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问罪道天帝?

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问罪道天帝?

    仙门横空之地,气象威严而又神圣,坐落在界外之地,至神至圣。

    一批接着一批不朽天域最绝顶的强者,站在仙门之下,一个个庄严肃穆,像是来这里朝圣一样,保持绝对的尊敬,不敢有任何逾越。

    此刻,地府之主他们的目光汇聚在外宇宙,洞察到了成片道祖气息蔓延,下一刻已经看到域外一个接着一个身影呈现而出,带着惊天动地的大威势,全部都顶天立地!

    这一幕,让仙族始祖的脸色略微一沉,他们可是前来领罪的,竟然还能散发出这种气势出来,已经是对仙界的大不敬了。

    “找真的是在死,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!”

    奇天宗始祖已经作出点评了,无论以往的天庭到底有辉煌,可衰败了终究还是衰败了!

    “不朽天域竟然变成这样了,黑祸还在,仙界不是来了吗?为何不将黑祸压制出去?”

    宝财惊异,目光注视到核心大州之地,过半大州沦陷,黑雾滚滚,惨烈气息蔓延,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仙门之力和黑祸形成了僵持........

    另一方完全是人间炼狱,邪恶气息涌动,血腥气依旧在激荡,不知道殒落了多少生灵。

    苏炎心中沉甸甸的,难道黑祸强大到了无法制衡,必须需要仙界之门不断抗衡和压制,如此下去不朽天域还是存在重大隐患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,被仙界也捏住了小命?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黄天谷主和仙境搏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仙族始祖皱眉,只是看到了一群玄黄宇宙的强者,可携带法旨前去的两位道祖呢?为何不见他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宝财的眼珠子一转,道:“他们两个正在玄黄宇宙做客,喝茶,说是待个十年八年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,这里也轮得到你一个孽畜说话!”

    仙族始祖怒斥,他的脸色全面阴沉,两位道祖难道被毙掉了?

    “老东西,本兽神能来给足了面子,你在这里犬叫什么”宝财大怒,浑身毛发都铿锵作响,至尊气息弥漫,虽然还不是道祖,可凶威十足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仙族始祖勃然大怒,整体沉寂的能量迅速鼓动,撕裂了天地。

    他眼绽杀光,口鼻喷出两道杀光,沿途中化作了两口剑胎,冲向了铁宝财,看样子要直接镇杀。

    “玛德,这老东西太不是人了,喷两口气要杀我!”宝财气急败坏,完全是无视。

    道书仪大袖飘飘,衣袂展动,一双迷雾重重的眼眸也飞出两道能量光束,横跨大州而来,直接撞击上了仙族始祖喷薄的能量杀念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这片区域都崩坏了,恐怖波动蔓延,强者威严爆发。

    仙族始祖脸色阴寒,他们胆敢出手,足够说明天庭一脉不会轻易认罪。

    地府一脉的强者豁然之间站起来,指着他们怒喝: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分明是前来领罪,我看你们一点认罪伏法的悔过之心都没有,我看理当让他们带上枷锁,以免到时候触怒了仙界,败坏了我界名声!”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冷漠的眸子,看了一眼说话的地府强者,这是一位准道祖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地府的准道祖现在也不会惧怕史前老大哥,爆吼道:“说的就是你,别不服气,你们这一群罪人,狼子野心,坏我不朽天域环境,即便是罪人后代也不可轻饶,你们都会得到仙界的审判和制裁,一个都逃脱不了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宏大,传遍山川大地,炸响在亿万生灵耳中,引发了滔天波澜。

    这就要开始了吗?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的双目冰冷,瞳孔中日沉月毁,洞穿了天地,涌现出极度可怕的能量,崩开了河山,一瞬间压向了地府一脉的准道祖。

    地府之主脸色大变,刚要施展手段阻截,却发现史前老大哥的速度太快了,瞳孔中溅射的杀光,贯穿了时空长河,轰隆一下子震落下来。

    满世界轰动了,地府的准道祖,直接被史前老大哥给瞪死了!

    甚至这位准道祖临死之前,连坑都没坑一声,显然也没想到史前老大哥会这么粗暴下手。

    “这凶人似乎比以前更强大了!”

    距离爆碎准道祖的一批强者战战兢兢,腿脚不听使唤,差点瘫痪在地上,这是什么凶人?一眼瞪死了一位准道祖,这是一位可怕的皇者吗?未免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史前老大哥更加可怕和神秘了,屹立在天地之间,像是雄霸世间的无敌巨头,睥睨天地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沉寂的仙门璀璨滔天,巨大的门庭至神至圣,即便是和不朽天域搁在另一界,依旧有至强的气息蔓延。

    甚至仙门中的画面开始渐渐清晰起来,当中有一群气息炽烈的身影,仿若执掌诸天的上苍之主,神威浩荡,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在他们之后,也有一群英武非凡的年轻男女,皆是用冰冷的目光巡视着史前老大哥,其中一位整体金光炽烈的年轻男子,冷喝道:“好大的胆子啊,仙界之门面前,也敢行凶,不怕灭族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真恨不得将他给抓上来!”

    又有一位女子脸色难看,紧接着开口:“这要是放在仙界,胆敢在仙界之门面前行凶,灭族都是轻的,都会牵连道九族,屠尽这一脉不安分子!”

    他们的脸色皆是冰冷,很明显动了真火,没想到史前老大哥胆敢在这里动武,且杀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仙界之门是帝族掌控的至强门庭,在仙界具备无上荣耀和辉煌,谁敢在仙界之门面前动武?

    宝财愤怒道:“动不动就灭族,这里可不是你们仙界,你们真把自己当做此界主宰了吗?有本事你们下来,我们比划比划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仙门中,这些威势不凡的年轻男子愣了愣,继而发出一连串的嘲笑声音,特别是之前开口的女子都气笑了:“它要和我们比划比划,信念可真够强的,看来是这片废土之地的土霸王,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宝财大怒,真的恨不得杀上去。

    这帮人也太瞧不起他们了,这是将他们都当做乞丐了吗?完全看低他们,根本瞧不起。

    满世界中,许多群族的强者心中有着怒意,废土之地?什么叫废土之地?

    他们对仙界很敬仰,可现在仙界如此称之他们这一界,心理上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仙子息怒。”地府之主笑着开口:“这一群土包子可并不属于我界,我不朽天域可没有这般蛮横娇纵之辈,他们来自于玄黄宇宙,来自于天庭,是前来请罪的!”

    “就这幅德行还来请罪?”

    这名女子冰冷道:“祖宗没有教你如何请罪吗?都给我爬过来,跪下!”

    这女子盛气凌人,气势越发的强横了,勉强都有勾动少许仙门神威,一时间将其衬托的绝世强大,充满了傲视诸天的神威!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说我族有罪!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都看不下去了,同为女子,可是这位女子虽然生的美丽动人,可嘴中话语实在是难听,她的眼底都浮现出冲天剑芒,怒喝道:“把话说清楚了,别以为你高高在上,就是人上人了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女子惊怒,双目如金色闪电注视着紫霞仙子,断喝道:“你这贱婢,胆敢对我无礼,蛮横顶撞,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宝财愤怒,动不动就扣上一个大帽子,真把他们当做囚犯了吗?这也太蛮横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蛮横无理,是谁自诩人上人,你连最起码的教养都没有。”紫霞仙子冷笑,很是镇定,指着她说道:“满嘴喷大粪,你在我眼中贱婢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账东西,我仙界之门横在这里,庇护尔等,胆敢对我们不敬,你们这一界想要败亡吗?”

    身穿霞衣的女子恼怒,金色瞳孔炽盛,浑身风雷大作,因为立身于仙门中,一时间显得有些可怖,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灵发怒了,满世界都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我看我们还是走吧,这一界不值得庇护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个贱婢都胆寒呵斥我仙界强者,这就是一群白眼狼,不值得守护。”

    仙界一群年轻男女脸色不善,若非跨界台被毁掉,他们下界,早就冲下去一巴掌拍死紫霞仙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朽天域许多人都头大,有些很是焦急,如若没有仙界的支持,不朽天域还会陷入浩劫当中。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发出灵魂波动,喝道:“看看,这就是玄黄宇宙,如果浩劫发生在他们宇宙母地,胆敢得罪仙族?我看他们这么做,是不想给我们留下任何活路!”

    “那个王八犊子造谣生事。”宝财怒道:“分明是这女喷子挑衅在先,还要拿这一界生死存亡说事,你们也不想一想,他们真的有心庇护这一界吗?”

    女喷子?

    身穿霞衣的女子脸色怒变,一双金色眸子有些狰狞,指着紫霞仙子吼道:“你这恶心的虫子,肮脏的生物,胆敢辱骂我,谁能代替我出手镇死她!”

    东魔都怒极,这女子的话语也太难听了,用废土,肮脏,称之他们这一界的生灵。

    紫霞仙子的拳头也噼里啪啦攥紧,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杀上去,将她给直接打爆。

    “一帮废物!”

    瞧见场中无人出手,霞衣女子更是愤怒。这呵斥声让诸多道祖脸色难看,这女子根本不是道祖,不过是一位仙道境强者,现在称之为他们都是废物?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,仙界审判天庭罪过,他们留在这里是为了见证,是为了弄清楚真相。

    可现在许多强者回过味来了......

    仙界中的强者根本下不来,同样被天地环境排斥,之前他们不是说,仙界曾经掌控这一界吗?可为何他们也被排斥,这里面的问题就大了!

    “住嘴!”

    轰然之间,仙门中一群气息恐怖的大人物最终站起来了,其中一位眉心长有竖眼的强者,盘踞在混沌中,如一位开天辟地的神祇,冷冽道:“天庭之罪早有定论,尔等冒天下之大不违,封印此界漫长岁月,这是大罪!”

    苏炎他们脸色难看,完全是颠倒黑白,同样他看出来了,长有三只眼的模糊强者,隶属于轮回帝族!

    “你在定谁的罪?”

    道书仪一步步走出,斜睨着仙门,问道。

    “定天庭之罪!”

    混沌中的三眼生灵,发出宏大的声音:“定封印此界规则修士之罪,不管是他是生还是死,后辈子孙也要烙印上罪族印记,终生不得踏入仙界半步,终生为奴!”

    道书仪背负双手,青丝飘舞,平静道:“你错了?去仙界,你们请我去,我也不会考虑!”

    “你这罪人,胆敢对仙界不敬!”

    混沌中的可怕生物勃然大怒,眉心的竖眼开阖间,绽放出恐怖威压,隐约间都要贯穿下去,打向不朽天域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说要定缔造帝路规则之罪,你想清楚了再来回我的话!”道书仪的气势强大起来,气吞星空,一瞬间显得极为强势。

    “放肆,本座要定罪于他,还需要考虑吗?”混沌中的生物用一场残冷的声音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他是谁?”道书仪再一次回应。

    “本座需要知道一个死人的名头吗?”仙界这方阵营,不觉得古之天帝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死人?罪过?”

    道书仪神情郑重起来,沉声道:“你们这些人,如果有胆子,在重复一次,到底要定谁的罪?”

    苏炎有些发呆,看着郑重无边的道书仪,觉得要发生大事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本座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混沌中的生物怒笑道:“我不管他是谁,胆敢切割两界,我不管他怀着什么目的,对我仙界而言,就在大罪,不可宽宥,骤然身殒,也要背负罪名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她有什么可强硬的?”霞衣女子也冷冽道:“真的以为我们进不去不朽天域?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,他很了不起吗?一个罪恶头子而已,定他的罪他还敢反抗吗?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仙界一群年轻人都跟着嘲笑,纷纷开口,话语很大,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说着说着,真的没声音了.......

    莫名的,这世界变了颜色.......

    一股无与伦比的气息气息散发了,在这极为短暂的时间,几乎可以说刹那间,贯穿了整片诸天世界,席卷了虚无中所有的大大小小宇宙!

    全天下沉积到极致.....

    诸圣颤栗,腿脚不听使唤,要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心中都填满了惊恐,这是什么力量?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...”

    脚步声袭来,由远而近,炸响在岁月长河当中!

    甚至也不是一道脚步声,一道接着一道,亿万脚步声浮现,像是踩踏在各大历史长河之上,回荡在远古各大宇宙时代当中,声音听起来很远,可又非常的接近。

    当然变化最大的还是仙界之门,轰隆作响,猛烈摇颤,简直要炸开!

    “道天帝!”

    苏炎热血澎湃,发出一声大吼,震动了不朽天域。

    是当年暴打轮回帝王的古之天帝气息,他能很直接扑捉到,甚至他真的浮现了,整个诸天世界都挤满了他的气机!

    (还是大章!

    今天初三,青天老实在家蹲了一天,没出门,走亲戚都取消了,在家睡了一上午,下午一直在写书,晚上吃了泡面还偷喝了几杯白酒,哈哈。

    近几日疫情发展扩散,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,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护好自我。

    得知,有些患病的很不靠谱,满地乱跑,恨不能传遍所有人,其心可诛,兄弟姐妹们注意提高防护意识,碰到这种人先打一顿再关起来,打的时候别忘了把他的头裹住。

    远离病毒,减少国家负担。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