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葬地时代

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葬地时代

    整个万法殿都显得暗淡到极致,万种都在哀鸣,它们在虚幻,要从苏炎面前溃散掉。

    万枚天地道种在震荡,燃烧出传承之火,想要追随斗战皇者,想要跟随着他迎战大敌,可它们终究开始消失了,摆在苏炎面前的都是梦幻泡影。

    太上这位银发齐腰的小姑娘,她在笑,脸颊上露出小酒窝,笑容很甜美和可爱,可水汪汪的眼睛洒落下来眼泪,一滴接着一滴.....

    可每一滴泪水,也如同梦幻泡影,太不真实了。

    她在对着苏炎挥手,像是在对着从未蒙面的小师弟告别。

    “太上!”

    苏炎怒啸着,发丝舞动,瞳孔中杀光滚滚,整体气息大爆发,飙升到极致领域当中,都呈现出宇宙倾覆,压塌天地乾坤的恐怖画面出现!

    苏炎已经不弱了,站在大罗极限极致领域中,抬起大手,要禁锢住太上的身影。

    哪怕是禁锢出一道烙印,哪怕是留下一道残魂,他未来总能找到办法,说不定可以让她活下来!

    可是一切都是模糊了,不存在的,都是假的,梦幻泡影!

    太上的身影在模糊中也开始支离破碎,像是化作了历史流光,要消失在天地时空中,不复存在!

    “啊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仰天大吼,悲愤之意释放,身躯熊熊燃烧,弥漫着可怕的葬天气息,激荡出三重惊世之力,这是他完全体状态中,强大惊世,都要击落漫天至尊强者,崩天而战!

    “回来啊,师姐快回来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胸膛燃烧,体内气血膨胀,眼睛血红一片,都溅射而出天崩地灭的惨烈画面。

    太上就这样消失了?

    哪怕是留下一点东西,哪怕是留下一块骨也好,她不会无牌,无位,无陵。

    虽然对于苏炎来说,仅仅只是极为短暂的相处,可苏炎将她当做朋友,也视作葬天洞为家园,可一切都没了,都是梦幻泡影。

    苏炎冲了出去,世界在变!

    任由苏炎如何大吼,任由他释放的气机在强大,始终无法触及眼前的世界,像是隔了一个宇宙,像是隔了千百世,像是隔了亿万载的岁月长河!

    苏炎的意志有些模糊,血红的眼眸望着逐渐遥远的世界,逐渐模糊的世界!

    天地崩坏,这是宇宙末日浩劫!

    宇宙像是在哭泣,在流血,众神凋零,圣者身殒,盛世崩塌.......

    无尽的黑暗遮蔽了宇宙洪荒,崩坏了葬天洞,崩坏了一切物质,连同漫天的圣者都在凋零!

    “唉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听到了叹息声,这是绝望的叹息,整个葬地都要崩裂,这浩劫还有什么可以阻挡的!

    天外也血光滚滚,一位接着一位可怕的巨头凋零,临死之前想要爆发出残余的生命力量,护送一批年轻种子离开,可做不到,做不到了......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呈现出各种恐怖画面,漫天大星粉碎,宇宙大道毁灭。

    茫茫的黑暗遮天蔽日,当中无边的血光流淌,倒灌而下,染红了整个葬地。

    众生哭泣,绝望哀嚎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方,仙威浩荡,像是另一个宇宙位面的投影,压了下来,似乎崩坏了三十三重天!

    浩劫,持续了漫长的时间,也不知道到底度过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临了临了,除了葬天洞还存在一些残破的画面,整个葬地世界永寂,流着血,尸山血海,惨不忍睹!

    天外的大战还在延续,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时间,不知道度过了多少时光!

    天外,时而漆黑如墨,时而神圣滔天。

    仿若两个巨大的宇宙位面压盖下来,要将整个葬地掀翻,要将这片时空彻底摧毁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苏炎看到了一只接着一只大手,压落了下来,很恐怖和不可思议,长不知道多少万里,任何力量都难以阻挡和匹敌,宇宙大道都在颤栗过程中碎裂。

    他们打下来的时刻,相互之间争斗和压制,震碎了无边的世界,破坏力难以想象,且最终大战波及到了葬天洞。

    葬天洞的防守力量极其的吓人,可终究还是扛不住这些大手的碾压,崩开了一条接着一条的大裂缝!

    整个葬天洞简直要大崩,数不清的宝地毁掉,炸裂,精气流失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可怕的绝世宝地,被大手攥住,带走离开了葬天洞。

    犁庭扫穴,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,葬天洞宣告彻底崩灭的时刻,苏炎觉得自己要死掉了,在这种争霸中毁掉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刻的苏炎,精神力有些很模糊了,像是在昏睡,仅有少许的意志流淌在外面,观望大世凋零,观望盛世崩灭,观望亿万生灵喋血长空。

    可怕的气息挤满了葬天洞,影响着苏炎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记忆都被斩掉了,消失的一干二净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.......”

    他发出了这样的声音,发觉自己在一个九色世界中,像是一个天地石胎在一世接着一世沉眠,葬在三十三重天之巅,要连同葬天洞一同毁灭!

    “葬天,葬地,葬轮回......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苏炎听到了一阵接着一阵古老的声音,炸响在古今未来,回荡在流血的葬地当中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个特别宏伟的身影浮现,挤满了整个葬地,挥动一只苍老的大手,葬地时空彻底消失了,如同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杀啊......”

    可怖的杀音绽放,穿透了岁月长河,回荡在天地之间,亿万年岁月都难以磨灭。

    苏炎什么都看不清楚了,大战太惊世,毁天灭地,到处都是刺目的光,刺的他眼睛都要流血。

    最终他昏迷了,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转醒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画面,是流血的世界,惨烈的人间炼狱,任何生灵看不到,任何草木也看不到,死亡气息澎湃,毁灭之光弥漫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着,遗忘了一切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!

    可是映入眼中的死亡和破败画面,让他悲痛欲绝,觉得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丢失了,吼声连天。

    他想要得到答案,不愿意遗忘。

    甚至他很想出去,离开这里,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,去寻找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如若举世仅有他一个活着的生命体,可想而知到底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,任由他如何呼唤和咆哮,世界还是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甚至他距离死气沉沉的葬地时空,隔着漫长的路,隔着无法想象的时空,难以触及,也难以横渡!

    葬天洞,像是不存在葬地了!

    葬天,葬地,葬轮回!

    三重可怕的光辉,烙印在葬天洞之上,镇守一个人的生命。

    渐渐的,苏炎想起一些什么了,他是葬天洞最小的一个弟子,他是葬天洞第三十三代弟子。

    他有一个师姐叫做太上,但是找不到了,没有了,消失了......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无尽久远的岁月过去,沉寂被打破了!

    天地剧烈颤抖,一重重无上威势,破灭了葬天格局,崩坏了一条又一条可怕的封印,撕裂了漫天的守护之光。

    整个葬天洞剧烈摇颤起来!

    苏炎看到了一个特别伟岸的影子,他在下界,可以说龙行虎步,推动宇宙诸天而行,背后都有轮回之门呈现而出。

    他像是主宰宇宙众生的轮回主宰,身影模糊而又庞大,带着无尽的威压,且一双瞳孔睁开了,天地颤抖,葬天洞都被崩出一个大裂谷!

    可怖的瞳孔中,呈现而出大世凋亡,人道崩灭的画面,都有万千残破宇宙之影浮现而出!

    到底是多么强大的巨头,也像是沿着岁月长河而来,打入了葬天洞,高高在上俯视着苏炎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苏炎问道,眸子都立起来了,觉得这个人带着可怕的杀念,威胁到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以巨大瞳孔俯视葬天洞的无上生灵,冷幽幽的瞳孔盯着苏炎,原本想要抬起手将其灭掉,可随机他皱眉,发觉到这头弱小生灵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“跪下,叩首,拜师!”

    他开口了,话语宏大,震动了岁月长河,也有至强的法则浮现,足以轰塌一个宇宙维度。

    一个接着一个字体,也犹如宏大的盖世仙经,滚滚洒落下来,要烙印在苏炎的识海中,掌握他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我是葬天洞第三十三代弟子!”

    苏炎开口,作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可怕的生灵在大笑,万千法则浮现,轰落而下,震开了第三十三重天。

    无尽毁灭和残酷碾压着苏炎,苏炎觉得自己死掉了,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苏炎有些迷茫,眼睛有些灰暗,像是真的臣服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面前,浮现出一位模糊的小姑娘,秀发齐腰,对着苏炎开心笑着,眼角带着泪痕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臣服你的。”苏炎闭上了眼睛,淡淡道:“你可以毁天灭地,你可以执掌众生生死,可你想要奴役我的灵魂,你做不到!”

    “蝼蚁!”

    无上生灵冷酷到极致,直接抬起大手,像是拍死一只苍蝇一样,将他给直接打爆!

    因为他隐晦扑捉到,苏炎的未来很不简单,有些混沌,有些可怖,带着诸天血海,预示着他未来的可怕和非凡,必须要提前扼杀掉,以免未来发生变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刹那间,另一条时空路尽头,浮现出一道身影!

    他跨越千百世而来,岁月长河都幻灭不定,一步接着一步走向苏炎。

    每一步踏出去,都带着历史长河轰鸣之音,亿万重席卷,轰隆一下子隔绝了无上生灵打下来的大手!

    他也如同矗立在诸天星海之内,背后大世沉浮,天帝之威浩荡。

    “何人!”

    无上生灵感到惊异,目光盯着突然打过来的身影,喝道:“我的路你也敢阻挡?”

    “一个孩子,何苦为难!”

    来的人相对于平静,跨越了岁月长河,站在了无上生灵对立面,平淡道:“这孩子我保了,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(晚上还有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