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剑体术!

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剑体术!

    一剑斩纪元!

    隔在两岸,目视黑暗翻腾。

    即便是隔着纪元长河,依旧可以扑捉到,黑暗的恐怖,一旦临近,形神俱灭!

    范剑如雕塑,他在想,如若黑暗祸端,沿着这一条通道,冲入帝路,那么帝路还存在吗?甚至不朽天域还存在吗?

    现如今,剑斩纪元浮现,劈开了纪元长河,隔绝了魔鬼雾的呼啸!

    苏炎和范剑,站在一个安全的世界,隔着纪元长河,遥望另一个世界壮阔的画面。

    河岸边,阴风呼啸,天风舞动,黑暗滚滚,这是灭世黑暗风暴,淹没了诸天大星,葬下了黄金盛世,葬下了一个曾经辉煌的古史宇宙!

    看起来隔在两界,或许真的有一日,它们会再一次君临天下,让不朽天域,都进入黑暗蔽日的时代中!

    “大哥,它们还会再出来吗?”

    范剑的语气低沉,黑暗祸端有多强谁也不知道,但是玄黄天域因此都蜕化了。

    世人清楚,仙族始祖联合几位始祖强者,覆灭了天庭在九鼎洲的分部,但是世人没有遗忘的是,天庭之所以覆灭,那是因为黑暗祸端,促使着天庭重创,否则天庭不可能灭绝!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炎叹息,他深知道黑暗的可怕,当年的他差点葬身在黑暗中,艰难活下来,完全是从地域中爬出来的!

    黑暗是什么,苏炎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他和范剑在这里看到了黑暗祸端,心绪难平,想了很多......

    “难道整个帝路,曾经被黑暗入侵过?”苏炎在心中暗语:“当年古之天帝,贯穿帝路,且重塑这一条断裂的路,肯定看到了黑暗祸端!”

    “难道强大的古之天帝,都难以化解,黑暗祸端?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,整个帝路是曾经被黑暗入侵逝去的古老宇宙,那么帝路中其他区域,应该还存在黑暗祸端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被封印,被镇压,因此保留了帝路环境?”

    苏炎呢喃着,随即他失笑,这事情不是他们可以头疼的,不管黑暗祸端到底是什么,也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!

    此刻,苏炎的双目注视着,被剑痕隔绝的这片世界!

    世界很大,亿万载的时间过去了,这里很荒凉。

    枯黄的世界,破败一片,没有任何能量波动,没有任何天材地宝,死气沉沉,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苏炎在一些地方探索,想要发现宝藏。

    “咻咻......”

    范剑的速度很快,冲向了一个目的地。

    特别是他额骨中喷薄的剑锋也不稳,这是霸天剑的剑锋,是剑宗老祖封印在他识海中的保命之物。

    现如今,剑锋乱颤,这让范剑惊喜,他来到了源头方向,在一片乱石地中,挖出来一块银色的石碑!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动容,银色石碑之上有些特殊的纹路,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人体的石刻图。

    漫长的岁月过去,石刻图之上,竟然还有剑意渗透,不得不说很了不得了,这到底是什么传承?

    苏炎放开心神,在银色石碑之上探索,却感悟剑意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瞬间,苏炎整个人乱颤,毛孔都流出了血液,他像是遭遇了亿万杀剑的劈斩,肉身都要控制不住,要进行崩坏!

    “好强!”

    苏炎震撼了,范剑也被吓住了!

    两大强者对视一眼,随即他们的元神力量同时间爆发,且交融在一起,朝着古朴石碑之上的内容,展开了联手探索!

    因为石碑之上的剑意,已经相当的模糊了,随时都会消失掉。

    如果在晚来一些时日,说不定这石碑之上记载的惊世传承,会永远消失,永远断送!

    因此,苏炎和范剑决定,联手探索,石碑的传承讯息已经非常模糊了,怕是现在仅能看一次!

    “剑体术!”

    很平凡的名字,听起来没有过多的霸气。

    但是研读起来,他觉得在参悟一种无上宝体,这难道是剑道领域的,无上体术?

    绝迹亿万载的惊世秘法,呈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苏炎兴奋,疯狂研究,必须要把握这次机会,因为看的越多,石碑记载的文字就越是模糊!

    时间不到半天,石碑上的花纹彻底消失了,整个石碑也化为劫灰!

    苏炎和范剑沉默,彼此间都在盘坐,参悟剑体术。

    过程中,两人的肉身不断颤抖,溢血,甚至骨头断裂!

    画面有些吓人了,他们两位是何等存在,剑宗的范剑,被誉为未来帝榜最强争霸都有身影的盖世天骄,可是强大如他这位天剑体,参悟起来都极为困难!

    过程中他们都在吞吃补药,滋养肉身!

    谁也不可能离开,谁都会第一时间消化,尽可能掌握无缺的剑体术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流逝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这一日,范剑觉醒了,仰天大吼,气息无限狂飙,天剑体状态当中,他锋芒绝世,蕴含着斩尽一切的精气神!

    “剑体术!”

    他运转这门惊世大神通,整个肉身炽盛滔天,,范宛若真的化作了至强的剑胎,肉身喷吐剑气,撕裂了苍穹,都崩出一个大窟窿!

    “这尼玛!”

    范剑奔放,兴奋大叫:“这尼玛,这也太强了,哈哈哈,剑体术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做的,这是剑道的无上秘术,我就是剑,剑就是我!”

    范剑战力暴涨一截,收获太大了!

    他也信心爆棚,当看到还在闭关参悟的苏炎,张狂一笑:“我说大哥,这剑体术唯有天剑体才能运转,你的无上宝体虽然强,可想要承载剑体术,多半做不到?”

    “膨胀了?”苏炎的眼睛睁开,看着范剑。

    “嘿嘿,膨胀谈不上!”范剑挠了挠头,随即郑重道:“我觉得我现在,向你挑战,赢的几率很大,毕竟剑宗绝学太霸道,传承与霸天剑,但是现在可不同了,有了剑体术,我可以不断爆发霸天剑诀,足够让敌人脸绿!”

    范剑得意说完这一句,苏炎腾的一下子站起来!

    他的手掌探出,银白炽盛,宛若化作了不灭的剑胎,劈出一道长达十万丈的剑气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沿途中,天地被劈开了,这一剑划分了天地,如同断开了岁月!

    苏炎惊喜,很强大和离谱,剑体术状态中,他的战力也暴涨,攻伐力绝世无双,动辄都能开天裂海,当之无愧的剑道无上传承。

    因为,这是铺助类型的秘术,放在不朽天域的各大仙门道统,也极少有传承可以比肩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范剑指着苏炎,结结巴巴道:“你怎么可能修成剑体术?这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得?”

    苏炎背负双手,傲气道:“我师尊功参造化,虽然他不认我这个弟子,不过区区剑体术,我学成根本没有什么难度!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扯了......”

    范剑觉得苏炎在恐吓自己,不认他这个弟子?

    “不信算了。”苏炎摇头,懒得和他多说。

    “我信,我信!”范剑连忙追上去,想要了解苏炎背后的师尊,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很快,苏炎将紫霞仙子的事情告诉了范剑,这让范剑有些怀疑人生,苏炎都发誓了,不可能撒谎!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把我推荐给你师尊?”范剑愤懑,觉得自己才是最适合走剑道路子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很熟吗?”

    苏炎嗤笑道:“小子,别以为带你进来转一转,我们就是自家兄弟了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的亲大哥,说这话可就见外了!”

    范剑满脸堆笑,这段时间的经历,当真够他吹半生的,古之天帝都见到了,他当真觉得以前都白活了,跟着苏炎才能体会人生精彩。

    这时间,苏炎来到了某个地点。

    他已经探索完毕整个小世界,唯有这里的地形,让苏炎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瞧见苏炎越发严肃的表情,范剑闭嘴了。

    苏炎围绕着这片地势,接连走动,转了十几圈。

    最终他的掌心中,开天笔显化而出。

    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一声,以开天笔,点向地势节点,宛若直插在这里的一口天剑,轰隆一下子崩开了这片地势!

    大地塌裂,土石滚滚!

    地壳中,喷薄出浓厚的凶煞之气!

    “大哥让我来!”

    范剑一马当先,抽出背负的杀剑,向前就要砍去。

    “起开!”

    苏炎被惊住,连忙拉住他,生怕他胡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塌裂的泥土中,激荡出如海的凶煞之气!

    苏炎的身躯都有些僵硬,血液流淌都要静止,灵魂都有一种被撕裂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范剑被镇住了,他从头凉到脚,从未碰到过如此可怖的杀念,足以影响的人灵魂熄灭!

    幸亏他们的元神都足够强,勉强抗住了!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猛的吹了口气,吹走了漫天的泥土!

    “果真!”

    苏炎看到了一张血色剑阵图,狠狠的吸了口凉气,继而兴奋至极,收获太大了!

    这并非兵器,也不是秘术。

    这张血色剑阵图,绝对是诛天剑阵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范剑凑了上来,瞪大眼睛关注,随即他的双目刺痛,都流淌出血液出来,紧接着宛若坠入了亿万剑海当中,正在对他的剑道,展开最残酷的磨练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苏炎一袖子打飞了范剑。

    范剑栽倒在地上,横飞了很远,他迷迷糊糊回神,思忖之前的画面,猛的咳出一大口血,脸色苍白,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苏炎微微摇头,这剑阵图记载的乃是诛天剑阵,即便是来一位大罗真仙,也没有资格去研读!

    苏炎以九州天鼎承载, 将剑阵图盛放在当中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阵图......”范剑眼红的都快发紫,剑体术是惊世传承,但是这剑阵图比他们剑宗的护山大阵还要离谱,苏炎的收获相当惊人,传出去剑宗的始祖多半都眼红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在看几眼?”苏炎鄙夷道。

    范剑也不恼,很明白自己的斤两,即便是给他,也学不会上头的内容,毕竟这关乎于最强的阵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进入这里面就好了,不知道黑暗祸端是否吞噬了一切,或许还有宝藏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间,范剑目视着另一端的时空,他们在这片小天地都收获那么大,可想而知另一片时空,或许还隐藏着其余的造化。

    可是范剑很清楚,一剑斩纪元隔绝中,不可能在闯进去了,那里面是生命禁区!

    “有一条路可以进去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凝重,他能看到一条路!

    这一条路,是古之天帝开凿出来的!

    他以初始经可以看到,一个宏大到极致的身影,在一剑斩纪元的格局之上,开凿出一条路,这一条路已经很狭小了,快要彻底消失了!

    “什么?古之天帝开辟的路!”范剑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当看到苏炎冲向了一剑斩纪元的时空长河,范剑惊呼道:“大哥,你真的要去闯一闯?这里面太危险了,这可是黑暗祸端啊,你可别乱来!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肯定非常危险,动辄都会粉身碎骨,范剑你走吧,接下来的路,我准备自己走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的话还没有说完,范剑像是狗皮膏药贴上来,道:“伟大的古之天帝,能够跟随他的脚步进去转一转,这辈子也值了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