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炖王八汤喝

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炖王八汤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惊呆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第一时空路的战斗风暴不见衰弱,有些破败的巨大擂台之上,原本持续复苏道祖血统的小金龟圣人强大绝伦,结果从下一刻开始,它陷入自我封印中!

    它的四肢和头颅缩回龟壳,整个金色龟壳密布亿万龟甲文符号,防御力可以说触目惊心,任由苏炎如何轰击始终无法打破龟壳的防御!

    毫无疑问,金龟一族的防御力,可以说举世无敌了,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即便是高一个大境界的强者,也极难打破龟壳!

    “这.......”

    外界轰动成片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小金龟圣人败掉了吗?进入自我封印状态当中,它可是世间最古始祖的亲子啊,血统超绝,战力恐怖,之前他和少年魔王的战斗谁都能看出小金龟圣人的强大程度。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它自我封印,化作龟壳,沉浮在擂台之上,看起来万法不侵,神圣庄严。

    实则这幅画面对于金龟一族来说太耻辱了,这不是摆明的缩头乌龟吗?足以轰动天下的一幕,引起了滔天波澜,各大仙门道统的心中也沉甸甸的,少年魔王到底有多可怕?

    难道始祖亲子都奈何不了,甚至要承受被反杀的命运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么少年魔王真的有举世无敌的资格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某个大州无上气息弥漫,盖世神威绽放,宇宙河山都随之轰鸣,这是金龟始祖之怒影响了天地,他盘踞在其中一个入口,压制的世界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金龟始祖的脸色极为阴沉,曾经放出话他的亲子举世无敌,即便是遭遇惊世大敌,也足以站在不败领域中,帝榜三甲绝对是板上钉钉的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小金龟圣人虽然没有被斩掉,可进入缩头乌龟状态中,真的是气得它肺都要炸开。

    可到底又是什么情况?苏炎又有什么特殊可以压得住小金龟圣人的血统力量,它很清楚小金龟圣人的战力还可以继续爆发,可为何要自我封印,到底遇到了什么?

    “肯定在作弊!”

    他怒了,帝路毕竟是天庭缔造的,说不定天庭一脉的强者可以干扰帝路擂台,否则怎会小金龟圣人怎会自我封印呢?

    汇聚在这里的强者大气不敢喘,金龟始祖的可怕毋容置疑,即便是正常说话也带着大道神威,震的他们肉身都要炸裂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句话都不敢说,第一时空路可是万众瞩目的战场,如果小金龟圣人真的败掉,这对金龟始祖来说也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天啊,他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画面,让满世界的人凌乱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些大教的掌教至尊都扶着额头,觉得有点晕!

    苏炎喷出一口大道秩序,演化出一口烘炉,将小金龟圣人投掷到烘炉当中,以大道法则进行熬练!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有点疯狂......”

    有些老古董都结结巴巴的,额头都冒出了冷汗,这也太疯狂了吧?在帝路擂台之上,将小金龟封印在烘炉中,有本命大道进行炼化,难道它要熬练出一炉子乌龟王八汤?

    “混账......”

    吼声炸开,震动了一个接着一个大州,宇宙生灵皆是胆寒,凝视着源头方向,看到了一位至高无上的身影炽盛滔天,隐约间有无上战力在复活!

    金龟始祖怒了,面孔狰狞,嘴角抽动,额头都冒出青筋。

    他气得灵魂都在颤抖,发出一声声怒啸,天穹四分五裂,无边大地乱颤,崩裂出数不清巨大裂缝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金龟始祖气得要炸开,太耻辱了,简直在用鞋底抽它的脸!

    它们一族是何等强大和超人,可现如今它的亲子被少年魔王囚在炉子中,以本命大道之火煅烧,这是要直接烧了炖汤吗?

    总之金龟始祖脸色阴沉的吓人,肺都在乱颤,气得要炸开,恨不得立刻杀入帝路,毙掉这个狂妄到无边的苏炎。

    不朽天域中,一位最古的生物传递出狂怒火焰,惊动了满世界强者,引起了大风暴,有人觉得苏炎是一位狠人,未来成长起来必然是最为狠辣的强者。

    谁能干出这种事情了?谁又敢?

    这是对整个金龟族的羞辱,总之各族老古董都凌乱了,如果真的将金龟炖了煮汤喝掉,他们估计金龟始祖会疯魔的!

    同时这一日,仙族各方势力群族内,杀光冲霄汉!

    不朽天域风起云涌,封天域这些群族有老古董密会,少年魔王的强大让他们重视,这位当之无愧的盖世天骄,未来雄霸帝榜前十没多大压力!

    “杀了他,不能让天庭得到任何一个名额!”

    有人言语冷酷,道祖强者在巅峰大战中吃了大亏,想要从帝路找回折损的颜面。

    虽然天庭得到三个名额根本就不可能,可对于仙族这些势力来说,即便是天庭得到其中一个名额,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奇耻大辱!

    “终极造化地关乎甚大,史前发生了难以揣测的大事件,那里面必然还藏着秘密,不能让天庭任何一位强者打进去!”

    “地府的轮回体吞噬了轮回药,斩掉少年魔王没什么难度吧?”

    十几位老古董会面,眸子若有若无绽放出刺骨的杀念,有人看向地府来的强者,想让该族轮回体跨越时空古路,前往第一时空路毙掉苏炎!

    闻言,地府一脉的老怪物冷幽幽道:“据说仙族的第一至尊,很想摘掉帝榜至尊头衔!”

    汇聚在这里的老怪物都心怀鬼胎,第一他们不知道小金龟圣人的大体战力,更不知道少年魔王的极限战力,暂时不想让自家最为得意的门生去参战!

    万一败掉后果太惨重了,将会失去终极地争霸的机会。

    仙族老怪物冷笑道:“我族第一至尊在闭关,如果它出关自然第一时间毙掉少年魔王,可问题是现在它还不到出关之日,怎么少年魔王那么逆天了,诸位道统最强的门生都没有信心将其拿下?”

    仙族人的话语很直接,让一群老古董脸色阴沉,不是他们没有信心,而是苏炎压制住小金龟圣人,实在是让他们心惊了!

    “诸位说这些为时过早了,金龟始祖的后生还没有败掉,我看暂时静观其变,即便是让他少年魔王踏入终极造化地,他也不敢只身一人扑入死地,其实我觉得这样以来,打压天庭的效果会更好!”

    地府的人开口,并不想让轮回体现在出手。

    他们密会之地的气氛顿时压抑到了极致,恍然之间,这片区域猛烈颤抖,有无上神威激荡而来,隐约间呈现出一个模糊而又巨大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老祖......”仙族老古董神情巨震,这是仙族始祖的五弟子,仙天荣亲自赶来。

    他神情严肃,带着重大事情而来,事关苏炎身份!

    这可是仙族始祖传来的信息,很重大!

    第一时空路,苏炎还不知道已经被无上存在盯上了,自从来到不朽天域,虽然干出不少大事,但是行事一直极为谨慎!

    如果真的被一位无上存在惦记,可不是什么好事,即便是苏炎在帝路可以无敌,可是在不朽天域终究算不上巨头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,烘炉烈火滚滚。

    苏炎以自身的仙道法则化作大道火焰,熬练炉内的金色龟甲!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子,你在找死!”

    小金龟圣人气得都要崩碎,龟体险些冒出黑烟,怒吼连天:“等我踏入大罗境界,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小金龟圣人即使是在怒,也很清楚苏炎的能力太特殊了,威胁到它的始祖血统,总之短时间它不准备破封。

    “缩头小乌龟。”苏炎轻笑道:“你还有没有一点强者尊严了?我要是你即便是战死了,也不想被敌人这么羞辱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小金龟圣人愤吼道:“你别得意过早,你是杀不死我的,我金龟一族防御力超绝,即便是你踏入大罗境界,想要杀我真身,也基本上没有希望!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,你的乌龟壳很结实。”

    苏炎不得不说 ,这头缩头乌龟的防御状态天难打破了,他已经以大道火焰炼了一天一夜,还是没能提炼出一滴乌龟汤出来,这让苏炎颇为愤懑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小金龟圣人突然回应道:“如果你将我炼上一年半载,不知道丢人的到底是谁?现在我镇在帝路擂台之上,即便是你撑到百强争霸结束,也得不到百强争霸名额,识相点滚走,别再这里耽误时间了!”

    “我来了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炎雀来了,扔给苏炎一座铜炉,便是消失离开。

    苏炎打开铜炉,心神大定。

    铜炉内有一团火在燃烧,虽然散去了道法规则,可依旧呈现出亿万仙火异象,这是炎皇的一缕火苗,也是她成就道祖的火焰!

    虽然没有秩序规则,可存在的温度相当变态,这火苗钻入烘炉中的瞬间,整个烘炉燃烧的险些炸裂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瞬息间,铜炉内散发出痛彻心扉的嘶吼,小金龟圣人疼痛的都要晕厥,虽然仅仅是一团死火,可温度离谱,烧得整个金色龟甲渡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劝你别逼我!”

    小金龟圣人怒到极致,如此可怕火焰煅烧之下,它的金色龟体都有血肉精华流淌出来!

    一滴滴金龟血肉精华,芬芳扑鼻,带着滚滚天地灵气,这可是金龟一族的血肉精华,该族囊括天地之灵气,每一滴血肉精华都是大补之物!

    苏炎直接吞掉,整个人像是吃了人参果一样,血肉之躯绽放神光,毛孔都喷薄出粗大的精气!

    “好一味绝世补药!”苏炎震惊,觉得比至尊血肉还要变态,虽说金龟血肉精华存在的气血和龙兽血肉难以衡量,可该族的血肉蕴含天地灵气,对于人的肉身帮助极端的惊人。

    他仅仅吞掉十几滴,觉得血肉之躯饱满,之前的亏损纷纷恢复过来,甚至精气神旺盛,神采飞扬!

     “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金龟咆哮着,龟体颤抖。

    “错,是欺龟太甚!”苏炎纠正它错误的言论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小金龟圣人气得真的要疯魔,四肢猛的伸展而出,头颅也钻了出来,激荡出无边的愤怒火焰,且他的气息无限汹涌,像是燃烧了登仙路,轰击大罗门庭!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逼我!”

    小金龟圣人的肉壳硬生生撞塌了烘炉,一头史前巨凶破炉而出,怒道:“我放弃帝路争霸,也要毙了你!”

    它的气息无限恐怖,它在轰击大罗境界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