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葬天罐

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葬天罐

    神在嘶吼,魔在哭泣!

    神于魔乱舞,血战天穹,天阳州炸开了,连同周边十几大州已然开始沉陷,除非鼎盛仙门道统有超强手段守护祖地根基,否则连同他们的祖地都会崩溃瓦解!

    震世一战,什么都看不清楚,模糊一片,可怕的气息影响的太深远了,上百大州都在哀鸣。

    毁灭之源展放出来的气息,浩瀚到极致,震动了四海汪洋,席间了不朽大地,轰动了人世间,每一朵风暴浪花,都足以毁天灭地!

    “他们究竟有多强?”

    “道祖强者,仙道路几乎走到了极致,可是仙族始祖他们却在日夜壮大,境界太不可思议了,称得上不朽天域最强的生物!”“

    “这一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,总之占据若是持续扩张,难保影响三千大州......”

    宇宙中众生颤抖,原本仅仅只是轮回药之争,可绝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,等于一场大清算,十几个仙门道统有始祖强者问世,要崩坏古天庭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气息越发的恐怖,诸天大道如同臣服在他的脚下,瑟瑟发抖,简直镇压了大宇宙,神威无量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瞬间,他的气息变了,化作六大无敌身,有些模糊,有些神秘,有些飘渺,甚至从少年,青年,壮年,老年........

    六大身影,宏大盖世,代表着史前老大哥辉煌战力,一瞬间的出击,日沉月坠,山海崩坏,大宇宙一角都被打的崩坏,熔炼成一个可怕的大黑洞!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当中吼声滚滚,裂开了时空!

    毫无疑问,有道祖强者遭遇了致命威胁,六大无敌身挥拳的时刻,有无上的轮回宇宙呈现而出,像是另一个位面的轮回宇宙映照而下,蕴含着镇压一切的大气魄!

    “联手,镇死他!”

    地府之主的脸色严肃,史前老大哥曾经被他们打成重创,可百万年过去了,他现在还活着,甚至因为轮回药的一部分精华,悟出了一门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神通!

    “轮回诛天道.......”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发丝舞动,一声声可怕的喝吼,摇动人世间,外泄出极度浓烈的轮回之光,伴随着六大无敌身影齐刷刷出击,演化轮回诛天,一个照面要绝杀始祖强者!

    仙族始祖的脸色微沉,有些阴沉的目光看向了轮回药。

    这一株药的来历有大问题,很可能起源于史前,因为和诛天十道牵扯上一定关系,轮回诛天道,多半是失传的震古烁今大神通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战场形势残酷起来,一位气血有些衰败的老道祖大袖一甩,天地轰鸣,二十四颗宇宙大星横空排列,透出无上的杀伐秩序,向着史前老大哥镇压而来!

    又有一位强者祭出一个紫金葫芦,涌动出太古开天之力,葫芦嘴喷涌之间,天地崩裂,大道都化成了碎片,杀伐力量实在是太变态了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也有始祖强者大吼,挥动一口雷电大锤,轻轻晃动,亿万雷霆降世,他简直就是执掌天劫之源的道祖天尊,气息极其的恐怖和惊世!

    始祖巨头,大显神通,联手杀向史前老大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青龙他们也足够可怕,当然最狂野和彪悍的是天阳老人,因为他直接就搏命了,吼动天地清空,以血肉为食,以天地为炉,引动自身最强力量杀向地府之主!

    此刻,炎皇将苏炎他们挪移离开了战场,这里的战斗已经惊天地泣鬼神,至尊参与进来也是死路一条,老村长之所以可以大战下去,主要是因为天帝印记。

    “打我干啥?”

    苏炎的脑瓜子嗡嗡的,被炎皇玉指弹得额头都有些发紫。

    “你不服,过来打一场?”炎皇笑眯眯望着苏炎,她风华绝代,肤若凝脂,但是看起来很是不善,也笑吟吟的。

    苏炎的脸差点垮了,揉着发紫的脑门,初次见面,未免太不厚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随即炎皇颜容严肃,同一时间,两位气息强大的至尊强者降临。

    一位黑袍中年男子,气血旺盛,极为魁梧,满头发丝浓密,浑身透出很刺鼻的血腥气,且拎着一口盘卧黑色天鹏的天戈。

    另一位是一位白衣老者,虽然看起来仙风道骨,实则骨子里散发出凶悍气息,如若外人再次断然吓一跳,他们可是三位不朽天域的超级通缉犯。

    “我们三个联手,立刻激活炼仙炉打过去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战血滚滚,体内的气血像是大烘炉在释放,压迫感十足。

    白衣老者拍了拍苏炎的肩头,又摸了摸宝财的大圆脑袋,笑道:“你们快走吧,记住了不要回头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你们做你们该做的事情,这里就交给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宝财有些沉默,怎么觉得像是在安排后事。

    苏炎表示他身上有九州天鼎可以帮上忙,不过白衣老者星海阳摇头,道:“那口鼎残破了,能够起到的帮助有限,炎皇你不是得到通天老人通天桥了吗?足够让我们尽情大战一场。”

    苏炎也想尽一份力,将曾经储藏帝血的罐子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!”

    炎皇的脸色微变,血色罐子看起来极为特殊,在她洞察到像是宏伟的古世界沉浮在面前转动,气息让他们心悸。

    炎皇没有客气,将血色罐子拿到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说,能不能给我们准备一些后手?”宝财想到什么了,通天老人已经殒落了,保不齐可以将他的巢穴给直接掀翻了!

    “赶紧走!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宏大生命体中溅射出一道气血之光,化作一道至尊化身,同时不放心道:“去看看也没什么,如果遭遇意外,立刻离开,回归帝路!”

    炎皇和星海阳也留下了一道至尊化身,做完这一切他们直接冲入了战场,沉寂多年的炼仙炉最终转动起来,砸向了战场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看了,战场一旦放大,想走都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立刻冲向远方世界,隔了很远已经注视到,一位神圣如明月的女子,她正在准备撤离,返回帝路。

    “竹月.......”

    滚滚声音炸开,震动了茫茫河山,穿透力极强。

    衣袂飘舞的竹月,如月宫上的圣洁仙子,雍容典雅,高贵而又美丽,拎着一根混沌之子,这宝物极强,动辄都能爆发出无边的杀伐秩序!

    这可是竹天的成道之物,极为了不得,未来都有潜能化作最强至宝。

    “苏炎......”

    竹月发愣,眼眸望着远方冲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呆滞了一会,脸颊上荡漾着惊喜笑容,真的是一笑倾城,也快合不拢嘴,没想到会在这里和苏炎相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苏炎大笑,不过竹月更为热情,眼眸闪亮光泽,飞跑上去抱住了苏炎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注意点影响!”

    宝财瞪着熊猫眼,凶神恶煞跑来砸场子,破坏力久别重逢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甚至竹耀也在这里,猛咳了几声,提醒他们外人在场。

    竹月的脸颊微微泛红,可模样越发的娇媚,艳丽四射,温柔的眼睛看着苏炎,有很多话想要和他说。

    “别耽误时间了,赶紧走。”竹耀招呼他们说道:“以免我们被他们注意到,否则想走都难了,不能留在这里让始祖他们分心!”

    “前辈踏入大罗境界了!”苏炎动容,竹耀不仅重塑了肉身,且气息涌入了大罗。

    “这岂不是正好!”

    宝财兴奋道:“赶紧走,沉寂炒了通天老人的巢穴,通天老人殒落这件事刚发生可没多长,如若有心人察觉,多半会有其他势力去攻打通天老人的巢穴!”

    “通天老人死了?”

    竹耀震惊,他知道通天少主被苏炎打死了,可没想到通天老人也殒落了!

    宝财张开大嘴,喷出一座鼎,鼎内赫然是通天老人快烂成肉泥的尸体。

    苏炎愕然,宝财下手太快了,他都不知道宝财什么时候夺走通天老人尸体的。

    竹耀他们不敢耽误时间,立刻上路!

    他抬起手打开一条时空隧道,一行人飞速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疯狂横渡了小半天,天阳州的灭世一战,气息还是影响很大, 呼啸的能量涟漪太恐怖了!

    谁知道这一战到底会如何,总之巅峰大战短时间真的很难落幕!

    “苏炎,那不是你拿出来的罐子吗?真的起到了大作用。”

    宝财惊呼了一声,看到毁天灭地的源头方向,一宗血色罐子腾空而起!

    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长啸,自身的气息和血色罐子交融,这罐子完全变了,恐怖绝伦,罐体激荡而出宏大到极致的能量涟漪,像是沉睡的古帝在觉醒!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葬天罐.......”

    某个活了漫长岁月的老古董震撼,曾经探究过一个史前绝地,了解到一些秘闻。

    传说葬天罐,乃是史前最强大的至宝之一,根据典籍模糊的记载,这罐子以宇宙最强的法则秩序为炉火,养成了葬天罐。

    葬天罐出世之日,神光呼啸,席卷天域时空!

    绝世恐怖的至宝,不朽天域三千大州都在颤抖,仿若被压制了。

    仙族始祖只能祭出诛仙剑进行克制,这罐子太可怖了,熔炼诸天,当中神哭鬼泣,像是宇宙在祭祀,法则如海,血红一片!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气息狂暴,如同执掌诸天的无上大魔王,掷动葬天罐杀来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震撼不朽天域的大事件,有始祖强者仰天悲吼,身躯被罐子打的炸开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