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地府之主!

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地府之主!

    地府大州,景象怖人!

    巨大的轮廓拔地而起,挤满了整个大州,古老的天威浩荡,至强的威严澎湃!

    这还不算他的真身,仅仅只是轮廓显化,已经天崩地裂,衍生出能量狂潮,冲向苍宇,淹没了诸天大星!

    “地府之主.......”

    有人话语颤栗,隔了遥远大州,已经看到了地府大州,腾起来的一个身影,像是主宰三千大州的至强神灵,俯视诸天,掌握轮回!

    “他就是地府之主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拳紧握,披散的黑色长发乱舞,心绪难平,回想起了九鼎洲天庭分部的决战,回想到了当年年幼的自己,被施展地府种魔封印的画面!

    苏炎满腔怒血沸涌,眸子中绽放出冷冽的光束!

    “苏炎你这是什么情况?我怎么觉得你体内的气息和地府之主有些神似,你曾经该不会被他为难了吧?”

    宝财的脸色凝重,发现苏炎的肉壳中,黑雾滚动,要遮蔽住苏炎的肉壳,这像是某种侵蚀要让苏炎开始蜕化!

    虽说,苏炎短暂压制住了地府种魔,可种种影响力也让苏炎痛苦难熬,觉得自身要黑暗化,要坠入地府炼狱当中,化作地府的一员!

    无上的压制,要让苏炎的天赋蜕化,要让他的生机干枯!

    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,毫无疑问是因为地府之主的出现,让地府种魔暴动,一旦外泄出气机非同小可,地府之主必然会关注自己!

    当年,三大始祖强者进攻天庭,目的地就是为了天棺,甚至这一系列的事情还都和自己有关!

    “吼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仰天大吼,初始经绽放,太阳母经运行,推动了自身最强的力量和霸绝的精神意志,强行压制住地府种魔的影响,以灰色血液封印!

    “地府之主,早晚有一天我会无敌天下,打爆你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中冷光四射,强大的精气神散发,他还年轻,有的是时间拼搏,他坚定迟早有一日,会无敌天下!

    即便是在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之下,苏炎依旧具备一颗无敌的心。

    “这老小子对你干了什么?”宝财焦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道封印,算不上什么,未来我会破掉!”

    苏炎的精气神越发的怖人,神于魔并存的战体中,涌动出万重神光,映照天地河山,都呈现出神魔乱舞天地的惊世画面!

    曾经苏炎从黑暗世界中爬出来,就立誓未来要无敌天下!

    现如今,不仅仅是对自己的要求,还是对曾经天庭死去强者的承诺,未来要粉碎一切!

    地府之主,属于当世最古老的至强者,开辟巅峰道统地府,辉煌至今!

    在世人的眼中这位也是恐怖之源,像是死亡和炼狱的代表,极致强大!

    “要开战了!”

    举世皆颤,地府之主复活的过程中,常年镇守地府气运的地府图也随之觉醒,要知道这可是最强至宝,被始祖巨头掌握之下,地府图堪称不灭天兵!

    无上气息持续浓郁,莫大神威绽放,席卷宇宙星空,简直轰动了三千州!

    这可是最强的始祖,坐镇地府的巨无霸,此类人物再加上地府的无量底蕴加持,想要攻破地府水何等艰难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盘踞在天外的大批始祖强者,多数未曾出手,还在静观其变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盘踞天外强者喝吼,喷薄出的漫天大道符号洒落,共振向地府!

    这仅仅只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,就已经足够惊世,攻伐力盖世无双,且难以摧毁现在格局的地府,任谁都能看到地府之主古老的身影觉醒,震的漫天无上大道符号冲向域外,崩坏了无边星空!

    “鼓起玛卡.......”

    诸天诵经音滚滚,持续浩荡,一群可怕的存在在呵斥地府,表明其中的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许多人并不想开战,和这位最古老的巨头交恶,一旦动了地府,很可能牵扯出其他古老势力,到时候战争一旦开启,这是不朽天域的浩劫,会毁掉数不清的大州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地府之主的气息越发的惊世,已经有真身浮现,毛孔喷薄气血之光,震天动地!

    他执掌地府图,头顶生死轮回盘,俯视天地,身影站在黑雾滚滚的时空中,演化着无上秩序杀伐,一双冷冽的瞳孔,望着天外之上盘踞的强者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一口青铜色宝镜横空,镜面发光,光辉亿万丈,在这里映照宇宙诸天,洞察天地本质,一切法则奥妙,照耀着无边黑暗的地府!

    这是在研究轮回药的下落,苏炎通过时空镜像术也看到一片模糊的画面,一株药在黑雾滚滚的地府中呈现而出,似乎于天地齐高,生长在黑色沼泽地中。

    药很特殊,形似果实,形似小人,喷薄轮回符号,即将绽放出最强的生命之精!

    “轮回药.......”

    画面一闪而逝,地府图遮天蔽日,压制住了宝镜的探索力量,斩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天外盘踞的强者,数位气血干枯的强者,浑浊的瞳孔中绽放出狂热,这一刻他们很难去平静,有人低吼道:“究极至宝轮回药,我若是可以吞走一口气,可延寿万载,恢复人体枯竭的气血,继续搏出一个未来!”

    “究极至宝药,我毕生只是见过三株罢了!”又有一位寿元干枯的老怪物开口,话语有些冷:“大限将至,不得不争一争了,宇宙浩劫将至,地府之主还要坚持吗?不怕落个身死道消结果吗?”

    地府之主神情冷漠,盘踞在地府当中,可怕的魔躯绽放出无尽轮回之光,如同在这里演化六道轮回,且他的身影隐约间,要化作六大无敌巨头!

    有些巨头心惊,任何一门史上最强大神通都不容小视,传说轮回大道走向极致,要化作六大无敌身!

    轮回乃是最为绝顶的大神通,繁奥到极致,参悟起来困难重重,他地府之主是何等巨头,如若可以化作六大无敌身,岂不是要逆天?

    甚至有始祖强者神情重大,如果地府之主吞掉完整的轮回药,很可能在这一条路之上,走向极致!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些掌教至尊都叹息!

    他们始祖路还没有着落,可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,有些始祖还可以壮大, 还可以增强,当年他们联手覆灭天庭分部,终究收获甚巨!

    “诸位还等待什么,还不出手?”有人按耐不住了,对于轮回药势在必得,这是在蛊惑人心,一同下手争霸轮回药。

    “哞.......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大州巨颤,一声裂天的牛吼炸开了,吼碎了漫天大星!

    一头漆黑的神牛,气血衰败,也一旦复活恐怖滔天,魁梧的身影于天地齐高,巨大的牛头发光,漆黑如山岭的牛角横在天穹之上,简直要碎裂三十三重天!

    “是万兽教的始祖......”宝财震惊,道:“传闻他坐化了,没想到还活着,看来轮回药对他们当真有致命的吸引力,特别是一群气血干枯的老家伙,完全给了他们搏命的由头!”

    一头神牛散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力量,巨大的牛角轰穿而下,这是他身躯之上最坚硬的部位,也可以称得上超级大杀器,就这样从天而降,冲向地府,要将其崩出一个大窟窿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头老迈的神牛大吼,天崩地裂般,巨大牛角如无边的黑色大陆,撞击地府!

    它出手的瞬间,数位妖族始祖霸主觉醒了,甚至都有一头衰败的天兽站出来,气血淹没了时空长河,硬生生吼动了整座地府,发出了最可怕的杀伐!

    最强风暴激荡!

    有些单独行动的始祖强者心都凉了,有些小团体联手,共分轮回药!

    一些人心神郑重,真的要考虑清楚是否要参与进来了,即便是真的夺走轮回药,估计也没有时间去炼化,很可能被直接打死!

    “太热闹了,这种战斗,本兽神竟然是始作俑者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宝财大叫,语气激动,这是最为绝顶的大战,纪元难遇,百万年来都没有发生过了,虽然依靠模糊不清的时空镜像术,可依旧可以看到一些画面!

    “小子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瞧见苏炎盘坐在地上,始终沉默,宝财微微一愣!

    苏炎沉寂了有一会,他的大袖猛的甩动,成片成片地势图横在虚空中,密密麻麻的,也是一块接着一块,充实着天地大势。

    这是之前地府被青铜宝镜映照,苏炎扑捉到的一些似曾相识的地势图,将其烙印在虚空中,仔细端量,最终取出了御天道图进行对比!

    宝财心中一惊,道:“难道地府的格局,是奇天宗的始祖布置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地府之主就算是在强,也扛不住这种风暴,相信绝对有后手!”苏炎镇定道:“我觉得他在拖延时间,等待轮回药的成熟,有些始祖强者不见到轮回药,绝不会铁了心下手,刚才看到的轮回药相当模糊,有些强者还在犹豫!”

    “可轮回药即便是成熟,也在地府中,难道轮回药并不在地府?”宝财越发的震撼了,如果真的是这样,地府之主的胆子真够大的,就不怕被炒了后路?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!”

    苏炎神情大动,在御天道图之上,锁定了一个奇门阵图,这张御天道图可以说,记载着奇天宗一系列的奇门传承,没有超绝奇门道行难以学会。

    且御天道图,也是历代奇天宗掌教至尊才有资格把持的至宝,若非阳鱼鱼苗这件事,奇天圣子还得不到御天道图。

    当年苏炎和奇天圣子遭遇,不得不说他太倒霉了,御天道图根本没有资格发挥出力量,否则以御天道图的强大,激活上千上万的阵势格局,九州天鼎也不见得可以压得住!

    毕竟苏炎没有资格打出九州天鼎的秩序规则,而御天道图是奇天宗始祖炼制出来的,存在他的毕生心血!

    “阴阳生死阵!”

    苏炎语气激动道:“这是御天道图之上,最顶级的格局,我至今都没有研究出玄奥所在!”

    “此阵,一阴一阳,相互环抱,地府的格局是阴阵,那么还有一个格局在另一处,绝对不是在地府,地府阴气滔天,不适合布置出阳阵。”

    苏炎呢喃着,这是重大的线索,一旦挖出来可以趁虚而入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