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无敌的信念!

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无敌的信念!

    像是一位至强者出手,一只手掌探下,天地都在轰鸣,这是遮天蔽日的画面,整个黄金王洋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海面之上掀起来亿万重大浪,整个汪洋如同被劈开了一样,格局不由自主转动,也犹如化作一个金色大漩涡,惊世的气息弥漫,直欲毁天灭地!

    黄金海域,强者众多,年轻一代霸主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所有的人从头凉到脚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是有神秘的气息在绽放,铺天盖地压了下来,让他们都在颤栗,腿脚有些不听使唤,要伏跪下来叩首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人?还是什么兵器?少年魔王一战落幕了吗?”

    奇天圣子都胆寒了,御天道图悬在他头顶之上,隔绝了漫天气息的压制,可同样也有能量要穿透进来,促使着奇天圣子身躯踉踉跄跄的。

    他骇人失色,可同样也心绪激荡,黄金海域格局在这种压力之下被迫开始转动起来,御天道图再一次推演出更为精确的位置出来。

    “前方就是海眼,造化汇聚之地!”

    奇天圣子狂喜不已,通过御天道图的推测,他的目光锁定了前方海域,如同存在亿万载的海眼在流动黄金圣辉,格局转动之下, 海眼剧烈震荡,像是要飞出来一样!

    “造化果真属于我,不知道少年魔王被斩掉了没有?否则就是好事成双!”

    奇天圣子飞速靠近黄金海眼,现如今海域闹腾出来的动静很大, 天摇地颤,九颗太阳都要坠落下来,整个黄金宝藏地的格局都被撼动了!

    “大哥,快走!”

    范剑预感不妙,帝路有帝路的规则,虽说黄金海域没有帝路规则秩序,但是很明显气息从外界传来的,难道帝路发生大变了,难道帝路被攻破了?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苏炎惊骇,浑身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样的强者?是不灭天阳之上沉睡的至高神复活了吗?

    可是这手掌看起来极为秀气,分明是一个女子的手掌,直接压了过来,镇住了竹叶!

    苏炎极为诧异,对方是来争夺竹叶的?倒是这片天竹始祖的本体上的一片竹叶,未曾有什么强大的体现,落在雪白玉手的掌心之内,很快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总之危机得到了解决,这一只打过来的手掌,未曾散发任何杀念,否则整个黄金海域,不知道会殒落多少修士。

    苏炎努力睁大天目,顺着雪白素手打开的大裂缝,向着外界开始观望。

    一条接着一条时空大裂缝,很明显被强大的力量贯穿,不知道延伸了多远,隐约间苏炎看到尽头,有着一位身影有些模糊的青衣女子,就是她在俯视黄金宝藏地!

    一位女子,到底有多么的特殊?在帝路可以畅通无阻吗?难道她不被规则秩序约束?

    苏炎失色,猛的想到了道书仪,一位神秘的女子,不知道境界处于什么层次,总之帝榜万强争霸没有她的身影,这位女子也相对于特殊。

    现如今苏炎匆匆一瞥,看到了一位青衣女子,画面虽然有些模糊和神秘,可苏炎依旧感悟到,气吞万古长河的神威,难以阐述到底强横到了什么领域中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苏炎喃喃自语,很明显觉得,她站在遥远的世界,观望了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她迷雾重重的瞳孔当中,星河幻灭,如古老的破败宇宙,摄人心魂,隐约间在她的关注之下,苏炎觉得整个人都暴露在她眼中。

    “有点熟悉,古怪呀......”

    她轻轻呢喃,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他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丰姿绝世,威压宇宙星海,她衣袂飘舞,也不知道站在什么区域,总之她未曾第二次出手,帝路有帝路的规则,她虽然可以破坏,可也不想破坏。

    因为缔造帝路的人,是她敬仰和倾慕存在,她不会再一次破坏帝路的规则秩序。

    黄金汪洋之上,时空大裂缝消失了,世界也归于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刚才出手的是谁?”

    范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,道:“该不会是你们天庭的强者吧?或者是是帝路的护道者!”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猜测, 还不是因为帝路是天庭缔造的,虽然这是一个传说,可许多仙门道统都觉得这是真实的,总之想要破坏帝路规则?即便是剑宗始祖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那么范剑猜测,应该是帝路的护道者!

    苏炎皱眉,觉得应该不是,他们谋夺鲲鹏古尸,已经违背了帝路的规则,九州天鼎毕竟也被帝路规则约束,可当时他们激发出九州天鼎的力量,可没有帝路的护道者出现。

    况且,黄金海域,根本不被规则约束。

    “她在争夺竹叶?”

    苏炎挠了挠头,这人该不会和天竹始祖有关联吧?

    可惜的是,竹阳华趁着刚才的变化,已经逃走了,当然即使是没有之前的异变,掌握天竹始祖竹叶的竹阳华,可不是那么好镇压的!

    “始祖始祖,化作魔物。”

    苏炎皱着眉,竹阳华依靠始祖根茎,不断吸收殒落强者的尸气,借助着邪魔外道,怕是短时间的竹阳华进步会很是惊人,可惜他现在已经逃走了,苏炎的心中有遗憾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苏炎未曾有过多的迟疑,飞速向着战场回归,虽然镇压了阴君昊,惊走了竹阳华,可是大战还没有结束,战场中还有不少圣子级别的强者。

    少年魔王离开了,这也导致战场爆发出更为激烈的大战,所有的人都在拼命,杀的这片海域不断颤抖,血光滚滚,染红了半边天!

    “杀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人还未曾来临,一声大吼声彻响天地之间,震散了漫天血腥之光。

    群敌颤栗。

    大批的强者惊恐,一声可怕的杀音,震的他们气血乱颤,肉壳都要崩灭,骇然失色,这是何等力量,惊天地泣鬼神,真仙境的苏炎要无敌了!

    “是魔王,他回来了.......”

    一群圣子级别强者惊骇,难道竹阳华饮恨了?

    苏炎回归的时间太快了,整个战场都在他的神威之下崩溃瓦解,那个人神威惊天动地,整体杀气直冲霄汉,锋芒绝世,正在俯视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没什么可说的,苏炎上来就是一拳,这片支离破碎的战场猛烈起伏,阵阵恐怖气息扑面而来,仿若史前巨凶在觉醒!

    鲲鹏大神通爆发,一如既往的所向睥睨,沿途中天崩地裂,鬼哭神嚎,血光溅射,画面惨不忍睹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位接着一位真仙强者肉身烂掉,鲲鹏还未曾扑杀而来,他们已经绝望了,根本就挡不住杀来的苏炎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大批的强者肉身炸裂,被苏炎一拳头给直接轰杀,大片血光在虚空中荡漾。

    “这魔王真的要屠掉屠魔联盟所有的强者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的来历都很大,背后都有强大道统,或者顶尖家族,可是少年魔王问也不问,直接就杀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说的?帝路争锋,你死我活,年轻至尊都是踩在群敌的尸骨之上,杀出来的!”

    远方围观者心惊肉跳,大战还在延续,不过战争形势一边倒,苏炎来了,单凭他现在的威望,完全就是雷霆压了下来,震慑敌胆!

    苏炎战衣染血,恐怖气息不断散发,威压整个战场!

    大教传人算什么?

    任由手段在惊世,面前的苏炎战力雄霸世间,他的拳印盖世,几乎一拳一个!

    苏炎发丝乱舞,瞳孔像是刀子一样杀人,杀的群敌恐惧,大批的逃亡!

    “谁敢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一声长啸,浑身毛孔喷薄出万重剑芒,像是一挂接着一挂星河,冲向前方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数位逃跑的真仙强者崩裂了,剑锋犀利绝世,真仙之躯一个照面都被切割的炸裂。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你不要乱来,杀光了我们,你们天庭承受得住我们这些群族的怒火吗?”

    逃亡的修士胆寒,搬出心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想要镇住苏炎心中的杀气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对于苏炎来说太可笑了,他发丝乱舞,散发的气息越发的冰寒,衍生出惊世的异象。

    这是尸山血海诞生,横在天地之间,他化作一位无敌的皇者,站在诸王尸骨之上,俯视众生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苏炎再一次爆发,挥动拳头,杀向败逃的群敌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手段尽管试出来,我苏某人统统接下!”

    最终,苏炎发出一声怒吼,这片海域炸裂了,被打的千疮百孔,血光滔天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逃亡的强者惊恐大叫,现如今他们连逃的资格都没有,这批人根本活不了,苏炎没打算放走他们当中任何一位!

    漫天血光溅射,整个星空都被侵染的血光蔽日,画面太凶残了,血腥气滚滚的世界中,整个战场已经被打爆了,除了逃走的竹阳华,其他的人都伏法了。

    苏炎迈步在战场,神目如电,在探寻还有没有活着的强者!

    一旦发现,统统镇杀。

    苏炎的气息越发的惊世,染血的海域之上,都显化出一个可怕的身影,这是俯视天下的霸主至尊,震天动地,神威横扫了茫茫海域!

    “通天少主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随即,苏炎的眼底闪出一丝刺骨的寒芒,要召集众兄弟,将通天少主给干掉。

    黄金海域之行,他收获太大了,在真仙境具备了超强战力,苏炎也想要借机解决掉一些大敌。

    “太疯狂了,他似乎还没有杀够!”

    “死了这么多人,该不会要打爆帝路,提前终结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玩笑开的有些大了......”

    有人无言以对,屠魔联盟是闹腾的风暴巨大,但是有些无敌的霸主至尊,根本不屑与参与进来,有了一位通天少主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越战越强,他这样打下去,以杀入道,未来断然会杀到最强状态!”

    远方围观者议论,这是要无敌了吗?养成了真正无敌天下的心境,可迎战任何强敌,这是帝榜至尊才会滋生出来的信念。

    (昨天坐车回到家在电脑旁边坐了很长时间,一直在发呆, 实在没力气写了,就去睡了。

    哈哈,昨天就更新了一章,有点丢人啊,写书五六年了,第一次一更。

    羞愧,今天补上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