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恶帝!

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恶帝!

    “帝路再一次横空问世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,仅仅几十年时间过去,为何帝路再一次显化,难道要紧接着开启一次新的争霸.......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不朽天域轰动成片,万教至尊都惊骇了,这有些离谱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帝路轰然之间显化而出,一条特殊的路,挤满了整个不朽天域,也像是另一个宇宙,镇在了不朽天域之上!

   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难道要开启第二次帝榜争霸?

    可根据以往帝路开启,即便是彼此开启相隔的时间短暂,那么也需要长达十几万年呀,怎么会在帝路结束才三十四年,就再一次开启了?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太诡异,甚至帝路显化了极为短暂的时间,就缓慢消失了,像是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帝路要消失了,真够突然的!”

    仙族始祖猛的被惊醒,葬地时代要结束了吗?

    当年天庭的古之天帝,以葬地残缺的疆域,重塑化作了现在的帝路,镇在不朽天域之上,切割和仙界之间的通道,蔓延了灾难降世!

    虽然百万年前,黑暗祸端席卷下来,可终究付出了大代价,甚至也没能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仙族始祖也感到庆幸,当年他们活下来,有一些特殊的原因。

    那么这一条路一旦消失,接下来会发生一系列大事件!

    “诸天仅存的人间界,未来会如何?”

    仙族始祖的脸色阴晴不定,什么是诸天,现在的虚无就是诸天大世界,囊括无尽大小宇宙,可是现在还剩下一些什么?不过死域罢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黑祸,充满了无尽的恐怖和未知......

    “帝路消失,难道是因为苏炎?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仙族始祖神情猛震,这个年轻人有大问题,来历是一个谜团,难道和葬地时代牵扯到千丝万缕的关系?或者说他的跟脚更为古老和神秘?

    难道百万年前的大灾难,真的和苏炎有关?

    而且在同一时间中,整个不朽天域轰鸣不断,像是镇在天域时空之上可怕的枷锁炸裂了,在接轨诸天,在接轨最强大道,在接轨最强的修炼环境!

    “新的时代,真的要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不朽天域哗然滔天,万教祖庭中震荡出如海的能量狂潮,满世界恐怖生物纷纷从沉眠中苏醒,散发出无穷的能量,要随着不朽天域,接轨最强的修炼环境!

    刹那间的时光中,有些可怕的生物在极境中,向前跨越,似乎更近了一步!

    震动不朽天域的大事件!

    影响力太大了,似乎漫天恐怖生物还可以继续壮大,还可以继续增强,要进军一个相对于离谱的境界当中。

    当然这类人很少,甚至即便是真正去壮大,还是感觉到了一层模糊的枷锁,这是帝路残存的影响,很惊人!

    “天啊,你们快看.......”

    满世界轰动成片,亿万生灵看到仙州大地共振,一道炽烈的身影拔地而起,喷薄亿万气血之光,在极境中壮大过程中,他发出一声大吼,简直吼动了三千大州!

    一瞬间,一道剑芒拔地而起,割开了大宇宙,劈出屠灭万仙之力的剑芒,跨越一个接着一个大州,恐怖到极致,也壮观到极致!

    “有些事,要结束了!”

    一道剑芒,横穿大州,粗大绝世,简直形似宇宙星河,跨越了上千大州!

    这是何等霸裂的姿态,也几乎一瞬间,攻破了一个可怕的祖地,形成了这一大州开始沉陷的画面中!

    天崩地裂,鬼哭神嚎。

    大州被崩开了, 被剑芒斩断,这是诛仙一剑,匪夷所思,炎皇祖地炸开了,漫天土石滚滚,风暴呼啸,整个大州都沉陷了,连同一个屹立在不朽天域百万年的组织地域,崩溃瓦解!

    举世皆惊,仙族始祖更为可怖了,劈出一剑覆灭了一座大州。

    满世界轰动不断,一些古老群族的强者遥望覆灭的大州,很快心惊不已,这是炎皇组织!

    只不过炎皇组织当中,没有任何强者,整个巢穴都空掉了,似乎炎皇组织早就预料到这一天。

    “浩劫要来了吗?”

    宇宙众生惊颤大叫,帝路结束,仙族十几个巅峰群族最强传人被毙掉,若非碍于天阳州大战落幕定下的规则,那么巅峰大对决早就开启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帝路真的彻底关闭了,那么也预示着,巅峰大战再一次开启!

    “天庭,当灭!”

    一接着一位古老群族散发出狂怒火焰,忍了几十年,这一天终于来了!

    不将天庭连根拔起,他们难解心痛大恨,毕竟这群恐怖生物的子嗣,全部都殒落在帝路中,十强争霸都没有看到,就被提前终结了!

    “丧子之仇岂能不报,这是因果循环,小老弟,我必斩你!”

    金龟始祖也站出来,贵为不朽天域最古的生物之一,弥漫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杀念,碾死一个苏炎算不上什么,他的目标是打爆天庭最强者!

    不朽天域燃烧出动·乱之火,都要烧塌大宇宙!

    炎皇组织撤走了,肯定回归了玄黄宇宙,那曾经的死亡和破败之地,挡得住十几个巅峰群族联手吗?况且还有一些其他的道祖巨头也会进行参战!

    这可以说,是百万年前大动·乱的延续,衰败的天庭还能挡得住吗?

    “我的路,我的道......”

    九鼎州也轰动起来,沉寂几十年的仙族掌教至尊,越发的强大和怖人了,特别是帝路消失这一刻开始,他觉得自己的路更为清晰了,道祖路也更为接近了!

    他发出大吼声:“在给我一年,我就能踏入道祖之境,巅峰大对决即将开启,我必须要赶在之前,踏入道祖之境,绝杀苏炎,打爆炎皇!”

    这是仙族始祖的斗志,很是浓烈和霸道,贵为不朽天域最可怕群族的仙族,接连受辱,刺激的仙族始祖的斗志也越来越强大,道祖距离他已经很接近了。

    不朽天域迎来了大变局,轰动了修炼界,引发了大乱和恐慌!

    同一时间中,葬天洞之巅,苏炎昂首吞吼,像是一位可怕的巨凶破开天胎再生!

    他的瞳孔炽烈,都要撕裂诸天,眸子中也衍生出两道可怕的光辉,贯穿了九霄,照亮了宇宙之巅!

    特别是他身边,腾起一根仙铁棍,巨大无穷,搅动无边的风暴,遥指仙界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这片区域乱颤,引发了可怕的大震荡,一条接着一条,似乎贯穿千百世的时空大裂缝猛烈摇颤起来。

    这当中有些力量被惊醒,有些力量被呼唤复苏!

    曾经这里发生了逆天之战,一位接着一位强大的存在横击仙界,即便是他们残余的力量复活,也足以威震九天十地,形成无与伦的威慑力!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一条路不是断裂了吗?怎么会再一次被开启!”

    “难以置信,诸天大世界不是沦为废土了吗?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里引发很大的风波,他们都很强大,否则不会镇守此地,监管下界。

    可发生了什么?难道还有可怕的巨头要杀上来,毕竟那段禁忌历史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,按理说这种事情理论上不应该会发生!

    甚至他们扑捉到一根仙铁棍,感到心颤,在一段禁忌历史中,这仙铁棍不是被打爆了吗?为何还在?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仙铁棍的浮现,让几个看管门户的强者回想起一段尘封的记忆,它的掌握者可是无穷可怕的存在,和传说中的那个人属于同一个阵营,威震古今未来!

    苏炎满头发丝乱舞,他都被残缺仙铁棍的气息影响,要化作一位无敌巨头,捣毁一切,叱咤天下。

    仙铁棍虽然残掉了,可威势犹在,精气神永不灭!

    这是它的斗志,即便天崩地裂,哪怕是宇宙末日,即使是战死在前路,可精气神永世长存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此地的影响更为猛烈了,残缺不堪的葬天洞在轰鸣,三十三重天接连震荡,喷涌出宏伟的大宇宙气息,也伴随着无边无界的葬天之威!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,葬天洞在缩小,最终化作了一方器物!

    虽然残缺,虽然破败,可它毕竟是葬地时代最强的洞天,自主化作至宝,荡漾三十三重天之威,裹挟着葬地时代的力量,佛挡杀佛,神挡灭神!

    三十三重天悬在苏炎头顶之上,垂落三十三天神瀑,隐约间也显化出,三十二代弟子的残魂执念,洒落下来,气息当真是恐怖无边!

    苏炎颤抖的手,执掌三十三重天。

    他觉得无穷力量加身,像是化作了三十三重天之主,变得绝世而又可怖,虽然这不是属于自己的力量,却可以完美被苏炎掌握住!

    “我是天生天养的天胎,沉眠在三十三重天之巅!”

    苏炎突然发出一声大吼,洞察到一种可怕的真相!

    他的精神力再一次冲入葬天洞之底,毫无疑问,他又经历了一遍之前的记忆,成为三十三重天弟子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些画面,可以无限次的轮回,可又像是真实的画面,他如同真的在史前生存过!

    这手段太恐怖,真的难以想象,可以让一个从未出现过的人,回归过去经历一些事,刻苦铭心啊!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想要告诉我这一切,我不会忘记的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的胸膛剧烈起伏,一个从未出世的弟子,一个从未在葬天洞生活过的弟子,所经历的历史轮回画面,毕生难忘。

    那么这些历史轮回画面,又是谁留下来?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天生天养的天胎吗?”

    苏炎又发出一声大吼,没人可以告诉自己答案,他有了一层最古的身份, 葬天洞第三十三代弟子!

    这一瞬间,苏炎的眉头微皱,目光凝视着三十三重天。

    果真他看到了最想知道的,百万年前的大战。

    天胎沉浮在三十三重天之巅,在即将出世的时间段中,黑祸降临,险些压爆了葬天洞,同样天胎也差点毙命,精气枯竭了!

    本该是逆天生灵,功参造化,现如今面临大祸!

    然而,黑祸中不仅有无尽黑暗,他看到了仙界的位面投影!

    帝路可是古之天帝缔造出来的,可仙界有阵营很明显和黑祸联手了,打开古之天帝布置的帝路封印!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,似乎是自己?

    葬天洞三十三重天显化的画面中,天胎要爆裂,命泉要断裂,可不管是黑祸和仙界出手的强者,他们在葬天洞中找什么?甚至尝试要带走。

    总之在他的沉眠历史之上,遭遇过两次大祸,现在他艰难活下来被带走了!

    天庭亿万大军出征,争霸帝路终极地!

    这是属于百万年前轰动宇宙的流血事件,天庭这一个庞然大物,也宣告彻底衰败的根源,也是因为史前一战的延续!

    甚至被送入一个血色天棺中。

    苏炎的精神有些错乱,难道黑白雾气,源自于血色天棺?

    那么沉坠人间界的那口棺,又是什么?

    很明显,伴随着他出世的血色天棺,来自于天庭,并非太上所说人间界传说中的那口神秘的棺!

    这个发现很重大,苏炎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苏炎隐约间在葬天洞历史画面中,听到了不甘的大吼,要吼碎血色天棺,他们觉得忽视了一些什么......

    “葬地无帝......”

    这是源自于仙界一方的残酷话语,伴随着至高无上的秩序法则,影响着世间,影响着千百世.....

    封帝是什么?苏炎不解,可必然和仙界有关,当年对自己出手的轮回帝王,就执掌仙界的帝命,这绝对是一个贯穿到帝者的特殊手段,和仙界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当年九变真龙逆天冲关应该是要封帝命,结果被轰杀了,这等于一种魔咒,一种诅咒,限制这一界成长!”

    苏炎怒发冲冠,黑祸是大祸!

    可仙界某些势力和黑祸联手了,所图肯定甚巨,等于延续葬地时代终结一战,很明显他们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,准备再来一次,不过这一次应该失败了。

    可仙界也有大恶!

    “又是仙界,老子和你们有什么仇,要杀我!”

    苏炎怒吼,第一次是轮回帝王,第二次也有仙界势力参战,帝路终极地化作流血之地,难道天庭亿万大军都饮恨了?

    他的心中尽是悲愤之怒,也影响的仙铁棍摇动的更为猛烈,流淌的斗战之火越来越浓郁了!

 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握着仙铁棍,感觉到它的斗志,感到到它的战斗之心!

    “你想要上去一战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发红,发出低沉的吼声:“我的兄弟,你残缺的太严重了!”

    仙铁棍颤鸣,它残缺的太严重了,可是它可以感觉到,它的身躯残片在仙界!

    “你想要打上去,好,那我们就试一试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如同火炬在燃烧,衣衫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当年若非道天帝,若非古天庭亿万大军出征,他早就不存在了,现如今何惧一战!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显得格外霸气,头顶三十三重天,掌指紧握仙铁棍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冲天而起,像是一颗恐怖的宇宙彗星,发出一声大吼,冲击仙界!

    “不好,下面真的有巨凶杀上来了!”

    仙界域门之地,一群镇守者脸色惊变,有人有些慌乱,大叫道:“快,快.......”

    这批强者从惊恐到慌乱,仅仅只是短暂的时光中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有说出来下一步该怎么做,苏炎已经无限逼近了!

    他人还未曾杀来,头顶的三十三重天已然炽盛恐怖,衍生出三十六条宇宙之海,交织着无尽的规则和秩序,形成了通天彻地之威!

    滚滚的三十三重天秩序法则,贯穿苏炎肉壳!

    一瞬间,苏炎觉得踏入道祖境界了,绝世而又恐怖,喷薄三十三重天宇宙之光,背后都显化出三十三重天恢弘大宇宙,不得不说这很惊人!

    葬天洞可以和苏炎融合,化作一位道祖战神,强横的一塌糊涂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着,持着的仙铁棍越来越炽盛了,喷薄无穷斗战圣光,它虽然残缺了,可精气神太可怕。

    甚至仙铁棍,在沿途中吸收了时空裂缝中残缺的力量,曾经它的掌控者绝对是无敌巨头,现在吸收了它主人生前残余的力量,从而导致仙铁棍刹那间汹涌了亿万倍!

    吼.......

    苏炎觉得仙铁棍沉重的都要拿不起来,他体内热血滚滚,战力飙升到极致当中,整个人和站在葬天洞当中,气力无限暴涨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最终,仙铁棍再一次被他挥动了,磅礴无边,宏伟到极致!

    隐约之间,一头顶天立地的神猴,脚踏翔云,头顶诸天,俯视万古长河,神威盖世,伴随着苏炎一起执掌仙铁棍!

    这是兵魂,还是铁棍之主的烙印显化了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苏炎觉得自己现在太强大,一棍子肯定可以打死金龟始祖!

    远在不朽天域,正在和仙族这些势力商议如何血洗玄黄宇宙的金龟始祖,猛的一机灵,什么情况?谁敢念叨本金龟?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铁棍霸绝天下,磅礴浩瀚,绽放出恐怖的一击,轰开了时空大裂缝!

    这是最为可怕和无敌的一击,苏炎背后的神猴虚影炽盛燃烧,促使着仙铁棍恐怖绝伦,硬生生打爆了镇守此地的仙界域门爆裂开来!

    诸天像是都在颤抖,类似的事件发生了,苏炎执掌铁棍打爆仙界域门,且在天穹之上犁出一个血窟窿!

    “仙界大恶!”

    苏炎也发出一声怒喝,这一界有大恶,他很想一棍子敲死!

    (超级大章,二合一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