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镇天术

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镇天术

    “无法靠近,这是极度可怕的强者,他这是在沉睡吗?”

    铁宝财惊叫,刚向前迈出一小步,结果被异常古老而又炽烈的能量气息影响的,血肉之躯都要化为劫灰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根本无法临近。

    东魔凝视着沉睡在毁灭世界当中的身影,他究竟有多强?

    这一道身影相当的模糊,像是沉睡在另一个世界中。

    苏炎他们已经是圣者了,可依旧生出一种错觉,仿若蚁虫在面临真龙!

    这到底是多大的差距?难以想象出来,苏炎都咋舌,这位沉睡的巨头果真吓人,苏炎推测他应该没有殒落,很可能还活着!

    东魔也大气不敢喘,三大强者屹立在这片破灭世界中,很长时间才收敛了心神,他们在暗中交流,最终决定不予以打扰,担心惹上什么祸乱。

    苏炎最大的直觉,是他很难苏醒过来,否则的话不会一直沉眠在这里!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个石碑!”

    宝财眼尖,巡视在破败世界中,横陈着一块石碑。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当即瞪直了,当年从神秘强者口鼻喷出来的石碑,竟然还横在这里。

    甚至,当他看到石碑之上,一本黑色经书的瞬间,神情狂喜,镇帝术还在,当年的苏炎得不到,可现在说不准了,保不齐真的可以带走这门无上天功!

    “镇帝术......”

    宝财都懵逼了,这是什么神通?帝都能镇压吗?

    东魔伸出手,向着古老的石碑抓来,这宗宝物多半了不得, 天知道属于什么层次的,横在这里漫长岁月了,看不出具体的端倪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任由东魔施展的力气再大,始终无法石碑给抓起来。

    过程中苏炎和宝财都尝试,吃奶的力气都试出来了,也难以撼动分毫,几兄弟相互对视,眼中皆是闪出震撼性色彩,这到底是什么宝物?超出他们的认知?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封帝强者锻造的吧?”宝财擦了把口水,这东西的价值太吓人了!

    可真正吓人到一个层次,也让宝财熄灭了心中的贪念,这不是他们可以强行取走的,苏炎觉得应该让老大哥过来,说不定可以取走石碑!

    “这经文,似乎可以拿起来!”

    东魔施展了足够强的力量,发现黑色经书隐约摇动了一些,这让他惊喜不已,这经书里面记载的东西肯定了不得,保不齐是一门逆天神通!

    苏炎也尝试,经书沉重的吓人,比灭世戟不知道沉重了多少倍,他虽然可以撼动,也极难拿起来!

    “该不会什么都得不到吧?”宝财急了,这么大的造化,谁也不甘心放弃,得不到沉睡强者的兵器,修行他留下的经书应该不难吧?

    苏炎深吸口气,他猛地盘坐在地上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的胸膛发光,闷雷滚滚,口鼻中也喷薄神秘气流,蕴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,喷发的时刻,且这片区域都有些模糊和暗淡!

    当年史前老大哥传给自己养体术,一共三重,一重接着一重经文,都铭刻到他的识海中,这是苏炎身上最大的宝藏之一!

    三重养体术,苏炎观摩了很多遍,始终难以参悟出来具体玄奥,涉猎的太广袤和复杂了,很难理解清楚!

    现如今,二重养体术运转到极致关头,苏炎整个身躯发光,仿佛也在吞噬整个世界,且散发的气息洒落向了黑色经书,连同神秘石碑也被覆盖住了!

    首先,沉寂的石碑,骤然之间闪现出密密麻麻的痕迹,伴随着古朴,苍凉,久远威压!

    一瞬间,苏炎他们三位被禁锢了,动都无法动弹,这古老的神秘石碑太变态了,仿若跨越亿万载的岁月,裹挟着无与伦比的波动,散发而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石碑隐约轰鸣起来,恍然之间它变了,呈现在苏炎瞳孔中的画面难以置信,诸天消失了, 一切都被石碑覆盖!

    这是什么至宝?到底可怕到了什么层次,仅仅只是石碑的一角,都足以压塌诸天时空,崩断岁月长河!

    这一刻苏炎明白,这东西根本不是他可以执掌的,太过于匪夷所思,像是天下第一石碑,横陈在天地之间,它并没有觉醒,只是散发出一些波动。

    但是石碑之上,沉寂的黑色经书自主翻转,呼啸而出璀璨到极致的光辉,刺得人眼睛都要淌血!

    满世界的天地大道都在颤栗,被黑色经书散落下来的浩瀚经文字体压盖住了,连同苏炎他们三位黯淡无光,单凭这本经书足以将他们给镇压住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神通?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大睁,混沌眼运转到极致领域当中,看到了黑色经书在翻动,一片接着一页,每一页都像是天域在扩散,简直覆盖了整片诸天!

    无法阐述的大神通,宏伟到极致,壮观的难题相信。

    也有符号散发,一枚接着一枚大道符号,似乎在燃烧,轰隆一下子转动起来,这很恐怖和离谱,像是诸天大星都熄灭了,一切的物质都开始炸裂!

    天都压不住,也伴随着威震世间的大气魄。

    “镇天术......”

    冥冥中,苏炎感悟到磅礴的意念,无边无界,神威浩大,状若上苍崩塌。

    苏炎心潮澎湃,这是一门极其可怕的大神通,从镇帝术经书中开始演化,天都能镇压!

    东魔心中也波澜万丈,苏炎打开了黑色经书的传承,他们睁大眼睛观摩,不愿意错过任何经文秩序,如若可以掌握,自身也具备了杀手锏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镇天术运转的越快,散落下来的经文字体就越发的浩瀚了,呈现出一些惊世异象,漫天大星哀鸣,整片大地颤抖,苍穹开始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像是恐怖生物在发狂,威慑诸天,破裂诸天,镇压力量震古烁今。

    单凭黑色经书散发的经文秩序,苏炎他们都有些难以承受,要知道他们可是圣者啊,那么这门神通难道需要大圣才有一定资格去爆发不成!

    当苏炎的元神坠入当中,去研读和破译的时刻,简直遭遇了诸天的撞击,压力到不算什么,主要是天难理解了,相当的复杂,囊括一切可怕奥义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肌体炽盛,一瞬间的时光,沉寂多年的灰色血液激荡起来,遍布苏炎的血肉,贯穿他的识海,促使着他整个人散发出神圣到极致的光芒!

    他完全变了,眉心都生出慧根,且整个身躯都在呼啸,仙辉灿烂,圣躯炽烈到极致。

    这是苏炎的完全体,一旦打开,天赋超绝,眉心的慧根也如同化作大道之花,承载诸天万法,破解一切经文秩序,都要化作一位天地道主!

    这很变态和疯狂,他的参悟力量直线飙升,像是打开了作弊器,原本繁奥到不可了解的镇天术奥义,一层层呈现在他的瞳孔当中。

    苏炎一动未动,如同石化一样,仰头望着黑色经书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苏炎沉寂在镇天奥义当中,仿佛经历了苍天破败,宇宙大爆炸,渐渐的他身躯散发出毁灭之光!

    宝财猛的一机灵,他和东魔都极难静下心参悟,承受的压力太大了,随时随时都会被镇死。

    反而苏炎不同,收获很大,似乎快修炼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间,苏炎的精神识海散发出数不清的大道图,冲向了东魔和宝财。

    他将所看到的,所理解到的传授给他们,自身因为血脉的缘故,让苏炎天赋超越,可以看到一些他们看不到的奥妙。

    严格上来说,镇天术唯有大圣才有资格去触碰,苏炎他们几个道行都不够,很难参悟。

    苏炎的额骨衍生的慧根越发的灿烂了,绽放神通之光,呼啸大道之音!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......

    苏炎原本毁灭气息缭绕的肉身,再一次发生了重大变故!

    无尽光辉遮蔽了苏炎的身躯,他的身影显得特别的伟岸,血肉之躯中衍生出让人颤栗的波动!

    此刻的苏炎简直化作了一位年轻的仙王,降临天地之间,肉身用生生崩坏了长空。

    苏炎如同在俯视众生,威严滔天,血肉之躯越发的慑人了,像是镇压九天之地的魔主,让宝财和东魔都窒息,心脏都要炸开了!

    苏炎修成了,镇天术在血肉之躯中呈现,引动体内的大道秩序,演化出一种很可怕的力量,盘坐之地崩碎了,蒸发掉,化作一片宇宙大黑洞。

    天地无法去承载苏炎,可想而知他到底是何等的强盛!

    “镇天术!”

    猛然之间,苏炎的双目大睁,身影散发光芒,普照天地乾坤,满身浩瀚的力量刹那间运行起来,覆盖了苍穹,要压碎漫天星斗!

    这很强大,这是一门极其吓人的秘术。

    同样以苏炎的状态,运转起来都有些吃力,这秘术唯有大圣才有资格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可苏炎根据超绝,可勉强散发出应有的力量,他也如同盘横在天地之间的人王霸尊,傲视星空!

    同一时间,苏炎刚修成镇天术,引动黑色经书狂暴了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它猛然之间散发出更为惊世的波波动,显化出漫天诸帝被镇压的离谱画面,这是打开了核心传承,镇帝术在呈现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