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对决!

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对决!

    仙碧灵可是仙族的天之骄女,肌肤雪白,灵气十足,婀娜的身段散发着尊贵气质。

    现在她沦为苏炎的阶下囚,显得娇媚动人,如雪的肌肤流光溢彩,猛力挣扎,想要破开苏炎在她身上施展的封印。

    可惜任由仙碧灵挣扎,也难以破解苏炎加持在她身躯之上的力量源泉,发出愤怒的尖叫声:“你这个疯子,知道我是谁吗?马上放了我,我爷爷可是仙族的老祖,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她身为仙族的虚仙,身份尊贵,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众星拱月的贵女,追求者都说不清,只要她一句话不知道多少天骄为她卖命。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,沦为阶下囚,仙碧灵耻辱的要命,尖叫的同时也发现这里的不寻常,甚至很快看到了四位剑宗天骄!

    “尼玛.......”

    一向沉稳的剑景山都被吓住了,他彻底石化,怎能不知道仙碧灵是谁,她不是仙族的天之骄女吗?怎么现在沦为了阶下囚!

    这让剑景山头大, 剑秀秀也瞠目结舌,脚底有寒气冲起,让她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这人到底是谁?竟然镇压了仙族的仙碧灵!

    他们惊恐,并不值知道夏昆仑事情,但是眼前的画面吓住了他们!

    “仙碧灵!”

    剑宗老三又惊又怒,满腔热血爆发,恨不得现在就出手,将仙碧灵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他震撼,回想起刚才范剑的话,这人和少年魔王有关,怪不得行事风格如此狂霸,他连仙族的贵女都敢镇压,更何况他们仙族!

    “天下第一剑!”

    仙碧灵大叫,双目发光,仿佛看到了救星,对着范剑尖叫道:“范剑快救我,我仙族必有厚报!”

    剑宗老三叹了口气,神情暗淡,果真,仙碧灵的眼中唯有不朽天域最顶尖的奇才,他虽然在剑宗地位崇高, 也是一代虚仙强者,但是还入不了仙碧灵的法眼!

    “师弟.....”

    剑秀秀拍了拍老三的肩膀,在宽慰他,很清楚老三以前大力追求过仙碧灵,结果显而易见,仙碧灵都忘记他是谁了......

    “你是夏昆仑!”

    范剑的双目大睁,也不知道是兴奋,还是被镇住的,语气激动道:“好,很好,哈哈哈,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

    “范剑救我,我族必有厚报!”仙碧灵尖叫,理解错了范剑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既然他是夏昆仑,那么想要找到少年魔王对决,也不是什么难事了,对于当年在九鼎洲天庭废墟出手的少年魔王,范剑可是一直念念不忘,没想到今日成全了自己!

    “什么夏昆仑?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剑景山断喝道:“你的胆子也太大了,仙族的仙碧灵都敢镇压,你难道不知道她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苏炎无视了剑景山,对着范剑笑道:“这件战利品如何?你我对决,倘若我输掉了,将仙碧灵送给你,你到底是去仙族请功,还是有其他的处置,随你,我不管!”

    “什么.....战利品!”

    苏炎的话,刺激的仙碧灵差点疯掉,她竟然被当做战利品和范剑对决,这可真的是.....丧心病狂啊!

    “我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范剑很诚恳,说道:“战利品有些烫手,也不是我不敢接,我看这样,如若你败掉,你组个局,让我和少年魔王打上一场,如何?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中有诧异,不敢细想一下也是,世人并不知道,夏昆仑和少年魔王,就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然对于范剑来说,什么美人,什么仙族贵女,他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,是找少年魔王对决!

    “范剑,你.....”剑秀秀快疯掉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,范剑也是你叫的!”范剑恼了,指着她怒道:“你不过是阶下囚,我可没有道理,出手救你!”

    “圣子!”剑宗老三焦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没出息的东西!”

    范剑瞪了一眼剑宗老三,他虽然张狂,但是他很清楚,这当中干系甚大,一个不慎都会给剑宗惹来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剑秀秀像是个大姐姐,安慰剑宗老三弱小的心灵。

    一瞬间,第四剑域空间,强大威势蔓延!

    剑景山他们退后,给予他们足够多的争霸空间,谁知道还没有退出多少步,两大强者的气势已经倾泻而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光线殷红的剑域世界,狂飙两重风风暴,让这天地阴沉,时空颤抖,极难承载他们的爆发,已经开始了大溃灭!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范剑长啸一声,俯冲而来,沿途中天地动荡,横击到苏炎近前的瞬间,毛孔喷薄出万重剑芒,璀璨而又霸裂,淹没了乾坤大地,冲向了苏炎!

    气息越发的浩大的苏炎,整体蒸腾出浩瀚精血,霸绝天地!

    这是绝世强大的气息,蒸腾的精血将天地都冲垮了,甚至漫天的剑芒也跟着炸开!

    “好强!”

    剑秀秀震撼,苏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横,外泄出浓烈气血,滚滚如狼烟,就像是屹立在神话国度中的金色神明在觉醒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绝对是的巅峰大对决!

    “斩......”

    范剑气息暴涨,本就是好战分子,现如今碰到绝世强敌,精气神暴涨到巅峰状态,肉身中千万剑芒肆掠,锋芒无比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他们杀在了一起,接连碰撞,打的整片小世界乱颤,彼此间的力量都太惊人了,也不知道撞击了多少次,最终这片世界崩坏了!

    “好强!”

    剑景山都失态了,这位到底什么来头?

    短暂的交锋,人谁都能看出苏炎的可怕程度,气血金光,宝体坚韧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两大巅峰强者大吼,彼此间都能洞察到对方的强大程度,范剑彻底爆发了,肉身如一口天剑横空,流淌着斩尽亿万星斗的威慑力!

    “什么?圣子爆发了天剑体!”

    范剑之所以有现在的成就,就是因为他和剑宗的始祖,是同一种体质!

    天生剑体,这是成就盖世剑仙的无上潜质,现如今的范剑一旦复活天剑体,满世界都显化出亿万杀剑出窍的画面,这是足以斩裂一切的力量,凶残到极致状态!

    “那个人......”

    当他和苏炎撞击在一起的瞬间,苏炎的气息很怖人,时而如不灭体,时而如丈六金身,时而如五色宝体,时而要演化出三头六臂!

    无上宝体的冲撞,很突然,同样急速之下撞击在一起,让这天地擂动,如同大鼓在轰隆而鸣,发出阵阵声响,震耳发聩!

    两大强者的肉身也同时间巨颤,彼此间肉身洒血!

    范剑被震飞了,接连爆退了几十步,喉咙都滚出血液出来,但是他像是个疯子在大叫:“痛快,太痛快了,哈哈哈,太痛快了!”

    苏炎虽然站立不动,但是身躯上有血痕!

    天剑体攻伐力绝世,之前一瞬间的碰撞,苏炎都被震伤了!

    “来战!”

    苏炎也大笑,满头披散的黑色长发乱舞,他气吞星空,冷酷的眸子燃烧斗战之火!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范剑爆吼,肉身流淌出天剑之力,杀向了苏炎!

    整个第四洞天都被他们交战的风暴被影响了,很难有剑宗三大奇才的立足之地,总之他们的战斗格外惊人,动辄都是杀伐大术,汹涌澎湃地杀在一起,激荡着汹涌风暴!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这么强!”

    剑宗老三被惊住了,说道:“大师兄,你若是和范剑这种状态交手,可以坚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剑景山黑着脸,可还是低声道:“天剑体状态,我拼尽全力可以和他拼杀上百回合,但是此战不同,圣子竭尽全力一战,一招一式都处于鼎盛时代,可是那人可以全部接下,甚至都稳居上风的姿态,他绝对是一位无上宝体,甚至战力超绝,不容小觑,圣子遇到对手了!”

    “圣子哥有绝杀大术,不会败掉的!”剑秀秀虽然心惊苏炎的战力,但是剑宗的第一天骄,一旦祭出最强秘术,足以败尽天下天骄,这是剑秀秀对范剑的坚定不移的肯定。

    这一场传奇强者在争霸,激烈无比,战况越发的惊人了!

    如若不是在四圣剑域,而是在剑冢世界,这一战多半要举世皆惊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经文,可以压制我的大道!”

    战斗足足持续了上百回合,难分胜负!

    苏炎运转了初始经,肉身如茫茫宇宙在呼吸,外泄万物初始,回归原始的伟岸波动,铺天盖地冲向了范剑!

    面对这无上的压制,范剑心惊,他觉得自己被压制,战力大损!

    本身苏炎就足够强,和他交手如同在面对深渊,很难找到他的缺陷。

    同样,范剑也非常果断,复活了剑宗的霸剑经,促使着他的气势狂暴,肉身如刀如剑,充满了无边的霸气!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眸大睁,气冲斗牛,拳势通天彻地,向前进行攻击!

    初始经的压制失效了,霸剑经配合天剑体的范剑,强大绝伦,整个人如一口霸天剑,裂开了天穹,绽放出无量剑芒,充实着霸绝天地的气魄!

    可苏炎的拳势凶悍,怀着镇压诸王的气势,都要化作一人天下共主的人皇,有我无敌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大吼,满头长发披散,雄姿慑人,举拳向前轰杀,威压寰宇。 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