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杀上去!

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杀上去!

    诸天染血,这是不可描述的恐怖大事件!

    万域都被血液染红了,形成了诸天哭泣,也有无边血海倒卷,淹没诸天万域的画面!

    诸天是何其广袤,不单纯有不朽天域玄黄宇宙这些修炼位面,还有其他的位面存在,当然可怕的还是仙界这种堪称宇宙维度之王的大格局。

    他们驾临在诸天之上,俯视万界。

    苏炎呆滞,而后他都有些颤栗了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,这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强者,毙命形成的画面惊天地泣鬼神,似乎万域都传递出最强者恐惧的大叫之音,漫天的血雨压碎了岁月长河,崩坏了漫天大星!

    惨烈气息浩荡,整片诸天都在发抖,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,道天帝激荡出来的无敌战力,以无上的威严,横推诸天万域,都要推动整个诸天,毁天灭地!

    “你竟然杀了我一次.......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诸天轰鸣,万域剧烈颤抖,天外之地炸响的声音,震天动地,也伴随着难以捉摸的命格气息在闪现,在爆发,让这天地至阴至暗,让这片染血的诸天,炽盛滚滚!

    “他又活了?”

    坟地中的一双眼睛怒睁,敌人再一次复活,他之前已经被打爆了,可是他重塑肉身,且有着可怕的气息横扫了染血的诸天,且有着一个巨大的染血身影,浮现而出!

    这是什么手段?肉壳被打爆了,被无敌的巨头粉碎,还可以重塑肉身,重塑帝命!

    “他背后的世界是什么?似乎是因为特殊的命格重塑?”

    坟地中的生灵低语,窥伺到轮回帝王重塑的身影轮廓之后,接轨一条巨大的宇宙位面,太宏伟了,宏伟的似乎可以压塌整个诸天世界!

    神秘的大宇宙,流淌出无尽仙辉,仿佛打开了宇宙的生命源泉,喷涌而出,为轮回帝王提供强有力的支撑。

    “吼......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嘶吼,重塑的速度太快了,原本还模糊的轮廓,很快化作实质性的躯壳,他竟然真的再活一世,站在轮回世界中,都要和背后的宇宙交融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声震动古今未来的喊杀之音炸响了,无敌的天帝霸裂出手,挥动了帝拳,威压寰宇,拳印逆转岁月长河,都有无边的风暴,炸响在诸天万域当中!

    他太可怖了,帝拳无敌,喷薄诸天之光,刹那间锤击上去,要第二次打爆轮回帝王!

    “我会来找你的.......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根本不敢恋战, 急速撤退,强大如他,如果段时间撤走,可以跨越无尽的岁月时空,这速度是世人难以想象的,都可以沿着时间之力,踏入未来当中!

    短暂的跨越,轮回帝王距离背后的世界,越来越接近!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拳印如虹,袭杀而来,轰开了一切,打开了一个宇宙大黑洞,无敌的一拳轰然之间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轮回帝王嘶吼,如瀑的发丝乱舞,眉心的竖眼怒睁,短时间运行一系列震古烁今的大神通,打开了最强生命之源去阻挡。

    可是根本无用,他再一次被轰穿了!

    很难想象遭遇了什么样的敌人,肉壳崩出一个巨大的窟窿,无敌的帝拳粉碎了他整个肉身,将他第二次给击毙!

    “他还可以复活.....”

    苏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轮回帝王似乎具备不死之躯,即便是被接连打爆,还可以一次又一次重塑肉身,毫无疑问他再一次复活,一句话都不说,向着背后的世界逃亡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子......”

    轮回帝王被杀的一路败逃,沿途中的画面也相当的悲惨,他的肉身不断爆碎。

    其实强大如他,即便是形神俱灭,短时间也可以重塑。

    现如今他被追着打,一次接着一次被轰爆,即便是他的生机在可怖,也无法一次又一次重塑肉身。

    可更为糟糕的是,追杀他的强者沿着他背后的路,杀向他背后的世界。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成真,不是轮回帝王血洗道天帝背后的世界,而是道天帝要攻入他背后的宇宙世界!

    渐渐的,苏炎的精神意志有些模糊,且看到的战斗画面,也越来越遥远了,其实若非战斗动静太强大,他连一丝画面都捕捉不到。

    那么轮回帝王要逃亡的世界,距离葬天洞究竟有多么的遥远?

    最终的关头,他隐约看到,道天帝沿着轮回帝王逃亡之路,杀入了他背后的大世界当中,这也太凶残了,一路上杀到他的巢穴,不管他可以重塑多少次,也要将其干掉!

    苏炎有些担心,不知道他会遭遇一些什么,希望无敌的天帝可以平安回归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遥远的世界尽头,那片宏伟的世界中,在历史某个时间节点,发生过轰动天下的大事件,一位可怕的存在横击而上,杀向仙界!

    什么是无敌之威,什么是盖世之能!

    不管这一界有多强, 不管修炼水平有多么的可怕,在那一段历史中,数不清的强者跪在地上,黑压压的数不清。

    他们匍匐颤抖,头都抬不起来,完全被吓住了!

    古来,谁敢强攻仙界!

    古来,谁敢在一路接连打爆帝命强者的格局之下,强杀到仙界!

    那么一旦真的出现,必将是联手共诛,这一界神威不可侵犯,恒古长存,恒古强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引起了极其可怕的动·乱岁月,一些俯视天下的帝族都觉醒了,一些可怕的生命禁区都复苏了,各类大杀器复苏,接连打出来,足以血洗一个鼎盛天域宇宙!

    可道天帝之威难以匹敌,一路横杀,无敌不败之威横行无忌,仙界因此而大乱,老怪物都失控,这类人不是不会在出现了?为何下界还能再一次逆天走出?

    事实上,即便是轮回帝王还活着,也会遭遇他们那一界的制裁!

    古来,没有任何强者可以在仙界畅通无阻,即便是强大的存在,沉浮在岁月长河中的巨头,也需要接引才能登临仙界。

    可道天帝直接沿着他背后的路,强杀上去,过程也扛着无尽的仙界意志之威,且他也成功了,这对于仙界来说本身就是奇耻大辱,轮回帝王也惹了天大的祸事。

    岁月变迁,时间飞逝.......

    葬天洞归于沉寂中,三十三重天之巅的九色坟地,也渐渐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昏昏沉沉的苏炎,看了一眼天外,密布的各种岁月时空大裂缝,便是陷入了无尽沉眠当中。

    任由时间流逝,山川大地改道,世界环境发生大变化,葬天洞始终如一。

    九色坟地沉眠的生灵,时而转醒,时而沉睡,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也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岁月。

    漫长的岁月,九色坟地沉睡的生灵,遗忘了一切,时间太古老了,可以改变一切。

    “吼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天,葬天洞彻响出一声大吼,回荡在三十三重天,像是彻响在古今未来中!

    整个葬天洞豁然一下子炽盛起来,仿佛葬在岁月长河中,无尽岁月不灭的执念复苏,汹涌燃烧,也像是找到了归宿之地。

    隐约间,染着干枯血,也已经千疮百孔的葬天洞,璀璨滔天,时间如同回归了史前,回归了葬天洞昌盛年代中!

    远古的英灵在复活,熄灭的斗志在燃烧!

    这过程中,也伴随着一重重可怕的威压,沿着岁月长河席卷而来,降临在这一世,共振向了苏炎!

    葬天洞,三十三代弟子,他还活着,也是一个唯一的传人。

    只要他还在,葬天洞这一脉就未曾灭绝,贵为葬地最强的宇宙洞天,最可怕的造化地,只要他还在,葬地时代就不算是终结!

    他们还有一枚传承火种,现在他回来了,站在三十三重天之巅,仰天嘶吼,披散的黑发舞动,胸膛剧烈起伏!

    他的双目含着泪,望着无尽太古英灵的残念!

    他隐约看到了一位黑衣男子,魁梧而又高大,身躯盘卧一条真龙,对着苏炎含笑。

    他又看到了一位秀发齐腰的小姑娘,大眼睛弯成一个月牙状,对着苏炎挥手,像是在告别。

    无穷无尽的身影,这是他们的残念,至今未曾熄灭,在葬天洞中回荡,传递着源自于过去低沉的吼声,接连在三十三重天中炸响!

    他们拱卫着苏炎,将其衬托的,真的至高无上了!

    苏炎大吼,作出了回应!

    我是谁,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他是葬天洞最后一位弟子,活在这一世,被道天帝护过真命,经历了万千劫难,熬到了现在,找回了一段宝贵的记忆!

    他发丝乱舞,似癫似狂!

    大清洗之下,还仅存的一位亲传弟子,活下来太难。

    他如同沉眠亿万载的太古生灵破土而出,气冲斗牛,瞳孔中绽放出滔天混沌光束,都化作了粗大的混沌闪电,望着天外,望着还残存的时空大裂缝!

    这是属于苏炎的精神斗志,混沌天目形似混沌海在转动,也承载着葬天洞无尽希望之火,汹涌燃烧,冲向了天外,照亮了残缺的时空古路,要贯穿到仙界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光?”

    “从下界传递上来,映照在仙门之上,有杀气!”

    “不对,是那片封印的古地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古老的声音在大裂缝尽头浮现而出,也有着一缕惊恐情绪。

    他们都相对于古老,镇守此地,监察天下,担心类似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因为在遥远的年代,无敌巨头曾经强攻仙界,可是再次之后,也相继有可怕的强者强杀而上,都很可怕和不可思议,大闹仙界,那是一段禁忌历史,不可言表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!”

    更有人低沉大叫,扑捉到一根巨大的棍棒,横陈在时空裂缝尽头,要碾压上去,横扫仙界!

    苏炎的背后腾起一根巨大的仙铁棍,尘封在他身边漫长岁月的仙铁棍意志复活了,喷薄无穷斗战之火,要跟随这苏炎杀上去,再续史前一战!

    “杀上去......”

    仙铁棍之意念,惊动了苏炎沉寂几十年的战血,他要擒着大棍,杀向仙界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