开始重新生长,从臂膀,到小臂,一直到长出手腕,甚至要重塑手掌!

    “这是仙血不灭术。”

    围观者心惊,仙族的镇族秘术,威名远播,传说即便是战体炸开,都可以依靠仙血不灭术进行重塑,此乃盖世秘术,震古烁今。

    仙宏深的血统自然极强,更何况现在全面爆发,解开了一切封印,气息处于鼎盛状态,满头披散的长发都在乱舞,道:“过来吧,我毙了你!”

    漫天能量如狂潮在肆掠,天地黯淡无光,如一位真仙在这里觉醒。

    整个九鼎山之上,唯有仙宏深法力滔天,焕发虚仙之力,足以镇压同代诸王!

    “鬼叫什么?想死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骤然这天地间衍生的压力,排山倒海般的镇压苏炎,可苏炎又何惧,身影拔地而起,犹如一颗彗星,轰隆一下子震开了漫天能量狂潮,横击仙宏深!

    沿途中,苏炎的气息无限狂飙,血肉在发光,璀璨通灵,宛若天地神胎诞生了!

    瞬息间,天塌地裂,鬼哭神嚎,天地间景象大变!

    “他难道是绝顶虚仙?”

    人们骇然失色,苏炎爆发的太突然了,拔地而起,杀到仙宏深近前的瞬间,这很怖人,隐约都压盖了仙宏深的锋芒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仙宏深怒吼,挥动拳头轰击苏炎!

    苏炎同样挥拳,打向了仙宏深!

    两大虚仙巅峰状态交锋,双拳撞击,宛若天鼓在鸣动,传递出来的音波,震天动地!

    许多人都站立不稳,脚步蹬蹬后退,他们都惊骇欲绝,这就是虚仙吗?战斗力太惊世,焕发出滔天能量风暴,肆掠在天地之间,摧毁了一切!

    甚至,有人看到血光在绽放,毫无疑问有人再一次负伤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很难看清楚到底是谁负伤了,两大强者交锋形成了巨大的能量域场,且朝着远方世界开始蔓延,逼的群雄再一次退后。

    他们心惊肉跳,站在远方世界,观望两大虚仙的交锋!

    拳芒还在释放,两大强者杀在一起,在星空之下,一拳接着一拳轰杀彼此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最终大吼,满头黑色长发长发披散,招式大开大合,向前进行镇压。

    苏炎的战力是何等霸道,举手抬足间,攻伐力盖世无双,接连三拳爆发,轰击虚空染红了血液,仙宏深刚长出来的臂膀,再一次炸开了!

    “混账.....”

    仙宏深愤怒,肉身较量他败得太惨,虽然都是虚仙,都站在人道合一境界,可苏炎的拳势,足以轰塌他的虚仙之躯!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苏炎追击上去,挥动拳头再一次打向退避的仙宏深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

    仙宏深发出残冷的笑声:“我岂会逃?我最强状态并非肉身,我仙族也有盖世秘术仙体术,不过我仙宏深未曾修行,你的肉身的确很强,可想要镇压我。你想得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仙宏深整体神光大盛,浑身的毛孔仿若化作了洞天,喷吐的时刻,四野轰鸣,竟然发出了地动山摇之音!

    天地之间滚滚能量精华, 贯穿到仙宏深的体魄中,刺激出一个宝藏世界在沸腾,他的肉身中爆涌而出炽盛光芒,撕裂了虚空。

    “这是,仙族的绝顶天功,仙炉经文!”

    场中的人失色,看到了一口巨大的仙炉,从仙宏深的背后浮现,洒落下来漫天符文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炉子夺天地造化,将天地都熔炼了,整个山巅的空间都化作大黑洞,唯有他仙宏深璀璨滔天!

    “镇压!”

    仙宏深冷喝,整个身躯连同背后的仙炉同时间爆发,一瞬间,宏伟气息弥漫,他连同仙炉在放大,很快化作镇压天地的巨型熔炉!

    漫天都是诵经音,充满了熔炼世间生命的伟力,镇住了苏炎,促使着他的身影在模糊,要被巨型熔炉给一同熔炼掉!

    苏炎都感到了威胁,不灭体都要复活!

    可是他压制住了不灭体!

    苏炎的一双瞳孔炽盛起来,他天盾之眼洞察熔炉世界,不得不说,仙族的绝顶天功极端强大,封天绝地,极难找出破绽出来!

    “没用的,任你肉身在强,也扛不住仙炉术的熔炼!”

    仙宏深冷笑,巨型炉子在转动,熔炼天地生命,连同苏炎强大的体魄,都要开始熔炼!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仙宏深的道法能量,贯穿到苏炎肉壳中的时刻......

    他感到了惊慌,宛若触动了上苍,触动了禁忌!

    苏炎模糊的肉身炽盛起来,一股大道能量流转的瞬间,九鼎山之巅所有的人都胆寒了!

    众生心惊胆寒,发生了什么?又是什么盖世天功运转,压制了整个仙炉暗淡下来! 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经文?”

    仙宏深头皮发麻,他的灵魂都一阵悸动,听到了诵经音,宏大绝世,铺天盖地镇压而来,压制了仙宏深的道法能量,让他的战力大损!

    人们感到心颤,仙宏深被压制了,仙炉术也被克制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当那个人逼来的瞬间,恐怖气息绽放,天穹都被撕裂了,宛若一头凶龙出闸,翻腾出令人心颤的气机,打的仙宏深的身躯巨颤。

    浓郁的血光也随之绽放,这不得不让人惊颤了,仙宏深又败掉了,甚至苏炎还是深藏不漏,人们难以洞察他的极限战力有多强!

     “你是谁?修行的天功怎会这么离谱,可以压制我的道法!”

    仙宏深的肉身染血,脸色难看,这个敌人深不可测,无论肉身还是道行都相当惊人,他难以匹敌。

    “经文是不错,可惜你没有修炼到家。”

    苏炎微微摇头,道:“仙族的虚仙,你的战力仅有这点吗?”

    这一战,让苏炎极为失望,他未曾激活自身最强战力,痛痛快快打一场。

    “别得意的太早。”

    仙宏深的脸色铁青,怒斥道:“我自有斩你的手段!”

    瞬间,苏炎心生警觉,急速退避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,这是一宗铮亮的镯子从天而降,银白炽盛,宛若镇压了星空,且刹那间放大,简直要囊括整个九鼎山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至宝!”

    世人原本以为仙宏深要惨败,可是银色镯子从天而降,肉眼几乎看不到的速度,锁住了苏炎!

    “乾坤镯!”

    有人大叫:“这是传说中的乾坤镯,一旦祭出,只要威能足够强,可以锁住任何强者,仙宏深真的是身受仙族强者关照,连乾坤镯这种罕见的至宝,都赐给他了!

    “什么?这就是乾坤镯!”

    “以乾坤石料熬练而成的乾坤镯,乾坤石料可是无限逼近最强宝料的稀世至宝料!”

    场面轰动,这东西属于奇珍异宝,和九天天火扇的规格差不多,不能去仙道领域宝物去衡量它的价值。这类奇珍异宝的成长空间都极为惊人。

    银白炽盛的镯子,锁住苏炎的腰部,且流淌出阵阵乾坤密力,封锁住苏炎的肉身!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苏炎猛力挣扎, 想要撼动乾坤镯。

    但是这东西太坚硬了,且绽放乾坤之力,锁住苏炎的肉身,他挣扎的越是猛烈,乾坤镯绽放的锁乾坤之力,就越发的恐怖!

    苏炎的腰部都要勒出一个血痕,可见乾坤镯的变态程度!

    “这可是真仙熬练的至宝,任你法力滔天,你也挣脱不了束缚!”

    仙宏深怒笑,即便是苏炎是一位真仙,想要破开乾坤镯的封锁也极为困难,这可是他的护身至宝,身为仙族的虚仙,怎能没有强大的杀手锏镇守!

    “小子你完了,先镇压了你,在看一看你到底是什么来头!”

    仙宏深猛扑而来,抬起大手,打向苏炎的头颅!

    “吼......”

    一瞬间,苏炎仰天长啸,人体中荡漾出恐怖波动,猛力挣扎,震的乾坤镯都在颤鸣!

    可即使是苏炎的肉壳在霸道,也极难将乾坤镯给撕裂,这可是以乾坤石料熬练而成的奇珍异宝!

    “没用的,我说了,你完了!”

    仙宏深冷笑:“你越强,我的收获.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,他的话语根本未说完,苏炎的瞳孔荡漾出无比璀璨的光辉,投射出的眸光,让广袤的星空瞬间随之起伏,诸天大星都随之一起开始浩荡!

    骤然被乾坤镯镇住了肉身,苏炎依旧光辉万丈,把握天地星空,九天银河降落而下,地底喷薄宏伟地势之源,当交汇在一起的瞬间,形成了无上杀伐大术!

    “奇门宗师!”

    九鼎山汇聚的奇才惊骇欲绝,他们感到难以置信,这位还是一位奇门宗师,甚至直接在星空中布道,把握天地大势,演化域场格局,就仿若一方宇宙在重演!

    仙宏深变色,面对铺天盖地镇压而来的能量,他竟然没有任何立足之地,也没有任何退路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铁青,身躯猛烈颤抖,似乎和苏炎一样被乾坤镯镇压了!

    浩瀚的域场格局,直接锁住了仙宏深,使得他短时间极难动弹,任由他法力滔天,也绝不可能短时间打开这格局的镇压!

    “奇门九遁,开天眼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再次恐怖,溅射出来的光辉,宛若两大仙剑出窍,劈开了整片天穹,朝着仙宏深怒斩而来!

    “救我......”

    仙宏深难以匹敌,甚至苏炎的天目太强了,如同上苍之眼,在落下天罚杀剑,要对着自己进行审判。

    “竖子,给我住手!

    仙青山爆发了,撕裂了虚空,瞬息间冲到了苏炎近前!

    “老小子,九鼎山之行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,难道你想让我空手而归?”

    一个身影从虚无中走出,执掌诛仙剑仿品,冷声道:“或者说,你再让我劈斩一剑,我倒要看一看,这一次你能不能走运活下来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