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轮回帝王

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轮回帝王

    九色仙山发光,吐纳先天之精,流淌旺盛生机。

    也像是一片九色坟地,这当中存在一个生命体,这是亿万载之前的苏炎,望着走来要庇护自己的至高无上的身影!

    他感到了亲切,像是遇到了自己人,心情特别激动。

    苏炎看不透这个无上身影的面貌,他屹立在诸天星海之内,帝威弥漫,气息虽然相对于平静,也依旧弥漫着出,压塌古今未来的气机!

    一时间,他显得很宏伟和高大,顶天立地,他贯穿而来的一条岁月长河路,都开始颤栗,简直要发生历史长河改道的画面,可想而知他到底强大到什么领域当中!

    这种层次的强者,天地都难以承载,宇宙秩序都能改写,至高无上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另一方,崩开葬天洞守护之光的帝王般可怕的身影,仰天怒笑,不得不说他很怖人,接连的大笑粉碎了漫天的大星,都要发生历史崩坏的逆天画面!

    这尊无上强者也有些模糊,看不透彻,他周边异象万千,至高无上的法则秩序齐刷刷轰落下来,神威挤满了茫茫的星海,特别是背后都浮现出一座巨大的轮回之门!

    “多少年了,多少个时代过去,谁敢用这种口气和我对话?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般的身影大笑,宏大的话语震动了葬天洞,一双眸子也巨大的像是轮回之海,可吞噬宇宙众生,缔造生死轮回!

    苏炎望了一眼,身心欲裂,且整个人都沉坠在他的瞳孔中,他看到了无数残破宇宙在他的眼眸中崩碎,他似乎曾经屠灭过一个接着一个大宇宙!

    光他瞳孔散发出来的画面,已经惊世骇俗了, 苏炎的灵魂都在发抖,觉得要炸开,化作粉碎!

    这是无上的神威,不可窥伺,不可观望,不可亵渎,只能去顶礼膜拜,否则会身死道消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屹立在诸天星海之内的身影,洒落下来丝丝缕缕的清辉,斩断了苏炎和轮回帝王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苏炎喘了口气,他又觉得遗忘了一些什么,这让他骇人失色,这种层次的存在真的难以描述,修行已经到了世人难以仰望的层次中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谁,来自于哪里,背后有着什么人,总之这孩子我保了!”

    屹立在诸天中的身影开口,目光落在了九色坟地中的生命体,他的眼睛穿透力太强了,像是洞察到苏炎的过去,洞察到了未来的一角画面。

    只不过源自于未来的画面,具备足有可怕的影响,他很难彻底看透,这不仅仅牵扯到宇宙秩序,还牵扯到种种复杂的因素。

    在他的关注之下,未来充满了无尽的动·乱,沿着岁月长河席卷而来,简直要压塌万古长河。

    如若换做其他强者,即便是亿万神魔也要一瞬间死亡!

    可是站在诸天中的男子足够强大,他未曾被影响,始终以至高无上的姿态,去俯视未来,即便是看不到的,他也不强求,他很清楚自身的力量一旦和苏炎未来牵扯上,会引发一系列不可改的变数!

    同样,他也被背负大因果。

    他扑捉到了一些东西,看到了一座棺沉浮在未来,像是飘浮在万界染血的时空中,让他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他也掌握一座类似的棺.......

    他又看到了一座,和这个孩子牵扯的很深。这是同一个系列的特殊物品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同一个系列,这就极为惊世,牵扯到一些很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强大如诸天中的男子,都觉得这当中存在一些大问题,这些棺不知道因何诞生,是强者炼制的?还是天生天养的,源头方向有着什么?

    甚至,还有没有其他的棺?

    越是思量,越是发觉变数之大,充满了未知和大恐惧。

    不由得感慨,足够强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,他回想起自己年轻时代的遭遇,虽说也经历无尽腥风血雨,可不至于被迷雾困扰,至于这口系列棺牵扯的因素终究太复杂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恐怖巨响炸开了,轰动了宇宙长河,炸响在残破的葬地世界中,险些酿成了宇宙大崩坏的惊世画面!

    这是何等无敌的生灵,可怕而又不可思议,同样也释放出无边的愤怒火焰,他是什么样的存在?背后何须有人吗?

    站在诸天星海中的身影,这一句话彻底激怒了轮回帝王,一阵接着一阵毁天灭地的法则气息呼啸而来,淹没了整个葬天洞,连同一切物质都要毁灭!

    很明显,轮回帝王出手了,短暂的时光中,这片岁月时空化成大黑洞,什么物质都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唯有站在葬天洞中,庇护苏炎的可怕身影高高而立,平静看着垂落下来的亿万秩序法则,他未曾移动,未曾出手,可周边景象迎来了巨变!

    诸天盛世开启,如同真实的宇宙呈现在这里,透出宏大到极致的气息,让漫天道祖都要跪在这里匍匐颤抖!

    这是什么样的力量?

    不可改写,不可摧毁,任由漫天垂落下来的杀伐在恐怖,始终无法影响他的道,这个人具备无敌岁月永恒的帝威,弥漫了整个葬天洞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冷喝,身影渐渐炽烈,隐约可以窥伺到他的全貌。

    他的体型非常魁梧,魁梧到了足以撑开宇宙星海,整体密布金色鳞片,散发出无穷旺盛的气血精华,他满头的发丝也是黄金色彩,如大瀑布在舞动。

    每一根发丝,都能割裂宇宙大星,都能撕裂天地乾坤。

    当然他最特殊的是,眉心有一个金色竖眼,处于封印状态中,天生三眼,头角峥嵘,这位气吞天下的霸主帝王,对着开辟诸天星海的身影,喝问!

    “我的话,不想重复第三次。”站在诸天中的身影始终平静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可怕的帝王怒啸,炽烈的身影燃烧,很恐怖,背后隐约呈现出,伟岸的宇宙位面,要挤压下来,统御一切!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怕牵扯上大因果!”

    没什么可说的,话已经说到这份上,他直接就爆发了,轰隆一下子横击而来。

    其实两者看起来很接近,实则很遥远,隔着岁月长河,也像是像是隔着万古时空,可也仅仅一瞬间,可怕的帝王冲了过来,挥动拳头,砸向了葬天洞!

    诸天中的身影也不在沉寂了,可他真正意义上爆发的时刻,未免太恐怖,开辟的诸天世界在放大,像是压盖了整个葬地时空,化作了一个无边的大世界!

    当中的身影的瞳孔也大睁,很明显他在复苏,古之天帝气息弥漫,宏伟了亿万倍,宛若当世第一帝在觉醒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他在挥拳,这是真正的帝拳,贯穿古今未来,背后都浮现出万域之力,无穷无尽叠加,最终这一拳化作了永恒不灭,崩开了漫天能量法则,轰杀向了轮回帝王的拳印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震天动地的巨响炸开了,像是历史炸开的一团灿烂烟花,也如同诸天末日序章,无尽的法则和秩序都在颤栗,天地大道都开始臣服!

    苏炎瞪大眼睛,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可怕的如轮回帝王的身影,一个照面被轰飞了,整个拳头都炸开了,连同他的臂膀都四分五裂

    这是什么层次的生灵?

    一滴血都能毁天灭地,一块骨都能压碎诸天星域,更何况一条臂膀在炸裂,形成了无尽血雨洒落下来的逆天景象,染红了葬天洞!

    “你伤了我?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也有些难以置信,多少个时代过去了,他什么时候负过伤?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,必然是轰动天下的大事件,都会引发一系列的恐慌!

    也也被无尽的羞怒刺激的发狂了,眉心的竖眼最终睁开了,一瞬间形成了轮回域场,整个苍穹都陷入了黑暗当中!

    唯有他恐怖无边,眉心的竖眼像是代表着轮回古路,且他的完全体状态中,身形放大,高不知道多少万丈,整个身躯都在喷吐岁月长河的光芒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发出一声大吼,轮回域场挤满了整个世界,裹挟着无量神威,杀向了矗立在诸天中的男子!

    男子皱眉,目光注视着轮回帝王,他冷冷道:“在这里,不是任你横行之地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这片世界变了,仿佛残破的葬地都随之复活。

    无尽的威压诞生,席卷了整个葬地,一瞬间他变了,真的如同世间第一帝,气吞岁月长河,威压古今未来!

    他的身影也无限的汹涌,辽无边际,像是取代了这片世界。

    苏炎呆滞,要庇护他的人太强大了,无与伦比,任由轮回帝王散发的气息在强大,但是在站在诸天中的男子面前,看起来有些弱小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层次的强者,即使是他的天眼都呈现出轮回大世界,也依旧被诸天中男子的伟岸气息,碾压的颤栗,要彻底崩坏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在惨叫,竖眼洒血,肉身四分五裂,要炸开在岁月长河中,化作一朵历史上的浪花!

    他在面对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轮回帝王般的男子大口喷血,身躯踉跄,站立不稳,这种级别的强者一旦负伤,注定天崩地裂,诸天都在泣血,传递出各种大恐惧气息。

    他发出狂吼之音,流血的竖眼中杀光亿万缕,都演化出轮回剑胎,一口接着一口,无穷无尽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还敢来,你可真不怕殒命。”屹立在葬天洞之上的男子,眼睛中最终流淌出一缕杀光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想杀我?”

    负伤的轮回帝王仰天怒笑:“我承认你比我强,可是你连帝命都没有也妄言诛灭我,就不怕我屠灭你背后的宇宙,血洗亿兆生灵!”

    “有些因果不可触,就例如葬地,已经大清洗干净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轮回帝王的神情冰冷而又残酷,随即他又看向,葬地真正意义上最后一位传人,虽然只是一个弱小的生灵,可也不能留下!

    否则葬地时代,就不算是终结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