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至尊降世

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至尊降世

    鲜血淋淋,触目惊心!

    帝路战台之上,苏炎脚踏仙族第二至尊,这般血腥的景象,已经镇住了所有的人!

    “仙奎!”仙族的人发狂,仙泰然在低吼:“这不符合常理,至尊血统为何被失去了功效?为何?”

    谁人不知的这血统的可怕程度呀,可为何被轻易压制了?

    况且,他们没有看到,苏炎掌握特殊而又强大的血统,到底是处于什么原因?

    而让苏炎有些失望的是,仙奎的血统还是不够强,灰色血液仅仅稍稍复苏,就归于平静了!

    “毕竟不是帝血......”他呢喃着,至尊血统固然超绝,但是功效岂能和帝血比较,当然苏炎也不着急,他的最强血统迟早会回归的。

    仙族第二城,大战滔天,激荡着战斗之火......

    两大势力积怨已久,现如今第二城展开了生死血战,这是大军和大军的厮杀,从而导致整个大域,都血光滔天!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各地喊杀声震天,仙族骤然损失惨重,数千精兵惨死在传送阵法塌裂中,但是该族还有数千精兵,可是天庭一脉仅有五百骑兵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五百骑兵,在苏炎这段时间的训练中,完全是神出鬼没,也在大力他们的率领之下,战斗力凶悍到了极致!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五百骑兵,喝吼声震天动地,脚步声也整齐划一!

    这很恐怖,这是无敌的雄狮,无论杀到哪一方,都能掀起一场血雨腥风,现在他们在第二城大杀特杀,短暂的时间轰杀了大批的仙族精锐!

    不过这些人毕竟是仙族的精兵,很快反应过来,大大小小的残缺队伍重塑战阵,和天庭大军展开了大碰撞!

    可是帝路战台之上,仙奎被镇压,被苏炎给踩在了脚底下,这血淋淋的画面,让仙族大军斗志大损........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范剑咆哮,气息无限汹涌,运转了剑体术,轰隆一下子击穿了仙族战阵一角,他很强大和绝顶,完全是切割战场的锋刀,爆发力绝世惊人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十几位领军大将复苏,有气吞河山之壮志,有开天阔海之气魄,切割战场,收割敌军。

    特别是大力,神勇绝伦,如凶恶之龙嘶吼,震碎敌胆,恶龙气象滔天,撞塌了另一个战法一角。

    羿袁他们纷纷下手,显化出最强大的战力。

    天在摇,地在颤!

    滚滚浓郁的血腥气溅射而出,仙族大军斗志大损,被天庭兵马抓住了机会,一鼓作气冲了上去,将仙族的战阵接连切割!

    惨不忍睹的画面,整个古城血流长河,堆尸如山。

    “奇门之道.......”

    奇天宗诸强的脸色阴沉,苏炎将奇门之道,运转到战阵当中,他的奇门道行到底有多么高深?这五百骑兵,神出鬼没,切割了战场,划分区域。

    又以囚天锁龙阵,稳住整个战局,难道他们想要将仙族的精兵一口气吃掉不成?胃口也太大了,就不怕撑死自己?

    当然这很难,但是有了龙大圣就不同了,这货完全就是战争巨凶,踏入真仙境的龙大圣,六重天的真仙都胆寒了!

    因为龙大圣披着仙道境巅峰傀儡,真的如仙道巨龙问世,横扫一个个小战场,他们想要一口气吃掉仙族在第二城的所有精兵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范剑不厚道笑了,他听到了苏炎的话语,心想着让他站起来和你打一场,你总要踩在仙奎胸膛上面的脚掌,移开啊!

    “辱我者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帝路战台之上,景象大变!

    伤痕累累的仙奎,仰天嘶吼,显得很可怕和怖人,他的额骨透亮,如同在背负至尊大道图,闪现出壮阔而又浩瀚的宇宙仙穹画面,也如同背负盛世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仙族高层诸强心神绷紧,现在看到仙奎最强战力祭出,他们心绪激荡,纷纷低吼出来“仙奎,乃是我族未来的帝榜至尊,也是至尊第一代,天生背负至尊大道图,如此英杰,镇压一个天庭王者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属于仙族的秘闻,仙奎出生之日,因为他是至尊第一代,完美继承的仙族掌教至尊的血统,甚至天生头角峥嵘,背负至尊大道图!

    现如今,他隐藏的杀手锏爆发了,整个额头炽盛滔天,爆射的神光,铺天盖地打向了苏炎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的护体神光都炸开了,整个身躯巨颤,他的双目也紧跟着大睁,满头披散的黑色长发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哪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至尊道图,这是天赋神通,余生具备的至尊秘术,同代无敌的底蕴!”

    满世界轰动,一些巨头都心惊,没想到仙奎藏的这么深,天生至尊道图,这可是无上杀手锏,现如今全面激活了,他的额骨激荡出亿万重光辉,映照宇宙诸天!

    “你完了,逼我祭出杀手锏!”

    在这漫天至尊道图横空的时刻,仙奎冲击而出,整个人和道图融为一体,也仿佛盛世画卷铺展开来,喷薄出亿万重的至尊神辉,都演化出真实的宇宙星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帝路战台猛烈摇颤,至尊道图恢弘而又古老,漫天大星排列,日月河山显化,笼罩了苏炎,随着世界震荡的瞬间,无量杀伐,向着苏炎碾压而来!

    不得不说相当吓人,至尊道图笼罩的乾坤世界,已经没有了苏炎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恍然间,他像是遭遇了整个盛世的镇压,无穷的杀伐之光滚落而下, 淹没了苏炎,轰击的他肉身乱颤,毛孔喷血,肉身简直要炸裂!

    “天哪,少年魔王这要饮恨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至尊亲子就是至尊亲子,手段太高深了,我倒要看一看,少年魔王如何匹敌?”奇天宗有大人物冷笑,很想第一时间看到苏炎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你完了,给我拿命来。”

    仙奎嘶吼,推动了漫天至尊道图之力,景象壮阔人心,仿佛推动了整个宇宙诸天,要将苏炎给活生生震死!

    “一个破图,都能给予你这么大的勇气!”

    苏炎大怒,整个人的气息也狂暴,他屹立在诸天道图世界当中,雄姿慑人,乱发飞扬,肉身满是血光,却充满了万劫不灭的凶威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的肉身翻腾出滚滚血光,茫茫万劫横空,染红了至尊道图,景象看起来有些离谱!

    “不好,这是什么秘术,可以截取我的至尊道图之力,难道又是某种史上最强神通?!”

    仙奎变色,这是什么神通?入侵了他的至尊道图,让他运转起来都极端困难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极为果断,接连喷出本命精血,洒落在至尊道图之上,全面激活这宗无上杀伐大术,要撑开血光的压制,反杀苏炎!

    “我不信至尊道图都打不死你!”

    其实,仙奎感到憋屈,至尊血统被压制了,现如今至尊大道图也要面临被压制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劫道,劫天,劫地,劫大道!”

    苏炎宝相庄严,口吐大道真经,劫道秘术也随之绽放,这可是玄黄宇宙重塑孕育出来的本源秘术绽放的瞬间,入侵至尊道图!

    且苏炎整个人完全不同了,如同烙印在宇宙乾坤之内,把握宇宙诸天,让漫天星斗随之浩荡,山川大地随之起伏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推动日月河山,弥漫着盖世气息,震古烁今!

    苏炎将劫道秘术和奇门之力相互结合,劫取至尊道图的能量,最终以奇门之力,反推整个至尊道图之力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大吼,推动了至尊道图,向着仙均轰杀!

    这种霸气的手段,让人们瞠口结舌。

    以敌人的至尊道图,用来针对敌人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道法?为何存在如此变态的力量?

    苏炎推动出来的力量,宛若血色至尊大道图从天而降,越发的壮阔了,最终挤满了整个战台!

    “噗啊.....”

    无上力量袭杀而来,仙奎发出惨叫,整个肉身破烂,横飞出去,要败亡!

    他遭遇了严重的创伤,肉身四分五裂,额骨都崩出一条血痕,像是要散架了!

    “不朽印,给我镇压!”

    仙奎愤吼,破烂的肉身气血滔滔,最终运转出震古烁今的最强神通,即将烂掉的肉身很快稳固,喷薄出浓郁仙辉,演化出一门盖世法印,仙辉亿万道!

    这是一股惊人的气息在弥漫,迅速壮大,最终恐怖滔天!

    大印横空,透出至强气息,交织出无上的法则,绝世而又惊人,动辄都能镇杀诸王!

    苏炎推动的血色世界都被崩开了!

    滚滚可怕的气息扑面而来,都要一举轰碎苏炎的肉壳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然而,苏炎的肉身还是炽烈滚滚,强者威严弥漫,气化三清,化作三大苏炎,同时间挥拳!

    接连三拳爆发,最终天摇地颤,星空浩荡,日月哀鸣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三大身影,怀着无敌的信念,慑人的雄姿同时间绽放最强的气息!

    ‘咚咚咚!“

    三拳接连打出,拳印惊世,且迅速放大,喷吐初始之光,也如同化作了三个苏炎,神威滔天!

    气化三清基础之上,散发出来的初始之力。

    人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,一切都模糊了,但是随即所有的人都看到,宏伟的印体崩坏了,被三拳给轰击的炸裂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仙奎有些绝望,这么强的秘术都能强势打爆!

    不朽印可是仙族最强的绝学,位列史上最强大神通。

    可苏炎掌握两种,相互结合,爆发,散发出无上的杀伐力量。

    当苏炎从气化三清状态中合一,气冲霄汉,一拳轰出去,杀向了仙奎。

    仙奎惊慌,他难以匹敌,任由他的战力在惊世,也极难抗衡,整个人横飞出去,在破碎的虚空留下一大片的血光,当真是触目惊心!

    “仙族不灭术!”

    仙奎不甘心,再一次推动自身的血脉能量,治愈破碎的战体。

    已经没有退路了,必须要战斗下去,否则他真的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大战再一次爆发,但是仙奎显得非常无力!

    苏炎的每一拳,都具备惊世的杀伐,打的仙奎七窍流血,肉身接连崩溃。

    他虽然掌握仙族不灭术,也有至尊血统,可以不断从破碎中重塑战体。

    可苏炎一次接着一次,震碎他的肉身,在强的人也很难不限次数恢复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招式,尽快试出来!”

    苏炎满身都是血,都敌人的,也有自己的。

    仙奎的强大毋容置疑,可是他的战力对付苏炎来说,还差了许多,当然最蛀牙的是,至尊血统和至尊道图都被他克制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有些可怜,时运不济,遇到一个魔王,真够倒霉的。”范剑有些同情仙奎了,至尊血统也被克制,失去两大杀手锏的仙族第二至尊,有些沉默了!

    他的表情有些痛苦,真的敌不过苏炎,处处被压制,打的太憋屈了!

    更别说,现在面临,即将被苏炎轰杀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败了吗?”

    恍然间,仙奎的额骨中,闪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子,虽然看的不真切,但是那种气度,真的如同整个世界,都屈居于他的脚下!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大睁,凝视着仙奎的额骨中,他看到了一团灵魂之火,虽然很弱,可也如同压盖宇宙的至尊在觉醒!

    甚至这一团微弱的灵魂之光,和仙奎额骨上烙印的至尊道图交织在一起!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仙奎的神情羞愧,道:“我输了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过是一些能力克制了你!”

    仙族掌教至尊的元神之光,越发的炽盛了,仿若要降临帝路战台,冷冽道:“这样也好,给了你足够多的教训,为父曾经也接连败掉过,可一次接着一次爬起来,最终问鼎至尊果位!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会吸取教训,走出自己的路,问鼎帝榜最强!”仙奎发出阵阵低吼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来掌控你的身躯!”

    仙族至尊点头,语气残冷,道:“你看好了,我用你的身躯战斗,将他给镇压!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仙奎大叫,眼睛都赤红,他父亲是什么身份?虽然掌握的是自己的身躯战斗,可也自降身份了,这已经辱没了仙族掌教至尊的风采!

    “我会将他锁在牢囚中,你一天不击败他,一天就不得外出,即便是帝榜争霸结束也不行!”

    仙族掌教至尊话语冰冷,也可见他对仙奎的重视程度!

    (兄弟们,这是一个大章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