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道书仪之威

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道书仪之威

    帝临天下,威震古今!

    天地乾坤都归于沉寂当中,茫茫的星空也归于暗淡当中,唯有屹立在仙州大地之上的身影,映照天地星空,俯视不朽天域。

    这是宏大到极致的气息绽放,诸圣都要颤栗!

    数不清的生灵都伏跪在地上,意志空洞,仿若元神之光熄灭。

    即便是仙族的强者,至尊,准道祖,齐刷刷都跪下来,他们失去了自我的意志,这不是愿意和不愿意的问题,这种帝威太可怖了,气吞不朽天域,恐怖绝伦!

    满世界生灵都在颤抖,即便是强大的地府之主他们都冷汗直冒,脸色惨白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他们还可以勉强保持自我的意志,勉强死撑着不跪下来,其实发抖的身躯已经出卖了他们,一个个像是弱小的蚁虫,不敢去直视如帝横空的道书仪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仙族始祖都在嘶吼,可怕的身躯同样在发抖,若非有仙界位面模糊投影赋予他力量,他真的要跪在这里,毕竟这帝威主要针对的还是他自己!

    满世界都沉寂了,万教都归于沉寂中。

    有些老古董颤抖着,低语道:“帝者......”

    太梦幻了吧?不是说天下无帝了吗?为何还有这种可怕的存在,这天地的环境,不是不应该诞生这种级别的人物了吗?为何还能再一次问世!

    要知道,天地永寂,一切大道都伏在她的脚下,她化作了最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甚至,连同覆盖下来的仙界位面投影,都猛烈轰鸣,无论这模糊位面一角散发出来的气势在强大,面对帝者始终在扭曲,似乎要随之溃灭!

    满世界的人恐惧,地府之主他们都要绝望,真正的帝者横空问世,谁能匹敌和奈何?

    对于帝者这个境界,说法太模糊了,谁也不知道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中,仙界需要封帝,可这一界的帝者究竟是如何诞生的呢?

    “不,他不是帝......”

    奇天宗始祖第一个反应过来,隐约发现,这帝威并非道书仪身躯中散发出来的,而是源自于他背后的道和法呈现而出的!

    亿万书籍排列,诵读诸天大道之音!

    恍然间,在亿万书籍拱卫之地,呈现出一个身影,仅仅只是一个背影罢了,也同样具备着,横贯古今未来的盖世帝威,震动岁月长河,轰动了仙界模糊位面投影!

    模糊的背影,仿若不存在,极为不真实,又如同矗立在一个又一个历史长河中!

    可即便背影传递出一丝力量,也轰动了诸天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不可触,有些修士不可威压,有些人帝命也无法去审判。

    即便是仙界位面投影,即便是源自于仙界的本源意志,一旦镇压下来,必然惊动一些可怕的东西,道书仪体内的血脉在沸涌,古之天帝精血在转动!

    她很明显不同了,即便是血脉和大道演化出来的异象,也带着帝威,震撼了天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仙族始祖失色。

    他发现仙界模糊位面更为清晰了,自主显化,自主浮现,要镇杀抗衡仙界意志的存在!

    这是不可控的变局,仙州大地简直沉陷了,宏伟到难以遥望的位面,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模糊,可真正在沉坠,真正在镇杀抗衡仙界的强者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仙州大地之上,崩出一个接着一个血窟窿,无边血雨倒灌而下, 预示着大灾难来临!

    众生颤栗,人命如草芥。

    大世要崩坏,所有的生物都要凋亡,这是源自于诸天之上的审判,难以违逆和改写!

    “封!”

    道书仪的双手恍然之间腾起,一刹的时光,千疮百孔的域外时空,骤然之间闭合!

    “帝路......”

    剑宗始祖浑身一震,看到了一条模糊的路显化,横断了诸天,阻截了仙界位面投影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神情惊骇,这女子是帝路的守护者,来头竟然这么吓人。

    “这天地压制的真够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道书仪的脸色有些苍白,完全扛着天地环境出手,损耗很大。

    同样这世界也恢复了如常,刚才一系列的画面,如同梦幻一场。

    接下来,外界的人震撼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仙州大地沉陷,支离破碎,很明显刚才的冲击太强了,这大州根本难以承载,等待气息散去终究忍不住沉裂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同仙族祖地,也崩塌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无尽人汗毛倒竖,仙州大地真的破碎了,祖地都要彻底毁灭,仙族的损失太惨重了,若非始祖还活着,这和灭族还有多大的区别?

    仙族始祖胸膛剧烈起伏,眼睛血红一片,毁了,仙州大地毁掉了!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道书仪屹立在天地之间,依旧风华绝代,玉指点向他们一系列人,喝道:“你你或者是你们,都出手吧!”

    地府之主他们胆寒,刚才道书仪呈现的力量太强了。

    不过奇天宗始祖低声道:“不用担心,她不可能在施展出刚才的状态,天地有环境压制,即便是她在强大和无敌,也会被大环境压制,我等联手不会输掉!”

    虽然这女子过于妖,可他们不信道书仪还可以逆天了,干掉他们这些最绝顶的道祖强者!

    况且,到底是谁胜出还说不好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进展到了这一步,不决出一个你死我说,他们岂能甘心了!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?仙界位面投影消失了!”

    横渡大州离去的苏炎,洞察到了仙州大地的变化,心中稍稍安静一些,道书仪毕竟是古之天帝的后人,可不是那么好对抗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狗皮膏药,真够麻烦的,我们尽快冲出去!”

    老首领低语,背后十几位恐怖头子在追杀他们,沿途中闹出了滔天风暴,一座座大州都难以平静,众生也惶恐,担心他们爆发争霸,否则会毁掉他们生存之地!

    “给我截住他.....”

    封天教主他们联手了,杀伐之力祭出,打向了苏炎和老首领。

    即便是相隔遥远,苏炎依旧可以感知到身后,这是一群恐怖头子联手打出来的力量是何等的惊天动地,镇守他们的葬天罐都在乱颤。

    可是这罐子很惊人,它的真实力量多半不是这样的,若非有天地环境的压制,葬天罐应该可以激发出更为可怕的力量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帮老畜生真的疯了!”

    苏炎勃然大怒,一群可怕生物复苏的力量,形成了毁天灭地的画面。

    无尽疆域猛烈颤抖,数不清的生灵都炸开了!

    “啊.....”

    大罗强者都惨叫,肉身碎裂,眼睛都红了,看到满地的尸骨和血肉,一座城都炸裂,死的人难以估量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老首领也暴怒,他们完全不计后果出手,都要毁灭一个大州,屠灭亿万生灵。

    苏炎乱发舞动,瞳孔中杀光滚滚,真的恨不得反杀过去干掉他们。

    “桀桀,苏炎他们都是因你而死!”

    金龟始祖冷森森道:“你再跑,无论你跑到什么区域,你都逃不出去,相反我们出手的次数越多,死的人也就越多!”

    残酷的话语震撼了天下,无尽地域都在摇颤,众生陷入绝望当中。

    道祖生物一旦发狂,也不知道会死掉多少生灵,完全就是血色末日淹没世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乌龟!”

    苏炎暴怒,怒道:“在生你养你的目的大开杀戒,你连个畜生都不如!”

    金龟始祖的脸色阴沉到极致,眸子看起来太吓人了,整体能量共振,一瞬间血海漂橹!

    满世界都是大裂缝,毙命的修士都数不清。

    有大教都遭遇离去牵连,祖地沉陷了一大半,活着的强者悲愤嘶吼,太欺负人了,他们招谁惹谁了,平白遭遇这种大灾难!

    “混账,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,杀!”

    老首领怒啸,满腔圣力滚滚燃烧,顷刻间爆涌而出,且组合在虚空当中,演化出一只可怕的拳头,横贯了一个大州,向着一片遥远之地狂轰而来!

    “尔敢!”

    封天教始祖目眦欲裂,因为源头方向,是封天教的地盘!

    可是说什么都晚了,老首领的拳势已然轰了上去,这一击太吓人了,隔着大州杀伐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平静的封天教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群族的强者脸色狂变,原本还晴空万里的世界,一下子恐怖滔天,一只可怕的拳头砸来了!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封天教的强者未曾吼出来,恐怖的拳印砸了下来,活生生崩开了封天教的祖地,轰出一个巨大的血窟窿,伴随着一群守护山门的强者炸开,爆碎肉身!

    画面太恐怖了,封天教中的强者都吓傻了,祖地被崩出一个血窟窿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的葬天罐也溅射出滚滚能量狂潮,一大片葬天之力顺着血窟窿轰了进去,打的封天教祖地四分五裂,死伤惨重,血光滚滚冲霄汉!

    “是谁,谁!”该族的老古董嘶吼,眼睛都红了,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祖地在沉陷,毁掉的东西太多,死伤也很惨重。

    他们招谁惹谁了,平白无故被打了一拳,到底是谁干的,是谁下的手!

    “打得好!”

    “这群老畜生,压不住苏炎,杀我们泄恨,太混账了!”

    “杀,就该这么干!”

    流血的大州,一些人在心里咆哮,就该这样干,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况且苏炎他们还属于天庭,可金龟始祖他们隶属于不朽天域啊,对于本土生灵痛下杀手,泄恨,真的是太可恨了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