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霸天王

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霸天王

    认出来了?

    苏炎的心中一惊,表面上不动声色,这老怪物的眼光那么毒辣吗?

    他是葬天洞三十三代弟子这件事根本不重要,可重要的是,苏炎在三十三重天之巅沉眠的天胎!

    百万年前天胎被毁掉,他险些一命呜呼,难道这一层身份被看出来了?如果真的是当真麻烦了,毕竟苏炎和他们要找的东西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满世界的人都愣住了,什么情况?

    让苏炎去仙界?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, 他们真的觉得苏炎装上了大机缘,可以去仙界深造,被帝族重视。

    可是很明显并不是,之前诡变虽然结束了,可留给世人一个可怕的阴影。

    同样也真相大白了,古之天帝守护诸天大世漫长岁月,那是无上的荣耀和辉煌,不可诋毁,不可质疑,否则的话会引来一系列的大祸!

    很明显仙门中矗立的强者,绝世强大,如同至高无上的皇主高居九天之上,屹立在仙门当中,魁梧而又慑人的肉壳,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压迫。

    即便是隔着一界,世人依旧可以扑捉到,霸天王的强大层次。

    霞衣女子他们也神情大动,好奇的眼睛落在苏炎身上,这个人看起来普普通通,没有什么特殊之处,为何吸引了霸天王的关注?

    要知道,霸天王可是极其古老而又强大的存在,当属于仙界最强大的王侯之一,同样也具备一定的神话色彩,当年他可是打断下界大凶,终结了霍平横推神魔战场的传奇!

    当年的一战,仙界可都有帝族参与进来了,可神魔战场也险些被霍平给打穿,同样毙掉霍平的霸天王,未来也走上了一条传奇之路,极具荣耀和辉煌!

    “你说去就去?”苏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霞衣女子惊怒断喝,娇纵蛮横的心气又上来了,只不过刚要发作,便是回想起之前离谱的经历,她顿时收敛了气焰,沉着脸道:“他可是霸天王,能看中你让你去仙界,是你三生修来的福分,你竟还敢推辞?知不知道你即将错过什么?”

    霞衣女子这话没有托大,霸天王可以传奇人物,在仙界放出一句话都会引发不小的波澜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就是霸天王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微寒,顺便明白了到底是因为什么,当年苏炎去了仙界,去了神魔战场,撼动了霸天王留下的石碑,应该是因为这件事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根本不会那么巧合的,苏炎的心神也稍稍松懈,只要不是他的身份被揭露就行。

    “你们仙界的人还真够搞笑的,之前问罪我天庭,可刚才自己打自己嘴,跪地磕头主动认罪。”苏炎出言讥讽道:“怎么现在又来了一个,你说去仙界就去了?我说能不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!”

    “这个混账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轮天王气得浑身颤抖,他可是一代王侯,还来自于帝族,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在仙界都是有牌面的大人物,他刚才的窘迫谁敢轻易提起。

    可苏炎就这样赤裸裸揭露,轮天王气得魂光都在颤抖,恨不得立刻杀下去镇杀苏炎。

    轮天王心中怒火熊熊,但是他根本不敢过多言语,之前古之天帝生命印记之威,最终镇住了他们,不敢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霸天王的脸色有些冷,眉心的竖眼散发出可怕气机,都激荡出宇宙破灭之力,即便是他站在仙门中和此界隔了一条路,可是他的气息相当的怖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浩大波动蔓延,无边无际,汹涌激荡,比天穹崩塌还要严重!

    “这老怪物的道行有些吓人了!”

    宝财的脸色严肃,这就是仙界的顶尖强者,隔着一界爆发,依旧有浩瀚气息轰落而下,成片的苍宇都在哀鸣,天地大道秩序仿佛要炸裂!

    恐怖气息弥漫,横扫了不朽天域,各大地带都轰鸣不断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存在.......”

    宇宙众生直欲瘫痪在地上,虽然这不是实质性的能量,可皇道神威荡漾,像是一道道惊雷压在他们心田,压的他们真的快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霸天王强大绝顶,他如同众仙之皇,虽然真身难以跨越而下, 可单凭恢弘的天地法相,也挤满了界外之地,模糊的身影至高无上,开始在这里俯视众生。

    “霍平,我杀的!”

    霸天王开口了,如绝代皇主,威镇寰宇,整片界外之地都在乱颤,秩序和规则都要模糊,要溃散掉,现在在宣告他的无上辉煌战绩!

    霞衣女子他们愕然,霸天王为何要说出这样一句话?难不成霍平和苏炎有关系?

    可霍平存在的岁月,距离现在真的是太漫长了,以人间界这片废土之地,强者很难具备无量寿元,当然重要的是以废土的环境,难以孕育出真正的仙药!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大睁,瞳孔中杀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我霸天王,仙界绝顶王侯!”

    他再一次开口了,话语宏大,充满了惊世神威,传遍四海汪洋,回荡在各大州当中,冷冽道:“你胆敢侮我之名,论罪当诛!”

    下一刻, 天地共振!

    界外之地像是衍生出亿杀剑,即使是隔了一个世界,即便是隔着环境个秩序的影响,依旧有漫天的怒火轰落而下,日月将坠落,天地轰鸣不断!

    同一时间,众生胆敢,洞察到了杀机,冰冷无限。

    这可真的是,一念间要屠灭亿万生灵,王侯需要万灵共尊这是一个事实,以霸天王之威,谁敢去辱没?此事一旦查出,动辄都要灭族!

    即便是王侯家族,也要承受至高的审判。

    苏炎勃然大怒,霍平含恨战死,不公的话语回荡在苏炎心田,让他满腔怒火翻腾而出,像是一位浴火而狂的战神。

    霍平遭遇阻截,遭遇不公。

    虽说霸天王斩掉了霍平,可是霍平的不公遭遇是事实,神魔战场有规则,即便是霍平不能横扫整个仙界英杰,可打爆当时的神魔战场根本不难!

    只要他可以做到,仙界就将他师兄的尸骨归还。

    可是到头来,霍平遭遇的是帝族天骄围猎,战死在神魔战场,同样也成就了霸天王现在的神威!

    苏炎的双拳紧握,他知道任何回应都是无力的,唯有足够强,才能为霍平去雪耻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霞衣女子他们神情大动,瞬间明白了苏炎到底是谁,他就是前些年闯入神魔战场的下界强者,镇杀了轮鹏!

    这件事虽然轮天王有意封堵,可毕竟事情太大了,没过几年就宣扬出去,引起的风波也算不小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重创的轮天王怒了,轮鹏是他血脉中出色的一位,结果在神魔战场被苏炎一拳头给打死了,甚至跪在了霸天王留下的辉煌石碑面前,叩首!

    这是对整个帝族的羞辱,况且轮鹏还是霸天王的孙子。

    现在总算是正主找到了,就在下面。

    “胆敢质疑霸天王,论罪的确当株!”霞衣女子冷怒道:“当年神魔战场的事情我听说了,据说轮回帝族的天骄也来了,结果他避战,逃了!”

    也有气息怖人的年轻强者,抬起大手,很想伸展下去,将苏炎抓上来直接打杀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者无罪,念你是初犯可以不问罪。”霸天王冷冰冰道:“神魔战场当年一战未曾终结,你现在随我去仙界,去完成那一战!”

    霞衣女子他们冷笑,苏炎敢去吗?去了就是一个死。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你不敢去。”霸天王平静道:“我会让我族天骄下界,与你一战!”

    对于霸天王来说,苏炎是葬天洞的弟子,否则他得不到霍平和传承绝学。

    葬地时代已经覆灭了,一个弟子既然活到了这一世,那么苏炎的身份值得推敲了,所以不管怎么说,这个人一定要带走,保不齐可以弄清楚那件东西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下界!”

    霞衣女子他们激动,刚才丢的人太大了, 很想立刻杀下去雪耻。

    特别是紫霞仙子胆敢羞辱自己,这笔账她可是一直记着,总之现在他们想要立刻下界,碾压人间界最强的一批种子。

    苏炎满头披散的黑色长发乱舞,瞳孔中冷电四射,注视着霸天王,冷笑道:“我看不必了!”

    “他怕了,不敢了!”

    霞衣女子激愤道:“真够替你们祖先丢脸的,当年的人间界可是人杰辈出,从不避战,哪怕是战死了也傲骨铮铮,可没有任何一位懦夫!”

    “废土就是废土,这污浊之地,根本走不出当世无敌的天骄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冷笑,摇头,鄙夷,也想刺激苏炎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不朽天域动荡,满世界天骄愤怒,仙界的人也太看不起他们了,一直用废土去形容。

    要知道,苏炎可是帝榜唯一的霸主至尊,举世无敌的存在,难道还压不住一个帝族天骄吗?

    “别出动你族的天骄了,我看就你了!”

    苏炎指着霸天王,喝道:“将境界压制下来,你我一战,决胜负,也决生死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如九天惊雷,炸响在了天地之间,回荡在了仙门当中,隆隆作响。

    “好,就该这么干!”

    许多年轻天骄大叫,心潮澎湃,热血激昂,很想让仙界知道,他们这一界也有年轻至尊,也有横扫同代的无敌者!

    至于地府之主已经用怜悯的目光看了看苏炎,真觉得他疯了。

    霸天王是什么存在?各大境界绝对修炼到巅峰造极的领域中,去挑战霸天王这是送命吗?

    同样,仙界至高无上的帝族,该族的天骄又岂能是纸糊的。

    “坐井观天,注定要栽大跟头!”

    奇天宗始祖作出了评价,苏炎就是井底之蛙,根本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