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身份暴漏

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身份暴漏

    外界,到处乱糟糟的,各族热议,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少年魔王凶威赫赫,虽然崛起的时间极为短暂,但是他干出的事情太辉煌了,已经是名传天下的狠人,已经将其当做超级通缉犯去对待!

    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少年魔王还有帮手,甚至还是两大虚仙强者!

    “看看,天竹一脉雄霸的资源秘境,时空虫洞三个模糊的身影,这说明他们三位,都有潜质去映照时空虫洞!”

    “天庭一脉要崛起了吗?三大顶尖虚仙出世,这能量不容忽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至今也想不清楚,天竹一脉到底是怎么惹上少年魔王的?为何少年魔王要百般针对他们一族?”

    有些人开始同情天竹一脉了,接连遭遇少年魔王的袭击,现如今资源地损失惨重,也没能留得下少年魔王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群族并不知道过多的内情,猜测是少年魔王领的头,其实不知道是一个叫夏昆仑干的......

    还不到一天的时间,消息传到了天竹一脉,天竹一脉的一群老祖狂怒了,都要暴起杀人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竹原力直接瘫痪在地上,浑身冷汗横流,特别是一群长老的愤怒火焰,都要将竹原力活生生给碾死。

    “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老祖都气得浑身青筋暴起,让竹原力惊恐,颤声道:“夏昆仑,他怎么可能是奸细,甚至还和少年魔王混在一起破坏了始祖造化地,我不相信,夏昆仑很可能被斩掉了,肯定有人在冒充夏昆仑!”

    别说是他竹原力不相信,家族中一些长老都不敢相信,纷纷觉得,竹原力推测的是正确的,夏昆仑应该是在万族战场被斩掉的,有人冒充了他!

    不过有人,突然惊恐道:“如果说夏昆仑一直都是奸细,甚至还是一位奇门宗师,那么七色元仙树,甚至竹高歌他们.......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竹原力惶恐,差点吓尿,如果这一系列的大事,都是夏昆仑干的,这简直就是......丧心病狂啊!

    “查,给我查!”

    该族的祖地都暴乱了,家族出现了重大奸细,甚至还是外门首屈一指的强者,在天竹一脉修炼了一二年,而且接触了群族最顶尖的洞府,这事情太大了!

    很快,整个祖地爆发了大震荡,前来探查的数位老祖都暴怒,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气得直哆嗦,脸色铁青,神龙洞天彻底废掉了,漫长岁月积攒的精气亏损的一干二净,甚至附近上百顶天洞府,亏损也极为严重!

    “啊.....”

    有人承受不住,发出凄厉的嘶吼:“夏昆仑,你到底是谁,是谁!”

    上百顶尖洞天啊,精华物质几乎被盗取的一干二净,这种绝户手段让老祖的心头,都在滴血!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祸害啊,可是一直到现在,他们才知道,太耻辱了,一群老祖都受不了了,散发出恐怖杀念!

    他们这一族从立族以来,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,更何况这事情太丢人了,一旦传出去,会沦为笑柄的。

    “夏昆仑,你到底是谁啊!”

    天竹一脉广袤的祖地都在颤抖,都有冰冷的杀念外泄,横扫了浩瀚的天竹洲,引起了大波澜!

    这么多顶尖洞天几乎被毁掉,夏昆仑肯定早就混入天竹一脉了,他的胆子到底有多大,难道七色元仙树,也是他下的手!

    “肯定是,在九鼎拍卖会离开的时间,夏昆仑被少年魔王身边的强者干掉了.......”竹原力还在推卸责任,毕竟夏昆仑是他招入群族的,发生了任何事他都要担责任!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,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炸开,轰隆一下子席间而来,直接震死了竹原力!

    竹立辉发狂,一吼星空颤栗,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他站在苏炎昔日的洞府当中,以秘宝推算出这里曾经发生的一些事,虽然画面模糊,可还是看出来,竹高歌是被夏昆仑镇压的!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一群长老气得都要晕厥,从一开始,夏昆仑就所图甚巨,七色元仙果被盗走,绝对也是他下的手,竹高歌不过是背了黑锅而已!

    一切的事情水落石出!

    该族举族难安,散发出汹涌怒火,让偌大的天竹洲都摇颤起来,奇耻大辱啊,让天竹一脉还有什么颜面,号称仙门道统!

    “夏昆仑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竹立辉的面目凄厉,怒道:“他到底是怎么破坏始祖造化开启的,他到底是怎么盗走七色元仙果的,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解释出来,可这两件事,如何解释!”

    “夏昆仑送入始祖造化地一位女子,造化地就关闭了!”

    有长老连忙开口,将竹月的样子,也烙印在虚空当中。

    竹立辉看到这张人像,他的一口气险些没能提上来,发出近乎癫狂的笑声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一切都明白了!

    是竹月,那么帮助夏昆仑谋划,采摘七色元仙果的,必然是始祖弟子!

    夏昆仑绝对是玄黄宇宙走出的强者,现在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了,若不然少年魔王怎么可能和夏昆仑混在一起!

    “报应,哈哈哈,报应啊!”

    竹立辉宛若疯掉,眼睛血红,发出悲愤的吼声!

    他唯一的亲子,被苏炎干掉了,这就是报应,就是因果!

    可俗话说,有因必有果,他尝到了苦果,可是到头来,却什么都没有得到,这可真的是,奇耻大辱!

    “什么?那女子是玄黄宇宙的族人,是始祖弟子培养的亲传弟子!”

    举族轰动,哗然一片,此事一旦传出去,影响太恶劣了,单凭巨竹是始祖的亲传弟子,足够爆发惊人的风暴。

    “报应,竹立辉,还有你们,这就是报应!”

    猛然之间,阵阵低沉而又嘶哑的声音炸响了,在天竹一脉的天牢当中,有些疯狂的笑声炸响:“哈哈,报应啊,竹耀还活着,哈哈哈,这就是报应!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的样子,真够可悲的,当年竹耀奉命坐镇玄黄宇宙,上百年的艰辛,没有任何怨言,甚至都放弃了大罗路,结果换回来的,就是血腥屠灭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报应啊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气氛阴森的天牢当中,关押了上百位曾经威慑一方的强者,披着沉重枷锁,带着脚铐,发出疯狂的笑声,但是他们的眼睛中热泪盈眶,有人发出竭斯底里的吼声:“等着吧,始祖会回来的,你们这帮妄想缔造天族辉煌的人,改写我族族号的人,将会没有一位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“咳......咳.......”

    竹立辉气得喷血,浑身直哆嗦,指着天牢之地,凄厉道:“杀....杀....给我杀了他们,杀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“

    一股庞大威压猛然之间降世,让所有的人都在颤栗,竹立辉也不排除,这是祖庭中的无上存在降世,镇压了黑暗天牢!

    “竹天,你也不得好死,未来也没有好下场的.......”

    阵阵嘶哑的咆哮,渐渐被压制住,黑暗天牢被彻底永封!

    群族的老祖都大气不敢喘,很清楚这些人的来历,都是昔日家族的元老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除掉他们,是希望他们可以回心转意,可以为群族效力,毕竟天牢中镇压的强者,有一些大罗真仙,根本不舍得屠灭!

    “至尊老祖.......”

    竹立辉他们伏跪在地上,对着前方黑压压的影子叩首,他的气息太惊人了,整片时空都屈于于他的身影之下,一切都被镇压了,仙道都不复存在,这是至尊领域!

    竹天是始祖最出色的弟子之一,已经极少出关了,现在这事情已经触怒了他。

    “竹耀,始祖门下最不成器的弟子,哼。”

    他冷哼,并不在意,他最在意的是天竹根经,原本竹天想要占有天竹根经,可惜失败了。

    因此将这东西,栽种在他一个出色后代体内,希望可在他体内培养出来!

    可是始祖的造化地,发生这般变故,让竹天岂能不恼。

    “老祖,事情还不是特别糟糕。”

    有长老颤声道:“竹阳华,锁定了夏昆仑他们三位的踪迹,我族已经调派大军前去围剿了,他们三个即便是有三头六臂,也活不过明天!”

    黑暗中盘踞的身影,缓缓模糊。

    但是彻底消失的时刻,一片古老的叶子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起来普通的叶子,当落在他们面前的时刻,就如同宏大的天域世界坠落下来,气息恐怖绝伦!

    “将此物带上,打开它殒落的造化空间!”

    冷漠的声音炸响了,让竹立辉他们震撼,这应该是始祖之物,或者是始祖本体落下来的一片叶子,这可是举世难求的宝物!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还有夏昆仑,我看你们可以活多久,我倒要看一看,你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竹立辉心中尽是复仇怒火,唯一的亲子被毙掉,这仇恨太大了,甚至他想不到的是,竹月还活着,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那么夏昆仑,绝对是玄黄宇宙的强者。

    会是谁?

    他隐约间想到了一个人,一个葬身于黑暗中的狠人,连仙泰然的化身都干掉的苏炎,这夏昆仑会是苏炎吗?否则谁愿意为竹月这般拼命!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人是鬼,总之你活不了太久。”竹立辉心中杀念起伏。

    万族战场,苏炎的养伤之地。

    快一天的时间过去,他亏损的能量恢复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明天早晨,差不多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一株接着一株宝药,不断被苏炎炼化掉,为了尽快恢复到巅峰,他完全不在乎这些天材地宝,不断吸收炼化!

    距离他十万里开外的区域,并不宁静!

    天竹一脉,一位接着一位真仙到来,一共十大真仙降临。

    他们快速朝着苏炎蛰伏的目的地赶去,速度非常快,各自也执掌大杀器,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恍然间,冰冷到极致的杀念,波及而来,简直冰封了方圆十万里!

    这可是十大真仙,虽然有八位修行在一重天境界,可在怎么说也是十大真仙领域的强者降世,震慑人心!

    现如今,各大仙门道统,都在疯狂培养真仙强者,为他们群族的年轻王者保驾护航,同样也是为了攻打万族战场更多的造化地。

    此役,天竹一脉为了缉拿苏炎他们,直接杀出了十大真仙,执掌大杀器!

    “有人在逼近,好快........”

    盘坐在地上修炼的苏炎,心中咯噔一下!

    “我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他下意识心惊,开天笔给予了自己太多的安全感,可偏偏这种安全感,让苏炎丧失了一直具备的敏锐嗅觉!

    这一刻他明白了,什么都是虚的,任由你至宝万千,没有强大的实力,终究要面对生死威胁!

    苏炎很快猜测到是天竹根的缘故,否则其他的宝物,也不会蒙蔽自己的感知。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有些冷,想要离开断然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他以天遁之眼洞察到,方圆百万里,有数万大军横列,这是天罗地网,插翅难飞啊!

    大危机袭来,苏炎越发的冷静,在思考生路。

    虽然苏炎气化三清状态,可同时间攻伐数位真仙强者,但是此役来的十大真仙,阵容惊人,已经威胁到了苏炎的生命!

    “这小子倒是能撑得住气,现在还不跑?”

    “他是奇门宗师,知道这是死关,跑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只有他一人,仙族来了不少强者,都被我们挡在外面,仙族可是开出了十万斤仙道石的价格,要买少年魔王的头颅,如果是活着的,甚至愿意付出二十万斤仙道石!”

    十大真仙,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里仅有夏昆仑一个人而已,少年魔王和不灭体都没了!

    这些人冷漠的目光看着苏炎,像是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一位伤势未曾痊愈的虚仙?抵挡十大真仙?完全是痴心妄想!

    “夏昆仑,死到临头了,有什么话就说吧!”

    一位蓝衣真仙走来,竹印立冰冷的目光看着苏炎,冷冽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我希望你说清楚了,否则我保证,你想死,都难!”

    苏炎盘坐在一座大山之上,还在养伤,不断炼化体内的不朽宝药,恢复人体能量的亏损!

    苏炎也抖了抖衣袖,将昏睡的雪白小兽拎出来。

     “挡住他们,让你狂饮十大碗!”

    苏炎平静的话语,让十大真仙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一个小耗子?挡住他们?

    这个夏昆仑,是一个疯子吗?

    (大章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