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神魔战场

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神魔战场

    域外死寂一片,没有任何生机波动,这是死亡的星域,千疮百孔,残星无声无息漂流,漫天的太阳都熄灭了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,天穹阴暗,可无边大地却染着血色,很是荒芜。

    苏炎来了,闯入了神魔战场,他满头黑发披肩,神情冷酷,如一位至高的神魔,俯视宇宙乾坤!

    血色大地厚重,看来破败和荒凉,可充满了一种可怕的生机,像是亿万神魔葬身于此,漫长岁月中外泄生命精华,滋补的这世界神魔气象滔天!

    苏炎屹立在神魔战场中,瞳孔中冷电四射,像是望穿了整个战场,强大慑人!

    沉寂了三四十年,他从未出过手,虽然仙道还未曾圆满,可是他的战力太吓人了,比至尊更盛至尊!

    苏炎的一双眸子溅射的光辉,都撕裂了层层虚空,洞察到召唤自己的地界!

    苏炎漫步在神魔战场中,一步接着一步。

    走的越深,越是被这片战场干扰,促使着苏炎体内沉寂的战血隐约沸涌起来,爆发出海啸轰鸣之音,这仅仅只是苏炎的血液流淌之音,已经足够吓人了!

    这一刻,苏炎跨越了广阔疆域,来到了一片巨大的坟地世界!

    满世界都是坟地,根本数不清有多少座,这里的气息相对于惨烈,相对于血腥,隐约间群山万壑之间,都蒸腾着亿万神魔之光,映照在沉寂星域之上,形成了一副震撼性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亿万神魔横空而立,散发出生前的强大和辉煌,他们生前都足够惊世,否则没有资格留下尸骨,在神魔战场留下坟地!

    坟地太多了,密密麻麻的,绝大多数都极为矮小!

    吸引苏炎的,源自于深处一座座巨大的坟地,这些坟地像是有生命在呼吸,在发光,让苏炎体内热血上涌,感知到了强大的呼唤!

    他的眸子微沉,难道葬地时代中,葬天洞有杰出弟子,战死在神魔战场中?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,一座座巨大的坟地,色彩都不同,有黑色的,有紫色的,有青色的,每一座坟都破破烂烂的,长满了野草,常年无人打理。

    破败的坟地,引起了苏炎心绪激荡!

    特别是三座坟地,对他的吸引力极为强烈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,打碎坟地,将坟地中的尸骸挖出来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倏地睁开,光辉炽烈,望向破败坟地的内部,第一座黑色的坟地内部,横陈着一具染着的尸骨,也不知道多少时代和岁月过去了,尸骨依旧散发出绝世恐怖的斗志!

    殒落的强者,生前到底有多强大,漫长岁月依旧残留着强大的斗志,可想而知生前绝对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盖世战神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坟地发光,一重重恐怖气息外泄,足以毁天灭地,让死寂沉沉的域外星空,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,像是被撕裂了一样!

    这必然是生前一位极其可怕的强者,睥睨同代,即便是战死了,尸骸依旧存在他的力量,且闪现出密密麻麻的府文,形似亿万神魔符文,熔炼到他的身躯当中,很怖人!

    万座坟地都在轰鸣,被这座破败大坟的气息影响的猛烈摇颤起来,苏炎感悟到一种气势,一种粉碎天地的气势,一种打破枷锁,魂归古地的气势!

    坟地中的尸骸猛烈颤抖,想要冲出去,离开这里,杀回去!

    苏炎被干扰,有强烈的冲动,想要打碎坟地,带着坟地中的尸骸离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坟地面前的金色石碑隆隆而鸣,这座石碑复活了,化作了一位可怕的男子,很强大和不可思议,虽然仅仅只是石碑中留下的一式神通,却存在威压宇宙河山的盖世天威!

    古老而又破败的坟地哀鸣,长满了杂草,内部横陈的冰冷尸骸摇颤起来,像是被石碑冲击而出的能量被直接碾碎!

    石碑镇在这里,压制住了坟地中的尸骸。

    甚至石碑运转的越是惊人,内部显化出的男子就越发的可怖了,很快苏炎怒目圆睁,窥伺到这位男子的面貌,身形高大而又宏伟,密布金色鳞片!

    他具备一种大威严,一种同代无敌的大威严,却眉心闪现出一枚金色竖眼,射出两道恐怖的轮回闪电,要击穿坟地,打碎当中不安分的尸骸!

    苏炎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,体内怒血滚滚,想要立刻出手,打爆石碑,粉碎石碑中的男子!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这一位男子,必然和久远时代针对自己的轮回帝王,同出一脉!

    若非古之天帝护他真命,他早就殒落了,葬天洞第三十三代弟子,也沦为了一场空,这一脉也可以彻底宣告结束了!

    这是血海深仇,苏炎高大的身躯发光,披散的发丝乱舞,这一族不管有多强大,未来都要面对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突兀的,惊讶的声音袭来,惊醒了苏炎。

    苏炎的眉头微皱,这里还有活着的生灵?他的目光巡视过去,便是看到一位女子顺着波动寻来,根据她的理解,这片仙界辉煌之地,已经漫长岁月没有任何波动传出。

    这女子很有气质,肤白貌美,带着仙灵气息,眼眸清澈,身穿一袭蓝色长裙,身段纤细,步履轻灵。

    在这片破败坟地中,她显得很突兀,于这片地域的格局比较起来,真的有些格格不入,特别是满头银色秀发根根晶莹,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当她注意到,破败坟地在摇动,神情顿时古怪,惊疑不定的眼神望着苏炎,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什么人?”苏炎问道:“叫啥名字?”

    女子瞪了一眼苏炎,撇嘴道:“凭啥告诉你?”

    这女子看起来有些古怪精灵,带着仙灵气息,隐约间雪白肌体中,有真凰气息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人。”苏炎惊讶,道:“你是一头凤凰?”

    女子的脸有些黑,指着坟地道:“你和坟地中的失败者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为何叫失败者!”苏炎的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战败者,殒落在神魔战场,不是失败者是什么?”女子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,古怪的目光看着苏炎,心想着这可真是一个怪人。

    “喂喂......”

    瞧见苏炎没有理会自己,甚至继续观望坟地,她顿时不满了,道:“你怎么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和来历不明的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回应,这女子的脸差点垮了,到底谁来历不明?“我叫穆馨!”她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穆馨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目光再一次落在她的身上,随即指向金色石碑,道:“这石碑是谁留下的?”

    穆馨有些呆滞,像是看傻子的目光盯着苏炎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人?虽说当年霸天王和葬地精英一战已经过去了漫长岁月了,可当年那件事的轰动太吓人了,这家伙难道不知道?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真的不知道,金色石碑中的一式神通,显化出的男子,到底来自于什么群族,还不是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知道?”苏炎鄙夷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.......”

    穆馨攥紧小拳头,气愤道:“你连轮回帝族都不知道,真怀疑你是不是仙界的人!”

    “轮回帝族!”苏炎深吸口气,问道:“很强吗?”

    穆馨无言以对,被苏炎彻底打败了,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道:“自然很强,乃是俯视仙界的无上帝族,该族封王的强者都有一大批,这石碑中的一式神通,就是轮回帝族的霸天王留下的,他乃是当年最可怕的王侯之一!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坟地中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穆馨惊叹道:“不得不说也很可怕,当年险些雄霸神魔战场,据说他乃是葬天洞第三十代弟子,这可是唯一一位葬天洞亲传弟子,战死神魔战场,当年这件事也引起了整个仙界震动!”

    虽说葬天洞也有其他弟子毙命在仙界战场中,可并非神魔战场,那可是在王者战场,属于仙界顶尖的争霸之地!

    据说,葬天洞第三十代弟子,强大盖世,否可惜战死了,这也是神魔战场开启以来,毙命的最强天骄之一!

    同样,他的死也成全了霸天王,这位乃是轮回帝族中,最为可怕的王侯!

    苏炎的胸膛剧烈起伏,体内怒血都在沸腾!

    殒落了漫长岁月,石碑镇在这里压制他的尸骸,这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他体内怒血滚滚,满头发丝舞动,气息越发的骇人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是苏炎的师兄,从未蒙面!

    穆馨有些吃惊,望着苏炎,觉得这个人很强大,不是什么弱者,可为何什么都不清楚?

    等等....

    穆馨心中一震,难道他和坟地中的失败者有关?

    “如何带着尸骨离开?”苏炎的眸子中冷电四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.......”穆馨指着苏炎,鬼叫道:“你要代替坟地中人一战,疯了吗?石碑可是代表霸天王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带走尸骨,必须要击败霸天王?”苏炎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霸天王留在石碑中一式神通镇压失败者,你若是胜出可以得到他留下的一式神通,同样得到葬天洞三十代弟子输掉的兵器!”

    这很残酷,很血腥,苏炎回想起当年的太上,她应该很想杀上来,带走三十代弟子的尸骸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穆馨的好奇心全部被勾出来了,又半开玩笑道:“当然,你想要带走尸骸,或者说带走其他的尸骸,也有另外一条路,就是开启神魔战场最强争霸,挑战现在神魔战场所有天骄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