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三十三重天

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三十三重天

    苏炎冲入了下界门,刚踏入当中的时刻,他沿着下界的下界门恍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至于整个九色世界,归于沉寂过程中,弥漫着葬天波动,像是葬下了整片盛世,葬下了亿万轮回,神秘叵测.......

    苏炎如同在穿越时空,眼前的光线阴暗,强大如他的混沌眼都难以洞察具体画面,这一条路相对于特殊,岁月气息很浓郁,也伴随着难以捉摸的时空力量。

    恍然间,苏炎觉得像是跨越到另一个宇宙当中,冥冥中也感悟到一种惊人的影响力,让苏炎的人体有些衰败。

    他心惊不已,到底跨越了多么遥远的路程?他现在已经是大罗金仙了,不是当年的苏炎,即便是在不朽天域,也是雄霸一方的霸主强者!

    仙门道统的掌教至尊又如何?以现如今苏炎的成就,足以和这系列的强者平起平坐了!

    阴暗的时空,朦胧着一层雾气,像是宇宙的泡影,遮蔽了苏炎的感知力。

    苏炎以为在横穿下界路,回归不朽天域。

    不过苏炎现在可不想现在离开,有些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甚至他所在的宝藏地又是什么形态?苏炎还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他拼尽了一切,历尽生死危险,最终踏入了帝路终极地,也踏入了帝路终极的宝藏地,如果不搞清楚就这样稀里糊涂离开,真的是太不甘心了!

    “到了目的地!”

    这一刻,苏炎彻底闯入神秘世界,双脚落在地面上,他静立不动,世界还是那么灰暗,充满了岁月沧桑,也有着一种强烈的悲意,影响着苏炎。

    他心绪大动,这是什么地界?

    看不清任何物质,诸天都被遮蔽了,感悟不到任何大道,死寂沉沉,像是一个死亡的世界,生命走向终点,也如残破的宇宙,飘浮在诸天之内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惊异,强大如他在特殊和未知的世界,没有什么可惧怕的,他已经不是弱者了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迷雾重重的死亡世界中,血光浮现,漫天强者凋亡,诸天像是炸开了,席卷着血雨,又卷向了天外,酿成了域外时空,亿万神魔凋零的画面!

    苏炎震撼了,任由他杀伐一生,这幅画面也感到了心惊,破坏力太惊世了,格局恢弘的难以窥伺到全貌,仅仅只是一角的时空,都充满了无尽血腥和毁灭!

    苏炎遍体生寒,如坠世间最强的炼狱当中!

    苏炎看到了离谱的景象,宇宙末日来临,阴风怒号,血雨倾盆,淹没了世界!

    像是盖世魔头在苏醒,酿成了天地至强的血腥浩劫,漫天像是有道祖生物不断毙命,有仙王饮恨,有至强者凋亡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震撼了,而是一种近乎让他软倒在地上的盖世凶威.......、

    这是真实的战斗,太残酷了。

    宙众生散发出绝望的心绪,很明显遭遇了无上大敌的袭杀,所有的生灵都要饮恨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,是史前的战斗吗?”

    苏炎怒发乱舞,他不在平静,满腔热血澎湃,被感染了,且也这片流血世界散发的情绪产生了共振。

    他没有绝望,散发出强大的斗志,想要杀进去参战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看不到敌人是谁,只不过是一副接着一副画面,沿着历史长河震落而下,横在这世界中,映照在苏炎的双目当中!

    诸天染血,人道覆灭,宇宙沦为了死亡之地!

    毁天灭地的战斗,苏炎看到了一位最为绝顶的女子,风华绝世,傲视星空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就是无上大道秩序,喷出一口气都是漫天祖物质澎湃,蕴含着无敌的圣威,要是烧塌大宇宙,横击三千古界,强横到不可思议层次中!

    女子身穿九色母精锤炼而成的甲胄,绝世强大,迎战未知的大敌。

    可是她毙命了,一位绝色佳人被斩掉了头颅,消香玉损。

    那是一口乌光滚滚的刀,至强至霸,斩断了岁月长河,杀伐力量难以阐述,像是将这片宇宙都被劈开了,绝世的一刀,像是覆灭众生的无上魔刀。

    绝代女子饮恨,临死之前望了苏炎一眼,染血的美丽头颅还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苏炎失魂落魄,因为觉得他的亲人毙命了,到底是她的笑容影响,还是本身就相识?

    “是黑暗祸端吗?”

    苏炎吼了起来,这是史前时代众生的遭遇吗?是断层的历史吗?

    他心绪激荡,宇宙破败,沦为了流血的宇宙,漫长岁月无法平静,渐渐的归于虚无.....

    唯有一些残存的画面,让苏炎看到曾经发生的一些事,历史会进行重演吗?史前的血腥惨祸,会在这一世再一次发生吗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下界门再一次横空显化而出。

    苏炎失魂落魄中上路,可是他又遇到了类似的事件!

    天地崩坏,末日大劫降世,毁灭一切!

    苏炎看到一位英姿勃发的男子,霸气滔天,如盖世的君王,推动日月星斗而行,带着历史沧桑,像是活了千百世那么久远。

    他很强大和可怕,呼啸着宇宙诸天之力,真的如开天辟地年代诞生的无上霸主,抗衡未知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他拎着一口方天画戟,更为霸气了,吞天而啸,杀向染血的诸天,也像是负伤的巨凶嘶吼着,要杀尽当中的敌人,撕裂一切黑暗和不祥!

    可是这么强的人,也毙命了,眉心裂开了,元神被斩落!

    完全看不清敌人是谁,只不过是史前残留的画面,整座宇宙都凋零了,这是流血和死亡之地,千疮百孔,漫长岁月也无法恢复。

    苏炎心伤神伤,觉得又是一位亲人毙命,饮恨在敌人手上。

    下界门再一次浮现!

    苏炎带着伤感,再一次闯了下去,他想要闯到尽头,也想知道,这帝路终极地的宝藏世界,到底存在几个宇宙时空。

    因为苏炎觉得,每一个宇宙都不同!

    类似的画面还在持续上演,苏炎都麻木了,他又看到了一位女子,妖娆绝世,如天魔在乱舞,长有九条尾巴,一瞥一笑都能引起天地失色。

    这是传说中的九尾天狐,拥有九条命!

    接连九次殒落,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敌人,你们是谁啊,我又是谁,谁能告诉我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终于发出一声吼声,满腔怒意沸腾,古老的葬天体也随之觉醒!“让我看到这些画面,是想让我知道,未来的残酷吗?”

    苏炎想要知道答案,想要了解他们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史前的战争吗?

    是葬地时代的经历吗?是断层历史的黑暗洪流吗?

    他们是宇宙的守护者吗?

    一位接着一位最强者毙命,连同所在的宇宙流血,至今留下的仅有死亡和破败,且依旧散发出绝望的情绪。

    败了,没有任何回天之力,否则怎会连同宇宙,都充满了大悲之意。

    苏炎悲恸,他接连下界,目睹一系列的惨祸,他真的觉得这些人很亲近,和他同根同源。

    接连下界三十二重天,见证了一系列可怕的惨祸。

    他的瞳孔都发红,充满了血丝,混沌瞳孔倒映着一些可怕的战斗画面,都是流血的画面,促使着苏炎整个人都血腥气滚滚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闯过了一重接着一重轮回炼狱的战兵,他没有绝望,反而斗志昂扬,涌动出可怕的战意。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他发出一声长啸,如若历史重演,他将不会是一个弱者,要化作一位最强者去征战。

    即便战死,他也不愿像是野草一样被毁掉。

    “我要在百年内,踏入道祖之境!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了可怕的精气神,立下了大宏愿,他要成就道祖,成为这片宇宙的最强者!

    历史即便是重演,苏炎也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最终,当苏炎跨越,来到下三十三重天。

    整整三十三重天宇宙,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格局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苏炎觉得来的了更为广阔的世界,来到了大地之源,来到了生命发源地。

    似乎,这是三十三重天宇宙之根基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血腥,没有黑暗,没有杀戮。

    苏炎都有些不适应了,突然来到了圣土。

    眺望远方,仙雾弥漫,神圣到极致的壮丽河山,这里是仙家气象十足的净土,是美丽壮观的大千世界,云蒸霞蔚。

    苏炎发愣,从地狱来到仙界了吗?

    离奇的经历,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一个宏大的山门,悬挂在九天之上。

    这里有许多活生生的修士,大多数都是年轻人,朝气蓬勃,对未来充满了向往。

    苏炎觉得和这里的环境,有些格格不入,他很难融入到里面。

    他像是杀伐一生从地狱闯出来的霸主,反而这里的修士,轻松自在,相互之间谈笑风生,没有什么纷争,没有什么争斗,一个个都散发出求仙向道之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时间,宏大的山门盛开了。

    成群结队的修士,向着山门走去,一个个庄严肃穆,像是在朝圣。

    苏炎摸了摸头,这是另一个宇宙吗?另一个修炼世界吗?

    他也跟着大批的修士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恭贺葬天洞第三十三代弟子,回归山门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古老的声音在他耳边彻响不休,隆隆而鸣,深入到他的灵魂深处,促使着苏炎的身影发光,炽盛通天。

    即便是另一个世界,苏炎也风华绝世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