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血脉三变!

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血脉三变!

    广袤地域,人声鼎沸,围观者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通天少主的威名太大了,如若真的和少年魔王对上,必将是巅峰大对决,从这一刻开始,谁也不会看低斩杀至尊亲子的少年魔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个年轻人道出的一句话,宛若一卷冷风吹袭过来,让围观的修士全部瞠目结舌,一个个如同真的石化了一样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少年魔王的胆子他们见识过,可是这位陌生的少年说出的一句话,真的如同天打雷劈,诸强有些发慌,有些眩晕,纷纷觉得是不是听错了?

    吴琪丽巴掌大的雪白脸颊,已经青紫一片。

    她的娇躯在微微发颤,虽然她尽力压制自己浑身乱串的怒火,可还是在发颤.......

    她都要气疯,心肺都在颤抖,整个人也如遭雷击!

    四面八荒中,许多人用隐晦的目光,也巡视着吴琪丽臀部,心中邪恶地想着,真的有三颗红痣?

    不过,少年魔王曾经在九鼎山说过这句话,虽说碍于通天少主的威名,这句话未曾广泛流传,可一些知情人都比较了解。

    现在,范剑当着通天少主的面,将这句话再一次说出去,引起了不小的风波,看来传闻不假,保不齐是真的!

    有人觉得通天少主身边的女子,口气未免也太冲了,天庭一脉都敢随意折辱,真把自己当做天之娇女了?真把自己的当做无敌的王者了吗?

    果真,通天少主的双目冷光四射,一言不发,但是抬起了手掌,径直朝着范剑开口镇压!

    看似随意的一手,实则蕴含恐怖天威,遮天蔽日,压盖了一切,难以匹敌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开始,已经结束了!”

    许多人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范剑,没事招惹通天少主干什么?这不是自找死路?

    即便是吴琪丽的话语再冲,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站出来反驳的,更何况范剑以这种口气反驳,一丁点面子也没有给通天少主留下!

    可对于范剑来说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。

    既然通天少主一点颜面也不给他们留下,还要笑脸相应,和奴才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!”吴琪丽这般开口,看着范剑想在看一个死人,还有什么意外吗?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在众人真的以为,范剑要殒落的时刻。

    一道剑芒爆发,人们都觉得少年魔王出手了,实则根本不是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范剑直接腾起大手,炽盛银白,剑芒滔天,一下子和通天少主的手掌对上了!

    滚滚沉闷之音炸响了,在人们惊骇的目光中,两大手掌撞击,四方天地塌裂,一切物质都不复存在!

    这究竟是多么野蛮和变态的力量,只不过更让他们惊骇的是,这位白衣少年,竟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,挡住了通天少主一击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即便是通天少主背后的一群绝色丽人,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们很清楚,哪怕是通天少主随意一击,也绝非一般的虚仙可以抗衡的,但是范剑完美接下了,且依旧如常,没有任何的狼狈,很镇定,很惊人!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微微一怔,目光盯着范剑,道:“不过找死,也要有了先来后到,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,让少年魔王下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我还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范剑怒了,这也太目中无人了?

    “阁下如此无礼,这是把我们当做纸糊的了.......”

    羿袁话语冰冷,双目爆射神光,震的虚空乱颤,与此同时他的气息全面觉醒,浓烈的武道气息外泄,背后都隐约显化出一个巨大的战神虚影,充满了镇压天地时空的大气魄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大哥下来与你对话?”

    大力大怒,雄壮的肉身炽盛燃烧,宛若一个巨大的天地烘炉,当中龙吟阵阵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以前和他这般说话的人,现在连根骨头都找不到了!”

    铁匠和张量站出来,两大无量金身神情冰冷,有气吞星空的神魔霸气,无法无量,经文奥义繁奥难懂,如同置身于无量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天地轰动成片.......

    一位接着一位,年轻王者接连爆发,他们都相当的强大和惊世,群王横空,杀气外泄,对上了通天少主!

    “我眼花了吗?他可是通天少主!”

    “这是要群殴通天少主吗?”

    群雄惊颤,天庭一脉这般的回应,是要和通天少主干一场吗?

    通天少主的脸色冰寒,他倒是没有想到,天庭一脉会这么回应自己!

    殷姬神情复杂,很清楚这批人,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什么样的危险都经历过,当年的苏狠人,不知道比他们疯狂多少倍。

    那个人虽然殒落了,但是不代表羿袁他们就是软柿子,未来但凡有点机遇,都会有不小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恐怖气息随着释放,让茫茫的疆域疆域开始颤抖起来,龙大圣迈着沉重的步伐,口鼻喷吐阴阳二气,怒视着通天少主!

    一瞬间,可怕的气息扑面而来!

    殷姬她们都失态了,感到了滔天的威压,感到了至强生命在吞吸,像是看到无敌的圣兽在觉醒,映照宇宙星空!

    “好一头战兽!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的瞳孔盯着龙大圣,有炽烈,这是什么战兽?好可怕的根基和底蕴,如若可以降服,必然如虎添翼啊!

    龙大圣的铁骑践踏地面,欲要一个冲锋,撕裂通天少主。

    “少主当心!”

    一群绝色女子接连变色,这可是真仙境的无敌圣兽,强大绝伦,通天少主不过是虚仙境界,能够压制吗?

    其实范剑在想,若非牛大圣刚突破有严重的虚弱期,否则单凭龙大圣,都能打的通天少主脸绿,毕竟龙大圣现在是真仙强者!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笑了,身穿的银袍洒落九天银河之光,宛若诸天星河在他肉身中横陈,道:“此行,看来要满载而归!”

    “口气这么大,也不怕把自己吹死了!”

    铁公鸡横空,巨大的双翅展开,它体型巨大,遮天蔽日,宛若至尊神鸟,盘踞在上空,随时可以爆发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现如今,苏炎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,他沉寂在宇宙冲开的世界中,久久难以回神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真凰血统气息!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大笑道:“真的是的得来全不费工夫,好好好!”

    他接连喝出三个好字,整个人的气息也无限强大,喷吐星辉,神威莫大,状若星空崩塌,越发的惊人了!

    通天少主,盖世天骄,被誉为帝榜三甲,自然有他的傲气和风采。

    面对天庭诸王,他面不改色,具备无敌的信念,毕竟是一代通天仙体,号称同代法力无边!

    “一个人,独对我们全部,你也不怕撑死!”

    铁公鸡喝道,连同羿袁他们的气势同时间激荡起来,淹没了整片乾坤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都神情冰冷,充满了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背负双手,傲然道:“镇杀你们全部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站好了!”

    羿袁的双目大睁,瞳孔中寒光四射,大手一挥,喝道:“给我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天地巨颤,一瞬间衍生出来杀气风暴,无边无际........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第二声喝吼之音炸响,天崩地裂,日月无光,所有的兵将全面觉醒,铁骑塌碎天穹,抵住了九重天之巅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第三声整齐划一的巨吼炸开了,星河浩荡,日沉月毁!

    乱天动地的气象诞生,一群神魔凶兵爆发,杀气亿万,映照群雄的灵魂都要炸裂!

    当他们彼此间的气血汇聚在一起,只能让人去仰望,天宇都要撕裂了,摄人心魂。

    “嘶.......”

    所有的围观者都胆寒,一个个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天庭大军全面觉醒,连同一群大将爆发,这是何等触目惊心的画面,气吞整个大域,完全就是无敌的雄狮,可以横扫任何一方,巅峰真仙遇到了都只能绝望!

    “少主......”

    吴琪丽她们都被吓住了,前方的气血已经轰隆而来,撕裂了一切!

    通天少主在这种格局之下,都显得极为弱小。

    他的双目透出刺骨的寒气,他真的没有想到,天庭竟然大军出击,要将他给镇杀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的拳头倏地紧握,怒道:“我们走,少年魔王怕了,不敢与我交手,这笔账我记住了,未来会千百倍讨回来!”

    “哪里逃!”

    大军横压,简直就是横扫一切的洪流,毁灭了一切,冲向撤退的通天少主!

    满世界的人都被镇住了,谁能想得到,通天少主会遭遇这一切,他逃了......

    显然也懵逼了,没想到天庭大军大开大合,欲要将他轰杀.......

    “是啊,牛逼什么,就该这么干,别以为谁都要让他三分,敬他三分,他师尊是强大, 可强大的不是他,有什么资格耀武扬威,干掉他!”

    外界轰动,有些老家伙拍手叫好,心绪激荡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在这毁天灭地的域场中,很难有通天少主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他倒是果断,抬起手掷动出一个黄金石桥,在毁灭时空中中强开一条时空路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漫天能量风暴滚滚,虽然压制的黄金石桥在颤鸣,但是很难将其毁灭,这座黄金石桥,闪现出繁奥的时空秩序,乃是稀世时空至宝。

    炎军心惊,这是通天桥的仿品,贯穿到一个极为遥远的大域,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,通天少主已经的身影已经模糊到了,快看不到了!

    “大圣,出击!”

    范剑咆哮,玛德,这么大的阵容,怎能让他轻易逃了!

    龙大圣口鼻喷薄黄金波纹,碎裂的时空。

    它的四肢黄金蹄子践踏地面,肉壳流淌真龙气息,额头之上的金色犄角,轰然之间,向前刺去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大力他们瞬间站在龙大圣的脊背之上,同时间爆发大神通。

    远方世界观战的强者惊骇欲绝,看到龙大圣的犄角,撞击的青色石桥猛颤,范剑他们全面出手,一只只神通大手,攥住了青色石桥!

    龙大圣猛的一吞,张开大嘴,咬住了青色石桥,连同大力他们同时间发力,将这宗时空至宝,硬生生拉了回来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勃然大怒,他的至宝竟然被夺走了,可是刚想要调转杀过去的瞬间,隔了漫长的时空路,天庭大军吼动日月河山,杀光亿万缕蒸腾,硬生生镇住了通天少主!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惊怒,肉身喷薄可怕的光辉,这画面真的是刺激的他,都要狂乱。

    “少主.......”

    吴琪丽她们被惊住了,生怕通天少主忍不住杀回去,面对这种阵容,岂能匹敌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青色石桥,乃是通天桥的仿品,是通天少主亲子锻造的稀世时空至宝,都能横贯一个大洲,价值难以想象!

    外界,各大群族的大人物瞠目结舌,这算什么?

    通天少主脸面丢大了,跑去仙族第二大域撒野,结果被打的不敢回头.......

    “等我踏入真仙,杀他们全部!”

    “拥有真凰血统的生灵,还需要成长,等待它成熟,我会亲自前去收割!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头战兽,迟早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很快,通天少主恢复了平静和从容,极其强大和自信,真仙境才是通天仙体最可怕的时代,即便是在遭遇之前的阵容,他有信心灭杀他们全部。

    “这老小子跑了!”

    铁公鸡,兴奋大笑:“敢这里撒野,也不看看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!”

    “以后小心点。”羿袁道:“吃了这么大的亏,他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.....”

    龙大圣欢快祭出青色石桥,此物相当惊人,可承载大军,来无影无无踪......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苏炎还在沉寂在帝榜映照中。

    仿若置身于古老的宇宙中,宇宙在重演的过程中,他觉得自己和宇宙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粒沙,一培土,都沾染上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似乎,他自身栽种在宇宙中,要随着开天过程中,要进行一次成长,要进行一次重塑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甚至,苏炎灰色的血液都在沸腾,如同被这方宇宙孕育成熟,灰色的血在变,很快金黄滔天!

    (兄弟们,这是一个大章,晚上还有,求月票支援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