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地府之主!

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地府之主!

    已经十天了!

    苏炎沉寂在帝榜映照中,整整十日,他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关注他的人少了不少,各大仙门道统的强者,都在关注各大帝路战台的交锋,有些争锋也很惊人,但是自从仙奎和苏炎一战,决出生死,无形中,帝路战台少了一些血拼!

    这算得上无形的震慑,强大的至尊之子都殒落了,给予了年轻一代王者心灵上沉重的压力,他们也会死,或许在今日,或许在明日,也或许在未来......

    万强争霸太残酷,不过有些心智坚定者,也在帝路战台之上血拼。

    引人瞩目的是仙族第三城的血战,超出世人的预料,炎皇组织的炎雀,宛若火道女神解封,战力恐怖绝伦,超出世人对她的认知程度!

    毫无疑问,炎雀隐藏的很深,也是为了安全起见!

    现如今,帝路战台之上,她全面爆发了,主要是遭遇了可怕的大敌,竹阳华的强大超出她的预料,也幸亏之前苏炎让早做准备,否则真的会吃大亏!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古老而又宏伟的帝路战台都摇动起来,竹阳华强大惊世,年轻至尊气象十足,整个肉身仿若扎根在宇宙洪荒中,通天彻地,战力超强!

    “天哪!”

    世人惊骇,谁能想得到竹阳华如此吓人!

    整个帝路战台都被他打的摇晃起来,面对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的能量风暴,以炎雀的强大程度,极难匹敌!

    “好一个竹阳华!”

    炎雀也是女中豪杰,杀伐一生,她自知敌不过竹阳华,这个人的身体中,藏着特别古老而又宏大的气息,动辄都能镇压同代王者,这是年轻至尊的体现!

    甚至他的体内,还有至尊血统爆发,一时间将其衬托的格外吓人!

    “现在杀不了少年魔王,难道还镇不死你吗?”

    其实,竹阳华之前也有些看低炎雀,原本以为几招就能将其轰杀,结果炎雀隐藏了战力。

    “杀我,做梦?”

    炎雀整体黄金神火千万,如同屹立在火海之上的火道女神,丰姿绝世,额头的火焰印记都转动起来,溅射出炽盛焚天的黄金火光,隐约存在着恒古长存的至尊天威!

    她的火焰印记和仙奎的有些神似,像是至尊大道图,乃是炎雀的杀手锏,一旦释放,如焚山煮海的女性战神,魅力十足。

    “炎雀敌不过他,这个竹阳华藏的真够深的,我倒是没想到,衰败的天竹一脉,还能走出这等英杰!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,竹阳华以金仙洞金丹突破,看到金丹能量耗尽,会不会气疯?”

    远在剑冢的范剑,通过时空宝镜观摩这一战,他的脸色微沉,即便是他和竹阳华对上了,也不见得可以压制他!

    天竹始祖的根茎,等于始祖第二条命,这至宝举世难求,竹阳华与之交融之后,几乎具备了同代无敌者的风采,强大鼎盛!

    “咦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此刻, 有些关注苏炎的大人物略微变色,虽然在帝榜映照过程中一切都模糊了,可恍然间他如同看到了黄金大海横在当中,透出古老而又莫大的神威,宛若在镇压九天十地!

    可怕的异象,金色汪洋无边之大,骇浪滚滚,闪电雷鸣,仿若淹没了整个帝路战台!

    然而比较惋惜的是,这异象仅仅匆匆一瞥,就消失了.......

    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总之帝榜映照,一次比一次惊人,百强、十强的帝榜映照越来越了不起!

    传说,帝榜是无价的至宝,可以开启人之宝藏,可以打开人之潜能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在帝榜演化的古老宇宙中,宛若在孕育战仙,在孕育神灵.......

    苏炎的血液在变,黄金滔天,且形成了能量光幕,映照在苏炎的战体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苏炎,宛若仙王再生,整个人都不同了,宝体化作黄金色泽,充满了可怕的神威,抬起手似乎都能轰塌整个星海,震落下遥远大域的大星!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血统,至尊血统算个屁,如若激活,谁能匹敌?”

    苏炎震撼了,他的血统原本是九色的,在黑暗祸端中,他的血液吸收了黑暗物质,化作了十色血!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失,苏炎的血液自主交融化作了灰色的血液,现如今灰色血液沸腾中,化作了黄金血!

    无形中,苏炎宛若被至高无上的天赋加身!

    恍然间,他看到了另一个自己,盘踞在宇宙诸天之内,喷吐之间,大宇宙起伏,世界陷入了暗淡中,广袤的星域都开始永寂!

    另一个自己,至高无上,就像是自古长存的仙王,宝相庄严,他体如宇宙,力如星海,骨如山川,血如汪洋,发丝就九天银河,双目如日月星斗!

    总之,另一个自己太恐怖,跻身于宇宙诸天之内,冠古绝今!

    苏炎瞠目结舌,这是未来的自己吗?未免也太吓人了,站于此,可威慑一切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瞬息间,苏炎有一种痛苦,如同九幽之地,探出来的一只乌黑大手,攥住了他的肉身。

    他仿佛凋零了,在进行破灭,整个人也坠入了地府当中,在承受亿万厉鬼的吞心之痛,这种痛苦窒息到要死亡!

    “滚走!”

    苏炎怒吼,强大的道心稳固,初始经也随之运转,强行压制地府种魔之力。

    且在这个过程中,苏炎看到了,是帝榜在压制地府种魔,使得地府种魔即将爆裂!

    但是这封印太惊人了,隐约间,地府种魔化作了一个庞大的影子,头顶天穹,脚踏炼狱,置身于地府炼狱中,恐怖无边!

    这封印强大而又离谱,抵住了帝榜的镇压!

    “地府种魔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冰冷,他的黄金血在暗淡,最终归于灰色,彻底沉寂下来,不再有任何的波动传出。

    他的双拳紧握,没有什么惋惜,反而很冷静。

    “第二阶段的帝榜,欲要震散我身上的封印,但是失败了,不知道第三阶段的帝榜,是否可以震散地府种魔呢?”

    苏炎喃喃自语,其实地府种魔对苏炎的影响不大,唯有影响的是苏炎的血脉天赋,似乎他的天赋都源自于血脉中,总之他的血很特殊!

    “不过我的血统也太强了,依靠血脉足以无敌天下!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种无敌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摇头,这并非他想要的,他认为在强的天赋, 也不可能成就至强者,唯独靠自己打拼,去积累经验,去经历生与死,才能去收获最强的道果!

    这时间,苏炎发现帝榜映照的古宇宙,溃散了!

    他的收获很大,十来天的参悟,苏炎得到了不少,对接下来要进展的仙道路,将会起到重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但是帝榜还是洒落下来神圣光雨,刺激的苏炎肉壳发光,有着最古老和原始的宝藏蠢蠢欲动,要进行盛开!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苏炎扑捉到,人体中有伟大的生命本质在转动,毫无疑问这是被帝榜刺激的在散发,过程比较缓慢,和第一次有些不同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苏炎的生命本质已经很强,这一次虽然刺激出一部分,可绝对没有第一次那么变态。

    “要来了!”

    苏炎心潮澎湃,他身家丰厚,仙道石都准备了十几万斤!

    更别说苏炎身上有仙药,有龙血和凰血,甚至还有各类金丹秘药,还有金仙洞的无上金丹,完全可以满足进化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日后,不朽天域几十大域轰鸣!

    这是一股浩大到极致的气息在觉醒,威震宇宙洪荒,也伴随着亿万凶魔出闸,围绕着一个阴气滚滚的大世界在转动!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气息!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地府,难道是地府之主?“

    无尽生灵胆寒了,即便是相隔了亿万里之遥,隔着大域,世人依旧可以扑捉到,源头方向蒸腾的宏伟能量波动,让他们都要跪在地上,进行顶礼膜拜!

    “地府之主!”

    地府一脉,无尽强者惊骇,随即齐刷刷跪在地上,对着源头方向叩首,大叫:“恭迎地府之主!”

    虽然未曾得见地府之主真身,可他们依旧可以扑捉到,可怕的生机在喷发,足足沉眠一个宇宙纪元的地府之主,在缓慢觉醒,让这天地颤抖,连同周边几十大洲共振!

    “地府之主,怎么突破出关了?”

    地府一脉有些老祖强者,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想当年,地府之主连同仙族始祖和奇天宗老祖宗,三大强者踏破天庭分部之后,三强联手挖掘了不少资源宝地, 宇宙禁区,收获很大,甚至实力也日益增强。

    很多年前地府之主收获了大机遇,自我陷入沉眠中,如若没有大事件,地府之主是不会出关的!

    “是谁,唤醒了我,或者是谁在呼唤我?”

    地府浩瀚的疆域,炸响着灭世般的神音,让浩瀚的大洲猛颤!

    这类人的修行太惊世,但凡和他牵扯到有关的东西,会直接惊动他们的本体。

    无尽黑暗中,有着两双瞳孔若隐若现,闪现出冰冷的光泽,看着万族战场,似乎和这里有关?

    随即,他的眼眸收回,目光注视着一片幽深的黑暗之地,很快窥伺到了源头方向,看到了一株药在发光,演化六道轮回。

    这一株药,又如同化作了一个小人,诵读轮回大道天音!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这是轮回药,当年地府之主探究各大宇宙禁区,挖出来的一株轮回药。

    可惜还未曾养成,他花费了天大的代价将其移植到这里,已经十几万年过去,耗尽了世人难以想象的财富培养,距离成熟已经很近了!

    这可是究极至宝药,始祖强者都格外看重,否则不会守护他一个宇宙时代不离开山门,眼下,距离究极至宝药养成,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