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仙龙髓!

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仙龙髓!

    古战场世界开始全面关闭!

    大批的修士出现在外界,许多都重创,喘息无力,脸上写满了哀愁,失去了进入造化地的资格。

    封王造化地对于大圣都至关重要,据说如果可以在里面呆上十天半个月,都抵得上外界十来年的潜修时间,可想而知到底有多么重要!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膝下不成器的后代,总算是封王了!”

    也有老皇者得意大笑,引起不少老一辈愤懑,他们摇头叹息,这一次一旦机会失了,下一次不知道等待到什么时候,错过了一些黄金时代,未来封王一丝希望也不剩下了。

    现实有些残酷,有资格封王的也就那么多人,可见竞争到底有多恶劣。

    “苏炎,终究活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造化吸收时间过去,他就可以封王了!”

    仙漠的脸色阴沉,第九战区的积分没有任何变化,以苏炎的战力如果封王,很可能会得到一些特殊的封号。

    英武王也暴怒,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,到头来苏炎安然无恙,甚至已经雄霸第九战场,他也是这一次封王之战,积分最多的强者。

    仙族可是花费了二十万斤仙源交给王城三长老,甚至还有小雷王许诺的重大好处,带头来就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英武王想着将二十万斤仙源要过来,仙漠摇头制止了他,根本没有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三长老大限将至,惹急了他将消息捅出去,吃亏的还是仙族。

    王城三长老的脸色阴晴不定,思考很多,最终他渐渐镇定下来!

    他确信,苏炎没有发现自己的踪迹!

    这位不清楚到底是谁下手针对他,虽然苏炎被压制了一段时间,可只要苏炎没有确凿证据,也威胁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他执掌封王战场几十万年,相信护道者也不会因为苏炎的一面之词,就认定是自己下的手。

    “等待封王战场结束,我要尽快离开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还是有些不安,眼神也随即炽热无比,小雷王交给自己的信符可以派上用场了,如果事情进展的一切顺利,过不了多长时间,他就可以进入仙人洞,达到人生巅峰!

    “三长老,能不能谈一谈?”仙漠去找了三长老。

    “仙漠你请回吧,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,老夫是绝不会答应的,不管你们付出多大的代价,请不要拿我的性命去当做筹码!”

    三长老摇头,仙漠还想让他坏掉规矩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炎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苏炎了,圣境几乎无敌了,可此等天之骄子,很快会成为仙界炙手可热的天骄霸主。

    一旦他意外殒落在王城造化地,这事情大了!

    仙漠的老脸阴沉,他收了那么大的好处,结果到头来苏炎还活蹦乱跳,真的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,拿了那么多仙源,现在想要撂挑子不干!”

    英武王的脾气很暴躁,随即对着仙漠凄厉道:“长老放心,我会召集一批死士,绝对可以打杀苏炎,您就放心,我不会让他走出王城!”

    仙漠叹息,三长老不帮忙,如何再一次发动攻势?况且此役结束,苏炎要进军大圣境界了,在想要除掉可不是捏死蚂蚁一样轻松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苏炎正在前往造化地的路上。

    一片接着一片古战场,苏炎穿行而来,走在苍穹之巅,顺着一条黄金大道,看到了尽头有一个时空虫洞。

    当中的能量物质相当的浓郁,整个人如同坠入天地母胎当中,身躯暖洋洋的,觉得人体素质在缓慢提升。

    苏炎现在已经足够强大了,即便是得到无尽能量物质洗礼,也很难有提升。

    “这造化地中的能量,有一些仙源气息。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里暗语,一望无际的造化地,色彩斑斓,不仅仅仙源能量,仙灵之气,还有一些其他的物质,混合在一起,形成了对圣境有天大助力的能量物质!

    甚至快化作液体了,苏炎口鼻吞吸能量物质,像是侵泡在能量温泉中,人体越发的舒坦。

    “不简单,要打造这种造化地,不知道要消耗多少天材地宝?”

    苏炎咋舌了,这片洞天福地相当了不得,能量物质可观,如若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,的确抵得上外界数年光阴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能量物质,是各式各样的天材地宝混合熔炼而成,长时间下去不进步才怪。

    沿途中,苏炎也看到一个接着一个强者,都显得都特别疯狂,无休无止吞吸造化地的能量,壮大自身!

    “看来我突破大圣的时间来了!”

    苏炎神目如电,探究紫霞仙子他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如果东魔他们都来了,短时间必然境界暴涨,距离大圣也越来越接近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难道还孕育出了稀世宝药?”

    苏炎闻到了一阵药香,清香扑鼻,沁人心扉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苏炎动容,这难道就是穆馨所说的成就大圣的机缘,单凭闻一闻药香他都有些控制不住,境界关卡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头五色真龙,身躯只有拇指那么大,五色龙整体瑞霞滚滚,气息至神至圣,在虚空中穿越,喷薄五色神霞。

    “仙龙髓!”

    各地传来惊呼声,一只只大手也随之伸展上去,抓铺仙龙髓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步,仙龙髓刚浮现出来,一头气息恐怖的神魔横空,张开血盆大口,一瞬间吞掉了这一条五色龙!

    苏炎曾经见过这头太古神魔,一头巨型蜘蛛,强者威严澎湃,散发出来的气血波动,强横而又浩瀚,雄霸这片世界。

    “你这头蜘蛛,也太过头了!”

    宝财愤怒,瞪大眼睛,低吼道:“已经是第二次了,这么明目张胆夺取我们的造化,大蜘蛛你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眉头皱起,向着目的地走去。

    这头凶煞之气浓烈巨型蜘蛛,面貌狰狞,一只接着一只巨大的黑色爪子,像是长矛一样,散发出刺骨寒气!

    它的体型巨大,像是一座黑色魔岳,矗立在天地之间,弥漫的气息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特别是巨大的爪子,冷气森森,杀光外泄,都要贴在紫霞仙子美丽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紫霞仙子也双眸喷火,这可是造化物质,仙龙髓,属于仙界天生天养的能量物质,经历岁月沉淀才能渐渐形成,如果在各大古界去挖掘,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找到一条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里不同,仙龙髓可有不少,在各大地界出没,一旦吸收会得到惊人的滋补功效,甚至对冲关大圣也可以起到惊人的奇效!

    “瞪我?”

    巨型魔蛛冷冽道:“当心在你的脸上,划出一道鲜艳的伤疤!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气得咬牙,这头巨型魔蛛就是一头巅峰大圣,比拼争夺速度,它自然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“蛛鹏,干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星空珊坐在巨型魔蛛背上,仰着高贵的脸颊,笑道:“这段时间你给我盯紧了他们,一群下界废土,有什么资格得到仙龙髓的滋补?记住了一条都不能让他们得到!”

    竹月蹙眉,这个星空珊也太阴毒了,刻意针对他们,完全是肆无忌惮!

    “能为星空珊小姐服务,我蛛鹏自然尽心竭力。”蛛鹏哈哈大笑,话语洪亮,故意都散发出凶狠的灵魂气息,压制紫霞仙子他们,不想让他们在这里安心修炼。

    当然它也不敢太过头,这封王战场,毕竟是止戈之地。

    附近一些人摇头,如果一位巅峰大圣什么都不干,在这里干扰宝财他们修炼,这造化地他们当真白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位巅峰大圣,竟然能跪下来当坐骑。”

    冷笑声袭来:“什么太古神魔一族,还和帝族比肩?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蛛鹏冷冽的瞳孔瞬间落在苏炎身上,喝道:“你这黄皮猴子不过是一个小圣人,你这是吃了什么胆子了,我的事你也敢站出来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 “你一个坐骑,有什么资格和我对话!”

    苏炎斜睨了巨型魔蛛一眼,鄙夷道:“没事一边呆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,一头坐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和我等并列修行!”

    远方世界腾起一道身影,顶天立地,金色毛发璀璨刺目,像是一位怒目战神,它的胸膛爆发出雷霆之音,嘲笑蛛鹏自甘下贱,堂堂巅峰大圣竟然让星空珊坐在自己背上!

    “死猴子,怎么哪里都有你!”

    蛛鹏暴怒,怒视着天猴族的强者,星空珊它是不在乎,可它背后乃是天雷王啊,这可是仙人洞的盖世天骄,未来如果有机会去仙人洞,还要仰仗天雷王一脉的照应。

    “不服气吗?”这头毛发黄金的天猴,霸道绝伦,冷声道:“自甘下贱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混账,你这死猴子,等到了外面,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大圣战场第一!”蛛鹏发出愤怒的吼啸声,又怒视着苏炎残暴道:“还有你着黄皮猴子,我和星空珊小姐乃是好友关系,你的眼睛瞎了吗?小小圣者也敢对大圣不敬,真以为我不敢在这里镇压了你?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信,有本事你动一下我看一看。”苏炎冷笑道:“还有,你别恬不廉耻将自己称之为大圣,不就是一个坐骑吗?刚才猴王兄说的不错,自甘下贱的东西,还妄想争霸大圣第一?你根本没有资格和猴王交手,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说得好,一个坐骑有什么资格和我交手?哈哈哈!”

    毛发黄金璀璨的猴王大笑连天,胸膛雷霆之音阵阵,它也有些诧异,苏炎一个小圣人,竟然有胆子羞辱蛛鹏,这人什么来头?

    附近也投来一些鄙夷目光,有资格位列三甲的,可没有一位善茬!

    蛛鹏脸色难看,它帮助星空珊肯定是得到了好处,可是没想到有人胆敢一口一个坐骑称呼自己,要知道他蛛鹏可是打下了一个大圣战场,雄霸第一!

    “苏炎,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”

    星空珊讽刺道:“被天雷王一式杀伐打成重创的滋味不好受吗?你还在我面前逞威风,我看离死也不远了!”

    苏炎瞧见星空珊不可一世的样子,怒骂道:“那个王八蛋往我身上泼脏水我,还说我被天雷王打伤了?是谁!”

    第九战场有一位走了大运,六百积分就位列第三,消息是他告诉星空珊的,这位没敢吭声,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虽然这消息是道听途说,但是小雷王还活着这件事是事实,当时苏炎修炼开天雷经修炼的动静很大,许多人都感知到狂暴的雷霆气息,故此将其当做小雷王。

    “是谁很重要吗?”星空珊冷笑道:“小雷王快来了吧?到时候胜负还不是一问就知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来给我问一问他,到底能不能回答你!”

    苏炎扔出去一颗破烂头颅,砸在了星空珊面前。
重磅推荐: