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吾名道陵!

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吾名道陵!

    九色坟地剧烈颤抖,像是炸开了一样,呼啸出各种狂暴的能量。

    虽然在这种格局中,他显得太弱小,太微不足道,连尘埃都算不上,也苏炎依旧低吼接连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他的家乡被屠灭了,被血洗的一干二净,仅剩下他自己。

    太残酷和血腥,他在坟地中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大吼,使得九色坟地都燃烧起来!

    隐约间,坟地当中,闪现出一个天胎,喷薄九色仙辉,石胎就仿佛坠入了魔道中,要化作一头大凶生灵,要大闹诸天,要横击仙界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哈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在笑,虽说和他或多或少也有些关联,可对于一个宇宙被屠灭这件事,算不上稀奇,在他的眼中苏炎就是一条可怜虫,虽然有些特殊,可终究还是一个可怜虫!

    最终,他的笑声越来越洪亮,染血的身躯也越发的宏伟了,同样他的身影也有些模糊,看不透彻,缭绕着轮回光雨,像是屹立在轮回终极地的掌控者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莫名的气息流淌,很离谱和吓人,让整个诸天似乎都在发抖,让一个个大宇宙仿佛都随之摇晃!

    万界欲坠,亿兆生灵惶恐,不知道何地轰落下来的杀念,影响了他们的宇宙,这件事也被列为不可名状的禁忌谜团......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的战斗规格太高端了,众生难以想象!

    即便是岁月长河发生少许的浪花,影响都极端惊人,同样也要背负大因果!

    更别说他们在这里大战,轮回帝王气吞天地,在这里俯视古今未来,也可以说俯视有资格屹立在岁月长河之上,一系列可怕的存在!

    因为他,执掌帝命!

    “帝命,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屹立在葬天洞之上的身影,眸子中有惊异的光泽散发,可他还是非常平静,注视着轮回帝王,且瞳孔逐步深邃,隐约窥伺到,轮回帝王背后,接轨这一个庞然大物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巨响更为可怕了,诸天欲坠,万域都要凋零,无边可怕的气息挤压下来,震动岁月长河,都要回荡在古今未来中。

    漫天的历史大星都在哀鸣,数不清的太阳都熄灭了,可想而知气息可怕到了什么层次中,真的可以影响历史过去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都进入了永寂状态中,因为这气息有些吓人了,足以压塌万古长河,崩碎一切抗争者!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形似一种特殊的命格,也形似一种特殊的力量,从他背后世界中浩浩荡荡传递而来,最终加持在轮回帝王身躯之上,促使着他特别的伟大!

    这一刻,他像是真的化作一位帝者,万法不侵,万劫不灭,寿与天齐,无法无量!

    巨大的身影,宏大的生命气息,无与伦比的帝道法则,就这样汹涌决堤,过程比诸天一角炸裂还要具备震撼性。

    葬天洞之上的男子,更为惊异了,这是特殊的力量,似乎和棺中之物有些神似,难道彼此有些联系?

    他追查过葬地历史,清楚了解一些,葬地的血腥浩劫和一口棺有很深的关联,虽然他清楚葬地崩灭和轮回帝王没有什么关系,而是牵扯到另一个势力。

    可是他发觉这两个势力,对于神秘的系列棺,都有很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帝命之下,无生魂!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开口了,具备无上的威严,盖世的神威,整个人显得特别伟大,像是创造了生命宇宙,也掌握了亿兆生灵的生与死,不管有多强,都要匍匐颤抖!

    “我就是帝,何须天地来封!”

    葬天洞之上的男子嗤笑的话语,影响了大宇宙,他说道:“你的路错了!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气吞万古长河,站在遥远的时空当中,俯视着他冷幽幽道:“斩了你,你会知道什么路才是正确的,你阻我的路,已经牵扯上大因果,他背后的母地也会承受灾难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真的想死!”

    他走了出去,动了杀念,也想通过轮回帝王,搞清楚一些其他的事情!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也杀气滚滚,染血的瞳孔发光,比上一次恐怖了一大截,伴随着至高无上的帝威,言出法随,瞳孔中洒落下来亿万轮回刀芒!

    “轮回一刀,千万载......”

    天地乾坤都粉碎了,盖世绝顶的大神通绽放,漫天都是轮回刀芒倾斜下来,斩灭一切,在强大的生灵也很难熬得过轮回一斩,足以斩掉强者的道行,寿元,即便是气数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岁月都化开了,失去了秩序和法则!

    恐怖的一刀,以轮回秩序交织而成,透出屠灭亿万生灵之力,也无视了任何规则,几乎刹那间劈斩到了走出去的男子面前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大吼,双手执掌轮回刀芒,光辉虽然仅有十丈,可这是浓缩在一起的终极绝学,劈碎了大宇宙,都要横击三千宇宙,毁天灭地!

    “当心!”

    苏炎大叫,他感觉到了无尽的死亡,这轮回帝王太吓人,挥动的轮回刀芒,宇宙崩出一个裂缝,天知道蔓延了多远,都震开了岁月长河,要杀入过去和未来,击毙敌人!

    这一刀实在是可怕和吓人,漫天都是轮回匹练之光!

    甚至刀芒催动到极致中,他背后呈现出巨大而又模糊的大宇宙位面投影,真的如同轮回终极地盛开了,爆涌而出屠灭帝者的神威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葬天洞上走出去的男子,身影越发的清晰了!

    一位身穿道衣的男子,黑发披肩,雄姿伟岸,眸子深邃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在平静了,一步跨出,真的如同进行一种新生,他完全变了,有着难以言喻的气数,诸天都在轰鸣,漫天都是时空光雨。

    他简直跨越了一个宇宙纪元,一瞬间跨越了漫长的轮回路!

    他散发出来的气息让葬地各大沉寂古地都在轰鸣,这个无限恐怖和霸绝,周身都浮现出血海漂橹,漫天仙王凋亡的画面!

    苏炎发呆,巨大的轮回刀芒,劈在他的身躯之上。

    他未曾移动,任由刀芒劈斩,他万法不灭,像是修成了无敌不败之躯,太过于强悍和霸裂了,甚至轮回刀芒都被崩出一个缺口,要炸裂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嘶吼,知道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敌人,堪比无上帝族开创者的存在!

    他再一次挥动刀芒,背后也显化出一条巨大的通道,接轨另一个世界!

    恍然之间,诸天欲要倾覆,无尽宇宙都在摇颤,像是宇宙维度之王压了下来,也伴随着大道呵斥之音,形似至强的天命呈现而出,要审判下界最强者!

    亿万法则降世,宇宙虚影转动,一切都随着轮回帝王狂暴了,铺天盖地被他推动而下, 他不信镇不住这位神秘强者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一步步跨越纪元长河的男子,再一次炽盛起来了,散发出无尽原始圣力!

    轮回帝王有些变色了,看到了他背后呈现出一条巨大的岁月长河路,在这一条路之上,传递出脚步声!

    一声接着一声,脚步声听起来都相当遥远,可也有着无上帝威冲击而来,已经压到了这一世,像是亿兆天罚轰击而来。让他有些窒息。

    “还有强者杀来?”轮回帝王的脸色惊变,屹立在诸天中的男子足够强,可他面对的不只是他一位,还有其他的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最终,接连九声脚步声音炸响了,九个至高无上的身影呈现而出,由远而近,气息很快恐怖无边!

    九大帝影,具备无上的震撼性,也像是从一个个岁月长河路分叉口走出!

    他像是从探究各大修炼文明时代长河中,冲出来,这手段太过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化身?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的脸色阴沉到极致,他的化身沿着岁月长河,打入了各大岁月时空节点,在葬地时代探寻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每一个身影都极其可怕,接连九大身影踏出去,似乎也代表着一个个修炼境界。

    九大身影归于男子的体内,演化出一个最可怕的古之天帝,震古烁今。

    最终从这一刻开始,他的完全体呈现而出,漫天轮回刀芒随之炸开,连同他背后浮现而出的通道都在颤抖!

    轮回帝王颤抖,肉身再一次崩裂,完全承载不了这个人可怕的气机,肉身都要崩坏,眉心的竖眼也紧跟着扭曲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这个人的身躯中,钻出万条无上大道规则秩序,再造诸天,且轰隆一下子镇压而来!

    “我为帝命......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低语,有些焦急了,想要窃取接轨世界中无穷的力量,抗衡这个可怕的人!

    可是根本无用,一切都要压制了,他缔造出来的诸天星海,喷薄万域之光,交融在一起,演化出一个宇宙大磨盘,都要封印诸天,再造玄黄!

    “噗......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浑身流血,被碾压真身都在毁灭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那个人挥拳,一拳接着一拳,每一拳都裹挟着无敌之力,打的轮回帝王的肉身崩出一个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任由他如何挣扎和抗争,根本阻挡不了他的力量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最终他吼了出来:“你到底是谁,留下名号,我会来杀你!”

    他染血的肉壳燃烧,眉心闪出一个特殊的印记,仿若浓缩的仙界宇宙烙印在之上,转动起来的瞬间,极度的可怕和不可思议,仙界投影激荡,撑开了万道,硬生生打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他向着他背后的世界逃亡,再不走他会殒落在这里!

    “吾名道陵,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!”

    当他横击而来,那种无与伦比的帝威,让整片世界都开始抖动。

    古之天帝似乎跨越诸天万界而来,一步接着一步走来,轮回帝王背后浮现的通道都在簌簌摇颤!

    他一身可怕的力量,沸涌而出,连同岁月长河都在轰鸣,连同广袤的大宇宙都冲天而起,随之出击!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,推动诸天万界而行,打崩了整片通道,连同他背后的宇宙维度都随之颤动。

    至于轮回帝王直接炸开了,洒落下来漂泊血雨,倒灌下来,简直血染万界,形成了大恐惧画面,堪称诸天宇宙末日!

    (千呼万盼,道天帝霸气现世,此刻应该有月票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