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古天庭战令!

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古天庭战令!

    始祖强者毙命,比大州崩坏的画面,还要残酷的多。

    再次之前,通天老人和竹天这两大巨头也毙命了,不过他们是准道祖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道祖强者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可怕生物,仙道路走到了极境,掌握大道秩序,言出法随。

    虽说还可以依靠自身在极境中探索变得更为强大,可即便是最弱的道祖强者,也是大道之主啊,这个境界已然足够惊世骇俗,可谓功参造化,俯视亿万生灵!

    大罗道祖,恐怖惊世,执掌无上大道秩序,一旦这类人物解体,将会是震动宇宙的大事件,单凭漫天激荡而出的血液,都如同焚裂宇宙诸天的怒血在燃烧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整片苍宇崩坏了,可怕的生物在凋零,在毙命。

    他浑身骨头纷纷在爆裂当中,一块块溅射而出,击裂了一切,等同于万千大杀器咆哮而出,足够毁天灭地了,席卷向了星海,染红了世界!

    也有着无穷浩瀚的仙道威压降世,遮天蔽日,笼罩了世间,影响力甚巨,如若放在其他的地界,直接沦为了生命禁区,漫长岁月都难以溃散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可怕生物毙命,诞生的大道杀伐,断送宇宙生灵的生机!

    但是在崩裂的天阳州战场这里,各族无上存在盘踞,自然对他们难以形成几分的威胁,且随着这批人的气息猛震,漫天的大道法则威压崩坏了!

    “杀......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越战越狂,瞳孔都充满了血液,仰天大吼,如同盖世的魔头,一下子冲向了地府之主,额骨投射出可怕的灵魂之光,展开了最凶狠的袭杀!

    他真的疯魔了!

    天阳教覆灭,教内千万生灵喋血,他的弟子,至亲沦都难逃灾难,且他也被囚在绝地中,沦为了祭品!

    一桩桩的血案,刺激的天阳老人凶气亿万,杀光激荡,毁天灭地!

    这一时间,他张开干裂的嘴巴,发丝披散,气息凶恶,吞吸漫天道祖强者的精血物质。

    他在沐浴道祖之血而狂,纷纷囊括到伤痕累累的干枯肉壳中,欲要起死回生,焕发出干枯肉身的人体机能!

    虽说天阳老人不是最无敌的巨头,可毕竟是创造仙门道统的老古董,也得到一部分完成太阳母经,魂气越发的怖人 ,一旦肉身得到恢复,战力会更胜一层楼!

    当然天阳老人的疯魔,在现在宏大的战场中,显得有些暗淡!

    葬天罐太过于惊世骇俗,被史前老大哥执掌状态中,罐子发光,喷薄而出宏大波动,简直有无边的祖物质在沸腾,动辄都能毁灭诸天一角,绽放出举世无敌的战力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肉身炸开的道祖强者悲吼,同样也感到恐惧了,这是什么至宝?一个照面崩坏了他的肉身,强盛的难以想象, 八成可以毁灭道祖兵器!

    唯有诛仙剑这类至宝才能与之争锋,可是葬天罐太特殊了,洒落无穷光辉,映照天域时空,都要呈现出古老的葬地时空,镇压大世界!

    “镇压!”

    奇天宗始祖这一系列的人物狂怒,如此格局竟然还被史前老大哥干掉一位,奇耻大辱啊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漫天道祖至宝转动,形成了封天绝地的域场,联手共振冲向史前老大哥,克制葬天罐之力!

    “天阳老人,你真够该死的!”

    肉身爆碎的血云始祖低吼,他目眦欲裂!

    其实他这类人物,即便是肉神爆碎短时间也可以依靠无上秩序重塑,但是现如今天阳老人吞掉了他爆碎肉壳爆射的大半气血之光!

    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?

    海量精血枯竭,如此状态之下,想要重塑太难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,自作孽不可活,你们都要死!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沐浴巨头之血,满头血色发丝乱舞,灵魂气息震世,冲向了地府之主,展开了搏命一战!

    血云始祖不甘心尝试重塑肉身,希望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说他的道法通天,不愧是开辟鼎盛大叫的巨头,元神在诵经,广袤的天地河山顿时灿烂生辉,演化出一个庞大的身影,在虚无中吞吸,要收走爆射出去的血液和碎骨,完成一次重塑!

    可惜他的重塑之路刚刚开始,青龙的眸子冰冷,直接冲向了天穹之巅,密布巨大鳞片的惊世肉壳发光,龙嘴猛的吼出滚滚波纹,且喷出一枚古老的石令!

    “天庭战令!”

    血云老祖恐惧大叫,疑似在求饶!

    但是青龙面色冷酷,喷出的古老石令,骤然之间绽放出裂天的战意!

    石令神光十万丈,铭刻天庭二字,青龙竭尽所能复活它的时刻,这令牌变了,宏大如渊,内部显化出百万生灵身影,联手绽放气息,淹没了古星海!

    “不,不......”

    血云老祖嘶啸,眼睛都红了,心中尽是不甘心,可是悔之晚矣,即便是他可以活下来,也元气大损!

    这枚古老的石令太特殊了,疑似天庭百万大军出征,摧毁了血云始祖构建的天地人形法相,崩坏了他的重塑之躯!

    与此同时天庭石令向前镇压,将他的元神直接打的炸裂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血云始祖绝望,他可是道祖,几乎与天地同寿,可是现在面临死亡结局,真的是太不甘了!

    “始祖,怎会如此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教传承千万载,难道要就此覆灭?”

    “血云始祖战死了,没有留下任何遗言。”

    上千大州之外,血云教上下悲恸,哭喊一片,震动整个大州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鼎盛大教,昌盛至今。

    现如今整个大教上下巨颤,因为祖庭崩碎了,当中的始祖石像密布大裂缝,很快瓦解掉了!

    始祖殒落了!

    任何消息没有传出,该族的掌教至尊都傻眼了,始祖直接毙命,太离谱了吧?天阳州的战争到底惨烈到了什么层次当中!

    这是一场大变天,鼎盛大教失去了始祖战力,可想而知未来要面临什么样的厄运!

    该教已经内乱,上下不稳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始祖战死,必然引来敌对势力针对,怕是用不了多长时间,整个道统会直接覆灭!

    “血云始祖战死了!”

    竹耀心惊胆颤,说道:“血云教不逊色天阳教,虽说不是最强的仙门道统,可绝对是不朽天域顶尖势力,该族始祖战死,那么血云教也会除名!”

    “本兽神有预感,或许血云教的内乱足够残酷,直接崩掉也不值得意外!”宝财冷笑,自找的,欺压天庭无人,结果当众打脸,一位道祖就这样毙命!

    这一战太残酷了!

    一旦镇压群族气运的始祖巨头战死,那么群族会覆灭,牵扯的东西太大了, 可见这一战的影响力到底有多么的吓人。

    竹月的脸色都严肃,不管结局如何,这一战会影响很多年,肯定会有一些仙门道统相继在衰败中凋零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那枚石令是什么?”苏炎咋舌,青龙吐出的一枚古老石令,中断了血云始祖的重塑之路,且崩灭了他的元神。

    “杀啊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相隔战场非常遥远了,可耳边还是传递着震天动地的喊杀声,声震宇宙,促使着苏炎体内都热血沸腾,都要穿透出体外,形成斗战之火!

    他都被感染,要化作战士前去参战!

    青龙全力祭出的石令,越来越惊世骇俗了,无数神魔出闸,塌碎云霄,散发的杀气如海在沸腾,传遍了宇宙河山!

    各地摇颤,惊雷阵阵。

    很明显古老的石令太特殊了,百万大军横空显化,吼落了星空,联手释放出可怕的力量,冲击向前,杀向一位道祖强者!

    “这是古天庭的战令!”

    竹耀直接说道:“这枚战令规格极高,一旦复苏等于百万大军下界杀来,是你们古天庭的隗宝!”“

    “古天庭战令!”苏炎心潮澎湃,百万大军战令祭出,可威胁道祖强者!

    宝财都倒吸凉气,震撼道:“这东西,要是砸出十个八个,那就逆天了!”

    闻言,竹耀一阵瞪眼,道:“想多了吧?十个八个,这东西非常贵重,不知道用什么材质锻造而成的,曾经在拍卖会上都竞拍过,可是无人胆敢买下,当然主要是因为,催动这战令需要一定特殊的秘法!”

    “曾经,有道祖强者都想要破译,研究出石令蕴含的奥妙所在,可惜没人可以成功,据说这是你们古天庭最古老的至宝之一,有几个谁也不知道,或许有的战令比这枚战令还要强大!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可以听说,这战令祭出,可威压一个鼎盛大教,可见到底蕴含多大的能量!”

    苏炎动容,但从这个底蕴便是可以看出,天庭鼎盛时代的强大程度!

    不过战令催动极难,青龙都要全力催动这枚天庭战令,可是打出来的力量极为的野蛮,可粉碎无上秩序规则,气力通天彻地,无所不能!

    这可是现在天庭一脉压箱底的至宝之一,不强大就怪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罐子那么强,九鼎拍卖会真的是亏血本了,将他们的商会卖掉,也买不起罐体一角!”

    当然,苏炎心惊的还是当年意外拍卖下来的血色罐子。

    这东西的价值太离谱了,当中封印上百滴帝血精华,可没想到罐子本体比帝血精华价值还要吓人。

    现如今史前老大哥执掌,战力暴涨,极其的恐怖!

    若非大哥强大,也不可能依靠葬天罐,绝杀血云始祖!

    现在他大战群雄,且有这宗至宝守护,苏炎也不担心史前老大哥会遭遇百万年的危机!

    他一阵热血沸腾,很想留下来观战,见证最终的结果!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拳紧握,大事要紧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事情他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,先炒了通天老人的巢穴再说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