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剑龙

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剑龙

    

    天地残破,满目疮痍!

    血光滚滚的世界,银色剑芒忽隐忽现,太快了,在天地之间横渡,锋芒绝世,可粉碎一切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苏炎掌握这宗大杀器,甚至接连三种形态,最终组合成了游龙剑阵,被苏炎执掌的登峰造极,演化出杀剑领域,万头银龙舞动剑锋!

    最终的形态,必然是领域类型的至宝,太过于绝顶,且极为擅长大规模的血战,总之适合群战!

    九大银色剑胎,似龙非龙,似剑非剑,围绕着苏炎转动,形成了剑海漩涡,溃败的群雄恐惧,不敢靠近剑海漩涡,谁都能预想到,一旦被卷中,肯定沦为碎肉!

    “好凶残的大杀器,这是少年魔王从剑宗夺走的吗?这杀剑蕴含游龙剑诀,我实在是想不通,除了剑宗,还有谁可以锻造出这口杀伐重器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口凶兵,痛饮诸强之血,银色剑胎有了一些血光,像是要化作地域之兵!

    苏炎觉得,这剑胎就是为何量身定做的,第三形态中,可尽情收割敌人性命,再也不怕以一敌百的格局了。

    “九块剑骨,九块剑骨啊!”

    一群剑宗老头子气得跳脚,恨不得活生生掐死剑龙,不过对于这位老祖他们也只是想一想,剑龙是剑宗始祖的弟子,也是唯一一位始祖门下的筑器大宗师!

    剑宗有不少大杀器,都是剑龙改造的,甚至范剑的霸天剑仿品,也是剑龙花费了长达上千年,才锻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有些可怕了!”

    看起来格外邋遢的剑龙,抱着一个黄皮葫芦,醉醺醺的,此刻看到银龙剑的第三形态,他猛地一下子站起来,瞪大眼睛关注,惊叹道:“他竟然能够把游龙银天剑短时间掌握住,甚至运转到这一层,这是一个奇才啊!”

    “剑龙,这是重点吗?”

    剑宗教主气得脸红脖子粗,九大剑骨,先天剑胎石料,银龙剑诀,三重领域之变化,那么这口兵器,算得上他剑龙锻造的,最强兵器之一了!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?”

    剑龙吼了起来:“老子都快入土了,银龙剑到现在还没个主,我就想亲眼银龙剑最强形态,这可是我锻造的,真仙境无敌兵器啊!”

    “剑景山修炼的是游龙剑诀,为何不给他?”剑宗教主怒斥:“我知道你和天庭的关系不错,可是时间都过去多长时间,啊!”

    “剑景山,他的游龙剑诀修炼的的确炉火纯青了,但是这小子不擅长剑阵道,银龙剑给他太浪费了,怕是等我入土,也看不到银龙剑最强的三大形态,这可是我研究半生的心血杰作!”

    剑龙饮了一大口酒,当年他锻造这口大杀器,不管是选取的材料还是内部铭刻的剑阵图,皆是一等一的 ,未来都有希望进化到至尊兵器。

    同样,锻造这口剑胎,必须足够强的心态才能驾奴它,总之一旦运转到巅峰状态,绝对可以称之为,真仙领域的无敌兵器!

    随即,剑龙掏了掏耳朵,骂咧咧道:“没事提起天庭干什么?你少给我翻脸,一个银龙剑算得了什么?在给我瞎叫唤,黑暗剑胎不给你改造了!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剑宗教主叹息,事已至此,他也无可奈何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剑宗始祖的弟子,当年剑宗始祖从帝路崛起,是何等的威风,何等的风采,开创剑宗之日,天庭也来了不少强者前来恭贺。

    要说起剑龙,他还真的和天庭有不少的关系,因为他就是天庭一脉的强者,推荐给剑宗始祖的。

    这事情说起来都相当久远了,剑龙和天庭一脉的强者关系不错,当然不只是剑龙,不少现在的老古董,和天庭当年都有不错的交情。

    百万年前,九鼎洲之祸乱,太突然了,也太快了,快到让满世界也沉默了!

    天庭分部覆灭,一夜之间,庞然大物轰然之间解体,这是弥天大祸,席卷了整个修炼界,现如今还是一个禁忌之词,谁也不敢在明面上议论。

    总之,天庭已经解体,死的死伤的伤, 至今活下来的相当有限了。

    邋遢的剑龙,咕噜噜大口喝着烈酒,看着他秃废的模样,剑宗教主于心不忍,他很清楚,当年天庭昌盛,人杰辈出,耀眼的明珠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当年剑龙也有爱慕的女人,就在天庭。

    当年的剑龙,剑宗始祖的弟子,和天庭的明珠结为连理,这不是什么难事,可以说是一件喜事。

    可是一夜之间,天庭的覆灭,当年闹出的轰动太吓人,震慑的天下群族谁敢说一句话,即便是剑宗始祖也只能干瞪眼,强压着发狂的剑龙,不让他出门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剑龙意志消沉,修道路也很难在精进,当年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太大了,一直到现在也很难走出来。

    可当年类似于剑龙这样的人,岂止是他一个啊,可是天庭的解体,终究是一个巨大的警钟,至今还炸响在各大仙门道统祖庭之内,这就是余威!

    “唉.......”

    剑宗,祖庭之内,一双若隐若现的眼睛,在混沌中留意到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些故人,想到了一位风华绝代的梦幻女子,他思绪飞扬,随即在心中暗语:“没想到,事情过去了这么些年,还能勾起我的情绪波动!”

    这时间,剑宗始祖的眼睛,遥望地府!

    “地府之主,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尝试探究地府之主的动向,可是这位的沉眠之地,相当的危险,他也不敢贸然探查,担心被地府之主察觉到。

    总之,剑宗始祖发觉,地府之主沉寂一个宇宙纪元,估摸着在图谋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混账,这杀器到底和剑宗有什么关系,给我速查!”

    仙族这些势力的强者恼怒,如此惊才绝艳的大杀器,他们认定和剑宗有密切关系,难道剑宗和天庭还有什么重大关系?

    总之现在,大域染血,群雄凋零!

    九大剑胎,围绕着苏炎在转动,喷薄绝世锋芒,撕裂一切敌人和封锁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漫天都是尸体和碎骨,群雄都吓破胆了,大批的逃亡。

    这一天,对于仙族这些势力,完全是血淋淋的教训!

    年轻至尊不可招惹!

    特别是执掌大杀器的年轻至尊,完全拥有可怕的杀伤力,特别是他们站在真仙境界,法力滔天!

    就现在的苏炎,单凭人体中可怕的仙道能量,即便是七重天的强者都胆寒,他的法力足够和仙道境八重天抗衡,这类人也太变态了!

    也不得不说,这就是万强造化,给予了苏炎超绝的战力,为他节省了几十年的光阴去积累!

    七重天境界的真仙,在不动有游龙银天剑的情况之下, 苏炎举拳向前镇杀,光拳头流淌的宏大波动,宛若一颗诸天大星砸下来,带着宏伟的仙道路战力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两大七重天真仙已经惨败了,他们根本敌不过苏炎。

    两大强者,臂膀炸裂,和苏炎对轰了一拳,他们完全扛不住,肉身乱颤,体内的骨头都在爆碎!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杀了我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,我们都身受通天少主器重.......”

    两大七重天的真仙惊恐,苏炎已经逼来了,银龙剑第三形态,封锁住了他们的退路!

    “通天小儿算个屁,等我踏入黄金宝藏地,自会找他清算!”

    冰冷的话语,炸响在染血的时空中,许多逃窜的人惊骇,他连通天少主都不放在眼里,这家伙难道就认定自己无敌,要和帝榜最强一批人争霸!

    “口出狂言,等你面对通天少主,你就知道他到底有多可怕。”

    两大真仙狂吼,苏炎懒得和他们废话,直接抽出银龙剑,将他们的身躯给碎裂!

    两大七重天真仙就这样被斩掉了,引起了恐怖波澜,世人再一次见证了年轻至尊的无敌战力,真仙境照样可以横着走!

    有人觉得,苏炎在进一步,保不齐可以和仙道巨龙,巅峰真仙较量了!

    “三颗痣,你觉得你逃得掉吗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苏炎大步前进,一双冷眸盯着逃走的吴琪丽。

    言出法随一般,滚滚的音波从苏炎口鼻从窜出,一下子轰击向前,如同一片可怕的洪流过境,打向了吴琪丽!

    “大日境!”

    吴琪丽低吼,祭出大日境,向着苏炎镇压!

    正面黄金宝镜,熊熊燃烧起来,洒落下来滔天太阳神火,甚至镜面也投射出,滔天时空力量!

    这镜子极端吓人,强大如苏炎,都被大日境影响,如同被困在太阳火炉中煅烧。

    “这破镜子,还想压我?”

    苏炎怒喝,肉身流淌出仙道之光,经文秩序显化,硬生生隔绝了大日境的镇压!

    同时苏炎也眼红,这大日境相当惊世,单凭一个吴琪丽,怎能激发出大日境真正的潜能。

    大日境被苏炎震的乱颤,他的大手也跟着向前镇压、

    吴琪丽双腿一软,摔倒在地上,惊恐道:“少主救我.......“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大日境猛的发光,显得极度的神圣和庄严,如同置身于亿万神火之中的九天大日,在映照苏炎!

    苏炎惊异,看到了大日境中,走出来一个身影,一步接着一步,气息很快恐怖无边!

    “谁敢伤我的女人?”

    通天少主具备大威严,如巡天的战神,俯视众生,似乎在俯视他的子民,相当的高傲。

    “通天小儿, 爷爷在此!”苏炎断喝:“还不过来见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