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黑竹

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黑竹

    竹阳华的脸色阴沉,没想到恰好碰到了范剑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剑,威名远播。

    现在的范剑伤痕累累,可一旦竭尽所能爆发,一剑扑面而来,都要粉碎他的肉身!

    “我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竹阳华的眼底绽放出冷意,他的肉身在变,在和一尺高的黑色竹子交融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从竹阳华肉壳中散发,这是滚滚的血光沸腾而出,充实着死亡和毁灭之源。

    范剑惊异,看到血海中冲出一头混沌古魔,这是现在的竹阳华,他的体内都传递出诸天祭祀之音,更有种种异象伴随着竹阳华而生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竹阳华发出一声嘶吼,整个人完全不同了,血光冲霄汉,天地殷红。

    能量波动太剧烈了,呈现出漫天阴魂随之诵经,可怕的气机散发,打的汪洋皆颤,都要全面翻转过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范剑打下来的霸天剑,直接被抵挡住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

    范剑吃了一惊,竹阳华融合了什么宝物?气息怎会变成这样?凶残的一塌糊涂,漫天阴魂如同复活了,气息浩大到了状若星河在崩塌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竹阳华腾空而起,整个人黑暗化,像是炼狱中冲出来的魔头,随手一击的力量挤满时空,黑色竹子赋予了他逆天的力量,如同在呼啸诸天,又如同在碎裂诸天!

    “霸天剑诀!”

    范剑冷喝,伤痕累累的肉身发光,随即和破烂的霸天剑仿品融为一体,绽放出最为狂霸的杀伐之源,打向了漫天席卷而来的黑暗毁灭之光!

    触目惊心的画面,剑芒如海,黑暗如渊,杀在了一起,这是巅峰大碰撞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竹阳华会那么强悍,如同坠落炼狱中的神魔复活归来,漫天黑暗之光打了上去,可同样范剑也不是纸糊的,他竹阳华想要一个照面干翻范剑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还不滚?想死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竹阳华怒了,整体血光滔滔,与它交融的黑色竹子绽放恐怖波动,崩坏了整片时空,如同超级大杀器被祭出,让广袤的海域都猛烈起伏!

    这原本是天竹始祖的根茎,始祖级别人物最可怕的至宝精华,现如今化作魔物,不得不说气息吓人,面对着扑面而来的气息,范剑都觉得自身坠入炼狱当中。

    “瞧不起我?老子偏要压制你,看看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!”

    范剑被激怒了,虽然和通天少主一战伤势严重,但是现在他的战力还在,难道还镇压不了一个竹阳华?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霸天剑诀运行到极致状态当中,他染血的肉身蒸腾着粗大剑芒,每一道剑芒都透出霸绝世间的大威势!

    漫天剑芒劈开了黑暗,强大姿态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这可是剑宗最强的天功,霸天剑诀!

    也和剑宗最强至宝霸天剑有重大的关联,自从范剑踏入真仙境界,再加上剑体术的配合,霸天剑诀对他自身的伤害已经很低了,可以长时间运转这门可怕的杀伐秘术。

    甚至霸天剑诀的极致状态当中,范剑的背后都腾起一口模糊的剑体,宏伟的如同诸天剑体,霸道的像是劈开了九幽轮回,就这样从天而降,劈在了黑色竹子之上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炸开了,这片海域摇动,金色星空都崩出了大裂缝。

    可是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,这么惊世大杀招,黑色竹子全面抵住了,这根一尺长的黑色竹子,洒落下来诸天泣血的异象,似乎在吞噬宇宙,激荡出难以想象的神威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范剑浑身汗毛倒竖,这是什么鬼东西?强大的霸天剑诀站在竹子之上,都未曾将其给劈开,要知道这霸天剑诀的攻伐力绝世无双,并不逊色太上圣决几分。

    难道天竹一脉的法相种子,逆天到了这种地步当中?像是勾动诸天宇宙的天赋神通,黑暗圣光滔天!

    竹阳华根本不想和范剑争锋,挡住了他的杀手锏,急速撤退,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,苏炎已经杀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满世界惊呼,看到了一副摄人心魂的画面,苏炎沿途中杀来了,肉身横过虚空,恍然间化作一头鲲鹏,流淌盖世神通气机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漫天黑暗空间都被打的炸开,诸天泣血的异象都在溃灭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手掌捏拳印,初始经在盛开,宇宙拳在爆发,配合初始之力,压盖了漫天的异象。

    这一拳无与伦比,攻破了整个黑暗世界,砸向了竹阳华的肉身!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!”

    竹阳华脸色阴沉,杀来的强者太狂野,崩坏了一尺长的黑竹演化的异象,鲲鹏的力量镇在了黑竹之上,这门大神通将其短暂压制住了!

    苏炎最终杀来了,一拳轰出,十方皆颤,持续颤抖的海域都崩出了一条接着一条大裂缝,像是形成了海域大裂谷!

    “这魔王.......”

    远方世界的人惊颤,这是什么样的气息?如同无敌的真仙在呼啸,透出可怕的压迫让他们都在窒息。

    “给我复活!”

    竹阳华低吼,黑竹猛烈摇颤起来,异象纷呈,传递著诸天神魔祭祀之音,涌动出种种神秘力量,撕裂了一层层鲲鹏力量,即将杀出来阻截住苏炎!

    然而,范剑瞬间下手,再一次演化出霸天剑诀,镇压了黑竹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画面有些惨不忍睹了,竹阳华挥动手掌抵挡苏炎的拳头,但是被苏炎一拳头打的臂膀炸裂,整个身躯都在颤抖,毛孔喷出大片的血光。

    “这黑竹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范剑很是心惊,竹阳华的本体战力,自然还不够跻身于最强者行列。

    但是他掌握的黑竹有些了不得了,鲲鹏天力短时间都难以压制,如若放任黑竹成长下去,未来会进化非常邪门。

    “竹阳华,你是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苏炎神情冷漠,龙行虎步,再一次杀向了竹阳华。

    他整体激荡出来的鲲鹏天力,压制了这片小世界,鲲鹏力量袭击竹阳华,让他染血的肉身不断崩裂,整个身躯都要在苏炎的脚步之下炸裂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他收入体内的时空秘宝,也被震出来了,一口时空大鼎,阴君昊就被封印在里面。

    此刻的阴君昊真的感到绝望和耻辱,被竹阳华镇压带走也就算了,现在倒好,又一次落入了苏炎的手中。

    不过阴君昊还真希望,苏炎打死竹阳华这个阴险小人。

    他混入屠魔联盟,图谋不轨,隐藏的太深了。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你不给我留下任何余地,未来我也不会饶了你!”

    竹阳华怒啸,他的肉身残破,伤势严重,但是看起来很凶狠,没有任何惧怕,想要再一次夺走阴君昊的尸体!

    苏炎的神情冰寒,道:“你逃不出去的,天竹始祖的根茎,根本不属于你!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看!”

    竹阳华的眼睛森冷,勾动黑竹,这根古怪的竹子发光,外泄出无与伦比的气息,伴随着岁月光雨挥洒,隐约间有着一个巨大魔影呈现而出。

    像是一位无敌世间的巨头,跨越时空长河,一步接着一步驶向这一世,渐渐变成一位俯视天地时空的无上强者。

    “至尊法相......”

    范剑被震飞了,低吼道:“大哥当心,这黑竹被巨头祭炼过.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未曾说完,黑竹已经冲向了苏炎。

    像是巨头至尊掷动出的一宗大杀器,从天而降,要镇杀苏炎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惊变,祭出了大罗铜炉,向着黑竹砸出。

    结果让苏炎肉疼,大罗铜炉直接被崩坏了,这宗宝物扛不住黑竹的力量,它等于至尊兵器,强大绝伦,撞开了大罗铜炉,再一次向着苏炎镇杀。

    “混账,敢坏我兵器!”

    苏炎大怒,拿出九州天鼎,虽说复苏此物太困难了,可苏炎完全可以将其当做兵器,直接轮动起来,砸向了黑竹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炸开,气息恐怖的黑竹光辉被九州天鼎砸的有些暗淡。

    可苏炎也不好受,被撞击的脚步蹬蹬后退,嘴角都溢出了血液,他的虎口也崩裂了,层层反震力量,震的苏炎体内气血乱颤,快要站立不稳!

    苏炎的手掌血肉模糊,他发狠,再一次拎着九州天鼎,向着黑竹砸来了。

    古怪的黑竹,也不知道如何进化到了这种层次中,它在发光,呈现出诸天泣血的异象,闪电般飞了回去,钻入了竹阳华的肉身中。

    后者不敢迟疑,拔腿就逃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的,竹阳华你的死期到了!”

    苏炎将九州天鼎当做兵器,煞气腾腾追击竹阳华。

    古老的残鼎,强大慑人,没有任何能量波动,却是存在莫名的神威,可磨灭黑竹诡异的能力。

    竹阳华的眼底闪出一丝阴狠,大袖一甩,一片竹叶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古老的竹叶发光,仿若一片诸天星海垂落而下,且迅速放大,可怕到了覆盖诸天的层次当中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竹始祖本体之上落下来的一片竹叶,价值难以想象有多惊人,一旦祭出等于始祖一只手压了过来,谁能匹敌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数不清的修士惶恐和不安,群雄颤栗,要随着竹叶下沉而还是夭折!

    很多人恐惧大叫,肉身快要炸开,这竹叶太吓人了,从天而降,要轰杀一切,且足足遮蔽了无垠海域,这一切也是在极其短暂时间发生的!

    苏炎未曾惊慌,努力掌握九州天鼎,他准备将这宗至宝的威能激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天地尽头像是炸开了。

    一只雪白的玉手,看起来小巧玲珑,根根玉指晶莹剔透,实则非常的怖人,直接横了过来,很是恐怖,天宇都裂开了。

    苏炎震撼,雪白的玉掌,像是从天外探出来的,只手遮天,好像将整个黄金宝藏地都压在掌心之下!

    他惊骇,这是什么层次的强者?

    “帝路守护者?”

    范剑在惊骇大叫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