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史前老大哥杀

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史前老大哥杀

    苏炎苦笑,这里是不朽天域,不是帝路!

    在帝路呼唤道书仪真名她可以来,可是这里不行,道书仪仅仅局限于帝路中。

    漫天时空秩序交织,引动天域时空轰鸣!

    这几乎是宇宙的极限力量,强大绝伦,滚滚的馈压下来,蕴含着大伟力,大能力,欲要一个照面镇压炎皇!

    “我的造化.....”

    通天老人狂喜低吼,根本没把炎皇放在眼中,他的目的是为了夺走轮回药,已经探出了一只大手,向着轮回药镇压而来,过程中他掌心宏大如星空,囊天阔地,都遮蔽了轮回药之光!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极为诡谲的变局,让一群无限接近目的地的始祖强者狂乱了,是谁挖出的轮回药?是谁!

    他们不可能瞬息间来到目的地,如若真的有始祖强者镇压轮回药,短时间可以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如若通天老人躲起来,藏身于虚无时空中,那么想要找到他就太难了!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还有人坐山观虎斗,通天老人出手的时机太精确了,人怀疑他早就发现轮回药生长之地,否则怎会在这一株药成熟之刻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“

    漫天焚世能量呼啸,一群群始祖杀来,沿途中天崩地裂,大州沉陷,真的是毁天灭地,席卷了大宇宙,涌向了天外时空!

    漫天可怕生物奔跑,谁能顶得住?

    雄霸一方的大罗强者都胆寒了,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,担心被满天跑的大人物被灭掉!

    现如今,满世界的目光都盯着轮回药,谁也不会在意其他的事情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震耳发聋的巨响炸开了,缭绕亿万神火的玉掌,掌心浮现出来的模糊仙炉投影,呈现出丝丝缕缕的无上秩序规则,刹那间崩坏漫天时空秩序之光!

    “镇压......”

    炎皇双目大睁,她丰姿绝世,掌心投射而出的仙炉虚影无限放大,呈现出密密麻麻的秩序天光,刹那间宏伟了无数倍!

    以法则为炉,以秩序为火!

    这是炼仙炉之力,封天绝地,烧得宇宙粉碎,万物俱焚!

    “炎皇,该不会拥有始祖战力吧?”

    宝财结结巴巴说道,要知道她面对的可是通天老人,可是炎皇现在在以无上手段进行镇压通天老人,不得不说太霸气了,这就是始祖无敌的炎皇!

    “好像是一门神通。”

    苏炎借助开天笔,看的更为清晰,巨大的仙炉以无量秩序和规则交织而成的,可炼化诸天仙魔,存在可怕的奥义和秩序力量,从而导致炎皇的气息无限逼近始祖行列!

    “哐当.......”

    仙炉怖人,从天而降,将通天老人都吞噬到炉中,以亿万烈火和秩序进行煅烧!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一切发生的时间都极为短暂!

    焚尽一切的仙炉挤满了世界,喷薄宇宙洪荒之力加持炉火持续旺盛,压制通天老人!

    “你们立刻离开这里.....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炎皇也发出示警之音,毕竟她面对的是始祖强者,她以最为可怕的神通短暂压制,希望苏炎他们快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此地的格局已经绝非至尊强者可以掌握的,一群可怕的始祖强者即将杀来了,如若再不离开,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苏炎也根本没有任何迟疑,如此格局之下,真仙算什么,劫灰都谈不上!

    “呵呵.....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,阵阵凄厉而又阴森的笑声炸开了,整个天阳州世界,恍然之间陷入了静止过程中,仿佛时间和岁月都陷入永寂过程当中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地变了,仿若时空长河呈现而出,横贯了亿万里之遥,活生生挤满了整个大州,激荡而出至强的法则和秩序,气息惊世恐怖无边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通天桥......”宝财大惊失色,这是一个巨大的石桥,挤满了天地乾坤,浩荡而下规则和秩序,封锁了整个大州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通天老人的本体硬生生撞塌了仙炉,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他整体杀光滚滚,如汪洋怒海在沸腾,特别是通天老人的气机和通天桥融为一体的瞬间,气息无形中恐怖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通天老人才称得上始祖强者!

    “好一个通天桥,不愧是时空领域至宝!”炎皇的脸色冰寒,她也未曾惊慌。

    通天老人凄厉眼睛,则是死死盯着苏炎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在笑,最终笑声化作狂怒的低吼声:“你这个蝼蚁,杀我弟子,杀我弟子.....”

    他吼声裂天,时空都化作了血色,杀气太浓烈了,一念间都要屠灭亿万生灵。

    我要把你挫骨扬灰,尝尽世间酷刑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都遍体生寒,刺骨的杀念扑面而来,都要一瞬间劈杀他成千上万次,可见通天老人到底怒到什么层次当中!

    虽然通天老人并不知道,当年针对他的无敌巨头到底是什么人!

    可自从从天地石胎中爬出来,他就听到了一则噩耗!

    他的弟子通天少主饮恨在帝路,连百强争霸还没有开启就提前终结了,甚至可笑的是他的弟子,被少年魔王被毙掉了!

    一个覆灭天庭的后起之秀,竟然毙掉了他引以为傲的弟子!

    这让通天老人恨欲狂,耻辱啊,他曾经满世界吹嘘他的弟子如何了得, 可如果通天少主被仙族始祖他们的后代干掉,通天老人也不会说什么!

    可重要的是,被一个覆灭天庭的后起之秀给毙掉了!

    这对于通天老人来说,等于被一个乞丐给打了一巴掌,奇耻大辱啊!

    这是通天老人难以去忍受的,发出阵阵野兽嘶吼声,可想而知到底气愤到了什么层次中。

     “通天老人你好大的口气,真当我天庭一脉没有强者!”炎皇震怒,站在亿万神火之巅,冷声道:“你终究还不是道祖层次,把你刚才的话收回去,否则我灭你通天一脉!”

    炎皇脚踏河山,亿万神火随之缭绕,这一刻的她具备大威严,现在站在无尽仙火之上的战神!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通天老人气笑了:“本尊虽不是道祖,可依旧横行天下,何惧你们天庭一脉,现在我斩了他,夺走轮回药,你们又能奈我何!”

    “况且,作为感谢,我会让他死的轻松一些!”

    通天老人笑了,之所以知晓轮回药生长之地,主要还是因为苏炎执掌的通天大戟,这宝物说其原因,他才是第一位主人!

    当年在他的老巢,通天老人面临死亡危机,现在还是伤势严重,未曾彻底痊愈。

    他有预感如果得不到超强大补药,很可能会伤势持续恶化而凋零,因此对于轮回药通天老人势在必得,只不过面对地府的个格局他真的绝望。

    这么多同代强者站出来争霸,重创的通天老人有什么资格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当真没想到的是,意外发现苏炎的踪迹,一路尾随而来,当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轮回药,当真是气运加身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通天桥封锁大域,流淌而出无上的法则和秩序,向着苏炎镇压而来!

    苏炎头顶九州天鼎,指着通天老人怒吼:“你这条老狗,一点强者尊严都没有,当年我斩了你的弟子,你又能奈何我?还不是像条狗一样,躲藏起来哀嚎!”

    苏炎话语如九天惊雷,镇的天地都失色了!

    “像条狗.......”

    通天老人险些气炸,心肺都在颤抖,发丝都在乱舞,整体能量鼓动,撕裂宇宙乾坤。

    但是苏炎的话,让通天老人的心中腾起一抹惊恐,当年欲要诛灭自己的强者,难道是苏炎背后的靠山?

    他很清楚哪位存在的可怕,必然是世间最可怕的最强者之一,当年如果不是躲藏在天地石胎中避祸,他根本活不下来,如若真的杀来谁能匹敌!

    “费什么话,直接叫仙子姐姐叫出来,将这绿毛龟给轰杀!”

    宝财大吼起来,想要惊走通天老人,他们还有一些时间,虽然远方接连呼啸的始祖气息,已经压迫的整个天阳州猛烈颤抖起来,可他们还有一丝机会!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死......”

    通天老人散发出雷霆之怒,整个人也瞬间下了决定,没有轮回药他就要坐着等死!

    索性将他们都诛灭个一干二净,采摘轮回药躲在虚无时空中,他还不信千百年之后借助轮回药,无法证上道祖这个恐怖的大境界!

    “老东西疯了......”

    宝财胆寒,通天少主完全豁出去了,道书仪的震慑都抛之脑后!

    他已经疯魔,准备孤注一掷,只要可以挖走轮回药,未来未尝没有他通天老人俯视天下的时代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 他的一只手执掌通天桥,向着苏炎一行三人铺天盖地镇压而来。

    他的另一只手伸展而出,向着轮回药镇压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通天老人气息全面释放,漫天浩瀚时空光雨挥洒, 都铺垫出一条宏伟大道,尽头正在燃烧道祖之光,璀璨到极致,映照天域时空都形成他的巨大法相!

    “本尊未来证上道祖之日,就是覆灭天庭一脉之日!”

    通天老人在喝吼他的雄心壮志,不得不说信念绝世强大!

    “老狗,你没机会了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一声狂热叫声,扑捉到了熟悉的气息,相隔极为遥远。

    但是着一股气息来的太快了,完全是由远而近,最终还是恐怖滔天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天外时空崩碎了,当中景象太过于恐怖,人还未曾杀来,浩瀚的神威已经横了过来,像是另一个宇宙的投影,覆盖了整个天阳州!

     “大哥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宝财嘶吼,异常熟悉的气息,可以说是他们的守护神,在最关键时刻杀来了,以最可怕的姿态登临战场!

    恍然间,至强的天威激荡,一位发丝凌乱的高大身影,轰隆一下子从遥远的世界猛扑而来!

    沿途中,天外崩出一个巨大的黑窟窿,杀来的身影太怖人了,本体还未曾杀到天阳州,至强的气息已然洒落而下,伴随着一直宏大绝伦的拳头,从天而降!

    “不.......”

    通天老人恐惧的汗毛炸立,肝胆欲裂,直接绝望了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他精神世界中,万物崩碎,唯有一只拳头挤满了天地乾坤,锁住了天域时空,并且轰穿了他的肉壳!

    血染大州的怖人画面,始祖强者毙命,发出凄厉的惨叫,他痛苦和难熬了,因为通天老人被一拳轰穿了肉壳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