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可怕的路途

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可怕的路途

    临行之前,张量来了,扔给了苏炎一块古令。

    这是当年天庭特殊密令,价值高昂,目前炎皇组织保存完整的已经很有限了,这东西的功效是可以锁定其他密令持有者的踪迹,波及的范围很广袤,即便是相隔一个大州都能借助古令扑捉到!

    前往帝路终极地,需要经历一段特殊的古路,谁也不知道这一段路,到底存不存在危险。

    毕竟帝路百万年前发生了逆天惨祸,至今都迷雾重重,没有具体的事情传递而出,因此帝路终极地绝非以往那么安全,或许会存在一些棘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帝路有帝路的规则,百万年前一战虽然帝路规则被打破了,可现如今帝路的规则还在,不过还是小心为妙。

    “这就开始了!”

    震撼人心的画面,上百帝路擂台冲向了苍穹之巅,继而沿着一条路,向着尽头区域的宇宙大黑洞冲击而去!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一世会遭遇一些什么?”

    剑宗始祖低语,曾经他争霸过帝路终极地,很清楚帝路另一端到底蕴含着什么,可这一次毕竟不同,天知道他们会经历一些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特别是各族老古董都心绪难平,想要搞清楚里面的事情,希望都在这群年轻人身上,当年死的人终究太多了,从而导致宇宙格局也发生了惊变的变局!

    天庭一个庞然大物,究竟因为何种原因倒塌了?他们很想知道答案,毕竟这祸端可是蔓延到了玄黄天域,导致一个天域时空跌落,至今还是一个残破的小宇宙。

    据说玄黄宇宙已经被黑暗物质给吞噬了,那么这黑暗物质到底牵扯到什么?

    恍然之间,有些道祖道祖强者心绪难平,从而影响了天和地,一些群族上下的强者都惊恐,发觉到该族的始祖状态不对劲,似乎隐约间散发出一种惶恐的情绪?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?让始祖都生出这种情绪!

    “黑暗......”

    一些古老的始祖,隐约间窥伺到未来的浩劫,继而深邃的目光,凝视着封印的天阳州世界,他们在想黑暗祸端,会不会再一次席卷整个不朽天域!

    那么一旦到了那一天,又该会发生什么?

    这天地藏着大隐情,甚至和帝路也有很深的关联,他们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,或许这一世,可以揭晓谜底!

    “这宇宙黑洞也太大了?”

    苏炎感到心惊,擂台无限冲向目的地,时空都在扭曲,速度相当匪夷所思,也不知道冲刺了多远的路。

    总之横陈在帝路尽头的黑洞,越发的怖人了,当近在咫尺的时刻,真的是大到无边,宏伟到极致,简直就是大宇宙的门庭,吞噬人的心灵!

    “咻咻咻......”

    一座接着一座帝路擂台,冲入宇宙黑洞,翻不起任何涟漪,因为太渺小了,像是一片尘埃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围观者皆是震撼,画面具备很大的冲击力,就这样消失了,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遇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无法亲眼目睹,帝路终极地的大对决?”

    有人皱眉问道,此次对决完全不同了,也牵扯到两大阵营的恩怨,甚至想要见证一下,传说中的金仙到底可怕到什么领域当中!

    “会的。”有活了漫长岁月的老怪物说道:“终极争霸地,是争霸道场的巅峰大对决,等待他们冲出一段神秘古路,帝榜会呈现出这一战!”

    他们心神大定,特别是仙族的人很想让全天下人看到,仙族第一至尊究竟是如何问鼎帝榜至尊的,总之这一战仙族极为期待,历史会证明仙族的强大!

    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.......

    天地间沉寂的让人有些窒息了,太安静了,时间都仿佛不存在!

    苏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在这安静到极致的宇宙黑洞中,一双眼睛看不到任何物质,漆黑如墨,真的让人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且宇宙黑洞太大了,同行的强者,完全感应不到他们的生命气息!

    无尽黑暗中,唯有帝路擂台散发古老的光辉,仿佛在星海之上横渡,广袤映照之处,是破败到极致的大世界!

    苏炎心惊,曾经这里发生了什么?难道这里就是曾经的终极战场?

    难道帝路终极地已经被打的残破了,要知道帝路擂台的速度非常快,可遍地的黑暗和破败画面,让苏炎的心情格外压抑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下一刻,苏炎心神颤抖,感觉到了一重庞大的威压,很恐怖,像是诸天宇宙在下沉,影响力庞大。

    匆匆一瞥的画面,镇住了苏炎,看到了一具庞大的尸体,高不知道多少万丈,根本就望不到尽头,体型太大了,残星在他的面前渺小都是尘埃!

    苏炎震撼,浑身汗毛都炸立,这是怎样一位强者?

    相当的难以置信,毛孔都像是星体,高高而立,弥漫着无上天威,像是至强的大道压落下来,让帝路擂台都在簌簌颤抖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擂台发光,闪现出密密麻麻的符文,一瞬间强盛了无数倍,可即便是如此,苏炎依旧觉得肉壳要炸裂!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,它有多强?”

    苏炎惊骇,因为这巨人是死亡生命体,他根本没有头颅。

    一个无头巨人尸体,站在黑暗而又破败的宇宙黑洞中,虽然已经死亡,也苏炎依旧扑捉到了他的人体生机,即便是殒落漫长岁月,他体内还存在气血精华!

    苏炎惊骇,可惜画面只是匆匆一瞥,无法探究到具体画面,可惜也无法单靠自身力量回归,否则说不定可以收获惊世传承。

    苏炎完全感觉不到时间在流失......

    孤独的路途,很容易忘记帝路争霸,世界充满了太多的未知和神秘。

    且帝路擂台时刻震荡,燃烧着旺盛仙道符文,也有无上大道烙印在显化,很明显沿途中肯定遇到了一些什么,从而导致擂台复苏出足够强的力量!

    甚至渐渐地......

    苏炎发现擂台的能量亏损有些严重,他的脸色猛地一沉,道:“宇宙黑洞存在未知的威胁?以前可不曾听闻,这里很可能是百万年前的战场!”

    也可以理解,这里是生命绝地!

    如果失去擂台的守护,很可能会死掉。

    苏炎的心跳都在加速,时刻保持最强的警惕状态,他也凝视着宇宙黑洞,真的很想快点跨越到尽头。

    甚至他有些怀疑,帝路终极地,难道根本不在不朽天域?

    横渡了这么远的路,还没有来到目的地,真的有些天方夜谭了。

    沿途中,苏炎又看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尸体,他的脸色严肃,天庭当年出征杀到这里,亿万大军都葬送在宇宙黑洞中了吗?

    对于这个传说,苏炎不敢去相信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帝路擂台猛的巨颤,遭遇了强大力量的冲击,险些翻转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苏炎腾的一下子站起来,强大气息外泄,保持最强状态。

    刚才像是有人在攻击擂台,可是苏炎没有看到任何生灵的踪迹?

    他的脸色有些阴沉,帝路终极地该不会还有活着的强者吧?

    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之前的经历仅仅发生一次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可苏炎的背后都冒出了冷汗,他觉得黑暗中,似乎有可怕的生物在注视着自己,那种目光让他不寒而栗!

    “终于看到了光明!”

    这一时刻,苏炎放松了一些,宇宙黑洞不在那么阴暗,有了些亮度。

    山川大地可以看到一些轮廓,可还是死气沉沉,不像是造化地,很明显还没有来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苏炎发现帝路擂台的气息越来越弱了,随时会毁掉,很可能难以将苏炎送到目的地,接下来的路或许需要自己去走。

    他的双拳紧握,暗中掌握石令,不知道羿袁他们的情况如何了,能否平安来到目的地?

    幽暗的世界,擂台横过苍穹!

    渐渐的,世界越发的明亮,天和地看起来虽然极为破败,可有了稀薄生机。

    最终,帝路擂台还是坑不住,横渡速度大幅度降低,擂台之上铭刻的符文也开始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苏炎咋舌,若非帝路擂台守护,想要跨越之前的危险禁区,多半没有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历代帝路终极地开启,都是帝路擂台接引前往,没人知道帝路终极地的宇宙坐标。

    这时间,能量枯竭的擂台坠入大地,崩开了一片泥土,可是这里的土质很坚硬,地面仅仅浮现少许裂痕。

    苏炎走了出来,失去擂台的守护,迎面而来的就是阴冷气机,冷到骨子里,都要冻僵他体内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前路就是终极造化地,我要尽快穿越这片区域!”

    苏炎飞速赶路,他心中有不安,总觉得有什么生物在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一阵风驰电掣,急速冲刺。

    然而,他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,甚至都有些毛骨悚然了!

    豁然之间,苏炎猛的回头,看到了一道影子虚无中闪现........

    一道漆黑的轮廓给予人很大的压抑感,它像是地域中爬出来的死灵,睁开了一双血色眸子,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苏炎的脊背都冲出一道寒气,神情骇人。

    真的有生物,百万年前终极大战活下来的强者吗?

    “及历上库位......”

    他在开口,完全看不到他的具体面目,仅有一双血色瞳孔在发光!

    苏炎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,整个人高度戒备,背负的至尊圣剑也蠢蠢欲动,随时可以出鞘爆发出可怕的杀伐力量出来!

    “桀桀......”

    紧接着他在笑,血色眸子阴森,发出可怕的大道意念。

    “人间界的杂鱼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充满了蔑视,高高俯视着苏炎,黑暗身影也看不到移动轨迹,在苏炎周边不断闪现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