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锤爆!

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锤爆!

    十大强者都觉得耳朵听错了,恭送他离开?否则后果自负?

    这口气让他们惊怒,一个个气息爆发,连同血色山峰也随之复活,很快十大血色山峰迅速放大,压盖了天穹,覆盖了大地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口气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和他费什么话,直接镇压!”

    十大奇天宗强者各个皆是出色人物,对于奇门之道领悟极深,十大血峰放大的过程中,血光散发,引动天地大势交融,形成了巅峰大杀阵。

    十界阵一旦形成,也如同开辟了十个血色古界,流淌出血色能量波纹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门上古凶阵,痛饮万灵之血,全面撑开的时刻,强大的苏炎都倍感压力!

    “十界阵下无生魂,少年魔王我们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十大强者冷笑,他们不信虚弱的少年魔王,具备鼎盛时代过多的战力。

     “奇天宗的老祖,应该掌握奇门九遁?这遁法我可是期待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苏炎神情冷酷,披散的黑色长发乱舞,整个肉身绽放出浓郁精血,他的体内也透出宏大的仙道路气息,硬生生抵住了漫天风暴的镇压。

    他屹立在中心地带,雄姿慑人,光芒万丈,如俯视天地众生的仙魔而立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少年魔王,他的肉身也太强了,十界阵的压制都能阻挡,他好像并没有虚弱期,他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。”有人心惊,所有进入黄金海域的,都极为虚弱,可苏炎似乎没有虚弱期。

    “无妨,此子虽然修行惊世,可他元神重创,只要我等齐心协议,不断以十界阵压制他,肯定可以耗尽他体内神能,到时候让他像条狗一样跪下来求我们!”

    奇天宗十大弟子很自信,还是一副吃定苏炎的样子,身影和古界交融,引动大阵之力,撞击向苏炎!

    “难道是太上教?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底闪出一丝冰冷,他脚踏乾坤大地,整个肉身宛若不灭的仙炉在燃烧,释放出如海的精血光芒,撕裂茫茫血色世界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苏炎向前踏步,他肉身中流淌气力太变态,强大的上古凶阵,难以遮蔽苏炎的力量!

    十大弟子骇然失色,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上古凶阵都能以力撼动,且极难阻挡他的脚步,漫天覆盖的血色能量开始层层崩坏,甚至变态的力量袭击的十大血峰猛烈摇颤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十大弟子脸色惊变,觉得囚禁的凶龙出闸,要轰杀全场。

    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挥动金色拳头,砸向了其中一座山峰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整座山峰被苏炎打的晃荡,苏炎是何等神勇,即便是被十界凶阵压制,也极难压得住他惊世战力,整座血色山峰都开始簌簌摇动,有承受不住崩坏的趋势!

    “快阻止他!”

    晃动山体之上的弟子脸色惨白,即便是有山体守护,他依旧被苏炎可怕的力量震的大口咳血,都要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慌,将山峰之上的封印揭开,可镇压此魔。”

    暗中隐藏的奇天宗老祖,道出一句话,顿时稳住了十大弟子紧张的心神,一座座山体的封印也跟着揭开。

    “这古阵果真有些门道,怪不得他们敢来杀我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冰冷,十大山峰变了,在交融,在融合,骤然之间,化作了神魔炼狱。

    “巅峰大杀阵.......”

    黄金大沙漠,闯进来的修士渐渐增多了,一些路过的生灵纷纷惊颤,看到血海炼狱诞生,激荡出一道接着一道血光,撕裂了天穹,恐怖气息四溢!

    “是谁在布置大杀阵?”

    世人心惊,血光蔽日的世界,流淌出一缕缕古老的血光,震天动地,压盖了整片时空。

    十界古阵,一旦融为一体,恢弘而又绝世!

    接连的镇压,苏炎都极为不好受,嘴中溢血,肉身乱颤,快要站立不稳!

    任由他法力滔天,肉身霸裂,很难匹敌如此宏伟的凶阵力量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他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十大弟子惊喜,十界阵第二形态,十大山峰熔炼成为一体,覆灭力量汹涌了十几倍,强大的少年魔王狼狈不堪

    “你们笑个屁,都自身难保了!”

    苏炎很镇定,没有任何慌乱,发出一声断喝:“这杀阵的确很强,可如若真的运转到这种层次,你们还能活几天?”

    足以穿透人灵魂的神音炸响在神魔炼狱当中,一时间十大弟子失色,他们仔细感应,发觉冥冥中寿元在流失,人体机能在大幅地降低,似乎砸渐渐老死......

    “师尊,我不想死......”

    有弟子惶恐大叫,心都乱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掌握阵法,不要分心。”奇天宗老祖暗藏在暗中,他沉着脸道:“你们不会死,顶多损耗一些寿元罢了,等杀了少年魔王,为师会亲自帮你们搜寻奇药,延续寿元。”

    这位老祖在他们心目中地位很高,他的话起到了不小的作用,有些不稳的十界阵再一次转动,可怕的气息不断打下来,压制的苏炎肉身越发的暗淡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骗你!”苏炎冷冽道:“你们之前说的不错,十界阵最强状态,可以困住大罗真仙一点时间,这阵法的强弱,取决于祭品的强弱......”

    “竖子......”奇天宗老祖惊怒,没想到苏炎可以看出杀阵的弊端,没错一旦激活十界古阵最强形态,必须需要祭品才行。

    “祭品!”

    十大弟子越发惶恐,汗毛根根炸立,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,谁想这样死掉,即便是真的杀了少年魔王,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瞬间,苏炎爆发,他的话起到了作用,扰乱了十大弟子的心神。

    苏炎拔地而起,轰隆一下子横击一座山峰,顺着素乱的阵纹,打开一条路,强杀了过去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这位弟子恐惧大叫,苏炎就这样杀来了,举拳轰砸,如神魔共诛的战神下界,即便是隔着血色山峰,他无上的一击,也硬生生穿透了血色阵纹,轰到了内部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一位弟子巨颤,很快整个身躯开始崩裂,最终在绝望中上路,炸开在血色山峰当中。

    整个格局不稳,苏炎破掉了一个阵心掌控者,他可以借机破掉整个凶阵。

    在这时间段当中,隐藏在暗中的吴宏寿最终冲出来,拄着银色拐杖,站在了血色山峰之上,掌握混乱的阵痕!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我不管你多强,现在都在劫难逃!”

    吴宏寿冷冽到,他的奇门之道巅峰造极,且在他的掌握之下,十界古阵威能暴涨,血色炼狱急速壮大,最终形成了血色天渊,朝着苏炎镇压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凶阵......”

    远方世界的围观者惊骇欲绝,看到血色炼狱如若化作吞噬众生的魔窟,远方世界都能量枯竭,它运转的越强,衍生出的杀阵之力也就越是变态!

    “快看......”

    围观者越发的震撼,他们看到血色深渊中,爆射出三大炽盛身影!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舍得出来了,就凭的十界古阵,想要困住我?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三大苏炎,仰天长啸,接连祭出三大至宝,银龙剑,大日境,银色手套。

    三大稀世宝物觉醒的时分,整个血色天渊巨颤,当中海啸滔天,异象纷呈,打的整个血色天渊都在扭曲,即将炸开了!

    吴宏寿失态,他是故意示弱,引出自己!

    三大稀世之宝被苏炎同时间祭出,恐怖战力激荡,都要震死九大弟子,他有些惊恐,不是说少年魔王元神重创,战力大损了吗?为何还能爆发这么强的战力?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血色天渊即将溃灭的瞬间,一口大道金钟悬在血色天渊之上,荡漾出滚滚金色波纹,充满了可怕的灵魂杀伐,冲向了三大苏炎的识海!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银发老妪出现,面色阴森,她在干扰苏炎的元神,相信这类人物一旦元神出现大问题,战力也绝对大损。

    到时候,血色天渊,断然可以压制住苏炎!

    “很好,终于舍得出来了!”

    三大炽盛的雄姿,闪电般融为一炉,化作一位黄金战神,融合人形傀儡的过程中,气息狂暴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血色天渊颤抖中,崩溃瓦解,十大血色天峰像是小石子在乱颤。

    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苏炎一声爆吼,整体能量鼓动,霸绝天穹!

    血色天渊炸开了,一位开天霸主横空而起,震撼了宇宙星空。

    沿途中,九大弟子绝望,单凭苏炎外泄的气息,他们如同被困在仙炉中煅烧,要被他活生生烧死!

    九大弟子横飞出去,坠入地面上,很难在爬起来。

    吴宏寿都哇的一下喷出一口血,他的老脸狰狞而又难看,这还是人吗?竭尽全力爆发,就是一位仙道巨龙,完全看低的苏炎,看低了这位天庭的年轻至尊。

    紧接着,苏炎扑杀到星空之内,抬起大手,向着逃跑的银发老妪镇压!

    “天兽掌套,你怎会......”

    这位银发老妪不可思议,她想要释放最强力量对抗苏炎,整个人也绝望了。

    这如何去打?

    苏炎有元神秘宝护体,根本威胁不到他的元神。

     “不要杀我,我是太上教的长老。”银发老妪求饶,深知道天兽手套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设局杀我,千刀万剐了你都不足以解恨!”

    苏炎冷喝,一掌压盖了时空,笼罩了银发老妪,让她的肉身在颤抖中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(今天爆发兄弟们,求月票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