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三界

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三界

    帝命!

    苏炎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了,当年的轮回帝王,就是执掌帝命的强者,这一层身份很了不起,在仙界更是了不得!

    “帝者是帝者,帝命是帝命,不能一概而论!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说道:“你足够强,可以得到仙界本源意志的认可,一战封王也是一种认可,可想要得到帝命太困难了,百万年都不见得可以诞生一位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封帝的强者,肯定都足够强大吧!”苏炎感叹,这类人距离自己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“实力只是其一而已,还有其他复杂的因素。”神秘骸骨平静道:“如若有朝一日你去仙界,也能得到封帝的希望,当然这很渺茫,遇到的阻力也很大,几乎不太可能!”

    葬天老人就是执掌帝命的强者,这么强的存在真的殒落了吗?

    下界的人想去仙界封帝,希望更是渺茫,否则的话葬地时代,也不会仅有葬天老人这一位帝命强者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浩劫,发生的太突然和迅猛了,谁也无法顾忌其他的事情,我能活下来也是因为特殊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幽幽一叹,没想到一梦醒来漫长岁月过去了,天地变了,诸天破败,人间界凋零,他已经风烛残年,不复往日之威!

    可终究他还活着,可当年的故人还有活下来的吗?是否和他一样,躲在某一地苟延残喘!

    仙界, 黑暗界,人间界!

    久远的时代,三足鼎立,被统称为三界!

    虽说人间界被仙界制衡,可仙界也不能彻底管束,总的来说当年的人间界很强,即便是和仙界路决裂自立门户,也足够强大!

     “前辈,到底是因为什么?总有一个原因吧。”苏炎沉声道:“黑祸再一次席卷而来,会轻易结束吗?我界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们?为何一次又一次发动攻势!”

    不管是仙界还是黑暗界,都是因为特殊的源头从而导致葬地败亡,可这特殊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特殊的原因,葬地不会败,毕竟当年的葬地遭遇的问题相当复杂,不仅要面临黑祸,还有仙界一些群族!

    神秘骸骨沉默了......

    苏炎皱眉,随即苦苦哀求,很想了解,这关乎很大, 特别对于自己来说更大!

    毕竟神秘骸骨,是葬地时代极为可怕的巨头,如果他都不知道,未免有些可笑了, 连自身的宇宙母地都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惨祸而凋亡,这有可能性吗?

    最终,神秘骸骨叹了口气:“我无法解答你,我的记忆,少了一些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瞪圆,神秘骸骨是什么样的存在?一剑斩纪元都能劈出,都能杀出纪元长河,他相信神秘骸骨绝不逊色轮回帝王!

    虽然他不是帝命强者,可有些强者岂能用命格去衡量的,可神秘骸骨说他的记忆少了,苏炎觉得太荒谬了,觉得他在敷衍自己。

    “本以为,我重创,少了些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些年的修养,残魂也恢复了七七八八,不应该少去最重要的记忆。”神秘骸骨严肃道:“我曾经推测,遭遇过不可测的敌人,被斩掉了一部分记忆!”

    苏炎毛骨悚然,那是什么样的存在,可以斩掉神秘骸骨的记忆?

    神秘骸骨涌现出不少情绪波动,他是什么样的存在?即使是真的遭遇过伴随生命起源成长的无敌者,可以俯视岁月长河,巡视纪元天下的巨头。

    即使是遭遇也不见得败掉,即便是败掉,他的记忆也不可能被斩掉!

    即便是离谱的被斩掉,他也可以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可是并没有,真的很荒谬,他曾经都在想,难道遭遇了不在三界之内的诡变和禁忌之事!

    或许,神秘骸骨觉得自己想多了,或许,那一段记忆是他自己斩掉的!

    也或许是因为某些特殊而又可怕的因素,而失去了一段记忆,不想在这一世记起,不想被敌人洞察到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里面牵扯的问题很大,源头到底是什么?这也是困扰神秘骸骨的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神秘骸骨叹息,神情暗淡,曾经他辉煌过,强盛过,霸道过,威震诸天,再回首,已经是一片枯骨,连最重要的记忆都丢失了,遗忘了!

    “前辈,我曾经经历过一些特殊的事情,仙界一些群族和黑祸,在找什么,似乎和葬天洞有关。”苏炎沉声道:“可葬天洞已经破败了,你说,源头是不是早就被他们取走了?”

     “诸天大世界虽然残破了,可也不是随意可以攻打的,需要付出沉重代价。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的话,让苏炎怔怔出神,并没有,随即问道:“仙界也来了,仙门显化,不知道属于哪一方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态度,晚辈很担心!”

    苏炎心头发凉,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复杂了,有时候真的觉得命贱如草!

    苏炎并不是在绝望,他还没有成长起来,却要面临最糟糕的局面。

    虽说,黑祸和仙界,对于满世界的生灵来说,只要不是面临死亡,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可苏炎终究不同,史前葬天洞弟子,又具备足够的特殊性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没有跨界台,不需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道:“仙界的手现在就算是再长,一时间难以伸展到这里,你不需要担心,多加珍惜这段宝贵时间,早日冲入圣境!”

    苏炎绷紧的心神缓和不少,随即惊异道,玄黄宇宙难道还存在一些防守?

    “您刚才说去仙界,难道您有什么办法,带着我们去仙界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说道:“不过不是现在,你太弱了,唯有成圣才有资格在仙界生存下去!”

    “前辈,我要是真的去了仙界,该不会成为一只小蚂蚁吧?”

    苏炎黑着脸道,虽然苏炎想去仙界走一走,见识见识满天下的天骄,想要争取到更大环境去成长。

    可仙界是什么区域?保不齐小命都没了,如果道祖都是小蚂蚁,去了真的就是送命!

    “圣者已经不弱了,是中流砥柱......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苏炎的伤势也好转了七七八八,他吐息如雷,发觉肉身炽烈滚滚,像是一座天地烘炉一样,肉壳中隐约间,要滋生出更为可怕的物质!

    他觉得生命本质要完成彻底的蜕变,要跨越重大关卡,化作一位太古圣人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这是圣力,以无尽宇宙秩序法则熔炼而成,且刚生出这种感觉,苏炎隐晦发觉到源自于天地间的威压,源自于大道的束缚。

    想要成圣,必须要打碎一切阻碍!

    “前辈,我觉得我的肉身,比之前强大了不少,成就圣境我随时可以具备突破条件!”苏炎惊喜道,满身精血涌动起来,很强大和骇人,动辄都能压盖天地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施展一门古法,打开了你身体里面不少宝藏。”神秘骸骨点评道:“你的体质很强,成圣会比较困难,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晚辈还有不少好兄弟,潜能都很强大,能不能指点指点他们?”苏炎问道。

    神秘骸骨没有迟疑,可以带过来让他看一看,且明确告知苏炎,这段时间他会保持清醒,如果有事情尽快来找他。

    苏炎心神巨震,看来神秘骸骨也格外重视接下来的发展!

    总之,有了这宗庞然大物,他觉得压力减轻了不少,遇到大事可以商议。

    毕竟道书仪和老大哥都不了解仙界,可神秘骸骨就不同了,曾经肯定去过仙界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苏炎问起来神秘骸骨,葬天老人在仙界难道还有群族?他可是封帝的强者,难道真的殒命了?

    “等去仙界在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道:“我感觉到了仙界的气息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仙界的气息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猛地一沉,飞速冲出去,一阵风驰电掣,仙界的气息,难道仙界有强者跨越下来了?

    神秘骸骨所说的跨界台,难道仙族还有?

    他觉得有些糟糕了,仙界的仙门刚浮现这才几天时间,这么着急就来到天庭了,难道为了清算当年的恩怨!

    要知道,天庭曾经有可怕的存在大闹过仙界,绝对针对了轮回帝族这些无上帝族。

    甚至,百万年前仙界也来了,是天庭出兵阻截的,这里面的恩怨很大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.......”

    此刻,玄黄宇宙泛起不小的风波,域外有气息逼来,影响甚巨,可以说很强势,沿途中根本不予遮掩自身的气息,一路上形成了汹涌能量风暴,直逼玄黄宇宙!

    “道祖强者......”

    玄黄宇宙中,众生惊悚,外宇宙不断压迫而来的气息太强盛了,甚至不只是一位道祖强者,这是两位道祖临近玄黄宇宙,且一言不发,直接要闯进去。

    “来者止步!”

    老村长脸色微沉,背负的砍柴刀发光,犀利如天刀的瞳孔,注视着两位肆无忌惮就要闯入该宇宙的强者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们的底气很大,能量外泄,影响很惊人。

    一人放任他们闯进去,会破坏玄黄宇宙的疆域,甚至很可能镇死一些生灵,这老村长很是震怒,差点没有忍住直接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天阳老人走了出来,冷眸盯着黄天谷主,喝道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其实天阳老人心里也纳闷,之前还像是龟孙子一样的黄天谷主,现在强势的一塌糊涂,甚至满脸的倨傲,完全是目空一切!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?”黄天谷主口气很大,斜睨了天阳老人一样,冷哼道:“让你们这一界可以管事的人出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老村长背负的砍柴刀一寸寸出鞘,整个人的气息也无限冰冷起来,一个狗屁黄天谷主,胆敢让老大哥出来说话?这家伙的脑子坏掉了吧?

    “说什么没听到吗?”

    另一位沉默的强者开口了,整体气息外泄,散发出无量仙辉。

    “仙境搏!”

    炎皇来了,脸色怒变,气息骤然之间可怕起来,整个人沐浴亿万仙火。

    她认出来了,这位是仙族强者,道祖巨头,曾经道书仪虽然屠掉了仙族大批强者,可有些强者不在祖庭之内,仙境搏就是其中之一!

    仙境搏自然对玄黄宇宙恨到极致,恨不得现在就灭了这片宇宙!

    “小辈,老夫的名讳也是你可以直呼的,没大没小的东西!”

    仙境搏的气息无限强大,当然他的背后浮现的东西则是更为吓人,一张黄金灿烂的法旨横空,洒落下来浩瀚的仙威,恐怖滔天!

    这仅仅只是法旨沉眠状态,很难想象一旦展开,到底会运行处多么强大的力量出来。

    “仙界的气息!”

    老首领的脸色微沉,这法旨的气息和仙门有些神似。

    炎皇心中怒火汹涌,可在怒也只能强行压下来,先弄清楚他们来这里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黄天谷主得意大笑,之前他们很威风,可现在直接被法旨给镇住了!

    老村长他们脸色阴沉,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去,让你们这一界管事的出来接法旨!”黄天谷主威风凛凛道:“还有,让那个女人也一同出来,接法旨!”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老村长他们齐刷刷震怒,将他们当做什么了?随意可以指使的奴才了吗?

    还让老首领和道书仪走出来接法旨,真的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仙境搏冷冽道:“我可警告你们,这是仙界的法旨,代表着仙界的意志,如若违背,你们应该清楚到底会有什么后果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个法旨吗?给我!”

    苏炎来了,直接探出大手,要攥住悬空的黄金法旨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黄天谷主都恼怒,气得颤抖,指着苏炎怒骂:“小辈,一个小小的仙道修士,也敢对我等大不敬,你活腻了吗?”

    如果是老首领他们强行要拿住法旨,他们不至于这么恼怒,可一个苏炎来了算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以为我怕你不成!”苏炎冷酷回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黄天谷主险些笑掉大牙,他真的觉得苏炎疯了,一个至尊敢对道祖不敬,他承认苏炎具备横击道祖的手段,可这不是他的手段,是借助的外力!

    甚至黄天谷主很想抬起脚,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,将苏炎给直接碾死!

    此刻,苏炎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,他听到域外一道神念席卷而来,老首领他们的脸色也同时间阴沉下来了。

    剑宗始祖前来报信,仙界要让他们这一族最强者过去认罪,态度很不友善,让他们千万不要理会!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怒变,满头发丝舞动起来,低吼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算你小子识相,还有你们我们一路上赶路,口干舌燥的,还不快把仙茶送上来!”

    瞧见苏炎离去了,黄天谷主和仙境搏得意一笑,苏炎绝对去请人了,他们背后可是仙界意志,谁敢违背和抗衡!

    没错,苏炎走了。

    跑的飞快,一路上疯狂横渡,来到了神秘骸骨沉眠之地。

    “无妨,看来他们没有跨界台。”

    神秘骸骨很直接,说道:“不用担心和顾忌,别说杀几个败类使者,你要有本事杀你个帝族英杰也没什么,你以的状态横击一般的圣者不难,杀几个对你突破也有好处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苏炎火速回归,体内蛰伏的恐怖气息鼓动起来,仙道极致横击道祖, 他也期待已久了!

    (大章!

    大年初一,青天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