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残鼎重塑

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残鼎重塑

    道极仙金,铸造成的至宝仙鼎,散发神圣光辉,鼎口自主缭绕出浩瀚的仙道之光,就宛若仙道汪洋在当中起伏,轰鸣,弥漫出道之极境的无上波动!

    强大如苏炎,面对这宗至宝仙鼎都窒息,这还没有彻底成型,很难想象成型的至宝仙鼎,到底强盛到什么领域当中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瞬间,残鼎撞击在至宝仙鼎之上。

    这口至宝仙鼎猛烈轰鸣, 似乎孕育出了器灵,自主抗争,整座鼎都在发光,涌动出比汪洋还要汹涌的大道光辉,统统轰击在残鼎之上!

    然而残鼎,毕竟是九州天鼎,骤然是道极仙金熬练的仙鼎在强大, 也敌不过九州天鼎。

    毕竟这座鼎,是经过长达百万年的孕育,又经历天庭的恐怖巨头联手锤炼,才最终形成的最强至宝,骤然是它现在失去了以往的价值,可是残鼎的余威犹在!

 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这座古老的鼎,最终开始觉醒,青铜残鼎发光,散发出恢弘而又古老的神威,自主转动,一声接着一声转动之音,如同宇宙磨盘在转动,接连的九声,震耳发聩!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沉寂了漫长岁月的九州天鼎,最终迎来了复苏,鼎壁之上也呈现出一片接着一片石刻图!

    石刻图有些模糊,呈现的画面皆是不同,有的如同森罗炼狱,有的如同仙家净土,有的如同剑之世界,有的仿若火海汪洋,有的万兽嘶啸......

    每一张图,都散发出亿万载岁月的沉淀感,一张张闪现古朴光辉,很快气息恐怖无边,每一张石刻图,都像是贯穿了古今未来,降临在天地间!

    像极了画卷铺展开来,谱写着宏伟盛世,蒸腾着至高无上的波动,足以镇压亿万生灵!

    强大的仙族至宝鼎,都被镇压的黯淡无光!

    “难道传说是真的,九州天鼎夺取九种精华而成,显化出来的威能,如同九大洲压在这里!”

    巨竹的话语,让苏炎发自内心的震撼,九张图,也如同呈现出九个无上造化地,拱卫着宝鼎,如同在拱卫上苍,将其衬托的至高无上!

    “这就是九州天鼎吗?”

    苏炎呢喃着,看到它越发的炽烈,散发出难以改写的密力,压制住了至宝仙鼎!

    这座鼎猛烈摇颤,鼎内喷吐旺盛炉火,一重接着一重,在朝着残鼎当中开始汇聚,毫无疑问残鼎在夺取至宝仙鼎的能量,甚至夺走内部燃烧的炉火,用来重塑己身!

    甚至苏炎发觉,鼎府都开始暗淡,内部积攒的本源能量,在迅速衰败!

    “难道九州天鼎,真的可以借机恢复?”

    苏炎心绪激荡,这宝鼎举世难求,是曾经天庭的镇族至宝,花费了长达百万年才锻造而成,现在回归母地环抱,要借机开始重塑!

    原本,残鼎之上,千疮百孔,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即便是显化出的石刻图,都残缺和断裂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鼎体之上的裂痕,在鼎府造化的洗礼下,开始一点点的被补全!

    过程谈不上太快,虽然说极为缓慢,可层层的修补,残鼎流动出来的波动,也逐步的伟岸起来......

    “快看,九州天鼎,和传说中的有些不同!”

    巨竹失色,他很清楚这座鼎极少打出神威,世人虽然评说,它的价值足以和十大最强至宝媲美。

    但是这根本得不到证实,昔日天庭辉煌,谁敢来犯?

    现如今,九州天鼎越发的伟岸了,宛若一位至高无上的大帝在出世,鼎壁之上显化出来的石刻图,也逐步的清晰,透亮,甚至以至于恐怖!

    九张石刻图,代表着九大洲!

    仿若九大洲被炼化,被打入鼎壁之上,最终形成了浓缩的至宝地,很难想象任何一张石刻图爆发到极境领域,到底具备多么逆天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当九张无上的石刻图呈现而出,九大石刻图在融合,要交汇,要合为一体!

    苏炎的头皮发紧,灵魂悸动,他扑捉到了一股伟岸的气息轰隆而来,无法无边,宏伟到极致,像是勾勒出了整个不朽天域!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鼎!”

    苏炎惊骇,感觉到了跨越岁月长河的威压,也宛若从九州天鼎之上,看到了浓缩的不朽天域。

    昔日,天庭在谋划什么?难道要锻造出一宗最强至宝!

    只不过鼎,呈现出来的画面相当的模糊了,或许九州天鼎最强的时代,都没有被锻造到这种地步出来。

    现如今呈现出来的,或许是九州天鼎未来的进化路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九州天鼎的体现,相当的匪夷所思,残缺的它吞吸了大量的能量精华,鼎府世界都暗淡,甚至仙族的至宝仙鼎,也发出阵阵哀鸣之音。

    巨竹感到惋惜,这宗至宝要毁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可以复苏九州天鼎的神威,这些根本不算什么,反正也不是自己的,毁掉了也不会心疼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最终,至宝仙鼎黯淡无光,都有些裂痕浮现,失去了所有神奇色彩,变得很普通。

    苏炎走过去,探出手掌,抚摸着至宝鼎,虽说宝鼎失去了价值,但是他能感应到,道极仙金还存在不少的威能!

    他直接抬起手,将整个至宝仙鼎拔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重。”

    苏炎惊异,这口鼎算是废掉了,但是上头许多材料举世难求,苏炎直接将其收入时空宝物当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修补不少的残鼎,也隐约要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“九州天鼎,修补了大概三分之二!”

    苏炎惊喜,鼎中还盛放着大量的魔鬼雾,只不过当苏炎再一次掌握残鼎,他有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!

    “我似乎,可以催动它?”

    苏炎心中惊喜,他聚精会神盯着残鼎,体内的气息也释放,贯穿到残鼎当中!

    几乎一瞬间,苏炎的战体暗淡,虚弱无力,像是被抽干了生命精华!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头大,如此海量的能量,都没能激活残鼎,这到底需要多少神力才能催动它?

    “苏炎,你的修行不到仙道境,休想催动它。”

    巨竹说道:“或者,他依靠天地格局,囊括海量能量打入残鼎中,有资格将其复活,到时候威能多半吓死人,巅峰真仙一个照面都能直接打爆,若是你战力足够,可震死大罗真仙!”

    这可是一宗超级大杀器,虽然未曾修补完毕,可只要苏炎的神力持续高深,迟早就爆发出九州天鼎的神威出来。

    苏炎猛的张开嘴巴,将残鼎吞入腹中!

    鼎,坐落在他的生命之源之上,如若苏炎遭遇生死危机,直接祭出九州天鼎,必然是镇压大人物的超级大杀器!

    “走了, 离开这里,耽误的时间已经够长了,仙族的强者快杀来了!”

    鼎府的暗淡,刺激的仙族真仙狂怒,尝试打开鼎府,可惜他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鼎府唯一的路被苏炎封死了,这位真仙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何鼎府会暗淡?

    “为何还没来!”

    重创的仙康宁嘶啸,时间过去两个时辰了,可仙族的强者还是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他们担心鼎府发生大变!

    其实这位巅峰真仙还能稳得住,虽说苏炎进入了鼎府,且抹平了通往内部的通道。

    可重要的是,苏炎怎么离开?岂不是瓮中捉鳖?

    总之,九鼎山里里外外被全面封印,这位巅峰真仙足足施展了上百重封印,他发誓一只蚂蚁都飞不出去,只要等待仙族强者到来,打开鼎府,绝对可以活捉苏炎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最终,远方的世界,一大批强者冲来!

    “老祖也来了!”

    仙康宁激动,他看到了仙长河降临九鼎山。

    仙长河可是为了缉拿苏炎,才一直留在九鼎洲,但是万万没有想到,九鼎山发生了意外!

    “谁,谁干的!”

    仙长河看到九鼎山血流长河的画面,他暴怒了,谁敢在九鼎山撒野?可是现如今,九鼎山尸横遍野,这简直是在对着仙族开战。

    他自身涌动出灭世般的气息,撕裂了整片苍穹,混沌汹涌,横扫了亿万里河山!

    大罗之怒,常人难以理解!

    总之,九鼎山腾起一道璀璨光辉,映照宇宙天穹,似乎都要横扫整个九鼎洲!

    “九鼎山,这是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举世皆惊的画面,大罗真仙怒火散发,惊动了远方世界的一些家族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在千年前,炎皇组织人马杀来, 欲要攻下九鼎山,谋夺仙族锤炼的至宝,结果失败了!

    从此以后,谁还敢来攻打九鼎山啊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仙族的老祖仙长河,散发的怒火越发的浓烈了,杀光无尽,劈落了漫天宇宙大星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什么?

    仙宏深死了?

    一位年轻的虚仙被斩掉了头颅?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仙康宁跪在地上,颤声道:“老祖息怒,是少年魔王干的,他来九鼎山就是为了斩杀我族虚仙......” 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九鼎山直欲炸开!

    但凡来的仙族强者狂怒,一个个血气滔天,撕裂天穹,可是气氛却压抑到了极致状态!

    “仙宏深!”

    仙长河的大手,抓住了仙康宁的衣领,话语颤声道:“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仙康宁的头皮都要炸开,毕竟他是镇守九鼎山的强者,出了事,他第一了倒霉!

    他心惊胆颤,扛不住仙长河的无边愤怒,很快颤声道:“但是少年魔王.......被困在了鼎府中?”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!”

    仙长河脸色顿时惊喜,他的亲子被少年魔王毙掉,这仇压在心中都快憋出毛病!

    现在现在听到苏炎伏法,都忘记了仙宏深殒落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好,哈哈哈,很好,你们做得很好!”

    仙长河怒笑,杀子之仇,岂能不报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