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剑斩仙羽

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剑斩仙羽

    “苏炎......”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......”

    “混账,仙界的人太恶毒了,干扰两界战场,这也太恶毒了,说好的公平对决呢?实在是可笑之极!”

    满世界愤怒之火燃烧,数不清的生灵纷纷吼了起来,当真是怒到极致,同代交锋打不过苏炎,竟然做出干扰战场这种卑劣之事,太离谱了吧!

    很多人气得都要爆炸,脸红脖子粗,见过过分的,没有见过那么过分的。

    这可是当着全天下人的面,作出这等离谱卑劣举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们看清楚仙界帝族的嘴脸,到底是谁肮脏和卑劣?

    说实话,即便是仙门中一群年轻精英,真的傻掉了,有些人愧疚,有些人苦笑,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,断然没想到威严的仙武王,会以五行环去干扰这一战。

    他可是仙界的王侯,隶属于帝族,德高望重,怎能这么干?

    即便是仙羽真的饮恨,即使是下界废土的天骄真的让仙族颜面扫地,可仙族是何等伟岸,该族在仙人洞可是有盖世天骄,无敌一个又一个宇宙时代的神话传奇,站出来搬回这一局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苏炎已经被五行环投影锁住了,还怎么和仙羽打?

    “该做决定了!”

    剑宗始祖语气低沉道:“你们还真的相信仙界吗?之前他们以我界生死存亡逼迫天庭,让我已经预感到不祥了,现在应该以最糟糕的结果,去面临接下来要面对的惨祸!”

    太上教这些势力的强者脸色异常难看,当着天下人的面作弊,毫无疑问仙界不将他们当回事,看来也没打算带着他们去仙界,或许自始至终都没有打算,帮助他们灭掉黑祸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从一开始,就是冲着天庭来的,如果说仙界之门完成任务撤走,那么他们这一界照样会被黑祸入侵,被血腥屠灭掉。

    “该为宇宙众生做一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剑宗始祖走了,身为这一界最强大的道祖,不应该去逃避,要面对一切问题,要有担当。

    即便是真的没有希望,他也想多救走一些人。

    总之剑宗始祖不信,这天地没有任何生路了,苏炎也不可能战死,他很清楚当时苏炎和黄天谷主一战到底有多可怕,即便是他仙羽在强大,他也绝对斩不掉苏炎!

    “吼.....”

    宝财大吼,双目充血,吼声震天动地,狂怒到癫狂,向着两界战场狂冲。

    东魔他们都发狂了,怒吼连天,仙武王太阴毒了,以五行环干扰这一战,就那么迫不及待将苏炎抓铺带走?

    满世界悲愤之音,谩骂之音,让仙羽的脸色阴沉,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但是更多的是觉得这一界真的很可怜,真的以为诚心帮你们吗?

    这天底下,可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    “该走了!”

    仙羽深吸口气,抬起大手,向着满身是血的苏炎镇压。

    刹那间,炽烈光辉爆发了,形似混沌海眼在转动,天崩地裂!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仙羽心惊,看到了一双瞳孔,带着无上的压迫感,让他有些发毛,他也瞬间看出来了,这是传说中的混沌天目。

    苏炎的一双瞳孔看起来有些不真实,就仿佛沉浮的混沌深渊彻底敞开了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混沌天目发光,透出恐怖波动,散发出一道接着一道能量体,每一条都粗大惊世,也形似混沌大裂斩,爆发时刻炽烈滔天,也蕴含着可怕的破灭之力!

    “有转机,你们快看!”

    不朽天域中,数不清的生灵咆哮起来,满腔热血沸腾!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什么?被五行环虚影锁住的满身是血的身影,像是被囚在炼狱之地的盖世战神,刹那间复活了,流淌出恐怖的气血之光!

    他的双目开阖间,混沌剑芒一道接着一道,刺的仙羽双目洒血,都要炸裂!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!”

    仙羽嘶啸,觉得眼睛被刺瞎了,痛苦难熬,都要炸裂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刚才上百拳打出去,苏炎为何还能复苏出这么强的战力,难道之前自身未曾伤到他!

    可这不可能啊,太可笑了吧?

    如果是前些日子的苏炎,保不齐遭遇致命威胁,可经历神秘骸骨训练和锻造的苏炎,肉身无缺,宝藏之地外泄,天地共颤,盖世潜能爆发!

    这一刻,苏炎释放出最无敌的战力,即便是无边炼狱压身,即使是五行之力锁住了他,他依旧释放出恐怖战力!

    “吼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仰天大吼,发丝乱舞,他浴血而狂,宇宙经运转到极致领域当中,且毛孔舒张,仿若化作了轮回之门,绽放诛天之力,震的五大神环虚影,一件接着一件断裂了!

    最终,苏炎爆发神魔乱舞,肉壳之力狂暴,硬生生撑开了五行环残破虚影烙印!

    “啊杀!”

    苏炎怒吼,染血的大手攥住了五行环虚影,转动起来的瞬间,像是挥动了五重大宇宙,乾坤崩灭了,这片小天地也炸开!

    “杀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倒竖,满身怒血燃烧,攥着五行环投影向前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双目流血的仙羽遭遇了恐怖一击,五行环之力全方位镇压下来,打的他血肉之躯乱颤,同样崩出了一条接着一条的大裂缝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仙羽遭遇了雷霆一击,肉身真的坏掉了,许多区骨头断裂,他惨叫,那一击险些屠灭他的身躯!

    “战神.......”

    仙界的精英都头皮发麻,这是战神吗?强的离谱,仙人洞的奇才在他面前,真的是有些弱了!

    这片废土,为何可以闯出这种可怕的凶人,不应该属于仙界辉煌吗?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仙武王暴怒,双目中燃烧无边的怒火,他真的意外了,五行环虚影压制都能震断,仙羽上百拳之力都难以屠灭他,这个人的肉身真的是极致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葬天之躯,当真不愧人间界最强的战体!

    沉寂的霸天王也脸色阴森,这个人必须要杀掉,没什么可说的,即便是真的无法抓铺带走,也要杀掉!

    这是什么样的潜能?真的惊住了他们,可以和仙人洞最可怕的天骄较量吗?他可是从废土中崛起的天骄,毕竟缺少一系列底蕴,如果未来争取到资源,岂不是可以封王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怒了!”

    苏炎高大身躯染着血,格外的冰冷和慑人,带着无尽的凶威,带着可怕的杀念!

    他冲来了,完全就是撕裂地域的战神,抬起脚踹在了仙羽的脊梁之上,他像条死狗横飞出去,大口喷血,脊背都在塌裂,很难在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......”

    仙羽嘶吼,在血泊中挣扎,他体内骨头尽数断裂,可他的残躯依旧精气滚滚,不得不说肉身宝藏太旺盛了,全方位解封,足以在短时间恢复到最强状态当中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,整个人冲来了,刹那间气血滔滔,漫天的规则大道绽放,整片战场都随之轰鸣起来!

    苏炎来了, 如同天地共尊的人皇下界,腾起大脚,狠狠向着仙羽踩踏而来!

    仙羽怒目圆睁,这是一种耻辱,他不会允许有人以脚掌踩在自己身躯之上,这同样也会给仙人洞带来污点!

    “仙王一转,天地俯首,大道退散,我主天地!”

    仙羽在血泊中吼啸,残躯轰隆一下子燃烧,几乎在一瞬间的时光中,残躯枯竭,生机恍然之间走向了终点!

    “仙羽,住手,回来!”

    仙武王的脸色狂变,他在施展一门极其可怕的天功,但是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!

    天地炸开了,一道接着一道禁忌之光蔓延,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“天啊,那是什么秘术?”

    满世界的修士颤栗,即便是道祖生物都发毛了,感觉到了浩瀚的神威在绽放,从两界战场蔓延而出,一座座大州都随之动荡起来!

    甚至可以清晰看到,气息源自于残躯干枯的仙羽背后,浮现出一条接着一条时空大裂缝,像是贯穿到遥远的岁月中,中心区域显化出一道模糊的身影,活在过去!

    景象太过于吓人了,可怕的身影宛若逝去的仙王转世回归,透出禁忌之光,威压整片时空!

    “这是传说中的仙王印!”仙界有精英发出震撼性的声音:“这是仙人洞中,无敌秘术之一的仙王印,仙羽竟然修成了,不可思议,真的是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霸天王神情冷冽,仙王印都祭出了,等于献祭了仙羽的生命,苏炎还能活下去吗?

    他们要的是活着的苏炎,可不是死掉的,可现如今两界战场的争锋已经很难去左右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有斩你的手段!”仙羽残酷干枯,发出野兽般的低吼:“这门秘术可怕的,连我都无法控制,你若是现在跟我走,还有命可活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仙羽背后的气息更为恐怖了,笼罩了所有人的心头,压迫感剧烈到让他们窒息难受,恨不得跪在地上顶礼膜拜!

    这是何等可怕的秘术?源头方向的模糊身影,如同俯视仙界的仙王再生,喷薄禁忌光芒,虽然仅仅只是神通映照情况之下,可是也足够可怕和离谱!

    “出手吧!”苏炎神情凝重,掌心浮现出一口秩序法则勾勒而成的剑胎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找的,怪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仙羽怒啸,背后古老而又可怖的身影随之复活,仅仅蒸腾的少许气息,已然震天动地,两界战场都要炸开!

    “滚过来俯首......”

    他怒笑着,对这门秘术有天大的底气,仙王印都祭出了,谁与争锋!

    一瞬间,两界战场巨颤,足以毁天灭地的波动挤满了战场,威势太吓人了,战场都在模糊,都要蒸干掉,难以去承载仙王印的气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两界战场真的如同被截断了,可不是因为仙王印,则是一道剑芒冲出!

    剑芒很小,并不粗壮和慑人,一道很细小的剑芒,可却引发了天地巨变,整个战场茫茫一片,切割了时间,切割了一切秩序法则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一剑斩岁月!

    当着一剑全面爆发的时刻,时间消失了,永恒长河浮现,一道剑芒像是跨越了亿万在岁月,径直劈了过来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源头方向千疮百孔,银白炽烈的剑芒,劈的漫天都是大道碎片,岁月都被斩断了,连同仙王印投射出的模糊身影都随之解体。

    “诛天十道.......”仙羽惊恐,扑捉到了浩瀚岁月长河压来了,化作了剑芒,无法匹敌!

    诛天剑道,剑斩岁月!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身躯都流淌出跨越亿万年的古老岁月之光,和剑体融为一体,这一道剑芒瞬间恐怖无穷,劈落了整片苍穹,斩断了岁月,剥掉了万灵生机,斩的这片宇宙解体!

    “噗.......”

    仙羽的头颅被割掉了,身心欲裂,这一剑也终结了他的生命之源,血肉之躯崩裂,一切生命全面枯竭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