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凰血!

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凰血!

    仙族第二至尊被斩杀了,血溅帝路战台。

    但凡看到这一幕的修士,一个个瞠目结舌,陷入了沉寂中,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!

    这一战,一些势力期待了很长时间,最终决出一个生与死,心中尽是惊叹,至尊亲子都被斩杀了,如若苏炎可以在帝路战台站住脚,得到无上造化洗礼,踏入真仙境。

    那么天庭年轻至尊崛起的时代,真的要来临了!

    一位真仙至尊,未来成长空间太大了,或许有资格争霸帝榜百强,以至于十强!

    “天庭,要崛起了吗?”

    “难以置信,时隔百万年,该族还能诞生至尊霸主,甚至毙掉了至尊亲子,即便是在天庭最昌盛时代,也会委以重任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少年魔王是年轻至尊无疑了,没想到天庭损失了一个叫苏炎的人,现在又逆天崛起了一位少年魔王,我真的很好奇,到底是谁培养出来的!”

    苏炎浑身血迹斑斑,冷酷的外表,摄人心魂!

    他站在帝路战台之上,看着满天炸开的血光,心静如水。

    仙族的第二至尊不过是开始,他的目标是仙族的第一至尊!

    这类人,既然都有资格争霸未来的十强,甚至三甲,自然比仙奎强横!

    现如今,他斩杀仙族第二至尊,并不觉得有多么的荣耀,反而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,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和仙奎一战,苏炎认知到自己的一些不足!

    元神固然强,但是却难以发挥出应有的力量出来,所以必须要搜罗到一门适合自己的元神攻伐大术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战苏炎的收获也很大,将初始经都要演化出经文秩序,大大尊定了苏炎的修道根基,不得不说,也值得庆贺,值得高兴!

    “倒是让我意外........”

    某个大域,安静的有些过分,即便是悬空的帝路战台,也没有任何人,来这里登台一战!

    帝路战台之下,一面黄金镜子悬挂,宛若一轮浓缩的大日点燃,光辉刺目,蒸腾的气息,烧得虚空都模糊了,温度太炽烈,整面镜子似乎囊括了千万黄金神火。

    金黄的镜面,呈现多种画面,上百个帝路战台的交锋,几乎都呈现在镜面之上!

    最终,镜面其他的画面破碎,唯独留下仙族第二至尊喋血之地!

    “仙奎被被毙掉了,他可是仙族掌教至尊的亲子,少主和仙奎还有一些交情,没想到天庭的少年魔王,有年轻至尊战力,未来最低的成就也是帝榜百强!”

    大日境附近,数位姿容绝世,明媚动人的女子观望着镜面浮现的画面,在议论。

    她们一个个浅笑嫣然,气质高贵,任何一位,都是大教传人,或者是古老世家的贵女,来头都不小,各个眼高于顶。

    现在她们汇聚在一起,站在一位美男子身旁,乖巧动人,不知道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......

    也有女子在抚琴,玉指葱白,弹奏出的妙音动人心弦。

    她乌黑的秀发,巴掌大的雪白脸颊,朦胧水雾的眼眸,这是一位绝色佳人,当她看到大日境之上,呈现出的一个满身是血的高大身影,黛眉微蹙,掌指用力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古筝很不凡,稍稍用力,弹奏出的音乐,化作杀伐之光,崩坏了一座大山,乱石滚滚,冲云而上!

    这是杀伐和铁戈之音,古筝鸣动,隐约有大鹏鸟展翅出击。

    吴琪丽的眼底闪出一抹刺骨的寒光,耳畔似乎又回想起,三颗痣.......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她气得芳心大乱,可吴琪丽也没有想到,当年在九鼎山闹出天大风暴的少年魔王,会在帝路战台之上,斩杀仙族第二至尊仙奎!

    “少主.......”

    吴琪丽的双目含着怒意,也有一丝惧怕,她深知道现在的少年魔王,绝非她可以招惹的,即使是整个吴家也没有资格招惹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吴琪丽求助的目光看向一位尊贵绝顶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相当的耀眼,极具辉煌和灿烂,散发出逼人的荣耀之光,让吴琪丽的眼中尽是迷醉,娇躯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自然是通天少主,一代通天仙体,法力号称举世无敌,更是天下无人敢惹的通天老人的弟子,正是因为这位是掌握通天桥的孤家寡人,仙门道统都要礼让三分。

    通天少主,身穿一袭银色长袍,这袍子很奇特,宛若星河之水在流淌。

    衣袍之上,闪现出点点金辉,宛若一颗颗浓缩的星斗镶嵌在上头,如若临近通天少主,但凭着绝世战衣,如同陷入古星海中,遭遇诸天星河的镇压!

    这东西各大仙门道统的大人物都眼红,这可是以最顶级的大罗银精锻造而成的战衣,手段是奢侈,当真是难以想象!

    “这个人未来会成为少主登临帝榜至尊的敌人吗?”有女子开口,声音很轻柔。

    “怎会,少主的敌人,是天地间最强的年轻至尊,仙族的第一至尊,太上教的圣女,不灭族中最强的不灭血统,皇族的绝代战皇,地府的轮回体.......”

    有女子开口,说了不少神威滔天的绝代天骄,他们很少露面,即便是万强榜单的争锋,也很难看得到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们真的站在帝路战台之上,又有谁胆敢去争锋?

    就比如这里,谁敢来找通天少主挑战?即便是放眼整个大域,都没有任何仙门道统来这里挖掘资源!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怕了通天少主,只是各大仙门道统,不想和一个横行无忌的巨头为敌,更何况通天老人掌握的通天桥,来无影去无踪!

    大日境呈现出各大帝路战台的交战画面,目前为止,唯有苏炎和仙奎的拼杀,让通天少主关注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最为绝顶的争霸,在于帝榜百强争锋,一旦整个榜单结束,年轻一代最强的百人,才是真正辉煌绝顶!

    “杀杀杀杀!”

    仙族第二大域,喊杀声滔天,大战已经接近了尾声......

    可是天庭大军的杀气越来越盛了,吼动了星空,像是在苏炎助威,在为他喝彩!

    他们散发出更为强大的战斗力,血洗仙族各路精兵,杀的整个大域尸横遍野,血流长河!

    “败了......”

    有些仙族大将逃亡,活在恐惧中,仙奎竟然被轰杀了,尸骨无存,死在帝路战台之上。

    无形中,也有着一股凶威,挤满了整个大域,让仙族还活着的精兵惶恐,至尊后代被斩杀了,甚至还是在帝路战台之上,这是天大的打击,让他们极难承受。

    仙族高层沉默,一言不发,没有任何气息散发。

    他们即便是再气在怒又能如何?

    仙奎已经死了,即便是现在可以除掉少年魔王,心中的伤痛也难以平复!

    “那罐子里面装填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现如今,满世界的目光关注苏炎,他的伤势极为严重,但是已经没人胆敢登台了,仙族的虚仙是有不少,但是和仙奎比起来有不小的差距,根本没有资格登台。

    即便是杀上去,也是自寻死路!

    那么苏炎雄霸这个榜单,基本上成为了定局,除非仙族第一至尊会杀来。

    这位接连击败各族年轻至尊的仙族第一年轻强者,乃是争霸帝榜至尊最热门的人选之一,他到底会不会出手,世人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间,许多人都看到,一个染血的青色石罐在震动。

    这是仙奎临死之前拿出来的,封印松动,导致里面封存的物质蠢蠢欲动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苏炎抬起手,震开了青色罐子的封印,这是一个储物空间,坚韧难摧,内部的空间极大,然而封印刚开启,赤霞滚滚!

    整个青色石罐,都被染成了赤色,像是化作一口大杀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石罐轰鸣,赤霞卷天,染得整个天穹都变了颜色,在苏炎心惊肉跳的目光中,看到石罐喷吐的霞光中,有着古老而又威严的气息绽放!

    “凰血!”

    苏炎惊喜,石罐中有一团拳头大的赤血在流淌,如梦如幻,看起来有些不真实,也如同一头仙凰盘踞在当中,喷吐瑞霞!

    “凰血,真够动人的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通天少主一双深邃如同宇宙星海的眸子,也定格在凰血之上!

    吴琪丽瞬间找到借口,走过去笑道:“少主的祖凰秘术,需要凰血配合才行,真的是特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少主苦苦搜寻凰血多年,大大小小的仙门道统都藏着不卖,没想到现在遇到了!”

    祖凰秘术,震古烁今!

    史上最强大神通,但是这秘术岂能是轻易修成的,必须需要一团凰血才行,但是这东西举世难求,有钱也买不到。

    “吴琪丽,我知道你和少年魔王有恩怨。”

    一位女子蹙眉,玉体流淌黄金圣光,宛若一位太阳女神,美丽绝色!

    她的身材高挑,也近乎完美,肌肤雪白细嫩,穿着一身黄金甲胄,散发圣洁光辉,道:“可是天庭毕竟是曾经最强的群族,他们的背后也有超级通缉犯撑腰,凰血虽好,但是此物太烫手了!”

    “殷姬!”

    吴琪丽的颜容不变,道:“听说,你和玄黄宇宙的苏炎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,难道是真的?否则你为何要替天庭人说话?”

    “满口胡言。”黄金女子金色瞳孔绽放神光,颜容冰寒。

    “生什么气?”吴琪丽满脸笑容,轻轻一笑:“我就是就事论事,姐姐可没有必要,因为一个死人恼怒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殷姬。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微微摇头,道:“天庭已经不是当年的天庭了,凰血我势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以少年魔王的脾气,他不见得会将凰血拱手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通天少主淡淡道:“一团凰血,还比得上万强席位的价值吗?”

    吴琪丽瞬间大喜,如若苏炎不答应,看来通天少主要出手了,要不乖乖交出凰血,要不就失去帝榜万强资格。

    他通天少主,有资格逼迫苏炎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