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屠大罗!

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屠大罗!

    即便是苏炎将奇门九遁汇聚,引动天地之力,想要镇杀大罗强者也几乎没有太大可能性。

    金袍大罗体内法则能量在禁锢银河葫芦,因此单凭肉身之力苏炎完全可以引动天地大势将其压制住,不过想要镇杀也不是那么轻易的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宝财低吼一声,一瞬间撞击而来,虚空都被塌陷了,整个肉壳喷薄的气血之光,勾勒出一头横贯十万里的巨大真龙,狠狠向着被压制的金袍大罗撞击而来!

    “这是....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骇然失色,一个苏炎已然足够变态,是奇门领域的无上天骄,真仙胆敢对大罗下手,可想而知凶残程度。

    杀来的宝财站在最强,祖龙之力运转,他被惊住了,这是史上最强大神通,他们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漫天龙威弥漫,野蛮撞击打的金袍大罗胸骨都断开了,喷出一大口血,他也被刺激的发光,一声狂吼镇向宝财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宝财惨叫,身躯都僵硬了,被吼的横飞出去,肉壳簌簌摇颤。

    宝财骇人失色,这老东西太强大了,被苏炎压制状态之下, 喝吼出来的杀伐力量,它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苏炎有天地之力加持,可以压制大罗强者,可是它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混账,胆敢骑在大罗脖子上,你们都要死!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接连遭遇碾压,他散发出漫天的狂怒火焰,收回了镇压银河葫芦的气息,一股恐怖波动从他肉身中激荡而出,漫天汇聚的天地之力巨颤,难以匹敌狂暴状态的大罗强者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这片天地崩碎了,大罗气息扑面而来,压的苏炎肉身乱颤!

    “镇压!”宝财掌握了银河葫芦,向着金袍大罗直接撞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大袖一甩,一口黄橙橙的镯子打出来,虽然比拼威能和银河葫芦很难同论,可毕竟是大罗强者激活的本命宝物,镯子迅速放大,和银河葫芦产生了汹涌撞击!

    “孽障,先斩掉你再说......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低吼,他披头散发,通体火光滚滚,大罗气息铺天盖地,都自主形成了浩瀚的能量域场,杀向了苏炎。

    “大罗就是大罗,果真强大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凝重,他现在不过是五重天真仙境界,面对狂怒的大罗强者,漫天排列的杀伐力量未曾袭杀而来,苏炎的肉体都不断颤抖,真的要炸开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间,苏炎的气息无限爆发,一件战衣覆盖肉身之上,骤然间发光发热,过程中景象非常骇人,像是演化出诸天星海,漫天黄金大星随之转动!

    “大罗银精战衣......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嘶吼,眼睛红的都在充血,甚至他觉得自己太穷了,苏炎接连取出的两大宝物,皆是大罗领域可遇不可求的仙珍啊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披着的大罗战衣释放到极致状态,整个人冲击向前,和金袍大罗杀在了一起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摇地颤,日月无光,恐怖的破坏力诞生,直欲毁天灭地!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,都属于我!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长啸,推动自身最强的力量,想要压制住银色战衣,将苏炎给镇压住!

    短暂的时光中,宝财沿途中冲来了,大爪子拎着一口大鼎,向着金袍大罗砸来!

    起先这位强者未曾过多在意,但是当九州天鼎的鼎口下沉,当中一个庞大而又盖世的尸骸若隐若现的瞬间,激荡下丝丝缕缕盖世凶气,袭击金袍大罗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惨叫,护体神光都炸开了,这可是鲲鹏尸骸的凶气,浑身骨头断裂,满身是血,肉身也密布大裂缝,真的快瓦解了。

    他惶恐,不可思议道:“那是什么?何人的尸骸,是始祖大人物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从天而降,披着最顶尖的战衣,气吞河山,满头乱舞的发丝披散下来,整个人流淌出可怕波动,背后都腾起无量汪洋,冲出一头盖世大凶!

    “鲲鹏......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绝望大叫:“你是少年魔王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击太霸绝了,趁着金袍大罗战力大损,短时间难以汇聚战力,鲲鹏之力袭杀而下,一个照面轰击的金袍大罗肉身断裂,炸成了两截!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!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嘶啸,有一种惊慌,这可是凶威滔天的狠渣子,通天少主都被他毙掉了,至尊亲子都斩掉了好几个,手段甚多!

    他炸开的残躯发光,上半身直接拔地而起,欲要逃离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绝世锋芒绽放,一杆藏匿在虚空中的大戟,猛然间出击,雪亮滔天,锋芒惊世,时空都衍生出了大裂斩,凶残到极致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颗头颅飞向高空,金袍大罗的人头被割掉了,他染血的头颅发光,有绝望和屈辱,他可是堂堂大罗强者,竟然被分尸了,简直是奇耻大辱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宝财的大爪子挥动而上,以祖龙之力瞬间的袭杀,整颗染血的头颅崩坏,血肉横飞,不得不说相当凄惨!

    “我饶不了你们......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的元神出窍,腾向苍穹之巅,疯狂逃离,再不走他的元神很可能被斩杀!

    可惜金袍大罗想多了,天地大势走向被激活,世界陷入封印状态中,任由他的元神在强,也破不开无上格局!

    “拿命来!”

    苏炎的额骨激荡出恐怖灵魂之火,刹那间出击,金光漫天,霞光万缕,踩着时空大道台,冲向了大罗元神!

    “我恨啊......”

    金袍大罗的元神颤抖,时空大道台极为强大,压制住他的元神力量,苏炎的元神虽然不是大罗,可天地母经绽放,阳气鼎盛,震撼了宇宙星空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苏炎的元神挥动拳头轰杀向前,这是绝杀力量,大罗元神四分五裂!

    “啊.......”

    大罗元神狂吼,炸开的时刻倾尽一切形成了惊世力量,漫天规则和秩序绽放,压落了苏炎的元神!

    苏炎吃了一个大亏,元神暗淡,都要跌落下来,他真的感到心惊了,同样太阳母经极其惊世,隔绝了大罗元神大范围的袭杀力量,确保他的元神未曾重创!

    “我们斩掉了一位大罗!“

    宝财喘着粗气,同样感到震撼,从交战到现在太快了!

    可同样他们付出了所有手段,以鲲鹏尸骸将其重创,苏炎才将其斩杀成功,否则没有鲲鹏尸骸的话,苏炎估计单凭战衣和银河葫芦,只能说可以从大罗手上活命。

    可想要轰杀,根本就不可能!

    苏炎的嘴角溢血,受了一些伤,他很果断,迅速打扫战场离去。

    他未曾点燃召唤炎皇的一炷香,担心引起过强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他们刚离开还不到半柱香时间,陆陆续续赶来了一些人,气势很是强大,脸色都有些阴沉,这里发生了大战,可是因为地府巅峰大对决呼啸的能量涟漪太猛烈,导致他们难以探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苏炎和宝财已经逃之夭夭,远离了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他向着地势所在地飞速靠近,这座大州可不小,到处都是火山群,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渐渐的,眼前的景象大变。

    恢弘的山脉,黄金透亮,巨大无边,像是黄金城池横在地平线尽头!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!”

    苏炎万分肯肯定,轮回药就栽种在当中!

    “天阳教,这是不朽天域的仙门道统,但是衰败了,没想到成为地府的地盘!”

    宝财看到了山门铭刻的字体,存在浓郁的岁月气息,这里可是曾经的鼎盛大教,可悲哀的是天阳教早就名不副实,离谱的是没有任何消息传出。

    对于曾经的鼎盛大教来说,相当悲哀!

    天阳教的山门,宏伟大气,壮阔磅礴!

    也有耀眼的神光外泄,刺人双目,难以洞察虚实。

    苏炎以天遁之眼去洞察,原本觉得要动用开天笔,可苏炎没想到他直接洞察了虚实!

    确切的说,天阳教的山门已经是一个空壳子,内部神能枯竭,偌大的山门死气沉沉,衰败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也是鼎盛大教,怎会衰败到这种层次?这里可是不朽天域的核心大州,地底有惊世龙脉喷薄不朽物质!”

    苏炎惊讶,眼前的画面让他极其诧异,当真是不符合情理。

    即便是地府灭了天阳教,也没有必要毁灭了这大好河山吧?

    “苏炎,天阳教这种巨头道统,说覆灭就覆灭掉,而且没有任何风声传出去,估计有些仙门道统,也惨遭毒手了!”

    宝财低声道:“有些始祖强者,越来越强大,为了追求实力和进步,作出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情,也并不值得意外!”

    苏炎心神沉重,当年的天庭不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有些道统传承古老,存在的资源和秘术,引人惦记!

    “怎么办?如何混进去?”

    宝财问道,蠢蠢欲动,这等于地府之主第二巢穴,天知道里面封印了多少好东西。

    苏炎关注了一会,面色严肃,摇头道:“没希望,这里有惊世域场覆盖,即便是开天笔可以破开封印,也会被里面的强者察觉到!”

    “我看,直接打进去,迟则生变!”

    苏炎发丝乱舞,精气神格外强大,如同普照天下的神魔霸主,直接冲向山门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苏炎挥动拳头,直接打爆了山门,也同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:“我苏某人登门造访,地府的狗崽子都给我滚出来迎接.......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