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完全体

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完全体

    浑浑噩噩的苏炎,猛的摇头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区域,到底蕴含什么样的造化,有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联!

    他腾的一下子爬起来,整个人还是显得特别古老,特别沧桑,特别神秘,这一刻苏炎都有些看不透自己了。

    我是谁?我来自哪里?我要去什么地方?

    也像是真的过去了亿万载那么久远,识海中的记忆有些模糊,要消失掉,要遗忘掉一切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苏炎低吼,双目大睁,他抱元守一,坚守自己,守护大道心智,不被干扰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遗忘掉自己的记忆,即便是他是轮回转世,他也要成为这一世的苏炎,这才是他自己,而非另一个人!

    古老而又宏伟的九色大地,宏大辽阔,无边无际,充满了梦幻色彩。

    一位渺小如尘埃的影子,不断坑正,压下神秘的影响,渐渐记住了一切,他不会让自己遗忘,任何一段记忆,那么是一些不关紧要的记忆也不行!

    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炎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也透亮,失去了苍老气息,重新审视这片天地乾坤。

    世界很大,色彩斑斓,空间也极为古老,却充实着葬天气息!

    就是这无上的葬天气息,影响的苏炎很渺小,当他保持绝对清醒住状态中,这一刻的苏炎觉得自己格外强大,更盛以往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他的肉身发光,炽盛灿烂,现在的苏炎可是一位大罗金仙,气血宏大,具备无敌的根基和潜能,竭尽所能释放中,要进一步壮大和增强!

    有些离谱了,都是这片古界对自己的影响。

    似乎他天生就该呆在这里,就该留在这里变强,他隐约发现体质在变异,要化作一种葬天体质,葬下岁月轮回,葬下宇宙万物,葬下一切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苏炎的气息更为浓烈了,血肉之躯发光,万体之力转动,三大盖世天功同时间运转,共振出可怕的能量狂潮。

    “这天地.......”

    下一刻,苏炎倒吸凉气,任由他的爆发力在强大和无敌,对于这片时空,起不到任何影响力。

    这里的世界到底有多坚硬?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了,以他的强大程度,在不朽天域也能轰开苍穹,击沉无边的大地,酿成可怕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里不同,时空深邃到极致,可承载一切能量,任由苏炎的爆发力在可怕,也触碰不到时空可以承载的极限!

    不得不说太惊人了,且感知不到任何禁锢,任何威压,可以竭尽所能释放,却有无法触及真正的绝颠,环境有些吓人了,颠覆了苏炎的思维。

    “似乎成长条件,更为可怕!”

    苏炎倒吸凉气,他不由得觉得,不朽天域的时空环境,和这片神秘的九色世界进行比较,真的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有敏锐的直觉,如果在不朽天域的极限是道祖,那么这里并不是,或许还存在更为可怕的境界。

    修行,果真和天地有关,影响太深远了。

    那么自己究竟来到了什么地方?是史前的葬地时空吗?

    神秘的九色世界,连泥沙都是九色的,一颗接着一颗,弥漫着无尽岁月波动,每一粒泥土,也像是存在了亿万载那么久远。

    “好重!”

    苏炎伸出手,想要抓起一把泥土研究,可却发现这些泥土太沉重了,一粒接着一粒,沉重的惊人,像是一颗颗浓缩的就是宇宙大星!

    苏炎感到离谱,这是什么样的世界,难道他连抓起来一把泥土的力气都没有?

    苏炎捏出了一粒九色土壤,睁开天目观摩,泥土看起来很渺小,实则在天目关注之下,它像是在放大,在转动,在狂暴,似乎可以崩碎这里的时空!

    苏炎倒吸凉气,这里的泥土太多了,数都数不清。

    这本身就是一笔强大的宝藏,每一粒泥土都充满了可怕的能量体征,如果带走一把扔出去,或许可以祭炼成一套可怕的杀伐宝物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真够离谱的。”

    苏炎咋舌,一路前行,想要发现一些其他的物质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,他没有看到不一样的风景,九色泥土世界,天穹深邃,日月大星也寻不到,空间宏伟到到很难触及本源。

    苏炎都有一种,站在天之外,站在人世间之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永远也探究不到尽头,渐渐的苏炎沉寂了,他盘膝而坐,在低语:“我应该修炼,变强,这造化地以我现在的能力,无法进行探索!”

    虽说这片世界,探寻不到磅礴的生机,探寻不到对修行有益的宝贝。

    可苏炎也琢磨出,满世界的九色泥土,一粒粒泥土都存在精粹的能量,或许可以帮到自己!

    说干就干,总之闲着也是闲着,保不齐造化地突然就闭合了,苏炎也永远进不来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的肉身炽盛,他不在沉寂了,竭尽所能爆发,一股汪洋般的气血冲击而出,席间天上地下。

    可没有地动山摇,也没有天地崩坏的体现,苏炎生机旺盛,像是不朽的仙炉在燃烧,呼啸而出能量狂潮!

    苏炎的最强状态开启,且运转经文,欲要吞噬掉九色泥土的能量。

    但是任由苏炎的吞噬在生猛,始终无法吸收任何一缕能量,这让他瞪眼,多半尝试都失败了,且养体术第二篇也难以成功!

    越是如此,苏炎越发的重视。

    说明这里太不简单了,可到底该如何吸收炼化能量壮大己身?

    他才刚踏入大罗金仙境界,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,如若在外界,需要漫长的时间,去吸收天地神力,壮大人体,强盛气血,探索大道。

    “无法成功吸收,该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苏炎的眉头皱的很深,情况有些超出他的预料,本以为会顺利夺取宝藏地造化,结果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他觉得路子不对,这洞天中的造化,多半需要特殊的手段才可以去采摘能量结晶!

    下一刻,苏炎作出一个极其惊人的举动,他的灰色血液在沸腾,豁然之间喷涌而出,一下子震开了地府种魔!

    当然地府种魔未曾溃散掉,只是盘踞在他的身躯之上,化作了种子魔胎,洒落下来极其邪恶的气机。

    灰色血液在沸腾,以往苏炎难以承受血脉之力,现如今他已经是大罗金仙境界,足够承载了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苏炎变了,有些可怕,像是化作了一位年轻的仙王,盘踞在九色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身影虽然还是那么渺小,可这一刻的苏炎变化太大了,他的血肉之躯像是化作了仙胎,有了生命在呼吸!

    不仅仅是口鼻呼吸,他浑身毛孔都在呼吸,霞光灿烂,血肉之躯通灵了,即便是心脏都自主擂动,变得强健有力,像是化作了一颗仙心。

    苏炎惊骇,他变了,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也可以说最强天赋回归,促使着苏炎全方位变了,他像是和宇宙合为一体,像是化作一位伟大的道祖,景象滔天!

    这是本质上的改变,血肉,骨骼,脏腑,即便是眼睛,或者是发丝都在细微转变。

    如同在重塑,如同获得了一次新生,他看起来特别的神圣,超绝天下。

    这可以说是苏炎的完全体,最强大的状态,血脉和肉身交融,他呼吸之间都迸发出九天惊雷之音,且吸收天地能量的速度,狂飙了一大截!

    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了,超强的天赋,无与伦比的血肉之躯,仿若恒古不灭的大日,冉冉升腾。

    “完全不同了,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应,这是属于我的天赋!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一声大吼,整体神力共振,这片深邃到极致的空间隐隐在扭曲,且地府种魔直接被他碾碎了,斩断了影响他百万年的种子魔胎。

    少了一层枷锁,苏炎呼吸天地玄黄气!

    可想而知苏炎现在何等的鼎盛和强大,浑身都流淌神圣光雨,伴随着大道祥瑞气象,将其衬托的格外超绝,显然完全不同了,很超绝和神圣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最终,苏炎体内的灰色血液沸腾起来,连同人体散发出极致的气息!

    一瞬间,他背后的时空都在塌裂,这是可怕的影响力,从史前横跨而来,带着亿万载岁月的浓厚威压,席间了九色世界。

    苏炎震惊,这是他的血脉异象。

    像是一片古老的世界,从史前岁月镇压下来,带着磅礴而又浩瀚的神威,难以改写!

    “好像是一个世界?”

    苏炎动容,血脉中的异象,模糊而又神秘,像是神秘的大千世界,生灵亿兆,带着难以阐述的恢弘气势,像是可以镇压九天十地!

    隐约间,苏炎发现了一个庞大的身影,挤满了大千世界。

    世界屈居于他的脚下,亿兆生灵黑压压一片,设案焚香,顶礼膜拜!

    震撼性的画面,也具备极其可怕的影响力,足以贯穿古今未来,盛名传遍一个又一个大时代。

    冥冥中,苏炎都感悟到一种信仰之力,传递到这一世,惊的苏炎气血沸腾,显得更为强大和无敌!

    他咋舌,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他的血脉起源于谁?为何带着这么惊人的历史画面?

    苏炎有些迷茫.....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满地的九色泥土,突然作出一个惊人的举动。

    苏炎的身躯钻入了泥土中。

    一个九色的小坟地诞生了,苏炎将自己埋在里面,进入了沉眠中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