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凶残的苏炎

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凶残的苏炎

    苏炎拳印盖世,宛若有生命在呼吸,又如同在呼吸诸天盛世!

    拳势释放的时刻,连同苏炎肉身共振,过程中他的血与骨发光,似乎在锤炼完整的原始世界,隐隐约约,绽放出可怕的秩序之光!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........”

    仙奎颤栗,他觉得苏炎整个人都不同了,像是宇宙诸天孕育出来的战仙,举手抬足间,绽放出无上战力,拳印如天,恐怖绝伦!

    仙奎有一种离谱的想法,仙族至尊在指点仙奎,同样也如同在指点苏炎。

    至尊的指点,非同小可,苏炎被当做沙包,在这里被仙族至尊碾压,同样也刺激出苏炎最可怕的潜能,他的肉身中都传递出,古老而又威严的诵经音!

    曾经他和道书仪碰面,对方说她没有阅读过最原始的经文,对于初始经的掌握有限,未来很难形成经文秩序!

    现在,接连被仙族至尊碾压,苏炎领悟到了自身的不足,也借机打开了当年沿着天帝旧路得到的道果,使得苏炎对初始经的领悟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可同样,他的宇宙拳也得到了完善和滋养,变得很惊人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龙战于艳,拳印盖世,举拳轰杀!

    天地轰鸣,日月抖动,星河浩荡,像是一片世界压了过来!

    这拳宏大绝世,难以想象到底有多么的壮观,形成了可怕的经文秩序,形成了无上的手段,举手抬足间,天地皆颤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仙奎的肉身颤栗,被打的浑身流血,可怕的拳印都要穿透他的肉壳,他的脊背都鼓起来了!

    一拳接着一拳,拳拳见血!

    “全部都还给你!”

    他怒啸着,打的宇宙一角都在沸腾,无敌的拳势接连爆发,在仙奎身躯之上留下了几十个拳印,已经有血液顺着他的后背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他体内的骨头都断裂了,伤势相当严重,五脏欲裂,如此严重的伤势,即便是他有起死回生之术,短时间也不可能恢复如初!

    “杀得好,杀得好!”

    情绪有些低落的天庭大军,豁然之间怒吼连天,杀伐更为猛烈了,连同苏炎爆发,他们也似乎拥有了数倍的精气!

    一时间,仙族第三城,都炸裂了!

    漫天的尸骨,漫天的碎肉,漫天的血光!

    杀神大军,所向睥睨,横扫满世界的精兵,完全是推枯拉巧,打沉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这个变态,遭遇了强敌,越打越强!”

    范剑心惊肉跳,最终他看到了苏炎最强的一击,整个肉身光辉璀璨,宛若大宇宙在呼吸,透出恐怖的诵经之音,气象万千,真的如同皇者降世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这一拳触目惊心,即便是仙族掌教至尊在强大,可是他掌握仙奎的肉身接连遭遇重创,短暂时光当真难以汇聚战斗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可以逆转战力,演化出种种大神通,也完全扛不住苏炎的镇压力量!

    这一拳,轰动他身躯横飞出去,肉身乱颤,毛孔都喷出碎骨也内脏,画面太惨烈了,被打的面目全非!

    “仙奎.......”

    数不清的观战者都发呆,各大仙门道统的大人物都心惊肉跳,到底经历了什么,让少年魔王如同变了一个人,举手抬足间,宗师气象十足!

    他如同绝代大高手,暴打仙奎,接连几十次的杀伐,打的仙奎都很难爬起来!

    “老小子,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苏炎冷冰冰的目光看着仙奎,看着至尊道图中的影子,冷声道:“我倒是很强,比仙均强大不少,不过我还真的要谢谢你,你说让我如何感谢你?”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,若非我的肉身弱,岂能败给了你!”仙奎暴怒低吼。

    然而仙族掌教至尊很冷漠,他语气冰寒道:“年轻人,话不要说的太满,战斗还没有结束,你怎么认定你赢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,你曾经败掉过,可一次接着一次爬起来!”苏炎冷笑道:“我也给你一个爬起来的机会,站起来在和我继续打!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口气这么大,真的不怕夭折吗?”仙族掌教至尊有些怒了,虽然仅仅只是魂光,可真正涌动起来,也蕴含着无上的天威,浩浩荡荡挤满了整个帝路战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苏炎仰天大笑:“放心,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死对我来说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他的眸子盯着仙族至尊,道:“可如果我连你都杀不了,如何除掉仙族始祖?你说对不对!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够狂的!”

    仙族至尊爆吼,动了震怒,魂光涌动,弥漫着令人心颤的波动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所在的虚空炸开了。

    仙奎的身躯是没有爬起来,但是他的额骨璀璨崩天,这是至尊神辉燃烧,撕裂了天穹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宛若天降神罚,可怕的魂光在燃烧,连同仙奎的元神也随之复活,让这宇宙星空都血光蔽日!

    令人心颤的波动释放,横扫了整个大域,状若星河崩塌!

    万灵惶恐,第三城的大战都停下来了,数不清的生灵惊骇欲绝,身躯如同置身于炼狱中,死亡在对着他们审判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天地哗然一片,外界观战的大人物也心惊肉跳,看到血光蔽日的世界,闪现出一道法则,如同至高无上的道痕,散发出屠灭亿万生灵的气息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范剑大惊失色,近距离他很快辨认出到底是什么,失声道:“狗日的作弊,他不是仙奎,他是仙族的掌教至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仙族掌教至尊!”

    炎军勃然大怒,这也太欺负人了,仙均败了,掌教至尊杀来了!

    “血屠......”

    外界,有些巨头冷漠开口:“好一个掌教至尊,仙族越活越倒退了,这要是放在史前,估计会有灭族大祸,天庭岂能饶了他!”

    “血屠,是血屠!”

    很多人惊颤,这是仙族掌教至尊的至尊秘术,据说他踏入至尊境界,天降大福泽,领悟出一门惊世神通,血屠!

    这是专属于他的本命秘术,也号称至尊秘术,甚至这还是元神类型的无上杀伐大术,仙奎绝不可能掌握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!

    刚才突然变强的仙奎,是仙族掌教至尊,在掌握他的肉身在战斗!

    有些人冷笑,仙族掌教至尊,被少年魔王暴打了一顿,即便是少年魔王真的饮恨,这个污点也足够被世人嘲笑一声。

    堂堂至尊啊,被一个年轻人吊着打,现在不得已只能施展血屠秘术,不得不说很可笑。

    “可笑的不是这。”有老古董摇头,讥笑道:“可笑的是,在仙族至尊的碾压之下,少年魔王回炉重塑,更为惊人了,不是吗?他的战力蜕变你们都看到了!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周围的人心绪震荡,的确是啊,少年魔王的战斗力更胜一层楼,仙族掌教至尊的降世,也算是帮了苏炎!

    “这秘术有多强?”

    羿袁的脸色冰冷,在他的认知中,苏炎杀伐一生,怎会被弱于他的仙奎压着打,原来是因为仙族掌教至尊啊!

    范剑不清楚,但是炎军说出一则秘闻,曾经仙族掌教至尊依靠这门秘术,再加上仙族的仙穹境,重创了炎皇。

    “坏了!”

    大力他们的脸色难看,现在血屠已经打下来了。

    恐怖的一道,血光如海,惨烈异象纷呈!

    亿万生灵似乎伏在血屠之下颤抖,继而全面炸开了,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这是秘术惊天地泣鬼神,乃是至尊秘术,一旦爆发,激荡出无穷刀芒,从天而降,斩向苏炎的肉身!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苏炎的肉身已经被禁锢了,血光冲向了他的识海,让他的肉身猛颤,双眼发黑,嘴角溢血。

    他觉得元神都要炸开了,若非他的元神超绝,肯定身死道消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苏炎怒啸,额骨内流淌出恐怖魂光,让天地金黄炽盛!

    “好一个少年魔王,他的元神竟然如此超绝!”

    即便是隔着登天路,外界的大人物依旧扑捉到苏炎的元神强大程度,毕竟融合一部分白色雾气的元神,绽放漫天黄金圣辉!

    天竹一脉的人脸色难看,他吃了七色元仙果,元神不强大才怪,现在苏炎的元神,距离巅峰真仙都很接近了!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的元神有多强,你都活不了!”

    这一刀最终斩落而下,血光撕裂了黄金圣光,劈在了苏炎的魂体之上,促使着苏炎的元神崩裂,真的要炸开了!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喝,太痛苦了,同样他强忍着,在绝境中运转未来经,让他快炸开的元神化作一位佛门怒目金刚,身高丈六,璀璨至极!

    “挡!”

    苏炎的元神体,抗衡了可怕的一刀!

    可是他的魂体也迅速暗淡,崩出一条裂缝,险些让他的魂体崩溃。

    苏炎的残魂大吼,肩头扛着血屠之刀,急速沟通肉身!

    “管你服不服,一拳打爆你!”

    苏炎的肉身气血滔滔,冲击向前,抡动拳头,一拳接着一拳,向着仙奎的头颅,狂风暴雨般的,轰砸而下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每一拳,都涌动而出惊世拳势。

    一拳接着一拳,打的仙奎的头颅都陷入帝路战台中,浓郁的血液滚滚绽放,伴随着密集的骨裂声,喋喋不休炸开在天地之间!

    极度凶残的画面,惨叫声不断。

    仙族掌教至尊惊怒,怎么会杀不了?

    他的血屠之刀,如同斩在神铁之上,遭遇了可怕的阻碍!

    苏炎的元神有大问题,藏着惊世宝藏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可是他根本没有时间思量,苏炎满腔怒火激荡而下,打爆了仙奎的额骨,最终苏炎的手掌,捏住了仙族掌教至尊的魂光!

    接下来,苏炎作出了一个让世人发慌的举动。

    他将仙族掌教至尊的一道魂光,直接囚在一座小炉子当中,又喷了一口烈火,狠狠煅烧!

    “老兔子,还想要碾压我,我烧不死你!”苏炎怒骂,虽然这一战他收获甚巨,补全了诸多不足和缺陷,可是对仙族至尊还是恨的牙痒痒,不够解气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