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轮回药盛开!

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轮回药盛开!

    天阳老人也是从帝路崛起,开辟鼎盛仙门道统!

    这位崛起的时代极为久远了,总的来说也极具辉煌和神话色彩,毕竟开辟鼎盛仙门道统的存在,在久远的时代,可都是叱咤天下的强者,巨头!

    可是天阳教举族崩灭,群族之中唯有他还活着!

    自从地府之主得到了轮回药,就想方设法加速培养,天阳教就是被地府之主盯上了,群族覆灭,外界不得而知!

    天阳老人也被锁在教内,沦为了补品,不得不说太悲惨了,同样也可以看出地府之主的可怕程度,强大的天阳教说灭掉就灭掉,不愧是当世最为古老的巨无霸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又哭又笑,满目裂痕的肉壳也疯狂挣扎,震的目镜锻造的锁链铿锵作响,可惜他太虚弱了,难以挣断,最主要的是黑色锁链存在至高无上的秩序法则!

    他有太多的不甘,有太多的仇恨,他的心情难以平复,发出一连串的悲吼,让这苍穹都化作了血色!

    他想要脱困,想要杀出去为他死去的弟子复仇,可是他做不到了,虚弱到极致,轮回药即将成熟,对它的生命索取更为可怕,可怕的肉身密布大裂缝,随时都会瓦解!

    “太可怜了!”

    宝财都发出感慨声,难以置信,一个开辟鼎盛大教,曾经俯视天地的巨头,沦落到这种悲惨局面。

    这可是比死还要难熬的结局!

    漫长岁月,他的生命一点点干枯,一点点被轮回药蚕食,如若换做其他人,估计早就被折磨的疯掉了!

    天阳老人想死都难,黑色锁链禁锢了他的一切,且天灵盖之上镇压一株黑莲,禁锢了他的元神!

    到也不得不说,天阳老人的元神很强盛,弥漫着至高无上的母经奥义,震的黑莲乱颤,可惜无法彻底挣脱。

    地府之主囚禁天阳老人,自然还有更大的目的地,就是为了得到太阳母经,这可是震古烁今的天地母经,他也是在镇压天阳老人之后,才洞察到多方掌握母经!

    如若太阳母经的事情早就传出去,估计天阳老人早就被干掉了,这种经文对于世间最为恐怖的巨头,都意义重大,即便是用不上也可以用来完善他们的无敌路!

    “残缺的经文,不是完整的!”

    苏炎的元神有感,他惊叹天阳老人的天赋,残缺的太阳母经都可以修炼到这种关头,真够可怕的!

    “前辈,我们如何帮你,助你脱困!”

    宝财吼了一嗓子,总之现在他们无力破掉守护轮回药的格局,说不定可以借助天阳老人的力量,从而打爆这里的格局。

    任由宝财呼唤,天阳老人始终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苏炎和铁宝财都太弱小了,根本岂不是任何帮助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估计想要解脱。”宝财一阵呲牙,对方根本瞧不上自己,再说下去也是自讨没趣了。

    苏炎沉寂了一会,猛的发出一声声喝吼,识海中盘坐的元神顿时神光大盛,诵读太阳母经,震落到天阳老人双耳当中!

    几乎一瞬间,气血干枯,瘦成皮包骨的天阳老人猛的一颤,有些空洞的双目看向了苏炎,甚至看到他额骨透亮,当中像是盘踞一位太阳圣皇,诵读母经!

    “完整的母经.....”

    他修行通天,所学非苏炎可以想象,稍稍品味一下,彻底动容了,太阳母经的完整篇章,他花费了漫长岁月去探索和搜寻都没能找得到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这个年轻人掌握完整篇章!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的声音极为嘶哑,凌乱的发丝遮掩了面孔,他看到了希望,如若他震开黑莲禁锢,有希望杀出去!

    苏炎沉默了一会,便是说道:“炎皇说,您可以信任!”

    “炎皇?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微微一怔,随即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看到了外界的大战,他的双拳猛的紧握,感叹道:“这算是因果吗?哈哈哈哈.....”

    百万年前,天庭分部崩塌,玄黄天域蜕化,这一脉几乎要从世间除名!

    那是无量杀劫席卷不朽大地,血液像是染红了整个天域时空,举世皆颤,各大仙门道统都选择了沉寂。

    乱天动地的时代,十几个巅峰道统联手,围剿天庭,展开了长达上百年的血战!

    当年天庭一批活着的强者率领残部在不朽天域东躲西藏,在当年的格局和大势之下,谁敢施以援手啊,举世都沉默了,不敢相助天庭。

    可炎皇记得,天阳老人私下帮了他们一把,不仅仅是天阳老人,还有一些可怕的始祖强者也出过手,曾经他们和天庭一脉都有很深的交情。

    在当年的乱世中,即便是天阳老人他们略尽绵薄之力,对于当年天庭的血腥惨状,也是雪中送炭!

    天阳老人接连大笑,不屈的战火在点燃,曾经逝去的凶威在绽放,发出一声低吼:“助我脱困,我要杀尽一切敌人,本尊就算是战死了,也要站着死!”

    漫天的仇恨散发,影响了天和地!

    这位背负血海深仇,像是被囚在炼狱中的凶魔,气息太狂野和疯狂了,曾经的他也是举世皆惊的天骄,曾经的他也是帝路十强的霸主至尊!

    漫长岁月过去,他的战血未曾干枯,尽情燃烧起来,背后都浮现出可怕的岁月威压, 那是亿万生灵对他顶礼膜拜的画面!

    开辟鼎盛大教的始祖,岂能是弱者!

    苏炎的元神源源不断诵读太阳母经,当然他不可能将所有的经文都交给天阳老人,可仅仅只一大部分经文篇章,也举世难求,对于始祖强者来说都是惊世造化!

    “轰隆......”

    轮回药生长之地,衍生出种种大变,满世界都是诵经音。

    一篇残经在发光,在重塑,促使着天阳老人的元神持续恐怖起来,真的是阳气滚滚,恐怖滔天!

    这一株压在他的天灵盖之上的黑莲,都开始剧烈晃荡,滚滚阳气冲出带着母经力量,不断压制黑莲,甚至都有少许的混光遍布肉身!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失去他掌握漫长岁月肉壳,在沉寂中激荡出无量光!

    “我要破关,杀尽地府一脉!”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接连大吼,震落了苍宇,他古老的残躯也不断发光,相当狂野,黑色锁链都开始扭曲,之上铭刻的无上秩序大道都在颤栗,简直要被天阳老人一身的力量给震断!

    “好强大!”

    宝财发毛,天阳老人被囚在这里这么多年,气血早就枯竭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的元神之力重新掌握肉身,竟然还能激荡出如此惊世的气力,苏炎并不意外,想一想鲲鹏尸骸就知道这类人到底强悍到什么领域中!

    甚至他的太阳母经得到进一步完善,战力保不齐会飙升一截,不过前提是他可以养好伤,恢复漫长岁月的亏损!

    苏炎的心脏扑通扑通乱颤,他有些紧张!

    宝财也着急的要命,虽说炎皇说天阳老人可以去信任,可是轮回药就在他面前啊。

    对于这类气血衰败的老强者,轮回药对他的帮助肯定无穷大,难道他真的不会心动吞掉吧?

    苏炎觉得这是豪赌,炎皇让他信任天阳老人,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大的把握?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最坏的结局,天阳老人如果真的吞掉了轮回药,也比落入地府之主他们手中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苏炎等于救了他的命,给了他一次活下来的机会,况且这机会对于天阳老人来说太重大了......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不断从沉寂中复苏,最终惊住了轮回药生长之地布置下来的封印,地府之主的化身呈现而出,向着天阳老人进行残酷的镇压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来吧!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像是疯掉了,大吼大叫,无比的狂野,千疮百孔的肉身也激荡出不死不灭的气息,当真是铁骨铮铮,霸气无双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他的元神发光,震的黑莲最终还是崩碎,,母精锻造锻造而成的黑色锁链,甚至也一寸寸开始崩坏。

    可怕的气息弥漫,被囚禁万古的巨头觉醒,神光冲击,整个域场格局都在颤抖,甚至都崩出了黑色大裂缝!

    “太疯狂了!”

    宝财激动大叫,没想到天阳老人会如此惊世,衰败到这种层次,都可以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!

    这时间,地府之主的能量洒落下来,化作了无上秩序和杀伐,向着天阳老人开始压制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脚踏乾坤,震的整个古地密布大裂缝!

    轮回药生长之地,土壤坚硬,以至于可怕!

    整片土壤脱离了泥层,被震向了高空。

    接下来在苏炎狂热的眼神中,天阳老人举拳打向轮回药,将其轰的横飞到外界!

    “天上掉下来一个大肉饼........”

    宝财觉得有点晕,轮回土壤飞出来,上头栽种轮回药,冲向了外界!

    它呲牙咧嘴,激动的双股颤颤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苏炎却扑捉到了危机!

    他感到难以置信,一株药罢了。

    危机源自于轮回药,它已经在向着成熟进化,绽放漫天轮回光雨,却充实着无尽恐怖之源,让苏炎的头皮都炸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株药太吓人了,绽放的时刻,天域崩裂,衍生出无数大裂缝!

    天穹都炸开了,可怕的轮回光雨在挥洒!

    苏炎口鼻发光,猛力吞了几口,这让宝财都急眼了,苏炎找死啊,这东西虽然是究极至宝药,可对于他们这个境界来说,就是致命的毒药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仅仅吞了几口,苏炎觉得肉壳要炸开,生命像是在疯狂跃进,如同一下子跨越了漫长修炼路,化作一位至强的战神!

    宝财瞪眼,按耐不住了,也吞了几大口轮回之光!

    “本兽神该不会要直接化作始祖强者了吧?”

    宝财觉得自己很惊世和辉煌 ,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,体内的气血都淹没了星海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